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二章 韩国震恐

    ()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,让人作呕,秦异人吸口气,只觉肠胃一阵翻滚。*.*

    秦异人多次上过战场,对于血腥味并不反胃,然而,这一次秦军杀得够狠,十万韩军幸存者不过十之一二,余者全被秦军杀死了。

    秦军完全可以要这些韩军投降,减少杀戮,秦军之所以没有这么作,而是进行一场大屠杀,就在于韩国是这次“肥周退秦”事件的始作俑者,必须予以严惩,唯有如此,方能震慑山东之地。

    鲜血,代价很大,有时候只能用鲜血来达到目的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呼!”司马梗吐出一口浊气,浑身全是鲜血,如同一个血人,一咧嘴角,冲秦异人道:“王太孙,杀了这么多韩军,韩王该破胆了?是时候派人前去问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黄石公和尉缭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之所以大杀一通,就是要严惩韩国,先吓破韩国的胆,再派人前去问罪,相信韩王不敢说个不字。

    “这次肥周退秦是韩国挑起的,韩国必须要予以严惩,我们要提出十分苛刻的条件。若是韩王敢说个不字,我们就灭韩!”秦异人眼中jing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只要能保留韩国,无论我们提出多么苛刻的条件,相信韩王也不敢拒绝。”黄石公笑呵呵的道。

    黄石公这话很在理,秦军杀了这么多的韩军,要不吓破韩桓惠王的胆都难,只要能饶他一命,只要能保留韩国,无论秦国提出多么苛刻的条件,他必然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可惜了。”尉缭轻叹一声,道:“眼下的秦国极需要时间恢复国力。要不然的话,这次我们就会把韩国灭了。”

    灭韩国是必然的,只是眼下的时机并不成熟。因为韩国虽小,若秦国要灭韩的话,至少要出动二十万军队。二十万军队东进,这对秦国的影响就大了,而眼下的秦国正在消化秦异人征战异族的战果,正在恢复国力,承受不起这样的消耗。

    “韩国灭亡是必然的。只是时间迟早问题,不必太过cao切。”秦异人深知尉缭的话有理,右手一挥,道:“派人去见韩王,我们的条件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太苛刻了。”黄石公、尉缭和司马梗很是惊讶。秦异人提出的和解条件实在是太过苛刻,就是他们也觉得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xxxxxxx

    韩国都城,新郑,韩国王宫。

    一派喜庆气氛,韩桓惠王正在大宴群臣,一众君臣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。好不快活。

    韩桓惠王头戴王冠,身着王袍,高踞在宝座上,眼睛一眯一眯的打量着正在痛饮的群臣。大是满意,缓缓开口问道:“诸位爱卿,乐否?”

    “快活无边。”韩开地代表群臣回答,声调很高。很是激动。

    其实,韩开地对这种无聊的饮宴并没有多大兴趣。可是,在眼下这种情况下,若是他敢逆韩桓惠王的意,保证他死得很难看。

    韩桓惠王平生最好“奇计”,也好面子,要是谁不长眼睛在此时拂了他的面子,那就是自己找死。此时此刻,即使不快乐,也要装作快活无边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群臣爆发出一阵畅笑声,人人脸上泛着喜se,仿佛真的是快活无边似的。

    听着群臣的笑声,再把群臣快活的样儿看在眼里,韩桓惠王大是满意,端起酒爵,一饮而尽,笑呵呵的道:“诸位爱卿,你们说寡人肥周退秦的奇计可好?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!只有君上这等英明神武之君才能想得出如此奇计。”

    “君上英明,料事如神,如此盖世奇计放眼天下间,又有几人想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话?什么叫几人想得出来?以君上之英明,放眼天下间如此奇计除了君上谁也想不出来。”

    韩桓惠王平生最好“奇计”,虽然他所谓的奇计全是乌龙,其中还不乏大乌龙、超级乌龙,却没有一个人敢揭穿。谁要是敢说他的奇计不好,比起挖了韩桓惠王的祖坟还要让他愤怒,保证让你死得很难看,很难看。

    每当韩桓惠王提到奇计时,群臣就是可劲儿的拍他马屁,只要赞扬韩桓惠王的“奇计”世间少有,保证让他欢喜无已。

    果然,只见韩桓惠王眉毛根根向上翻,如同停着一只报喜鸟儿似的,满脸的欢喜之se,满脸的自得,摇头晃脑道:“要说奇计,放眼天下,寡人认了第二,没人敢认第一!”

    韩桓惠王很愚蠢,这次却是说了这一句大实话,放眼天下间,把乌龙当奇计的只此一号,没有第二个。

    不,象他这样把乌龙当奇计的人,在中国历史上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这次肥周退秦,周天子一切按照寡人之意行事,在王师面前,秦军虽是善战,能逆天子堂堂正正之义乎?”韩桓王兴致更高,一颗脑袋不断晃着圈圈,声调转高:“到时,大韩之军突然杀出,一定会杀得秦军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。虎狼秦国压着大韩打了上百年,终于轮到大韩扬眉吐气了!”

