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四章 明珠蒙尘

    秦昭王躺在榻上,盖着锦褥,睡得极香,鼻息绵长,除了脸色有些发灰外,没有任何异常之处。

    “大父,大父……”秦异人俯下身,在秦昭王耳边轻声唤道。

    秦昭王没有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“大父……”秦异人不得不提高声调,叫得更大声了。

    秦昭王还是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奇了的怪了,我就不信叫不醒。”秦异人在心里嘀咕,扯起嗓子,在秦昭王耳边大吼一声:“大父……”

    吼声如雷,震得身边的桓兴直皱眉。

    秦昭王只是耳朵扇了扇,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。

    秦异人很是惊诧,嘴巴张了张,想要说话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秦异人是现代人,见识很广,眼界很广阔,就是没有遇到如此之事,要他不惊诧都不行。

    秦异人不断的大吼,声声若雷,就是没用,秦昭王还是睡得那般香甜。

    直到吼得嗓子冒烟了,秦异人不得不信这是真的,真的不能叫醒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范睢、白起、乐毅和太子嬴柱得到消息,赶了来。

    他们也是不信,轮流着叫唤,一点用处也没有,秦昭王该怎么睡就怎么睡。如此一来,就把秦异人、范睢、白起、乐毅他们给难住了,个个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这种事见所未见,闻所未见,还真是没辙。

    唯有太子嬴柱睁大眼睛,把秦昭王一阵打量,宽慰众人道:“你们放心。不会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都这样了。还会没事?”秦异人对这个便宜老爹历来就是有点儿不爽。

    这话立时来得范睢、白起、乐毅他们的支持。微微颔首。

    谁都看得出来,秦昭王不对劲,他竟然说没事,谁能信之?

    “我身子骨弱,不能四处走动,只能窝在家里读书。一天,我读到穆公时的秘闻,穆公就曾如阿父这般一睡数日不醒。”嬴柱非常肯定。

    “有这等事?”范睢的学识天下少有。都没有听说过,当下大是惊奇。

    乐毅的学识不在范睢之下,他也没听过,也是一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嬴柱没有多说,招过一个内侍,道:“你去藏书殿,把穆公时的起居注xxx卷拿来。”

    内侍领命,忙去办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内侍捧着一捆发黄的竹简进来,递给嬴柱。嬴柱接在手里,展开。指着上面的记载,道:“就是这里。”

    众人伸长脖子一瞧,果然上面记载得明白,秦穆公有过类似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竟有如此奇事!”秦异人他们不得不信,大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太子好学识呀!”范睢和乐毅颇有些惊讶,打量着嬴柱。

    他二人都是学识渊博之辈,都不知道这等奇事,此时不得不赞叹。

    秦异人也有些惊讶,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便宜老爹有如此见识。

    其实,嬴柱也是个精明人,要不然的话,秦昭王也不会立他为太子了。只是因为他的身子骨太弱,精力用在与病魔作斗争了,没法处置国务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们只能等了。”秦异人和范睢、乐毅他们取得一致,只能得等待。

    这一等不得了,又是两天两夜过去,秦昭王在众人的期盼中终于醒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酒!好酒!”秦昭王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赞不绝口,不住咂嘴巴,仿佛喝了绝世好酒似的不舍。

    秦异人他们苦苦守侯两天两夜,秦昭王醒来后竟然是一脸的满足,仿佛饮了琼浆仙酿似的,这让秦异人他们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怎生在这里?”秦昭王一脸的惊奇,秦异人他们打量一阵,不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秦异人把情形一说,秦昭王一脸的震惊,大是不信。可是,把秦异人他们这副笃定样儿看在眼里,又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寡人一梦四天四夜。”秦昭王惊讶过后,就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阿父,你可做梦了?”嬴柱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咦,你怎生知道?”秦昭王颇有些惊讶。对于赢柱这个儿子,他很是不满意的,没想到嬴柱竟然说准了。

    “大父,你一醒来就是‘好酒,好酒’,不是做梦,还能怎生的?”秦异人颇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昭王恍然,点点头,道:“没错,寡人是做了一梦,梦到仙人了。寡人梦中乘着异人那辆穆天子车,一直西去,在西海会王母。王母请我饮酒,饮的是仙酿,那才叫美酒,咦,寡人的嘴里怎会这么香?”

    咂一阵嘴唇,只觉满嘴生香。

    秦异人直翻白眼,你做梦梦到饮仙酿,嘴里能不香吗?梦到吃肉,醒来还流口水呢,这有何稀奇?

