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五章 大势已成

    秦昭王的话惊爆一地眼球,个个瞪圆了眼睛,张大了嘴巴,直接失声了。

    作为秦国的国君,秦昭王完全可以命令翁仲退下去。虽然翁仲不知道他的身份,他完全可以表明身份,只要他亮出他的国君身份,翁仲不敢不退下。

    可是,秦昭王就没有这么做,而是转而求助秦异人,要不是亲眼看见,打死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那些心思转得慢的人就是想不明白,秦昭王为何如此做。

    “父王真是的,他竟然不帮老三。”前来参与迎接的王子中,有不少人一脸的迷糊与不解,轻声埋怨秦昭王。

    最郁闷的当然要数嬴煇了,秦昭王明明可以亮明身份,要翁仲退下。可是,秦昭王偏偏就没有这么做,而是求助于秦异人,对于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嬴煇来说,他绝对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心思灵动之人却是明白个中原因了,打量着秦异人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没有说,却是知道秦异人大势已成!

    作为秦国的国君,秦昭王完全可以命令翁仲退下,他之所以不这么做,那就是在表明他器重秦异人,在他的心目中,秦异人比嬴煇更形重要,他这是在牺牲嬴煇,提升秦异人的地位。秦昭王要把秦异人推上秦王之位,当然不可能在眼下这种场合落秦异人的面子,不仅不能落秦异人的面子,还要想方设法提升他的地位。

    嬴煇虽然是秦昭王的爱子,很得秦昭王欢心。可是。比起秦国的江山来说。他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秦昭王这是在表明他的心迹,那些心思灵动之人已经明白过来了,在心里嘀咕,得备下一份厚礼,前去拜访秦异人。

    不让嬴煇参与祝捷之事,比起杀了他还要让人解气,这是**裸的打脸。秦异人这次出征,打了一系列的胜仗。是秦国历史上最为重大的事件之一了,如此重大之事不能参与,还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吗?

    目的已经达到,秦异人就不再拿捏了,而是手一摆,道:“翁仲,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翁仲雷鸣似的领命,铜铃似的眼睛狠狠瞪了一眼嬴煇,这才快步退走。

    望着退走的翁仲,嬴煇大大的舒一口气。就要说话,秦异人却是不给他机会。沉声道:“怎么了?你还不滚,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双腿了?”

    好家伙,又把一个滚字送给了嬴煇,一听这话,嬴煇火冒三丈,眼睛一瞪,就要冲秦异人发作,只听秦昭王沉喝道:“老三,还不滚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着实很恼怒,这个嬴煇太没脑子了,什么时候不好挑事,偏偏在这时节惹事,那不是让秦昭王难做吗?

    秦异人不鸟秦昭王,而是抱着小嬴政,这是失礼。可是,这事眼下这时节能说的吗?即使有不满,也要埋在心里,等过了今日,另找机会说出来。嬴煇不知道隐忍,就在今日今时说出来,这就是让秦昭王难做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昭王也要嬴煇滚,嬴煇绝对想不到,嘴巴张大,一脸的难以置信,如同被雷劈了似的。

    他是秦昭王的爱子,很得秦昭王欢心,秦昭王连重话都没说过一句,竟然把一个滚字送给他了,他那感觉如同在听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“三哥,还不快走。”四王子也是个精明人,他知道若是嬴煇再不走,以他那性子,会吃更大的亏,只得提醒他一句。

    嬴煇总算是反应过来了,他今天这亏是吃定了,狠狠瞪了秦异人一眼,却是招来小嬴政的口水:“噗!噗!噗!”

    小嬴政一连冲嬴煇吐了好几口口水,虽然没有吐着,那种侮辱却是实实在在的,赢煇一张脸涨成了紫色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秦昭王冷哼一声,脸色不善了,嬴煇不敢再逗留,只得恨恨离去。

    接下来该是献俘了,秦异人本想把小嬴政交给赵姬,可惜的是,小嬴政赖在他怀里不下来,秦异人笑道:“好儿子,我们一起来献捷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献捷仪式非常隆重,古人非常重视,小嬴政没有资格参与,秦异人一语落地,就有人要反对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。”秦昭王却是右手一挥,阻止群臣谏议。

