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五十七章 血色西海 上

    ()战国大争之世,天下大乱,七大战国力征,秦国连中原都没有摆平,更别说青藏高原了,对于高原作战是一片空白。要不是秦异人具有现代知识,解决了不少问题的话,秦军这一路会吃更大的苦头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光是在冰天雪地取暖一事,就让秦异人大大的露了一手。先用柴禾把土烧暖,再把炭火埋在里面,在上面睡觉很是暖和,和吹空调的差距并不大。

    若是在现代社会的话,这并不难理解。在古人眼里,秦异人真是异想天开。要知道,战国时代的军队,一到了冬天就缩在营地里窝冬,哪里知道这些手段。

    是以,一路行来,秦军对秦异人更加佩服了,可以说是五体投地了。

    尽管有秦异人想方设法解决问题,还是让将士们吃足了苦头。

    经过十七天的艰难行军,终于走出了高山密林,来到以青海湖为中心的平原之地,在唐朝,这一带叫“大非川”。

    “万岁!万岁!”一出了高山密林,秦军就爆发出一阵冲天的欢呼声,个个欢欣鼓舞,比起大过年还要欢喜。

    在高山密林里行军,那是一场折磨,让人筋疲力尽。终于走出来了,谁能不欢喜?

    “我们出来了!”秦异人扯起嗓子,张开双臂,仰首向天,大吼一声,说不出的清松惬意,比起把美女ooxx一百回还要舒畅。

    虽然眼前仍是在高原,困难不小,却比起在高山密林里要小得多。秦异人提着的心终于落回胸腔里了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:我们走出了高山密林。来到西海了。”秦异人双手紧握成拳。冲秦军大声训话,道:“这条路,自古以来就从未有华夏踏足,我们用我们的双足创造了奇迹!”

    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,就从未有华夏军队来到西海,这是一个奇迹!一个伟大的胜利!

    “万岁!大秦万岁!”秦军士卒再度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,人人脸上泛着红光,喜悦不禁。这样的奇迹是自己创造的。谁能不欢喜?无不是使出吃nai的力气大吼。

    “安营,歇息三ri!”直到欢呼声停歇下来,秦异人这才下令就地安营歇息休整。

    经过长达十七天的行军,秦军疲累不堪,是该好好歇息,恢复体力。

    在西海的边缘地带扎营,还有一个好处,那就是这里有不计其数的树木,只需要把树木砍倒,就有了现成的柴禾。再者。在这里扎营,不用担心消息泄露。

    此时的羌窝在西海。这种边缘地带很少会有前来。为了保险,只需要派出斥候就行了。

    安下营寨后,秦军就是美美的睡觉,美美的吃喝,恢复体力。直到三天后,恢复得差不多了,秦异人这才下令拔营,朝西海进发。

    赶到约定的地点,尉缭和王翦这两路还没有到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得到,尉缭和王翦虽是盘盘大才,却没有秦异人这样的现代知识,一遇到困难,他们要解决起来就困难多了。毕竟,两千多年的文明差距不是仅凭头脑就能弥补的。

    又是两天之后,尉缭和王翦这才先后到来。这两支秦军,个个jing神不振,很是萎糜,与秦异人率领的秦军差距甚大。其原因,正如秦异人猜想的那般,尽管尉缭和王翦使出浑身解数解决困难,也不能与秦异人相比,要这两支军队不吃尽苦头都不行。

    当然,他们能够顺利的走出高山密林,来到西海之地,已经难能可贵了,不能奢求更多。

    不得已之下,又在这里休整了五天,将士们这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五天之后,秦异人一声令下,三万秦军向西海进发。

    xxxxxxxx

    西海就是现的青海湖,那里有水源,有草场,气候宜人,没那么冷,是羌理想的窝冬之地。要找一个与此相当的地方的话,那么,可能只有匈奴向往的河套之地了。

    此时的西海周围到处都是帐幕,一座接一座,一眼望不到头,不知几多。

    赶到这里窝冬的羌有二十余万人,占了羌一半人口。

    羌和匈奴一样,窝冬之前要收割牧草,要打柴禾,准备食物。冬天一到,就钻进帐幕里吃肉喝酒,打发那沉闷而又无聊的ri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在冬季的话,羌会骑着骏马,带着弓箭,挎着弯刀,带上猎犬,去打猎,以此来打发大把大把的时光。眼下是冰天雪地,不是打猎的时间,除非是那些实在蛋疼得很的人才会去打猎,大多数羌会窝在帐幕里。

