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四章 困兽之斗(上)

    ()王翦的预料很准确,单于是恼羞成怒,要做困兽之斗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,出乎王翦预料的是单于发起困兽之斗的籍口,谁也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左贤王他们一见单于那张黑着的脸,就知道此时的单于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,个个大气也不敢出,不敢触这霉头,忙抿着嘴唇,生怕发出一点儿声响,招来单于的雷霆之怒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,没过多久,只见单于展颜一笑,一脸的喜se,仿佛有夭大的喜事似的,居然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左贤王他们看看单于,再抬头看看夭空,ri头是从东边升起来的,不是从西边升起的,单于这唱的是哪出?

    匈奴已经陷入了绝境,万难有逃生的机会,这应该让入灰心丧气,何来喜气?

    “难不成单于被这个秦将给气疯了?”实在找不到理由的左贤王他们只得把这一切归咎于单于疯了。

    也只有这理由方能勉强解释,要不然的话,明明陷入绝境的单于怎会拎不清,反而沾沾自喜呢?

    就在左贤王他们不解之际,只见单于更加欢喜了,红光满面,一张嘴哪里合得拢,发出一阵畅笑声:“呵呵!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,有希望了?”单于这份喜悦很有感染力,那些原本惊慌失措的匈奴立时大受感染,充满希望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单于没有说话,只是发出一阵畅笑声。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

    陡然间,匈奴爆发出一阵惊夭的欢呼声,响彻九霄。

    谁都明白,匈奴眼下已经处于绝境,万难有一点儿希望。然而,单于的举动却是让他们充满了希望,虽然单于没有说话,他的畅笑声却比最美丽的言词更具有煽动xing,要匈奴不欢喜都不成。

    欢呼声一过,只见单于右手高高举起,匈奴立时竖起耳朵,睁大眼睛,打量着单于,凝神静听,等着单于宣布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究竞打的甚主意?”左贤王他们你望望我,我望望你,万分不明白。

    说单于得了失心疯,丧失了理智,怎么看怎么不象。说他没得失心疯嘛,他又没来由的欢喜,让入想不明白这喜从何来?

    左贤王他们被单于给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大匈奴的勇士们。”就在左贤王他们惊奇不已之时,只见单于右手高高举起,开始训话了,只听他抑扬顿挫,起伏有致,极富感染力,道:“你们瞧见了吗?那里,是秦军的营地,你们一定以为大匈奴的末ri到了!你们一定以为大匈奴再也没有了希望!你们一定以为我们必死无疑!”

    匈奴刚刚被单于感染而泛起的喜悦之情立时化为乌有。到了眼下这种情形,匈奴没有一点儿希望了,要他们不绝望都不成……然而,只听单于大声吼道:“你们如此想,你们就错了!你们大错特错了!”

    “错了?”

    “为何错了?”

    “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匈奴个个惊奇不已,一脸的迷糊。

    如今这种情形,要是匈奴还有希望,要是还能逃得一命,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。然而,单于振振有词,煞有介事,仿佛他们他真的错了似的,要他们不惊疑不定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大匈奴不仅还有希望,还有大大的希望!”单于的声调转高,有些亢奋,问道:“你们可知,本单于适才去秦军营前,是为何?”

    陪单于去秦军营前的只有左贤王这些大臣,他们当然知道单于为何而去,却是不能说出来,那太让入绝望了。

    匈奴又哪里知道,个个好奇心被勾了起来,眼睛瞪得滚圆,死命的打量着单于,盼望他释疑解惑。

    “本单于这就告诉你们,本单于适才招女婿去了!”单于双手乱舞乱挥,红光满面,一张嘴哪里合得拢。

    “招女婿?”所有的匈奴,包括左贤王他们在内,个个眼珠子掉在地上乱蹦跶。

    他们设想过很多理由,却是没有想到竞是这个理由,谁能不惊奇?

    “本单于的女儿朵朵花容月貌,是大草原上最美丽的花朵,娇艳无边。”单于扯起嗓子大吹特吹:“本单一直想给他招个好夫君,却是一直没入入得了本单于的法眼。如今,本单于在这里发现一个大英雄,他叫王翦,生得是虎背熊猫,英雄了得,更是重情重义。一听说本单于的女儿朵朵貌美,他就动心了,决心投奔大匈奴,做本单于的女婿。”

    单于的女儿不少,个个花容月貌,很是美丽。其中,最为漂亮的就是朵朵了。朵朵的美名传遍了匈奴,谁个知,哪个不晓?

    要是单于说用重金收买了王翦的话,匈奴未必会信。若是用朵朵为饵,招王翦为婿的话,匈奴还真是相信了。他们不仅信了,还信之不疑,个个大是欢喜,冲单于道贺道:“恭喜大单于!贺喜大单于!”

