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三章 学馆成(续)

    秦昭王、范睢和秦异人的训话,让一众生员个个激动难已,兴奋莫铭,一个劲在心里说来秦国是来对了,有着光明的前途。

    尽管秦昭王、范睢和秦异人也警告过一众生员,若是他们想要混,想要阿谀,那会被森严的秦法制裁,然而,这对于一心想要做事的人来说,压根儿就不是问题。真正有才华,而又一心想要做事的人,对秦国的措置最是欣赏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一下,在秦国做官做吏,不看上官脸色,不用阿谀,只需要埋头做事就成。做好了,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,没人敢掩盖,更没人敢贪没,这在山东之地是不可想象的。

    在山东之地,一切都要讲出身资历,那些贵族世家拥有特权,即使你再有才华,也没有出头的日子,会被死死压着。为此,上演了一幕幕人才被残害压制的悲剧。

    而在秦国,就没有这种担心,只要你有才干就会被重用,只要你能立功就能得到应得的赏赐,这对深知山东之地弊端的生员们来说是,这就是无上福音,谁能不激动?谁能不兴奋?

    然而,还有让他们更加兴奋的事儿,在秦异人退下后,再也没人上来训话了,乐毅笑着打量一众生员,道:“我站在这里,把你一瞧,就看见你们脸上的兴奋与激动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一众生员爆发出一阵畅笑声,这是对乐毅话语的回应。

    秦昭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宣称,在秦国“不怕你才高,就怕你才不高;不怕你功大。就怕你功不大”。如此话语。放眼天下,又有几人敢说?就算说了,又有几人能做到?而秦国就能做到,这对生员的激励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更别说,还有范睢的“现身说法”,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来说明,这是活生生的例子,谁都知道范睢能成为秦国丞相。有着一番他人所未能经历过的悲惨经历。就是范睢这样一个在山东之地名声极臭,已经不配为人的人,在秦国竟然当上了丞相,还很得秦昭王的礼遇,还有比这更有说服力的吗?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要说的就是我们学馆的分馆了。”乐毅的话还未落音,一众生员无不是睁大了眼睛,竖起了耳朵,想要听个明白。

    分馆事大呀,谁负责分馆这是细务。也是与他们切身相关,不能不关心。

    “我们学馆一共设有兵道学馆、政道学馆、法令学馆、经济学馆、工匠技巧学馆、炼铁学馆、农田水利学馆……”乐毅一一道来。又是引得一众生员好一阵惊讶。

    秦国这学馆与以往的任何学馆都不同,门类齐全,几乎襄括了所有的学科。

    “你们一定很想知道这些学馆的操持之人,是?你们一定想不到。”乐毅脸上泛着笑容,抚着额头道:“当初,我也没有想到。”

    乐毅的才干谁个不知?哪个不晓?就是连他都没有想到,这特别能激起生员的好奇心,个个瞪圆了眼睛,竖起耳朵,想要弄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兵道学馆由上将军操持……”乐毅的话被一片叫嚷声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没说假话?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上将军操持兵道学馆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儿,怎能说假话呢?应该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一众生员个个瞪圆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愣怔了好一阵,这才叫嚷议论起来,个个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上将军白起虽是被山东之地骂为屠夫、刽子手、杀神,把白起贬成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,然而,谁都明白,白起是一员天才的将领,放眼天下间,能与他在战场较量者唯有乐毅了。白起来操持兵道学馆,这消息太惊人了,要生员们不震惊都不成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生员们知道,白起来操持兵道学馆,岂不是说白起会教授兵法?白起对兵法的理解那是不用说的,放眼天下间,又有几人能与之比?若是能习得白起的兵法,当会受益终生。不要说得白起衣钵,只需要学得一些皮毛,也是受用无穷之事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兵道学馆,我要学兵法。”

    “对!上将军操持兵道学馆,一定会教授兵法,我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震惊过后,一众生员就是叫嚷起来,要去兵道学馆,向白起学兵法。

    “你们叫嚷着要去兵道学馆,要向上将军习兵道,你们慢做决断,不然的话,你们会后悔。”乐毅把生员的叫嚷声听在耳里,调侃一句,道:“政道学院由荀子操持。”

    这次,生员只是略有惊讶之情,没有听说白起操持兵道学馆那般热烈。尽管荀子是名动天下的学术泰斗,可是,论名声,论功业,他远远不如白起。

    在战国时代,就是男儿建功立业的时代,光有名气,没有功业,就逊色多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善政道,有时间的话,也会前来政道学馆授课……”乐毅的话如同火星溅到火药桶里,立时引爆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丞相要授课?”

    “天啊!我是不是耳朵有毛病,听错了?”

