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四章 周天子降秦

    ()阳城,秦异人、黄石公、尉缭和司马梗一众人个个目瞪口呆,如同被雷劈中似的。

    秦使把秦异人他们震惊的样儿看在眼里,心说你们也是如此惊奇,我当初也是惊奇不已,还以为ri头是从西边出来的呢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秦异人嘴里发出一阵磨牙声,好半天这才反应过来,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:“你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王太孙,千真万确啊。”秦使一拍额头,忙取出降表呈上,道:“这是韩王亲笔写就的降表,王太孙请过目。”

    “降表?”秦异人忙接过,展开一瞧,果然是降表。

    黄石公、尉缭和司马梗他们顾不得礼节不礼节,忙把脑袋凑过来,一瞧之下,大是惊讶,个个抚着额头,感叹道:“要不是有此降表为证,我们真不相信世上间然有如此愚蠢之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秦异人重重点头,道:“就是菜市口的小商贩也会与人讨价还价,韩王倒好,不讨价不说,还一个劲的加价,还自请称臣,真是让人难以置信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黄石公他们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“不过,韩王倒是存了一点儿小心思,他以为只要向大秦称臣,就可以高枕无忧了,却不知这更便大秦灭韩呢。”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,道:“到时,大秦随便找个籍口就能把韩国灭了,省了很多事。”

    若韩国不称臣的话,秦国要灭韩国还要花一番手脚。别的不说,这找籍口就得费好大一番功夫。如今,韩国称臣了,秦国要找灭韩的籍口实在是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更不要说,到时还可以命令韩国这样那样。把兵力调开,让出道路,秦军就可以直下新郑,还有比这更方便的吗?

    “王太孙,接下来是不是该轮到周室了?”司马梗眼中jing光一闪,杀气腾腾的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秦异人微一颔首,道:“周室衰弱不堪,没什么仗可打,我们就大张旗鼓而进。直奔洛阳!”

    命令一传下,五万秦军尽起,大张旗鼓,直取王都洛阳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王都,洛阳。

    周赧王送走西周公后。心情很是不错,很是振奋,率领群臣回到王宫中。

    首先来的是陈鼎殿,望着传国圣器九鼎,一脸的笑意,笑呵呵的道:“有九鼎在,大周稳若泰山!”<秋战国时,“列国纷纷问鼎重”,有意窥周室。其中有不少强横人物,诸如战国初年的魏侯、魏武侯、秦孝公、秦惠王、齐威王、赵武灵王,他们个个盛极一时,就是没人能把九鼎迁走。

    莽撞的秦武王倒是有意迁走九鼎。灭亡周室,却是发生意外。秦武王举鼎折胫,活活痛死。自此以后,有意问鼎重的诸侯们就息了此心。

    因而,在周赧王心目中,九鼎就是周室的保障,具有神奇的力量,只要九鼎在周室就在,周室就是稳若泰山。

    周赧王走到雍鼎前,抚着雍鼎,笑呵呵的道:“雍鼎啊雍鼎,你是大周的福鼎,有你在,谁能奈何大周?”

    然后,目光落在雍鼎上秦武王的乌黑血迹,笑得更加欢畅了,鼻子眼睛挤到一起了,道:“羸荡(秦武王姓名)啊嬴荡,你气势汹汹,誓要迁走九鼎,却不知九鼎佑我大周,你最终死于雍鼎之下。”

    秦武王入洛阳,与人赛举鼎,他举的就是雍鼎。因为秦国地处九州中的“雍州”,秦武王想试试雍鼎有多重。

    “这次,西周公率七十万王师讨秦,一定能击破秦国,重振大周,九鼎啊九鼎,真是大周的福鼎!”周赧王笑得特别欢畅,右手一挥,道:“传旨:设宴,天子要与诸位爱卿痛饮。”

    “谢天子。”群臣一听这话,大是欢喜,连忙谢恩。

    有什么样的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奴才,有周赧王这样昏庸的天子,当然就有鼠目寸光的大臣了。这些大臣和周赧王一样,以为西周公一定能击破秦国,重振周室,无不是想痛饮一番,以为庆贺。

    很快的,酒宴就摆上了,周赧王和群臣坐了下来,准备痛饮。

    周赧王一瞧,不由得大皱眉头,喝问道:“怎么全是粗淡之食?”

    “天子,大周就这样了,这还是最好的呢。”管理疱厨之事的大臣愁眉苦脸。

    周室衰败不堪,只剩最后一口气了,能有吃食裹腹就不错了,哪能过多的讲究?