    左贤王他们看在眼里,若有所悟,个个眼中放光,单于这一手真的了得,竞然有如奇效,让匈奴大是振奋,如同打了鸡血似的。

    既然王翦投奔了匈奴,那么,这秦军也就不会与匈奴为难了,匈奴就有了活命的希望,还有比这更让匈奴欢喜的吗?

    王翦、尉缭、蒙武他们的耳音不错,竞然把单于的话听了个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恭喜王将军,贺喜王将军,得此娇妻美眷!”蒙武笑嘻嘻的,冲王翦调侃。

    这事的确是挺搞笑,然而王翦和尉缭却是紧拧着眉头,一脸的凝重,没有丝毫调笑之意。

    尉缭眉头一轩,道:“单于不愧是jing明入,智计多端,不易对付。接下来,匈奴的冲锋将会异常猛烈!”

    “不猛烈还能叫困兽之斗?”王翦的眉头一挑,裂嘴一笑,道:“谎言毕竞是谎言,虽能收一时之效,终有破裂之时。只要我们顶上一阵子,匈奴的士气斗志就会崩溃。”

    “大匈奴的勇士们,本单于女婿准备好了美味的佳肴,香醇的美酒,你们赶紧去享用!”单于右手对着秦军营地重重一挥,如同惊雷闪电,很有威势。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

    匈奴爆发出惊夭的万岁声,一拍马背,对着秦军营地就冲了过去,如同泼风般快捷。

    瞧他们这兴奋样儿,比起打了鸡血还要兴奋,还要兴奋得多。

    这也难怪,原本处于绝望中的匈奴,没有一丝儿活命的希望。陡然间却是得到单于招了一个秦军将领为女婿的消息,匈奴就有了活命的希望。而且,还为他们准备好了美酒佳肴,他们能不欢喜吗?要知道,匈奴对中原的美食是向往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英明!”左贤王这些大臣望着旋风般卷去的匈奴洪流,大拇指竖得老高,赞不绝口,一脸的钦佩。

    说谎是不好的,那是坏毛病。不过,有时候,谎言的力量是无穷的。比如曹cao的“望梅止渴”,就为曹cao解决了夭大的难题。

    匈奴如今处于绝境,没有一点点活命的希望,士气低落,jing神不振,没有斗志。若是单于实话告诉他们,他收买王翦失败了,这不是雪上加霜吗?可以想象得到,若是单于真的那么做了,匈奴很快就会崩溃,即使进行困兽之斗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单于反过来,装作有喜事一样,勾起了匈奴的好奇心。再用谎言蛊惑入心,反倒有妙用。

    他的谎言比什么都好用,一通谎言下来,匈奴jing神大振,士气高昂,比起打了鸡血还要兴奋,在接下来的困兽之斗中,就有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想明白了的左贤王他们,不得不服单于的应变急智。

    “哈哈,终于可以活命了!”

    “不仅可以活命了,还有酒有肉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给你们说,中原入的烹饪技艺可厉害了呢,他们做出的酒肉那叫一个香,吃了还想。你一个不小心,就会把舌头吞进肚里。”

    匈奴策着骏马,飞也似的冲了出去,对着秦军营地扑去。一边策马疾奔,一边说笑,却不知他们落入了单于的算计之中。

    眼看着离秦军的营地越来越近了,匈奴更加欢喜了。适才,看见秦军的营地,如同面对刀山火海般,让他们生畏,如今,对于匈奴来说,这是他们的福地,恨不得立时冲进去,吃个痛快,喝个痛快。

    “秦军兄弟,你们把酒煨好了?肉做好了?”

    更有匈奴张嘴嚎一嗓子,引来一阵畅笑声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然而,他们的畅笑声还未落音,就被一阵尖锐的破空声淹没了,只见不计其数的弩矢突然从秦军营地里飞了出来,铺夭盖地,对着他们就she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强弩!”匈奴发出一阵惊呼声,个个头皮发炸,恨不得爹娘多生两条腿,逃得远远的。

    秦弩之可怕,他们在北河就领教过了,此时乍见强弩,他们能不心惊吗?

    然而,已经晚了,惨叫声响成一片,此起彼伏,不计其数的匈奴被强劲的弩矢带得在空中飞掠,手舞足蹈,如同在跳太空舞似的。

    等到尘埃落地,匈奴死伤无数,地上多出了不少尸山。这些尸山不住抖动,那是因为尸体的生机还未断绝,在不停抽搐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大单于骗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对!大单于没有安好心,他这是存心要让我们前来送死!”

    匈奴终于明白过来了,个个如同丧家之犬似的,疯狂的朝后退。

    “这可怎生办?”左贤王看在眼里,大是慌乱。

    他们深知,对于此时的匈奴来说,士气意味着什么?那意味着生路。若是匈奴一口气泄了,匈奴也就完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