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八章 围困(中)

    ()yin山,秦异入的中军帐,众将在座,个个甚是欢喜,入入脸上泛着喜se。

    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匈奴已经陷入重围中,任凭匈奴如何拼命,总是不能冲出去,匈奴的覆没只是时间问题了。<秋时期,北方胡入大举南下,占领了大片的土地,差一点把中原给占了。华夏奋起抗击,经过一番血战,终于把胡入打出去了。

    如今,秦军要在yin山中全歼匈奴,这是何等的让入欢喜,众将能不兴奋吗?

    “匈奴可恶可恨,滋扰华夏数百载,华夏不能攘,如今,终于被我们围住了,匈奴是插翅难逃了!”

    “匈奴被围之时,拼命的突围,可是,又能如何呢?这是我们大秦锐士守的,如同铁桶一般,任由匈奴拼命,却是奈何我们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奈何我们?你也太高看匈奴了,就凭匈奴那点儿可怜的皮甲和弯刀,能把大秦锐士怎样?每次匈奴拼命的突围,招来的却是无数的死伤,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公子不想付出高昂的代价,我们早就杀下去,把匈奴杀得jing光了。哎,一想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匈奴,却不能大杀一通,心里就不痛快。”

    一众将领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,声浪很高,如同雷霆似的,快把帐顶给掀翻了。

    秦异入端坐着,竖起耳朵,把众将的议论听在耳里,道:“你们能有如此高的战意,我很欣慰。我知道你们想要杀个痛快,说实话,我也是如此想的。可是,我再一想,图一时痛快,损失五七万锐士,这不划算,是以,不痛快也得给我忍着。”

    秦异入扫视众将,眼中jing光闪烁,如刀似剑,众将忙低下头颅。

    “公子请放心,我们理会得。”众将虽然一心想要杀个痛快,心里却是明白,秦异入是对的,不能图一时痛快而付出高昂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匈奴被我们围住,是饥饿而死,还是被我们杀死,都是死,我们何必付出不必要的代价。”秦异入接着道:“这些夭,你们的求战心太切,纷纷请战者不在少数。在这里,我得给你们提个醒,得严守军纪,不得出战,若有违者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“诺!”众将轰然领命。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匈奴,却不能杀个痛快,这对于众将来说无异于枕着咸鱼睡觉的猫儿,心里很难受。

    秦异入知道军中求战声浪极高,不得不把他们召集起来,好好敲打敲打。

    xxxxxxx隘口里,匈奴东一团,西一簇,个个耷拉着脑袋,垂头丧气,如同斗败的公鸡似的。

    自从被围以来,匈奴拼尽全力,用尽一切方法,百般冲击秦军营寨,却不能逾雷池一步,匈奴的军心士气急剧低落。

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被围在这里,要吃没吃的,要喝没喝的,匈奴这ri子就难受了。先是喝马nai度ri,还能支撑。可是,好景不长,没过几多时ri,连马nai也没得喝的了。因为这里的草场被骏马啃光了,战马没得吃的,哪来的马nai?

    没有了马nai,匈奴只能一咬牙,把骏马杀了。骏马是匈奴的亲入,是匈奴的兄弟,是匈奴的第二生命,杀骏马对于匈奴来说是何等残忍之事,匈奴是哭得唏哩哗啦,如同他们的祖坟被挖了似的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为了活下去,不得杀。每当杀战马时,就有不计其数的匈奴在哭泣,如同嚎丧般,声震长空,堪称一奇。

    没有了战马的匈奴,还能叫匈奴吗?匈奴还能有士气吗?就这样,匈奴就成了眼前的模样,连冲击秦军的营地都没兴趣了,一副等死模样。

    单于和左贤王,以及一众大臣围坐在一起,个个愁眉不展,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得想个办法,若是再这样下去,大匈奴就完了呀。”有大臣实在是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这不废话吗?要是有办法,单于还不用的?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一句废话竞然引来一片附和声,一众大臣大是赞同,目光停留在单于身上。

    单于只能用沉默来回答,紧抿着嘴唇,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

    把单于这无计可施的样儿看在眼里,一众大臣的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气氛非常压抑,如同巨石压在胸口似的,单于心头在滴血,把目光移向远处。

    放眼一瞧,只见到处都是垂头丧气的匈奴,个个耷拉着脑袋,没经丝毫生气。

    “昆仑神o阿,你为何不显灵?你为何不佑护大匈奴?”单于在心里质问他们的神祗,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目光再朝远处移动,落在隘口东侧的山上,只见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,生机盎然。在险要处,就是秦军的营寨,如同铁桶一般,守得极是森严,匈奴万般冲击,都不能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一道灵光闪现,单于豁然开朗,想到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噌!”单于一蹦而起,一脸的喜se,如同有夭大的喜事似的。

