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七章 秦昭王驾崩

    秦国都城,咸阳,秦国加强了戒备,引来秦人和山东之人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隆隆!”热闹的街瞿上突然出现一队秦军锐士,盔明甲亮,行列整齐,气势不凡,很有威慑力。

    正在街瞿上行走的人们忙让到道旁,只见秦军快速从面前开过,开到前面的拐角处停了下来,开始警戒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生了?秦军不会有对我们不利?”有不少山东人看在眼里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!我们大秦锐士甚时间胡来过了?我们大秦锐士军纪严明,号令极严,只要你们遵守秦法,就不会对你们不利。”立时有秦人反驳,而且言来极是自豪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秦人虽被我们骂为虎狼,残暴不仁,不过,却不得不说秦人奉公守法,秦军号令极严,从未做过出格的事儿。”山东之人虽是被抢白了,仔细想想,又不得不承认秦人说得有理。

    秦军锐士在战场上是无敌的,英勇善战,打得山东列国谈秦色变,不过,山东之人又不得不服气,不得不承认,秦军的号令极号,从不做损人的事情。这也是秦国能吸引大批山东商贾前来经商的原委所在。

    在秦国经商有厚利,一是秦人质朴大气,只要你的货好,被秦人看中了,秦人舍得出大价钱。二是因为秦国的“社会治安”极好,只要遵守秦法,不会有人敢对你不利,秦国会保护你的人身和财产安全。更不会有官府的苛捐杂税,以及各种欺压事件。

    “无缘无故的。秦军锐士为何出现在街瞿上呢?是不是出大事了?”

    “你这不是废话吗?但凡有秦军锐士出现在街瞿上。都是有天大的事儿发生。上次秦军锐士出现在街瞿上。如临大敌,那是范丞相夺穰侯相权之时。这次出现这么多秦军锐士,必是有天大的事儿呀,会是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听说秦帝病了,快不行了,会不会是秦帝要驾崩了?”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一说,倒有可能是真的呢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这事,我还真想不出是什么事儿呢?”

    “哎!要是真的话。我是既惋惜,又是欢喜。惋惜的是,我们虽然骂秦人是虎狼,残暴不仁,却不得不说,秦帝真的是盖世人杰,他在位这数十载,秦国越战越强,打得山东列国谈秦色变,观古今。能有几人做到?”

    “是呀,秦帝着实是一代人杰。虽然我们这些山东人痛恨他,却是不得不承认这点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雄杰即将辞世,岂不令人惋惜?让我欢喜的是,秦帝这个让我痛恨的虎狼终于要死了,我真想放声高歌一曲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别说,秦帝若是辞世的话,这消息传遍山东之地,山东列国的国君们一定会大肆庆贺。这数十年来,他们是闻秦帝之名而丧胆,乍闻秦帝驾崩的消息,他们能不欢喜吗?”

    “真要如此的话,那就是山东之地的悲哀了。山东之地不能在战场上打败秦军,却是欣喜于秦帝之死,这是何等的笑柄?徒令后人笑也!”

    山东之人一边议论一边惋惜,更有气愤。

    这些熟悉秦国的山东商贾,自然是比没有进入过秦国的山东人更加了解秦国,知道秦国的可贵之处。秦国能打得山东之地谈秦色变,那不是幸致,而是有其原委。

    这些山东人猜对了,秦昭王即将驾崩。

    秦国王宫,秦昭王的病榻前,秦异人、太子赢柱、丞相范睢、上将军白起、客卿乐毅、前将军王翦、长史桓兴他们侍立在侧,个个一脸的凝重,紧抿着嘴唇,打量着病榻上的秦昭王,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昭王脸色苍白,吸吸急促,整个人死气沉沉,离死不远了,只剩最后一口气了。

    在宫殿外,秦昭王的王子王孙们聚在一起,眼巴巴的望着殿里,却是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秦昭王即将贺崩,新的一朝即将开始,意味着秦国的权势要重新分配,这些王子王孙谁不想分一杯羹?

    四王子、五王子、六王子……二十几王子,个个恨不得冲进殿里,得秦昭王一句话。可是,他们望望站在殿门口的翁仲又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翁仲奉秦异人之命镇守此处,凭他那块头和身高,很有威慑力,要这些王子王孙不心里打鼓都不行。

    更别说,还有朱亥率领鲁句践和盖聂,以及数百铁鹰锐士在侧,谁敢去捋虎须?

