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六章 门庭若市

    一通酒宴吃得很是快活,席间颂扬声一片,把秦昭王一通颂扬后,又来颂扬秦异人。特别是山东列国的使者,更是善颂善祷,一通颂扬之词下来,秦异人都快成了圣人,人间少有。

    只可惜的是,秦异人大多数时间在与小嬴政嬉闹。小嬴政就赖上了秦异人,赖在他怀里不下来,不管赵姬怎么说怎么哄,都没有用。到最后,赵姬都有些忌妒了,说了一句“究竟我是不是你的亲娘?”

    小嬴政着实讨人喜欢,秦异人抱着小嬴政,一边与这些马屁精虚与委迤,更多的时间是在逗儿为乐。这些马屁精明知道这是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却是不敢计较,只能把不满埋在心里面。

    直到时间过了好久,这才酒宴罢。

    这次庆贺,秦昭王钦定的,要进行三天,这不过是第一天,还有两天。剩下的两天,同样主要是饮宴。

    自从商鞅变法以来,一连三日大宴的事情少之又少,在秦昭王一生中就没有过,这是他平生头一遭,实在是这次的胜利太大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秦异人抱着小嬴政,在翁仲和朱亥他们的护卫下,回到夏姬的小院。

    虽然秦异人在咸阳可以有住处,但是,秦异人还是觉得这小院温馨,住在这里舒心。

    一回到小院,就看见到一个丽人,不是别人,正是对秦异人情根深种的蒙怡。蒙怡一见秦异人,满脸羞涩,眼睛放光。快步迎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怡怡。好久不见。你越来越漂亮了。”秦异人叫得有些肉麻。

    一句“怡怡”太过亲热了,蒙怡既是甜蜜,又是羞涩,白了秦异人一眼,冲小嬴政,道:“政儿,来,姨抱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小嬴政非常干脆的拒绝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有。这是我的儿子,你休想抱了。除非……”秦异人眼里掠过一抹坏笑。

    “除非什么?”蒙怡忙问道。

    秦异人压低声音在蒙怡耳边轻声嘀咕几句。

    “你作死啊。”蒙怡一张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,满面羞涩,狠狠拧了一下秦异人的腰肉,转身跑走了。

    望着蒙怡的背影,秦异人暗自转念头:“得找个机会把你吃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,假正经。”赵姬听清秦异人说的是“除非你给我生个儿子”的话,给了秦异人一个大大的白眼,娇俏可爱。

    “对啊,我是假正经。我们这就去假正经。”秦异人搂着赵姬的细腰,心头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征战一年多。没有解决寡人之疾,眼下与赵姬重逢,要是不去滚大榻,就太亏自己了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赵姬许久不与秦异人亲热了,心中也是一片火热,白了秦异人一眼,轻声道:“天还没黑呢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天不黑就不能那个了。”秦异人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。

    “禀公子,四王子前来拜访。”孟昭快步而来,冲秦异人禀报。

    四王子就是秦昭王的四子,是秦异人的四叔,秦异人一愣,道:“他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个四王子一直与嬴柱不大对付,他也是盯上了太子之位,很想取代嬴柱。今儿却是前来拜访秦异人,这太阳是从西边出来的?

    “公子,五王子、六王子、七王子……十五王子前来拜访。”马盖快步而来,冲秦异人禀报。

    他的话刚落音,范通又进来了,道:“公子,十六王子、十七王子……二十三王子,还有数十王孙前来拜访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一共有二十多个儿子,上百王孙,这次竟然全来了。

    不仅这些王子王孙来了,鲁句践又来禀报,竟然连宗室里的人也来了,前来的人总计不下三两百人。

    王子王孙和宗室子弟,三两百人齐来拜访的事儿,还真不多见,赵姬好一阵诧异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记得上次秦异人回到咸阳时,门庭冷清,除了极少数人前来问候外,就没有人上门。如今,秦异人刚回到府里,就有三两百人前来拜访,这实在是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“你快去。”赵姬一推秦异人,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去什么去?”秦异人却是眼睛一翻,冷笑道:“本公子从咸阳回来时,他不来看望我,眼下却是前来,有这样的理?”

