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一章 血染大漠(五)

    ()一个冲锋,那么多的匈奴竟然没有一个生还,全部被秦军杀得干干净净,这事太过惊人了,不仅单于震惊无已,就是一众大臣也是如同他们的神祗昆仑神死亡了似的,无比震憾。

    “咕咕。”单于喉头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,如同老母鸡被公鸡轮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冲!再冲!快冲!”过了老天,单于这才回过神来,不得不信这是真的,一咬牙,再度大声下令,要匈奴接着冲锋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不可呀,万万不可呀!”一片阻挠声响起,出自群臣之口,个个眼巴巴的,可怜兮兮的:“大单于,冲上去和送死无异,不能让大匈奴的勇士白白送死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不能再进攻了,绝不能再进攻了。”

    一众大臣声音颤抖,浑身筛糠,也不知道他们是吓的,还是真的关心匈奴的死活。

    “不冲能行吗?”久久没有说话的头曼以沉痛的口吻,道:“仗打到这份上,若是大匈奴的勇士不接着冲锋的话,那么,秦军就会进攻。秦军的进攻和防守一样了得,我们万万不是对手。一旦秦军进攻,必然会冲乱大匈奴的勇士,势必引发混乱,若秦军从后掩杀,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头曼是个jing明人,他看得很明白,眼下匈奴是箭在弦上,不冲也得冲,明知道冲上去是送死,还是得冲。

    不冲的话,秦军就会进攻,以匈奴这简陋的武器,万万不可能抵挡得住。那就是一场灾难。与其如此。还不如让匈奴冲锋。把秦军吸引住,让秦军无法进攻。

    “哎!”一众大臣明白头曼说得有道理,虽然很是不甘,却是无可奈何,只得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匈奴在单于的严令下,再度发起冲锋,如同海chao般涌来,然而。其结果仍是那么悲惨,死伤无数。这次,有了前车之鉴,匈奴没有一个劲的狠冲,而是留有余地,一见势头不对,立时逃走。如此一来,倒有一成左右的匈奴幸免于难。

    看着如此惨烈的情景,单于心头在滴血,恨不得立时率领匈奴逃走。眼下。他后悔了,万分后悔。早知道秦赵会联手,他就不率军南下了。

    然而,世上没有后悔药,他只能把苦水往肚里吞。

    “冲!冲!冲!”单于横过袖子,抹了一把眼泪,还不得不命令匈奴再度冲锋。

    “这次以后,我再也不与秦国为敌了!”单于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当初,他一得到秦异人是挖祖坟的主谋时,他是暴跳如雷,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。如今,他才知道那是多么的不智。要是可以重来,莫说挖祖坟,就是把他的老母亲给轮了,他也不敢与秦军为敌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匈奴一波接一波的冲来,被秦军杀伤无数。

    秦异人站在云车上,看得最是真切,只见冲锋而来的匈奴如同稻田里的麦禾被农夫收割似的,齐刷刷的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那尸体之多,如同变魔术似的,没多大一会儿功夫,地上的尸体就是无数,四万、五万、六万、七万……不断增加。

    鲜血来不及浸入土里,先是汇成一泓泓细小的血湖,然后就是汇成一个个更大的血湖,在ri光下发出耀眼的红光,说不出的妖艳诡异。

    “天啊!”李牧看在眼里,大是震憾,感慨无已,道:“虎狼秦人真虎狼也!”

    早就知道秦军了得,今ri方知秦军是如此了得,不愧是虎狼之师!

    秦军放开了手脚,那就不是打仗了,那叫屠杀。横行大漠的匈奴,在秦军面前没有丝毫抵抗之力,如同一张纸,一捅就破。

    单于不停抹眼泪,不停看天se,一个劲的盼望天黑。然而,越是盼望天黑,仿佛这时间静止了似的,越是过得很缓慢。

    匈奴这是在捱,是在撑,苦苦支撑着,等待天黑,结束这一灾难。

    时间缓缓流逝,终于到了天黑了,单于长吁一口气,双手捂面,真想放声痛哭一场。这是他这辈子,最为难捱的时光,每一刻如同十年似的。

    “回营。”单于一声令下,匈奴开始朝营地撤去。

    尽管他已经打好主意,要趁夜逃走,却不能在眼下进行。因为这时节撤走的话,秦军必然从后追杀,他要装出一副明ri还要再战的样儿,冲秦军方向大吼一声,道:“秦狗听着:来ri再战!定斩尔等头颅!”

    秦异人、黄石公和李牧三人相视一眼,不由得大笑起来。这个单于,以为区区伎俩也能瞒过我们?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

    “乌特拉!”

