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章 举国欢腾

    咸阳,一派喜庆气氛,秦人满脸的喜色,激动难已,比起大过年还要欢喜数分。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今天是秦异人他们回到咸阳的日子。

    自从去岁秦异人提兵出征后,秦军打了一系列的胜仗,先是全歼百万匈奴,后是直捣龙城挖了匈奴祖坟;再灭了林胡、楼兰、楼烦、休屠和浑邪这些异族,占领了河套之地;就连让秦国头疼了数百载,而又无可奈何的羌都被秦异人给灭了;如今,秦军又征服了西域。

    这一连串的胜利,无论哪一件都是自盘古开天地以来,从未有人做过的大事,只要做成一件,就足以功垂后世了。让人震憾的是,这些大事让秦异人他们全做成了。当消息传来后,秦人是欢喜无已,如同大过年似的。

    如今,秦异人率领秦军凯旋归来,还有比这更让秦人欢喜的吗?

    秦人早早起来,赶去迎秦异人他们回归。

    秦国王宫,同样是一派喜气,处处洋溢着喜悦。

    秦昭王早早起来,漱洗完毕,率领文武百官,赶到咸阳北城门,他要亲迎秦异人。

    秦昭王一代风云雄杰,雄视天下数十载,很少有亲迎的事情。这次,秦异人率兵出征,打了一连串的胜仗,而且件件让人振奋,都是三王五帝没有做过的大事,秦昭王屁股都是欢喜的,要他不亲迎秦异人都不成。

    更别说,他让秦异人率军出征就是要让秦异人建功立业,为他接下来的运作做铺垫。依他想来。秦异人能打个大胜仗就够了。他就可以把秦国江山交到秦异人手里。让他想不到的是。秦异人打得太漂亮了,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。秦昭王站在城门口,一个劲的笑,心里一个劲的想:“寡人这孙子真是了得,不愧吾孙!不愧吾孙!”

    一口气功夫,不知道在心里说了多少个“不愧吾孙”。

    白起、范睢、司马梗这些大臣站在秦昭王身后,人人脸上泛着喜色。

    太子嬴柱不仅来了,还穿了一身新衣。红光满面,仿佛浑身有着用不远的力气似的,不要人扶不说,还腰杆挺得笔直,哪里象个闻名天下的病夫。

    对于太子嬴柱来说,秦异人是他的儿子,秦异人如此了得,如此露脸,这本身就让他欢喜不已。作为父亲,谁个不想儿子有出息。出人头地呢?秦异人这回是大大的露了一次脸,他只觉倍儿荣幸。

    更别说。秦异人如此了得,他的太子之位就更加稳固了。往昔,他一直在太子之位不稳而担忧,如今,心事尽去,剩下的只有喜悦了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很不爽,这就是嬴煇了。太子嬴柱身子骨很弱,随时可以嗝屁,依嬴煇想来,他取代赢柱只是时间问题。哪里想得到,秦异人是如此了得,打了一系列的胜仗,这让他万分不爽。秦异人越是露脸,太子嬴柱的地位越是稳固,他越是没戏,他一想起这事就是恨得牙根发痒。他很想破坏秦异人的征战,只是因为他头脑简单,总是想不出好办法。

    如今,秦异人班师归来,他能有好脸色吗?

    “秦异人,我不会让你好过的。”嬴煇在心里暗道。

    夏姬和赵姬婆媳二人拉着小嬴政也来了。婆媳二人满脸的喜色,红光满面,很是自豪,胸脯挺得老高。

    秦异人是夏姬的儿子,对这个儿子,夏姬是非常疼爱。往昔,秦异人被送去赵国为质,她是伤心绝望,以为再也见到秦异人了。让她想不到的是,秦异人很是了得,在邯郸闯出了偌大的名头,胜利荣归。这已经让她很是欢喜了,还有让她更加欢喜的事儿,那就是这次秦异人的出征,打的胜仗不是一个两个,而是一系列的胜仗,还是大胜仗。她特的了解过,这些大胜仗就是被人尊为圣人的三王五帝都没有打过,秦异人如此了得,她这个做母亲的能不欢喜吗?

    没有那个妻子不想有一个英雄丈夫,赵姬虽然早就知道秦异人了得,在邯郸掀风掀雨,把平原君和信陵君之辈想怎么踩就怎么踩。可是,与秦异人眼下取得的成就比起来,那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,赵姬一想起来,就是欢天喜地,特别自豪。

    “政儿,爹要回来了呢,你喜欢吗?”赵姬抱着小嬴政,在小嬴政讨人喜爱的小脸蛋上亲了一口,昵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喜欢。”小嬴政奶声奶气的说,还冲赵姬乖巧的一笑。

    “政儿真乖。”夏姬看在眼里,一脸的怜爱之色,抚着小嬴政的小脑袋瓜。

    “姥姥。”小嬴政颇有些不满,一歪小脑袋瓜,那意思是说莫要摸我的头。

    秦昭王看见小嬴政,眼睛放光,快步过来,满脸的笑容,双手张开,道:“政儿,来,曾祖抱抱。”