    是以,吃肉喝酒就成了此时羌的主要事情。

    在靠近西海之地,有不少大帐幕,这是羌王以及大臣的帐幕。作为羌的统治阶层,他们有着特权,要占最好的草场,要占最好的位置,只有等他们安营之后,羌族牧民才能安营。

    是以,他们把帐幕安在靠近西海的好位置上。

    就中,有一座巨大的帐幕,这就是羌王的帐幕。其作用和单于的王帐一样,是羌王王权的象征。在帐幕前一根粗大的旗杆,上面飘着一面旗帜,这就是羌王的王旗。<。

    王帐里有不少人,坐在正zhong yang的是一个身材高大,特别健壮的大汉,他就是羌王,端坐在纯金打造的王座上,一根黄金权杖放在右侧。

    他面前是一条宽大的短案,上面摆着一只用银盆盛着的烤羊,se泽金黄,散发着诱人的香气。还有纯金打造的酒具,割食羊肉的小巧金刀。

    羌王左手按在羊腿上,右手用力一撕,羊腿被撕下,握着羊腿,羌王张开血盆大口,大口大口的啃起来。不一会儿功夫,就是满嘴的油腻,吃得很是香甜,端起酒盏,美滋滋的把马nai子饮光。

    瞧他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儿,好象没吃过羊肉似的。

    不仅羌王在胡吃海喝,就是一众大臣无不如是。大口吃肉,大口喝酒,快活之极。

    一通猛吃,满足的打个嗝儿,准备歇息一会儿再来吃喝。对于这些什么都不多,就是时间多的羌族统治层来说,要不做长夜之饮,这时间实在是难以打发。

    当然,爬女人的肚皮也可以打发无聊的时光,只是,那太累人的,爬多了会软蛋。

    算来算去,还是吃肉喝酒好。实在是厌烦了吃肉喝酒,再去找女人嘿咻。

    趁着歇息这会儿功夫,君臣开始说些闲话,聊天打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知道吗?百万匈奴被秦军全歼了,单于被活捉,就连龙城的祖坟都被秦军挖了呢。秦军如狼似虎,端的可怕,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知道了。秦军着实了得,匈奴那么强横,遇到秦军就象温顺的绵羊,没有丝毫抵挡之力呢。百万之众啊,说灭就给灭了,想想就让人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怕?有何好怕的?匈奴是匈奴,大羌是大羌!大羌有的是高山密林,险山恶水,秦军再强横,又能奈何我们?我们是打不过秦军,可是,我们腿脚利索,钻山越岭那是一流,一见情势不对,朝高山密林,险山恶水中一钻,秦军只有干瞪眼的份。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要不是大羌有高山密林,险山恶水可以依托的话,我们早就被秦军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自小生长在高山密林,险山恶水中的羌人来说,高山密林,险山恶水是他们的后花园,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谁也拦不住,就是强悍的秦军也不行。一提起这事,他们就是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哦。今岁冬初,大羌不少勇士去秦地掳掠,却是不见回转,他们定是遭了秦军毒手。大羌哪年冬初不去掳掠的,就从未如今冬这般,损失惨重,几乎是匹马无还。”

    “这有何好惊奇的?秦异人率领秦军撤到陇西窝冬,陇西的秦军实力大增,我们的勇士前去掳掠,还能有好下场?”

    “秦异人在陇西窝冬,他会不会打大羌的主意?听说这个秦异人是秦国的王孙,足智多谋,善谋善断,善于出奇制胜,若他要率军攻打我们大羌的话,大羌该如何应付?”

    有大臣猛然想起秦异人的事儿,提出了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事嘛,你就把你的小心肝揣回肚子里。”羌王终于开口了,声音有些粗犷,如同雷鸣似的,很是不屑,道:“就凭秦异人,他能把大羌怎生样?大羌又不是匈奴。在大漠上,秦军可以来去自如,要来便来,要去便去。在高山密林里,秦军就是再多也是无用。秦军自诩了得,在险山恶水中冲锋试试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一众大臣大是欢喜,开怀大笑。

    大漠空旷无垠,无遮无拦的,秦军可以来去自如。匈奴遇到强悍的秦军,自然是讨不了好。可是,这是青藏高原,空旷无垠的草原很少,多的是高山密林。就是秦军再多,也是摆不开,拿什么与羌打?

    羌王这话说到一众大臣的心坎上了,要他们不欢喜都不成。

    一时间,笑声如同雷鸣,震得地皮都在颤抖,差点把帐顶给掀飞了。

    “我还巴不得秦异人前来呢。他要是敢来,我要让他知道知道大羌的厉害!”羌王莆扇般的右手一挥,势如千钧,很有威势,一脸的得se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一众君臣吃喝一阵,歇息一阵,闲话一阵,再来吃喝。一直闹到深夜,这才告辞离去,各自安歇。(未完待续。手机用户请到阅读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