    单于的命令一传下,匈奴爆发出惊天的欢呼声,仿佛打了一个大胜仗似的。

    这一天,对于匈奴来说是毕生难忘的一天,他们这不是在打仗,是在送死。他们早就想脱离战斗了,只是碍于单于的严令,不得不冲锋。冲上去就是送死,谁愿意冲?好不容易,单于终下令撤回营地了,他们能不欢喜吗?

    匈奴欢喜不已,嘴都合不拢了,如同打了个天大的胜仗似的。

    单于率领一队本部jing锐断后,见秦军朝营地撤去,并没有追击,不由得大是放心,暗道:“秦狗,明ri你们就会发现,大匈奴的勇士不见了!嘿嘿!”

    一回到营地,秦军立时欢声雷动,人人欢喜莫铭,个个笑开颜。

    “匈奴真是不经打,我们还没怎么打,就死伤了这么多!”

    “久闻匈奴如何如何了得,却是如此不济,徒有虚名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匈奴只能欺负欺负没用的赵狗,对于我们大秦锐士来说,屁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秦军士卒七嘴八舌的议论开了,笑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不仅秦军士卒欢喜无已,就是一众将领谁个不欢喜?个个呵呵直笑,赶去中军帐见秦异人,要与秦异人分享这份喜悦。

    然而,出乎他们意料的是,只见秦异人紧拧着眉头,没有丝毫喜悦之情,仿佛这天大的胜仗与他无关似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为何不欢喜?”有将领万分不解,好奇之下,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为何要欢喜?”秦异人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今ri打了这么大一个胜仗,我们估算,匈奴死伤少说也有十万。十万啊,这是何等的战功,天大的喜事,能不欢喜吗?”众将忙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秦异人右手一挥,沉喝一声,如同惊雷炸响,扫视着众将,道:“我理解你们的心情,一天就杀伤十万匈奴,的确是个大胜仗,足够你们欢喜欢喜。可是,你们知道吗?匈奴要逃了。”

    “匈奴要逃?”众将如同在听天方夜谭似的,个个不信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匈奴要在今夜逃走!”秦异人眉头一挑,如同出鞘的利剑,道:“我们一天就杀了十万匈奴,匈奴心惊胆跳,还敢再战吗?若是匈奴今ri不逃,明ri就得战。即使匈奴不来挑战,我们也要进攻匈奴,你们说,匈奴会如此做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对啊!匈奴一定会逃!一定会在今夜逃走!”经秦异人这么一剖析,众将立时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下令,我们这就去追杀匈奴,一定不能让匈奴逃走!”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匈奴逃走!”

    众将纷纷请战。

    对于秦军锐士来说,匈奴这是到嘴的美味,绝不能放过匈奴,一定要把匈奴干掉。

    “传令:立时饱餐战饭,然后睡觉!”秦异人眉头一掀,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?”众将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诸位将军,匈奴要逃也不会这时节逃走,一定会选在深夜逃走。”李牧为众将解释,道:“眼下若匈奴逃走,大秦锐士还未安歇,一旦被我们发现,必是从后追杀,匈奴就会死伤惨重。是以,匈奴要逃,也要到更深夜静之时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是在让我们养jing蓄锐!”众将立时明白过来,不敢再有异议,立时去执行。

    命令一传下,秦军不再欢闹,而是饱餐一顿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xxxxxxxxx

    与此同时,单于正在王帐中部署逃走之事。

    “今ri之战是大匈奴最耻辱的一战,我们一天就伤亡十万,大匈奴历史上就从未有过如此惨重的伤亡!”单于眼中jing光暴she,打量着群臣。

    “十万?”一片吸凉气声响起,一众大臣虽然早就知道这个伤亡数目,听单于说起来,仍是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单于接着道:“不过,大匈奴的勇士死得其所,他们为我们争取到了时间,让我们撑到天黑了。今夜,大匈奴必须要逃走,若是再不逃走,就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今夜不逃,明ri被迫应战的话,匈奴的死伤会更大,说不定又是一个十万。如此一来,匈奴就折损过半了,这损失太大了,要逃就得趁早。

    “时间紧迫,老弱就要管了,只要大匈奴的勇士逃出去,大匈奴就能东山再起。”单于很是沉痛,道:“羊太慢,就不要带。骏马和牛一定要带上,能带走几多就带走几多。”

    羊的速度很慢,要是带上羊,匈奴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。丢掉了羊,会让匈奴的ri子难过,食物会紧张。不过,不管老弱的话,会使这种情况得到一定程度的缓解。

    这次撤退,凶险万分,他们只能占得一时的先机。到了天明之后,秦军必然发现匈奴逃走了,就会从后追来。到那时,这些羊和老弱一定会损失,与其拖累行军,还不如果断放弃。

    “先做好准备,夜半时分就撤!”单于右手一挥,大声下令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