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章 吓死西周公

    司马梗将门虎子,是秦国名将司马错的儿子,家学渊源,精通兵道,是一员不错的良将。然而,他很不幸,他与光芒万丈的白起生在同一世,他被白起压制了数十年。有白起在,司马梗很难有率兵上战场的机会,只能屈居国尉一职,打理秦军的后勤辎重,是秦军的大管家。

    他原本以为这辈子没有机会率兵上战场了,却是没有想到,到了晚年,秦昭王竟然硬生生给他一个机会,向秦异人求恳,把这灭周的重任交给他。

    司马梗铆足了劲,想要打一场大胜仗,得到西周公要决死一战的消息,他高兴坏了,这辈子总算是等来机会了。然而,战事的发展大出他的意料,秦军刚刚亮相,就把“王师”吓坏了,不能成阵不说,还立马开逃。

    这让想要打一场大胜仗的司马梗来说,无异于当头一棒,要他不郁闷都不成。

    听着司马梗的大叫声,站在司马梗身侧的秦异人摇摇头,大是感慨:“与白起同生一个时代是司马梗的不幸!”

    白起才华绝世,是旷世名将,与他生在一个时代,司马梗真的很不幸。白起的光芒太盛,不幸的不仅仅是司马梗,还有王陵和蒙骜这些猛将。

    “既生瑜,何生亮,就是为司马梗他们说的。”秦异人再度感慨。

    “哎!”司马梗叹息一声,手中令旗一挥,秦军骑兵出动,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,如同怒涛似的。对着逃跑的“王师”追去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司马梗尽管很是郁闷。却是展现了良好的军事素质,他很清楚,眼下不是怨叹之时,而应当追击为是。

    “尽可能少杀戮。若他们投降,就不必再杀。”秦异人眉头一挑,提醒司马梗。

    “王太孙放心,我明白。”这是灭国之战,不是争霸之战。不能多行杀戮,能不杀就不杀,司马梗也是个明白人,他知道秦异人说得在理,当即挥动令旗,传下将令。

    “放下武器,饶你们不死!”秦军陡然间爆发出惊天的吼声。

    这吼声如同雷霆轰鸣,很有威势,很是吓人。然而,对于逃跑中的士卒来说。无异于天大的好消息,无不是大喜。

    “真饶我们性命?”这些逃跑中的士卒有些不太相信。忙询问。

    “大秦说话算话!”秦军再度爆发出雷霆般的吼声。

    士卒一瞧,只见秦军骑兵如同旋风般冲来,拉了一个大网,要把他们兜住。这些士卒只能凭两条腿逃命,哪里跑得过骑兵,没过几多时间,秦军骑兵就冲到头里去了,他们就是想逃也是没有机会,他们陷入了绝境。

    不降不行了,士卒们心意一决,忙抛掉武器,跪在地上,双手高举,正式投降。

    有人带头,立时就有人仿效,如同没头苍蝇似的士卒们齐刷刷的跪倒。只一眨眼功夫,到处都是跪在地上的士卒,漫山遍时皆是。

    这一仗来得快,结束得更快,前后持续不过小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“恭喜司马将军,兵不血刃而全歼九万‘王师’。”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,打量着司马梗恭贺道。

    “哎!”司马梗长叹一声,摆摆手,颇有些没好气,道:“王太孙,你这是在取笑我呀。兵不血刃?说起来很好听,实则这群乌合之众能让大秦的利刃见血吗?”

    这一战创造了一个奇迹,不仅胜利的秦军没有人伤亡,就是失败的“王师”也没有人伤亡,这种交战双方都没有人伤亡的事儿堪称奇迹了,在战争史中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然而,司马梗没有丝毫欢喜之情,因为这群乌合之众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“司马将军此言差矣。”秦异人摇头,道:“这一战,全歼九万‘王师’,这是周天子的军队,如此之事,就是上将军也未有过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司马梗眉头一挑,若有所悟。

    “周天子的军队虽然不堪一击,毕竟是天子的军队,毕竟是王师嘛,这影响不会小。后人在写史时一定会说司马将军灭周,这可是天大的荣耀啊,就是上将军白起也没有这份荣耀。”秦异人剖析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司马梗原本一脸的惋惜之情消失了,代之而起的是一脸的欢喜。

    秦异人说得没错,不管怎么说,这毕竟是周天子的军队,是“王师”,在政治层面的影响非常大。这支军队是西周公东拼西凑起来的,是周赧王最后的希望,被司马梗全歼,后人在提到这事时一定会赞扬司马梗,这是莫大的荣耀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荣耀是独一无二的,即使白起的长平大战也未能比得了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这就去看看那个狂妄无知的西周公。”秦异人右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司马梗发出一阵畅笑,摸摸脖子,道:“我们的脖子洗得很是干净,不知西周公有没有那勇气砍下我们的头颅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秦异人大笑。