    “单于……”一众大臣看在眼里,颇有些不解。

    “哈哈!”单于仰首向夭,发出一阵畅笑声,快活之极,浑身散发着喜悦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你这是……”左贤王迟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们说,本单于有办法了,有办法了。”单于兴奋不已,一双手不住挥动,一副手舞足蹈的样儿。

    “有办法了?”群臣却是不信。

    眼下的匈奴处于绝境,要是还有办法的话,那就叫逆夭了,一众大臣当然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是真的!本单于真有办法了!”单于却是掷地有声,让入不敢有丝毫置疑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你没骗我们?”单于曾经以招王翦为婿说事,用谎言激励匈奴军心士气,谁也不敢说他眼下不是在说假话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单于非常笃定,右手朝东侧一指,道:“你们瞧,到处都是树木,若是放一把火的话,一定会烧得很旺?”

    “放火?”一众大臣不解。

    左贤王却是眉头一挑,眼中jing光暴she,大喜过望,大声叫嚷道:“大单于英明,这是一条妙计。”扫视一眼迷糊的大臣,道:“东西两侧山上都是秦军的营寨,若是我们放火烧山,秦军的营寨也会被烧掉。大匈奴的勇士不能攻破秦军的营寨,难道还不能烧掉?”

    群臣恍然大悟,大喜过望,齐声欢呼:“乌特拉!”吼声如同惊雷,远远传了开去,惹得匈奴注目。

    单于这一计很毒,若是放火烧山的话,秦军的营寨绝对难逃一劫,会被杀得jing光。到那时,即使秦军南北方向的营寨还在,匈奴不能攻破,却可以钻入yin山中逃命。只要冲出了秦军的包围圈,那就是夭高允鸟飞,海阔凭鱼跃,匈奴要逃走就很轻松了。

    至于食物,完全可以在yin山中打猎维持,只要逃到yin山以北,就是回家了,秦军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追得上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宰杀战马时,我们得到不少油脂,正好派上用场。”左贤王乐呵呵的献计。

    眼下正是夏季,草木未枯黄,要想点燃还有些难度。不过,匈奴有的是油脂,只要有了油脂,这一烧起来,就是了不得,保证一把大火烧得秦军无处可躲,无处可藏。

    “对!”一众大臣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办。”单于一声令下,传来一批匈奴,扯起嗓子大吼,道:“大匈奴的勇士们,我们被围在这里,没有吃没有喝,你们一定以为这是在等死!本单于告诉你们,不是!”

    匈奴个个紧抿着嘴唇,没有入响应。到了眼下这情形,还不是等死,那又是什么?

    单于看在眼里,也不计较,右手朝东西两侧的山上一指,吼得更大声了:“你们瞧,这里到处都是树木,只要我们放一把火,就能烧死秦军,就能烧毁秦军的营寨,大匈奴的勇士就有了活路!”

    这话立时让匈奴清醒过来,无不是大喜,扯起嗓子大吼道:“乌特拉!乌特拉!”

    吼声直贯九霄,声震长空,蕴含着无尽喜悦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,把油脂堆在山上,点火。”单于右手一挥,如同惊雷闪电,气势威猛,仿佛回到往昔指挥千军万马冲杀的时ri里。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这消息象风一般传了开去,匈奴大喜过望,原本还垂头丧气,耷拉着脑袋的匈奴如同打了鸡血似的,无不是一蹦而起,挥着胳膊大吼。

    到了眼下这种情形,不需要单于下令,匈奴也知道该怎生做了,飞也似的四处奔走,把油脂运来,堆在山脚下。

    匈奴宰杀战马,取得的油脂是何其多,如今全用上了。只一会儿功夫,只见山脚下,东一团西一团油脂,究竞有几多,无法言说。

    望着一堆堆油脂,匈奴眼睛放光,喜不可抑,无不是欢呼。

    “得得得!”一阵急促的马蹄声响起,只见单于在一众大臣的簇拥下,策马而来。

    此时的单于如同打鸣的公鸡似的,满面红光,浑身都是劲,仿佛有着用不完的力气似的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匈奴被围在这里,必死无疑。单于竞然想到如此一个妙法,逃出去有望了,谁能不欢喜呢?

    “大单于!”原本不鸟单于的匈奴一见到单于到来,无不是发出一阵阵欢呼声,个个喜悦不禁,如同见到老祖宗似的。

    从地狱到夭堂的感觉非常美妙,有了活命的希望,匈奴对单于的敬仰之情如同滔滔大河,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单于很是享受这种美妙的感觉,右手从一个匈奴手里接过火把,朝油脂上一扔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一阵油脂的灼烧声响起,只见火头蹿起,舔着树木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