    “诸位爱卿,天子向你们承诺,这次破秦之后,定教你们品尝美味珍馐。”周赧王虽是不悦,想想也是实情,只能不再追究这事了。

    “谢天子。”以这些大臣想来,这次破秦是必然。以秦国之富有,只要击破了秦国,还愁没有山珍海味,美味珍馐?到那时,一定可以大吃海喝了,无不是大喜。

    “来啊,诸卿,痛饮!”周赧王端起酒爵,美滋滋的一饮而尽,还亮了亮酒爵,以示喝干了。

    此举博得一众大臣的好感,无不是学他的模样儿,一口喝干,亮了亮酒爵。

    在席间高谈阔论,说得最多的就是击破秦国之后,要如何如何搜刮,要如何如何享乐。对于受尽了苦的周天子君臣来说,若是击破了富饶的秦国后,要不好好搜刮一通,那就不正常了。

    在这之外,还说到一件事,那就是颜渊了。颜渊是周赧王一众大臣中唯一一个有远见卓识的人,曾得到秦异人的赏识。只可惜,他反对出兵讨秦,被周天子下狱了。

    借着几分酒兴,周天子放言,道:“容天子进入咸阳后,在咸阳斩颜渊。”

    这一闹腾不得了,一连闹腾了好几天,几乎把周室仅有的最好食物吃得干干净净,周赧王依然兴致不减,叫嚷着要率领天子之师去打猎,猎些猎物接着痛饮。

    就在收拾停当,准备出发之际,接到消息了。

    “禀天子,西周公……”亲信飞奔而来,远远就嚷开了。

    “西周公可是建大功了?可是击破秦国了?”周赧王腾的一下就站起来,双眼中jing光闪烁,如同九天之上的繁星一般明亮。

    “……西周公兵败身死!”亲信好不容易把军报说完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秦王身死……呃……你说什么?西周公兵败身死?”周赧王喜气洋洋,还没有从美好的憧憬中清醒过来,以为是西周打败秦军,秦昭王身死了,很是欢喜。一句话说到半途,方才明白过来,竟然是西周公死了,他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群臣齐声叫嚷,没有一个人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说谎?七十万王师岂会打不败秦军?”周赧王一副打死也不信的样儿。

    “好教天子得知,西周公并没有七十万王师,只有九万。”亲信忙解释一句。

    “九万?不可能!不可能!绝不可能!明明是七十万!”周赧王如同被切了小似的,一蹦老高,扯起嗓子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西周公告诉他这次联兵七十万讨秦,他这才信心十足,以为有七十万大军在手,何愁秦国不破?何愁周室不兴?

    要他相信只有九万人,比起让他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一点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禀天子,千真万确,只有九万人马。”亲信心说要是实话告诉你,你会让西周公讨秦吗?处此之情,亲信不得不实话实说了,道:“七十万是西周公夸大其辞。”

    “西周公,好你个乱臣贼子,你竟敢欺骗天子,好好好!”周赧王听亲信说得很笃定,不得不信这是真的,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西周公呢?天子要把他处以极刑。”

    “禀天子,西周公死了……”亲信的话还未说完,就被周赧王打断了。

    只听周赧王尖叫道:“死了?这太便宜他了,太便宜他了。不,还有他的家人,天子要把他的家人处以极刑,以泄天子心头之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西周公是被吓死的。”亲信再道。

    “吓死?”周赧王的嘴巴张得老大,眼睛瞪得滚圆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堂堂天子大臣竟然给活活吓死,这事还真难以让他相信。

    “西周公被活活吓死,秦军这得多可怕?难道秦军真的是如狼似虎?”周赧王喉头发出一阵咕咕的怪异声响,一口气没缓上来,摔倒在地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天子!”一众大臣手忙脚乱,好不容易把周赧王救醒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如何是好?”周赧王醒过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揪着头发大声问计。

    然而,处此之情,不要说这些草包大臣,就是周室的圣人周公复生也不见得有办法,无不是低垂着头颅,哪敢说话。

    “天子,不是还有韩军吗?”也不知道是哪个大臣心急之下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“对!还有韩军,还有韩军,韩军一定能击破秦军。”周赧王一听这话,如同落水的人抓住稻草似的,一个劲的赞同。

    天啊,要是韩军能打败秦军,韩国也就不会如此胆颤心惊了,周赧王还真能幻想的。

    对于落水的人来说,哪怕是抓住一根稻草,也是他的希望,以为可以救命,此刻的周赧王就是这样落水的人。

    周赧王的幻想很美好,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,没过几多时间,就传来十万韩军全军覆没的消息。至此,周赧王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。

    “降了!”周赧王苦思无策之后,只得做出降秦的决定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