    “四哥,父王眼看着快……一旦太子即位,没我们的好事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四哥,你得赶紧想个辙。”

    五王子六王子聚在四王子身边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多虑了,二哥的心地倒也不坏,不会对我们怎样的,你们放心。”四王子虽然妒忌嬴柱,不过,他了解嬴柱,心地还不错,不会对兄弟们下手。

    “二哥是没问题,可是,异人呢?秦异人可是心狠手辣之人,匈奴百万之众他说杀就全杀了,要杀我们的话,谁也拦不住呀。”七王子忙鼓动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异人的狠辣他们是知道的,莫看秦异人不显山不露水的,可是出征匈奴竟然把匈奴百万之众给杀得精光,一点也不手软。虽说匈奴可恨,可是,那是百万之众啊,换作谁都得好好掂量掂量,而秦异人说杀就杀了,这着实让四王子心惊。

    “四哥,你是知道的,三哥被关在云阳国狱,二哥的身子骨又弱,能成大事的也只有四哥了,四哥,机不可失,失则不再啊。”立时有王子鼓动四王子。

    四王子眼睛一亮,颇为心动。秦昭王的大儿子死在出使魏国的路上,次子嬴柱的身子骨又弱,三子因为脾气暴躁,犯了事,被关在云阳国狱,这样算下来,也只有四王子最有希望继承大位了。

    王位,是何等的诱人,谁能不心动?

    “四哥,你切莫迷失心智了。异人是父王钦定的王太孙,朝野皆知,举国爱载,你切莫招祸。”还好,有与四王子交情不错的王子立时提醒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四王子听在耳里,犹如一盆冷水当头淋下,所有的**消失了,忙道:“你们休要胡说,大秦自有法统。”

    并非四王子不心动,只是他拿什么与秦异人斗?若没有秦异人,只有太子嬴柱的话,他还可以斗上一斗,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。秦异人是靠自己本领打出来的,征战匈奴一事,让他的名声举国皆知,秦人对秦异人是万分爱戴,秦异人在朝在野的声望极隆,大臣、军队、国人庶民都支持秦异人,四王子没有丝毫一拼之力。

    病榻上的秦昭王终于睁开了眼,转着发灰的眼珠,看着太子嬴柱。

    “父王。”嬴柱忙扑到病榻前,一脸的期盼,眼里泪水滚动。

    嬴柱虽是身子骨弱,其心地还算不错,他对秦昭王是真的孝顺,此时见秦昭王醒来,大是欢喜,又是心痛。

    秦昭王看在眼里,脸上掠过一抹欣慰。对这个儿子,秦昭王是很不放心,这并非是嬴柱无才,而是因为他的身子骨太弱了,弱得没法处理国政,无法把秦国江山交到他手里。不过,秦昭王对嬴柱的心性倒是比较满意,不暴躁,不暴戾,比较平和,是储君的不二人选。也正是因为这样,秦昭王虽然多次动过废他的念头,最终没能成行。

    此时,秦昭王看得出来,嬴柱是真的伤心,真的为他担心,作为父亲,哪能不欣慰的。更别说,秦昭王的时间不多了,只要秦昭王一死,嬴柱就能成为秦帝,如此厚利当前,嬴柱没有心动,这着实难得。

    秦昭王伸出干枯的手,抓住嬴柱的手,在手背上轻拍道:“好好好!”声音极为轻微,如同蚊蚋似的。

    嬴柱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秦昭王,几时得到他如许赞赏的?当下大是激动,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“异人,异人……”秦昭王放开嬴柱的手,打量着秦异人,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秦异人上前,道:“大父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伸出干枯的右手,紧握着秦异人的手,在手背上轻拍,脸上泛着欣慰的笑容。

    秦异人从未让秦昭王失望过,他对秦异人极是满意,秦国有秦异人这样的继承人,秦昭王绝对放心。

    “政儿呢?”秦昭王喉头发出一阵咕咕声,好不容易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政儿,快。”秦异人忙唤道,赵姬抱着小嬴政快步进来,秦异人抱过小嬴政,来到秦昭王身前。

    “曾祖,你怎么了?”小嬴政一见秦昭王这样儿,大是急切,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不住摇着,泪水涌了出来,很是伤心。

    “政儿……”秦昭王打量着小嬴政那双纯净,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,感受着小嬴政发自内心的关切,大是欢喜,发灰的眼睛一亮,干枯的右手朝小嬴政伸出。

    秦异人忙把小嬴政送到秦昭王身前,秦昭王干枯的右手握着小嬴政那双肉嘟嘟的小手,脸上的笑容更加欢快了,左手执着秦异人的手,朝小嬴政的手上放去。

    太子嬴柱忙伸出右手,秦昭王却是微一摇头,左手一伸,把嬴柱的手拍开。

    秦异人的手在秦昭王的紧握中,与小嬴政的小手紧紧帖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寡人无……憾……也!”秦昭王一句话没说完,头一歪,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一代风云雄杰,就此撒手人寰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