    “不!”小嬴政的小嘴一翘,跟个可爱的瓷娃娃似的,一双乌溜乌溜的眼睛在秦昭王身上溜来溜去。

    “嘿,你小小年纪,你还使性子,这可由不得你。”秦昭王不由得哈哈一笑,不由分说,把小嬴政抱在怀里,一脸的喜色,道:“寡人能治理好大秦,还不信收拾不了你。”一边说,一边用胡子去扎小蠃政。

    赵姬看在眼里,一脸的怜爱,嗔道:“大父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寡人疼他还来不及呢,哪会真扎他。”秦昭王对小嬴政很是疼爱,这不仅仅是因为秦异人的关系,还在于小嬴政粉妆玉琢一般,特别乖巧,特别讨人喜欢。

    “我扎,我扎。”秦昭王满脸的笑容,用胡子在小嬴政的脸上轻轻扎着。

    “呜。”小嬴政嘴一撇,眼泪汪汪的,一副要哭的样儿。

    秦昭王一脸的愕然。他压根儿就没有扎到小嬴政。小嬴政竟然要哭了。让他很是不高兴。

    就在他愕然之际,只见小赢政飞快的伸出一双肉嘟嘟的小手,揪住他雪白的胡须,再使劲一拽。乌溜溜的眼珠乱转,透着狡猾。

    莫看小嬴政年纪小,还不到两岁,可是,他的手劲儿不小。这一拽不打紧,秦昭王只觉一阵阵疼痛传来,不由得呲牙裂嘴,不住抽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东西,快松开,快松开。”秦昭王冲小嬴政轻斥道。

    小嬴政仿佛没有听见似的,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使劲的拽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昭王很无语。

    “快松开。”嬴煇看见了,忙冲过来,大喝一声,如同雷霆似的。

    “噗!”让人意外的。小嬴政竟然冲嬴煇就是大大的一口口水,嬴煇哪里想得到小嬴政还有这一招。没有丝毫防备,被吐个正着,满脸的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竟然被小嬴政吐了一脸,这脸没处搁了,嬴煇大怒,双眼一翻,拳头一举,就要朝嬴政砸去。

    “滚!”然而,一个如雷霆般的喝声响起,正是秦昭王怒目而视,狠狠瞪着嬴煇。

    嬴煇见秦昭王吃了亏,想要拍马屁,讨秦昭王的欢心,却是没有想到,这马屁拍到腿子上了,很是无趣,只得幸幸然收手,狠狠瞪了一眼小嬴政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”这次,小嬴政不是吐一次口水,而是连吐好几次。

    好在,这回嬴煇有了准备,总算是让开去。

    “政儿,乖政儿,快快松手啊,松手。”秦昭王忍着疼痛,冲小嬴政小声的道,瞧他这副样儿,几乎是乞求了。

    范睢、白起和司马梗这些大臣看在眼里,大是惊讶,不住翻白眼。

    秦昭王雄视天下数十载,给谁低声下气过?今天,秦昭王不仅低声下气了,还是冲一个不到两岁的童子低声下气,要不是亲眼见到,谁会相信?

    小嬴柱并没有松手,而是死死拽着秦昭王的白须,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盯着秦昭王。

    “乖政儿,你松手啊,快松手,曾祖不扎你了,不扎你了。”秦昭王满脸的堆笑,一个劲的讨好。

    “嘻嘻!”小嬴政这才松手,只不过,在松手之前还狠狠拽了一把,让秦昭王直咧嘴。

    松手之后,小嬴政还冲秦昭王眨巴眨巴眼睛,一颗小脑袋瓜昂得老高,一副得胜将军的样儿,那意思仿佛在说“看你还敢不敢用胡子扎我”。

    把小嬴政这副得意样儿看在眼里,秦昭王很是无语,在心里暗想:“寡人雄视天下数十载,谁也不敢逆寡人之意,就是七大战国的国君也不行。可寡人遇到这两父子,总是缚手缚脚,秦异人吐寡人口水,政儿却是拽寡人胡须。”

    这话只以在心里想想,绝不能说出来,那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把秦昭王那副又气又好笑的样儿看在眼里,赵姬捂嘴直笑。她最是了解,莫看小嬴政年岁小,却是诡计多端,乖的时候让人恨不得把心掏给他,皮的时候让人头疼之极,那主意特别多。秦昭王要占他的便宜,一定会着他的道。

    “好孙子。”夏姬笑眯眯的,一脸的怜爱,一个劲的夸小嬴政。

    嬴柱看在眼里,嘴角直抽抽。他没少在小嬴政手里吃亏,一想起来就头疼。见过小孩皮的,就没见过他这么皮的。

    让人想到不到的,秦昭王竟然把小嬴政放到脖子上,扭过脑袋冲小嬴政道:“政儿,我们骑大马。”

    “骑大马喽!”小嬴政欢呼一声,一双肉嘟嘟的小手不住在秦昭王头上拍着,左右摇晃。

    秦昭王有二十多个儿子,上百孙子,曾孙也有不少,就没有一个人能有小嬴政这样的待遇,可以骑到秦昭王的脖子上,不少人眼里冒光,忌恨交加。

    白起、范睢和司马梗这些人看在眼里,微微颔首,这是一个征兆。

    “禀君上,公子来了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铁鹰锐士快步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政儿,你爹回来了。”秦昭王满脸喜色,扭头冲小嬴政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