    “没听错,的确是丞相要来授课呢。”

    一众生员热情高涨,纷纷叫嚷,无是不兴奋莫铭,眼里精光闪烁,有不少人叫嚷着要去政道学馆。

    范睢本是魏国人,还是出身低下的布衣士子,这与生员们的出身是相同的,很能激起生员们的共鸣。范睢是秦国的丞相,是布衣士子取高位的代表,这些生员在心目中就是以他为榜样,想象学范睢那样,成功一番功业。

    听说范睢要来授课,他们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秦昭王把生员的热情看在眼里,不由得大是满意,冲秦异人道:“异人。你这主意真的不错。你瞧瞧。这些生员个个激动难已,热切之极,他们一定会用心学,一定会成为栋梁。”

    学馆,对于秦昭王来说并不陌生,可是,如此振奋人心,让生员激动的学馆好象还没有听说过。就是著名的隐士鬼谷子的学馆。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“工匠技巧学馆由公孙龙子操持。”乐毅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公孙龙子?”生员只是一阵讶异。

    公孙龙子虽是名气大,也只是名气,没有实实在在的功业支掌,让他的号召力不如白起和范睢。

    公孙龙子是“名家”的代表,集大成者。名家在物理学上有着独到的见解,虽然不为当时的时代所理解。秦异人针对名家说得多,做得少的缺点,对公孙龙子进行理物学辅导,让公孙龙子的风格大变。

    往昔,公孙龙子是只说不做。如今是又说又做,要把他的推断进行证明。要让人相信,这点让秦异人非常满意。

    特别让秦异人印象深刻的是,一天,公孙龙子突然来见他,问秦异人若是两面铜鉴相对,铜鉴里会有几多铜鉴?

    这个问题看似简单,不过,就是现代人一个不小心也会出错。公孙龙子竟然问出这个问题,秦异人有些讶然。

    公孙龙子笑着说,你一定猜不到。秦异人当知道有无穷多个铜鉴,把公孙龙子的热情看在眼里,并没有道破。

    公孙龙子当即命人拿来两面铜鉴,对着一放,只见铜鉴里有着无数多个铜鉴。然后,公孙龙子赞叹不已,秦异人说得对,不能光想光说,还要去证明。若他不是用铜鉴对照,一定会以为每面铜鉴里只有一面呢。

    如今,公孙龙子在物理学方面的进步极大,隐隐有成为一代宗师的可能,让他来主持这工匠技巧学馆再合适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炼铁由铸剑大师徐夫人操持。”乐毅的话引来一片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徐夫人?”

    “天啊,铸剑大师?我没听错?”

    “真的真的呢。的确是徐夫人。”

    生员们又是好一阵兴奋,个个激动难已。

    徐夫人虽是工匠,却是名满天下,可抗王侯的人物。他铸得一手好剑,想要求他铸剑的人不知几多。谁也没有想到,徐夫人竟然要来操持炼铁学馆,这太让生员们振奋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战国时代谁不练武?谁不想拥有一把利剑?这就是徐夫人的号召力比起荀子和公孙龙子还要大的原委所在。

    “我去炼铁学馆,我要随徐夫人铸剑。”一众生员叫嚷不停,眼里尽是美妙的小星星,仿佛他们已经拥有神兵利器似的。

    “经济学馆就由计然名士蔡泽操持。”乐毅见生员们的热情不高,接着解释一句道:“陶朱公用计然学,成天下巨富。”

    “范蠡?”陶朱公就是越国名臣范蠡,先是佐越王句践复仇,后来离开越国,在定陶隐居,因为他善计然学,并以此而成为一代巨富,这是春秋时的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学计然学。”生员们终于有热情了。

    乐毅一个学馆,一个学馆的介绍下去,若是生员没有什么热情的,就指点几句,激起生员们的热情。

    最后,乐毅提出一个让生员很伤脑筋的事儿,道:“我们的学馆有如此之多名动天下的大才要来授课,你们是不是很为难?究竟要随谁学习,你们一时难以决断,是?”

    “是呀,我们好为难呢,这么多的名士授课,我们不能错过了呀。”生员们齐声响应,一脸的愁容。

    白起、范睢、徐夫人、荀子、公孙龙子这些名动天下的人物都要来授课,若是能听他们的课,那是何等的荣幸。若是错过了的话,那就是遗憾终生。

    “你们莫要担心,他们授课不会挤在一起,你们有的是时间听他们授课。”乐毅的话是无上福音。

    “好!太好了!”生员们扯起嗓子大吼,一脸的欢喜。

    白起、范睢、徐夫人他们分开授课,就不会起冲突,也就意味着,不会错过,要生员们不欢喜也不成。

    “我们学馆主张专精一道或数道,当然,我们学馆也激励通才,若你真的有那才智,就把他们的看家本领悉数学到。”乐毅右手重重一挥,结束了讲话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