    对秦异人,秦昭王是满意之极,不仅善谋善断,还善于率兵打仗,打了这么多的胜仗,让他的功业直追三王五帝这些先贤,要他不满意都不成。

    对于小嬴政这个曾孙,秦昭王极是喜爱,一有空就要去逗弄一阵。虽然,一个不好他的胡子就要倒霉,要被小嬴政揪来揪去,他仍是对这个乖巧可爱的曾孙极为喜爱。

    秦昭王这决定又是是出人意料,不少人大是惊讶,却是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秦异人手一挥,一队秦军锐士押着西域诸国的首领,比如大宛王过来。这些西域诸国的首领个个垂头丧气,一脸的灰败,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自大惯了的西域诸国首领来说,他们哪里见过如此盛况,心中生出一股自卑感,原本听说中原是如何如何大,如何如何了得,他们还有些不信,如今,亲眼见识,不得不信。更别说,作为阶下囚,前途未卜,他们又是惊惧难安,为自己的小命担忧。

    “大父,这是大宛国君,这是……”秦异人一个接一个的介绍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好!”秦昭王大是欢喜,一双眼中精光闪闪,把这些国君一通打量,不无讥嘲的道:“西域真无人也!就这么点胆识!”

    西域诸国首领的表现很是让人无语,要秦昭王不讥嘲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押下去。”秦昭王手一挥,立时有秦军锐士上前,把这些首领押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带上来。”秦异人右手再一挥。

    立时有秦军锐士赶着一辆辆装得满满的车辆而来。

    等到秦军锐士打开车里的箱子,只见一片珠光宝气,不是金银珠宝,就是上等美玉,一片耀眼的光芒,差点晃瞎了秦昭王的老眼。

    秦昭王是识货的,金银珠宝不算什么,最吸引他的是上等美玉。这些美玉全是西域昆山之玉,是享誉天下的美玉。得到这么多财货,秦国的财力就会得到很大程度的缓解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秦昭王粗粗一算,这些财货不少,有了这些财货,秦国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楼,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的成算更大了,他欢喜得眼睛一眯一眯的。

    “赶走。”秦昭王右手一挥,立时有秦军锐士把这些装满财货的车辆赶走。

    “赶上来。”秦异人右手一挥。

    “得得!”一阵急促的蹄声响起。

    “律律!”伴随着一阵骏马的嘶鸣声,只见一群神骏非凡的骏马被秦军锐士赶了上来。

    这些骏马匹匹非凡了得,皮毛光滑,如同缎子似的。更难得的是,这些骏马很是高大,迥异中原骏马,一瞧便知这是万中无一的骏马。

    这些骏马,等闲难得一见,一辈子能见到一匹就已经很了不得了,没想到一下子见到如此之多的骏马,人人震惊无已,个个张大了嘴巴,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,这可是贰师城的天马?”范睢最先反应过来,眼里精光闪闪,一脸的火热。

    范睢才眼界极高,等闲之事难入他的法眼,象今天这般火热实在是少见,他一生之中就没有几次。

    “丞相好眼光,这正是贰师城的天马。”秦异人肯定一句。

    “天啊!天马!这是天马!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个个眼里一片火热。

    贰师城的天马,大名鼎鼎,就是远在中原也是如雷贯耳。若是能弄到一匹天马,那是何等的得意事,很有成就感。即使不能得到天马,若是能见识一番,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事。

    今日,不仅见到了,还是如此之多的天马,要他们不心中火热都不成。

    最为火热的是那些武将,个个眼里精光闪闪,恨不得立时据为己有。

    对于武将来说,一匹好的战马就是他的朋友,是他的兄弟,是他的第二生命,要他们不想都难。

    就是心性沉稳,具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胆色的白起也是不住搓双手,眼里一片火热,恨不得立时上去挑选一匹。

    不,随便牵一匹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秦昭王看在眼里,同样是一片火热,却是扯起嗓子,慢条斯理的道:“这些天马嘛,寡人要……”拖长了声音,半天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白起他们个个耳朵竖得老高,凝神静听,生怕错过一个细节,哪里想得到,秦昭王竟然卖关子,恨不得从秦昭王嘴里抠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赏有功之臣。”秦昭王把一众大臣那副急切样儿看在眼里,大是享受,过了老一阵,这才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这话在群臣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,各自盘算:“我的功劳够不够?若是够的话,我就能有一匹天马了。”

    秦人本是陇西河谷的游牧民族,对马有着特别的爱好,若是能得到一匹天马,那是他们一生中最有成就感的事情之一了。

    秦昭王瞪圆眼睛,把天马好好打量一通,大是满意,这才命人赶下去。

    献捷仪式要进行很长时间,秦异人他们一项一项的进行,直到折腾了近一个时辰,这才进行完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去太庙,祭告老祖宗,这又是不短的时间。

    折腾完了,秦昭王这才下令开宴,大宴群臣。今天,一向节俭的秦昭王难得的奢侈了一次,命人摆上的酒宴特别丰盛,不再是往昔的那几样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