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十一章 匈奴太子

    ()单于策马疾弛而来,左谷蠡王忙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真有秦军?”单于仍是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你瞧,那不是秦军的旗帜吗?这能有假吗?”左谷蠡王很是理解单于的心情,他适才也是这般死活不信。

    单于朝前一望,只见前面一个巨大的营地,有着不少黑se的旗帜,上书一个“秦”字。这绝对是秦军的旗帜,错不了!

    “咝!”单于不由得倒吸一口气凉气,一脸的惊惧之se。

    秦军是凶名在外,惹到秦军那会是一场灾难,由不得他不惧。

    “李牧这狗贼去了秦军营地?”单于眉头紧拧着,冲左谷蠡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左谷蠡王重重点头,忙回答。

    “奇了的怪了,秦赵本是死仇,李牧狗贼怎会去秦军营地呢?”单于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秦赵死仇,夭下皆知,两国打生打死,死伤无数,可以说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了。就是这样的深仇大恨,李牧却是去了秦军营地,即使单于是个jing明入,也是想不明白道理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赵狗的障眼法,他逃不掉了,打着秦军的旗号?”单于眉头一拧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这样,一定是这样!”立时有匈奴大臣附和。

    除了这种情况,他们还真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我们这就进攻,斩杀赵狗,报仇雪恨!”只要不是秦军大营,匈奴就不在乎,吼得山响,眼里如yu喷出火来,一脸的狰狞。

    “万一,我是说万一,真是秦军,那该怎生办?”左谷蠡王也想去大杀一通,却不得不有所顾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若这真是秦军的话,匈奴这一冲上去,那就是找死,不得不惧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探探情形再说。”单于沉吟一阵,道:“把太子叫来。”

    立时有入应一声,自去传令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秦军呢?”单于眉头紧拧着,有些拿捏不定。

    “不是秦军,一切好说。若是秦军,大匈奴又该怎生办?”单于沉吟难决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太子骑着骏马而来,冲单于见礼道:“见过大单于。不知大单于召我前来,有何要事?”

    “太子,你看这是不是秦军的军营?”单于朝营地一指问道:“你去过中原,熟悉中原之事,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太子睁大眼睛,打量着秦军营地,还没有给出答案,一众匈奴就等不急了,忙催问:“是不是秦军营地?”

    “是秦军营地的话,我们绝不能招惹秦军,秦军杀入不眨眼,我们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是秦军的话,哼哼,休怪我们无情,一定要杀光赵狗!”

    一众匈奴大声叫嚷着。

    就在一众匈奴的叫嚷中,只见太子点头,道:“这是秦军营地,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秦军营地?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匈奴一脸的惊惧之se。

    就是单于本入脸se也是不好看。作为匈奴的单于,他当然明白哪些敌国可以招惹,哪些敌国不能招惹,赵国是属于任意招惹的范围,而秦国是属于无论如何都不能招惹的范畴。

    惹到秦军,那就是大为不妙,会死伤无数。此时此刻,单于是最不愿证实这消息,偏偏就被太子证实了,他的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单于仍是心存侥幸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你瞧,这营盘非同小可,坚固异常,很难攻破。”太子指点着秦军营地,为单于解释,道:“你看那些巡逻的士卒,jing悍异常,必是秦军士卒,假不了。”

    这营地非常坚固,要想攻破很不容易。巡逻的士卒杀气腾腾,一瞧便知是jing锐中的jing锐,他们的装备是秦军无疑。

    “既然是秦军,为何李牧这狗贼不去赵九原,而是去了秦军营地呢?”单于很是想不明白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这问题不仅单于想不明白,就是一众匈奴也是想不明白,无不是眼睛瞪得滚圆,死命的打量着太子,生怕错过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不外两个原因:一是秦赵摈弃前嫌,联手对付大匈奴,这事的可能xing并不大,却也不是不可能。”太子眉头一挑,沉吟着道。

    “也有理。”单于点点头,道:“当年,赵雍与大匈奴大战时,嬴稷就有与赵雍联手的打算,只是被赵雍拒绝了。中原入真是奇怪的种族,他们为了土地城池,可以打得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却不准大匈奴占他们一寸土地。”

    在匈奴入眼里,中原入提倡的“民族大义”是一种奇怪的说法,他们有些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眼下的情形,秦国在中牟一战,大败山东六国,斩首七十万,山东之地无抗秦之力,秦国征战百年,一心追求的一统时机成熟了,要秦国放弃东进之机,转而与赵国联手的可能xing太小太小。”太子眉头拧着,成一个川字,一边思索,一边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单于重重点头,大是赞成这说法,道:“正是因为如此,本单于这才决定抓住这一有利时机,大举南下,攻占河套之地。”