    扭过头,冲孟昭,道:“孟昭,把他们领到一间小屋子里去,不要给他们矮几坐,更不要给他们茶水。然后,把门关起来,不准他们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来者是客嘛,秦异人竟然要软禁他们,这事说出去,也太让人难以置信了,孟昭一脸的诧异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样。”赵姬忙提醒一句,道:“不管怎么说,来者是客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客?”秦异人冷笑道:“他们是为了他们的前途来的,并不是敬重我。就算他们是客,也是恶客,就这么办。”

    见秦异人主意已定,孟昭不再说话,带着马盖、范通和鲁句践他们前去处置。

    “你说他们是……”赵姬也是伶俐人,一得秦异人提醒,立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秦异人一搂赵姬,道:“走,我们去假正经。好久没假正经了,这次得好好假正经一回。”

    赵姬脸一红,白了秦异人一眼,被秦异人搂着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屋里就响起一阵让人迷醉的声响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四王五王子这些王子王孙,还有宗室子弟,被孟昭他们请到一间小屋里,原本以为秦异人要来见他们,却是没有想到,一等不见秦异人,二等不见秦异人,大是心烦。

    “这个秦异人,他在做什么?我们这么多人前来拜访他,是给他天大的脸面。他竟然不来见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我们不说。还把我们关在小屋里。不准进出,连个坐的都没有,连口茶也不给,有他这样无礼的王孙吗?”

    “这太无礼了,太无礼了!他这是轻谩侮士,轻谩侮士,我不等了,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走?你今日走了。就是交恶秦异人,有你的好果子吃。”

    一想到交恶秦异人的可怕后果,这些王子王孙只得老老实实的等着。这虽然让人不爽,可是,与前途比起来,这点儿事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又等一阵,有人更加不耐烦了,扯起嗓子嗥道:“快去给秦异人说,要他前来见我们啊,他这太失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啊。如此失礼。秦异人不配为王孙。”

    一众人编排起秦异人的不是,吼得山响。屋里嗡嗡声响成一片。

    “大胆,谁敢说公子坏话?”突然之间,一声雷鸣似的声音响起,门打开了,只见一个巨人站在门口,一双铜铃似的眼里凶光闪闪,瞪着一众人,正是翁仲。

    翁仲这身高,这块头,本就很有威慑力了,他如此一做作,那就更加吓人了,这些王子王孙宗室子弟赶紧闭嘴。

    “哼!”翁仲冷哼一声,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,这才关上门。

    在翁仲的威慑之下,这些人不敢再编排秦异人的不是了,只得耐心等待。这一等待,又是老长时间,仍是不见秦异人到来。

    有人感觉口渴了,忙来到门后,敲敲门,道:“能送点茶水吗?我们口好渴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请送点茶水来。”

    这次,他们学乖了,态度好多了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然而,回答他们的却是翁仲冰冷的声音:“你们怎不自备茶水?”

    我的天呐,有你这样说话的吗?有哪个去拜访他人自备茶水的?

    这是没事找事,专门收拾他们的,可是,他们不敢说出来,只能把一腔不满埋在心里。他们很清楚,秦异人是故意折腾他们的,不敢惹怒了秦异人,只得强忍着口渴,提都不敢提茶水一事了。

    等啊等,等得心焦,仍是不见秦异人。

    有人内急,想要去解决一下,翁仲只回答了两个字:“憋着。”

    可以不吃,总不能不解决内急啊,这些人都快哭了,可是把翁仲那副凶神恶煞似的样儿看在眼里,不敢不憋着。

    这可以了亲命了。

    就在一众人度日如年,如同热锅上蚂蚁的时候,秦异人终于来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秦异人脸上泛着潮红,身上还有一种奇怪的味道,一瞧便知刚刚从女人肚皮上下来。一众人那感觉就太不爽了,恨不得把秦异人掐着吃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在这里被软禁,没有坐处,没有水喝,还不能解决内急,如同坐牢似的。就算是坐牢,也可以解决内急,这比坐牢还要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而秦异人却是与女人亲热去了,一众人那愤怒之情如同喷发的火山似的。

    “哎呀,你们何时来的?”更让他们郁闷的是,只见秦异人一副见到老友似的亲热表情,道:“你们也真是的,来了也不让人告诉我一句。只要知道你们来了,我就不去那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脸上一红,仿佛很害羞似的,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把这么多人闷在这里,没有坐,没有水喝,不能解决内急,秦异人却去亲热,这已经够让人愤怒的了。更让人愤怒的是,亲热就亲热嘛,不要说出来啊,你这一说出来,不就是在狠狠扇他们耳光吗?

    这还不算,还有更让人无语,更让人气愤的呢。

    只见秦异人三步并作两步,来到四王子身前,一把拉住四王子的手,紧紧握着,一脸的亲热劲头:“四叔,您怎么来了?您有事要找侄儿,只需要派人个人说一声,我就来见您。”

    不断用的尊称,仿佛尊敬得很似的。

    四王子只觉秦异人的手湿湿的,滑滑的,不住皱眉头,心想:“不会是……”

    念头刚起,只听秦异人尖叫一声:“啊!我还没洗水呢。”

    你与女人亲热了,不洗手就来握我的手,这不是存心恶心我吗?四王子都快晕过去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