    “竟有如此奇事?”不过,范睢、白起、乐毅、嬴柱这些古人就没这等见识,大是惊奇。

    “酒饮完,王母要寡人离去,寡人这就醒来了。”秦昭王咂着嘴巴,一副韵味无穷的样儿。

    秦昭王这一梦并不足奇,奇就奇在一连睡了四天四夜。

    “哎哟!”秦昭王想要坐起来,手撑在榻上,却是身子一软,又摔下去,没能坐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秦昭王就是一阵惊愕,用手撑在软榻上,要想坐起来,还是没能成功,又摔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异人他们大是惊奇,这坐起来是何等之简单啊,秦昭王两次都没有成功,秦异人他们意识到不妙。

    “寡人浑身乏力,怎会没力呢?”秦昭王很是震惊,一张脸都快扭曲了。

    秦昭王雄视天下数十载,不能坐起这种事不是他能容忍的,要他不恼怒都不成。

    对于秦昭王这样的风云雄杰来说,他宁愿意站着死,也不能跪着生。不能坐起这事让他万万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。秦异人提着的心反倒是放下来了。笑道:“大父莫急,你四天四夜未进食了,乏力嘛,这很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有理。”秦昭王一听这话倒是认可了。立时命人送来热水,秦异人上前,帮他把脸洗了手洗了,秦昭王对秦异人的举动大为受用,自己的亲孙子侍候自己。这太能暖人心了。

    洗过脸洗过手,命人送来吃食,秦异人又喂秦昭王。秦昭王一脸的享受,秦异人能有如此孝心,他是非常喜欢的,这餐饭吃得异常舒畅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进食之后,秦昭王就有力气了,可以坐起来了。然而,事态的发展大出众人意料,秦昭王还是浑身乏力。无法坐起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秦异人他终于意识到不妙了。传来太医,给秦昭王把脉,太医把来把去,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秦昭王没有别的问题,能吃能喝更能睡,就是力不从心,浑身发软。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病,没人说得清。秦异人想了想,问道:“大父,你想想,在睡之前,你有没有做过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是呀,君上。”范睢、白起和乐毅忙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。”秦昭王想了半天,道:“在睡之前,我就在想,寡人这一生值了。寡人本是一个质子,原本没指望当上秦王,可是,天意弄人,寡人竟然成了秦国的国君。寡人在位数十载,雄视天下,打得山东之地谈秦色变,如今称帝了,是天子了,此生何憾!”

    他完全是感慨之语,然而,范睢却是一脸的凝重,道:“君上,你先歇着,臣等商议商议,定能找到医治之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冲秦异人他们一打眼色,秦异人他们随着范睢出去。

    “丞相,你这是……”秦异人颇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君上之异常,让范睢想到了孝公。”范睢眉头紧拧着。

    “孝公?”好端端的,提秦孝公做什么?秦异人大为不解。

    “孝公十二岁入军,征战沙场,弱冠即位,成为秦国国君。孝公毕生志愿就是变法图强,收复河西之地。痛定思痛,发出求贤诏,招来大贤商君,经过商君变法之后,秦国由是变强,成为最强战国。”范睢的声调很平稳,却是眉头越拧越紧,道:“到了商君收回河西之后,一向没病没灾的孝公却突然变了,每况愈下,最终英年早逝。”

    听了他的话,众人这才发觉真的不妙,秦昭王的情形与秦孝公何其相似。秦孝公一心要秦国变强,一心要收复河西,等到志愿成真之后,就突然病了。秦昭王一心想要称帝,称帝之后,心愿得遂,一下子就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丞相,为何如此?”秦异人对此事不是太了解。

    “当时,扁鹊恰在秦国,应邀为孝公诊治,扁鹊说这是心神大耗。先前,孝公憋着一口气,想要让秦国变强,想要收复河西失地,等到实现之后,再无重压,这病就发作了。”范睢叹口气,沉声道。

    秦异人他们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若真如此的话,秦昭王没几多时间了。

    xxxxxxx

    魏国都城,大梁,国尉府。

    “缭儿,你很好很好!”老缭子打量着尉缭,一脸的欣慰,道:“这兵书从曾祖开始,到你,已经是四代人了,你终于完善了,尉氏能成此兵书,足以史册留芳。为父读后,非常赞赏,你不愧是我尉氏佳儿。”

    《尉缭子》是中国古代著名的兵书,完全当得这番称赞。

    “兵书虽好,却并不是让为父赞赏的,最让为父赞赏的是,你没有把兵书献给秦异人,虽然你已决定追随他。”老缭子重重点头,道:“你心系父母之邦,第一个想到的是献给君上,如此甚善!”

    尉缭兵书写成,并没有第一个就献给他决心要追随的秦异人,而是回到大梁,要献给魏王,这与苏秦入秦之前先说周室是相同的道理,非要用于魏,尽力也。为何要尽力?因为身系父母之邦。

    要是可以的话,没人愿意远走他邦!

    “今日,君上要召见你,你这就随为父进宫。”老缭子非常满意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