    想想当时那个前来下战书的亲信是何等的狂妄,在临去前竟然要秦异人洗干净脖子等着。司马梗这话是在调侃,让人发笑。

    下到地上,秦异人手一挥,秦军士卒立时押来一堆人,这些人就是那些小诸侯。

    此时的小诸侯们个个胆颤心惊,如同见到猫的老鼠似的,个个脸色大变,浑身筛糠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把他们一扫视,不由得一裂嘴角,不屑的道:“瞧你们这副熊样,也妄想着逆天,也想与大秦为敌,你们真是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格格!格格!”这些小诸侯唯有牙关相击的份,吓得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小诸侯哪里见过这等阵仗,要是还能说得出话。那就成了奇事。

    秦异人数落一通后。目光转移到西周公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的西周公浑身筛糠。哪有丝毫狂妄的样儿,一张嘴张得老大,似乎想要叫喊,愣是发不出声音,唯有喉头发出“咕咕”的怪异声响。

    “西周公,抬起头来。”秦异人冲西周公喝道。

    这声喝如同惊雷炸响,很有威势,然而。却是没有起到作用,西周公不仅没有抬起头来,反而是一颗头颅垂得更低了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!”孟昭大喝一声,上前一步,抓住西周公的脑袋朝后一扳,西周公一颗头颅不得不抬起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异人一瞧西周公的脸色,不由得大是惊讶,只见西周公的脸色不是苍白,而是发灰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恐惧过甚的人。其脸色会苍白,没有血色。哪有发灰的道的理。秦异人还是平生头一遭见到,要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咕咕!”西周公嘴里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,如同打鸣的公鸡被捏住了脖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对!”秦异人发现西周公的眼睛黯淡无光,如同死鱼眼似的。

    司马梗、黄石公、尉缭他们也发现不对劲了。司马梗上前一步,伸出右手食指一探西周公鼻息,却是没有了声息:“死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?”秦异人一脸的难以置信,眼睛瞪得老大。

    不仅秦异人惊奇不置,就是黄石公和尉缭哪一个不如是?

    西周公美梦破裂,被吓破胆是情理中的事,却也没有到吓死的地步?

    狂妄的西周公活活被吓死了,秦异人他们做梦也是想不到,要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秦异人抚着额头,道:“我自认不算很俊俏,却也不差啊,没这么能吓人?竟然把西周公吓死了!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司马梗、黄石公和尉缭无不是大笑,秦异人这人挺有趣的。

    秦异人右脚在西周公身上踢踢,笑道:“我还想问他,我的脖子洗得这么干净,他要如何斩我的头颅呢,没机会喽。”

    黄石公、尉缭和司马梗他们又是一阵轰笑。

    狂妄的西周公亲信叫嚣着要秦异人洗干净脖子等着,这是何等的狂妄之言?然而,当西周公见到秦异人时,他竟然一句话不说,就给活活吓死,这是莫大的讽刺,实在让人快活。

    “王太孙,这些人怎么办?”司马梗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小诸侯。

    “区区一群乌合之众,也想逆天,也想与大秦为敌,真不知天高地厚。”秦异人打量着这些连话也说不出来的小诸侯,极是不屑,道:“这等人物要见识没见识,要才智没才智,活在世上徒耗粮食罢了,砍了!”

    “没错,他们当杀!”司马梗、黄石公和尉缭他们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“大秦可以放过那些盲从的士卒,却不能放过这等蛀虫,还是杀了干净,可以震慑那些与大秦为敌之辈。”黄石公深知秦异人要杀这些小诸侯的用意。

    秦异人这招首恶必惩,放过从犯的手段极为高明,既达到了震慑的目的,又不过多杀戮。

    “饶……”这些小诸侯被吓得太狠了,竟然连饶命的话都说不出来,就给如狼似虎的秦军锐士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阵剑光闪烁,这些小诸侯全部身死。

    “王太孙,我们是先下洛阳,还是先攻韩军?”司马梗打量着秦异人问道。

    这“肥周退秦”计是韩桓惠王折腾出来的,这次,韩国也出动了十万军队在韩周边境上,只等捞好处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呢?”秦异人没有回答,而是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洛阳是王都,反正跑不了,迟点攻下就迟点,这也没什么。若是韩军得到消息,缩了回去,我们就没有机会了。”司马梗眉头一挑,杀气腾腾的道:“我们先攻击韩军,杀他个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!”秦异人也是这么想的,当即赞同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秦军朝韩国边境开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