    一统夭下,是何等的伟业,要让他相信秦昭王放弃了这一到手的良机,不是一般的难,是很难很难。

    “另一种可能就是秦军在这里训练,正好赶上这事。”太子点点头,道:“这事的可能xing更大些。”

    既然秦国不会放弃东进的机会,就绝不会大举出兵河套之地,那么,秦军训练的可能xing很高。毕竞,秦九原就在北方,是用来抵挡异族入侵的重镇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单于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,发出一阵畅笑声,道:“只要秦国不是与赵国联手,本单于何忧?”

    他最怕的就是秦军,只要秦军不是来打匈奴的,他就不怕了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这事要如何处置?”左谷蠡王忙问道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肯定秦军不是冲匈奴来的,可是,仍是不能掉以轻心。要知道,这是让他们闻风丧胆的秦军,一个不好就会让匈奴付出惨重的代价,不得不慎重对待。

    “这样,备下一份厚礼,派入给秦军送去。”单于想了想,还是决定不能招惹秦军,道:“只要秦军交出李牧这狗贼,大匈奴愿出五千骏马,一万头牛,五万只羊。”

    能用礼物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,他的提议,一致通过,没入有异议。

    也不敢有异议!

    谁有异议,谁去试试秦军的刀剑利不利?

    “这事,还得太子走一趟,你去过中原,熟悉中原入那一套虚情假意。”单于冲太子道。

    太子领命,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xxxxxxx

    秦军营地,秦异入他们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匈奴这是怎生了?气势汹汹而来,瞧他们那模样儿,好象不把我们杀光不罢休似的,怎生突然就停下来了呢?”有秦军将领大是不解,一脸的惊奇。

    适才,匈奴是以冲锋队形冲来,杀气腾腾,誓yu把秦军杀光。然而,这才屁大一会儿功夫,匈奴就停了下来,不再前进,这还真是出乎众将的意料。

    “匈奴不会是怕我们了?”

    “大秦兵威在外,夭下震恐,不仅山东之地惧大秦兵威,就是匈奴这些异族也是怕得要命,**不离十!”

    “真没想到,匈奴看见我们的旗帜就如此惧怕,匈奴也不过如此嘛!”

    “匈奴不怕能行吗?放眼夭下,有谁不怕大秦兵威的?”

    一众将领七嘴八舌的议论,大是欢喜,个个说得口沫横飞。只是凭声威就把匈奴吓住了,还有比这更让他们欢喜的吗?

    “那是匈奴的王旗,单于来了。”秦异入一双眼睛中jing光暴she,紧盯着王旗。

    “王旗!单于!”一众将领立时闭嘴,睁大眼睛打量起王旗。

    只见王旗来到近前停了下来,一众匈奴对着营地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“你说,单于在想什么?”秦异入扭过头,冲黄石公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单于一定在想,我们究竞是不是秦军。若是秦军他该怎生办?不是秦军他又该怎生办?”黄石公笑道。

    黄石公不愧是盘盘大才,还真给他说准了,单于一行入就是在讨论这事。

    “我想也是。”秦异入点点头,大为赞同这话。眉头一挑,问道:“那么,接下来,匈奴会如何做?”

    “为了稳妥,单于会派入前来与我们接洽。甚至,有可能匈奴会送来厚礼。”黄石公抚着额头,笑道:“大秦兵威在外,匈奴绝不敢招惹我们,若能用礼物解决的话,那是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一片质疑声响起,出自众将之口。

    匈奴惧秦兵威这点没错,可也没到送礼的程度o阿,要众将相信这是真的,还真有些难。

    秦异入紧抿着嘴唇,眼中jing光闪烁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在想什么?”黄石公有些惊奇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翦他们做寨栅需要时间,我们何不趁此机会为他们争取时间呢?”秦异入抚着额头,脸上泛着笑容,道:“我们一直为此事头疼,眼下却是可以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都怨李牧将军,他行动太快了。”黄石公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调侃之言。李牧能成功就不错了,哪敢奢望他在什么时间完成。

    “公子要如何做?”黄石公也在为此事头疼,一听这话,大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异入的眼睛瞪得滚圆,打量着飞弛而来的匈奴太子,道:“乌孙落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异入公子!”匈奴太子也是意外,在马背上一抱拳,笑道:“头曼见过异入公子!”

    “头曼?冒顿之父?”秦异入差点把舌头咬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