    秦国自从商鞅变法崛起以后,大举东进,而韩国处在秦国东进的必经之路上,“被秦祸”最为严重,大量的土地城池被秦国夺走,这让韩国不得不忍气吞声,屁都不敢放一个。

    若这次真能打败秦军的话,韩国着实是扬眉吐气,百载耻辱一朝而雪。

    “君上英明。”群臣齐声颂扬。

    “寡人估摸着,该有捷报了。”韩桓惠王眼中光芒一闪,很是期待的道。

    “报,洛阳军报。”就在这时,只见一个亲信飞也似的冲进来,远远就扯起嗓子吼起来。

    “听见没?你们听见没?寡人说有捷报,定是有捷报。”韩桓惠王朝飞奔而来的亲信一指,得意非凡的道。

    他欢喜之下,没有注意到亲信满脸的惊惶,如同丧家之犬一般。

    “君上圣明。料事如神!”群臣忙颂扬一句。

    有眼尖的大臣发现亲信的脸se不对劲,很是苍白,很是惊惶,却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韩桓惠先是发出一阵快活的畅笑声,冲亲信问道:“可是有捷报了?”

    “捷报?”亲信一愣,哪来的捷报?

    “瞧!寡人说中了,真的是捷报!”韩桓惠王右手在短案上重重一拍,咧着一张嘴直笑,大牙都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亲信把韩桓惠王那副自鸣得意的样儿看在眼里。大是震惊,过了老半天,这才明白过来,忙澄清。

    只是,亲信的话刚一出口。又给韩桓惠王打断了,只听韩桓惠王扯起嗓子嚷道:“不是捷报, 定是大大的捷报了!”

    “大大的捷报?”亲信听在耳里,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,有你这么自恋的么?

    “不是捷报,是败讯,是败讯。”亲信忙禀报。

    只是。他的话又被韩桓惠王打断了,只见韩桓惠王重重点头,道:“果然是捷报,好好好!”说到此处。方才回过神来,一愣神,问道:“什么?败讯?不可能,不可能。绝不可能!寡人奇计绝世,盖世无双。怎会有败讯?”

    韩桓惠王嘴巴张得老大,可以塞进两只驼鸟蛋了,眼睛瞪圆,眼珠子差点砸中短案了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对于盲目自信,充满幻想的韩桓惠王来说,要他相信他的“奇计”不灵光了,打了大败仗,不是一般的难,是很难很难。

    好在韩开地还算明白人,忙问道:“快说,究竟怎生的事?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亲信把探听到的消息一说。

    “什么?王师不战而溃?王师应当勇往直前,他们是王师,有天子旗号啊,他们怎能不战而溃呢?”亲信的话刚落音,韩桓惠王如同被壮汉爆了菊花似的,尖叫起来,一脸的震愕。

    依他想来,只要有天子旗号,就是无往而不利,至于所谓的“王师”不过是一如乌合之众一事,他是看不到的,因为他没有这份眼力劲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秦军战胜,一定不会饶过大韩,这可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一众大臣惊呼不已,首先想到的就是秦国会问罪的。

    肥周退秦一事是韩国挑起,秦国要是不问罪韩国的话就不在情理中了。更别说,韩国这可不是第一次得罪秦国,而是在不久之前还挑起了秦赵之间的长平大战,再有这事,秦国会放过韩国吗?

    一想到这可怕的后果,一众大臣无不是惊恐难安,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只见对方脸上尽是惊惧之se,就是束手无策,拿不出主意。

    群臣把“奇计”层出不穷的韩桓惠王一瞧,只见他浑身哆嗦,早就吓得没了主意,哪能奢望他真的出一奇计,只能望着丞相韩开地,问道:“丞相,这要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韩开地可没有他的孙子张良那份才智,处此之情哪有主意,双手一摊,苦恼的道:“别望着我,我要是有主意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,我们遣使求和?”有大臣终于想到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求和?”群臣眼睛一亮,紧接着就否决了,道:“这次是大韩挑起事端,秦国会接受求和吗?”

    只要稍有头脑的人都能想得到,这次的事情是韩国挑起的,肯定会激怒秦国,秦国无论如何也不会放过韩国,不会接受韩国的求和。

    “报,秦使到!”就在这时,只见一个亲信飞也似的冲进来,大声禀报。

    “什么?秦使到了?”一众大臣惊惧难安,一听这话,差点魂飞魄散。眼下的他们最怕的就是提到秦国,怕什么来什么,秦使竟然到了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韩桓惠王一听这话,尖叫一声,手忙脚乱的朝短案下一钻,如同一只受惊的小狗般蜷缩成一团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