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四章 匈奴疯了(下)

    ()匈奴对祖坟极为重视,在匈奴心目中,祖坟具有神圣的地位,若不是真有此等事,这些大臣哪敢乱说,单于不得不有些相信了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此事千真万确啊!千真万确啊!”一众大臣忙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说谎?”单于只不过是半信半疑,又追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是真是假,你可以去看看啊。”太子急了,忙道。

    这话有理,是真是假,一瞧便知,单于不再迟疑,手忙脚乱的抓起皮衣裘帽朝身上穿,一边穿戴,一边朝外跑。

    匈奴祖坟被挖这是何等的大事,若是真的,这就是把天捅漏了,尽管单于只是半信半疑,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跑出王帐,立时有she雕者牵来骏马,单于飞身上马,一拍马背,直奔西北而去。

    匈奴一众大臣忙打马跟上,个个脸seyin沉,如yu拧出水来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只见匈奴营地很是平静,匈奴还在做梦呢,谁也没有想到发生了天大的事。

    “这是真的吗?”单于看在眼里,惊疑不定。

    说信嘛,匈奴仍在熟睡中,没有一点儿乱象。要是祖坟真的被挖了,这事儿只需要走漏一点儿消息,必然引来滔天怒火,匈奴会疯狂。

    说不信嘛,如此大事,一众大臣哪敢乱说。

    就这样,半信半疑间,单于终于赶到西北山脚下,只见一片灯火通明,是他的本部jing锐把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见过大单于。”本部jing锐冲单于见礼。

    单于飞身下马,把马缰递给一个she雕者,飞步而去,穿过本部jing锐,终于看清了,地上有不少尸体。

    他一瞧便知,这是他的本部jing锐。只见这些死去的本部jing锐不少,不下数百之众,而且大多数人脸上睡意犹存,很明显是在熟睡中被人杀死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真的?”单于疑心再去几分。

    双退一迈,直奔山巅而去。来到玉阶前,只见玉阶已不成样子了,美玉要么被挖走了,要么就是被破坏了,以前那美丽的玉阶已经不复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是匈奴祖坟所在之处,谁都得敬重,谁敢不敬?单于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“究竟是谁敢下如此辣手?”单于在心里咆哮,飞身上山,跑得比兔子还要快。

    一路上,只见本部jing锐守得铁桶一般,这些本部jing锐个个脸seyin沉,极是难看,可以拧出水来了。

    单于的心再沉几分,到了眼下这份上,他不敢再有丝毫怀疑之心,不得不信了。

    快到山巅之时,一阵风吹来,一股让人作呕的臭气直钻鼻孔,单于的肠胃一阵翻腾,差点呕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历代单于的埋骨之所,极为整洁,莫说这种茅厕似的臭气,就是一丁点儿臭味也没有。如今,这种熏天的臭气,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是哪个该死的竟敢对祖辈下手。”单于怒火万丈,咬牙切齿,在心里咆哮:“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飞也似的冲到山巅,放眼一瞧,单于立时石化了。

    原本美仑美奂的坟墓已经不复存在了,到处都是尸骨。

    那可是祖宗的尸骨,在单于心目中具有神圣的地位,不能有丝毫不敬。如今,竟然曝露在外,他能不惊吗?

    “咕咕!”单于喉间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,想要怒吼一声,却是吼不出来。

    再一瞧,单于如同打摆子似的,整个人浑身打颤,摇摇晃晃的,再也站立不稳,栽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仅尸骨被东扔一块西扔一块,而且,这些尸骨上不是尿,就是大便,还有比这更让他难受的吗?

    此时此刻,单于如同被万千个雷霆劈中似的,想要怒吼,却是张大了嘴巴,没有一点儿声响。想要指点,却是一双手颤抖个不住,比起打摆子还要不堪。

    < ren形了。

    不仅他如此,就是紧随而来的一众大臣,哪个不如此?

    这可是祖坟啊,被人挖了,还有比这更让他们愤怒的吗?

    若是李牧在眼前,他们一定会一口一口的把李牧咬着吃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突然之间,单于喉间发出一阵如同野兽般的低沉咆哮声,整个人如同怒火的源头似的,随时可能会爆发。

    “啊!”紧接着,就是一片咆哮声,出自一众大臣之口。他们的吼声同样低沉,如同受伤的野兽似的。

    “啊!”又是一片如雷的咆哮声响起,出自那些守卫这里的本部jing锐之口。

    祖坟被挖了,这是奇耻大辱,这些本部jing锐早就愤怒异常,不可遏止,只是不敢发作罢了。如今,单于失控了,他们也紧跟着失控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,惊天动地的咆哮声如同雷霆炸响,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静夜中听来,更是吓人,让人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是谁?是谁?”过了老一阵,单于终于缓过劲来,从地上爬起来,眼睛瞪得滚圆,大声怒吼。

    “是李牧。”太子忙回答。

    “李牧?”单于借着火把,终于看清了李牧的留字,眼睛一瞪,眼角开裂,鲜血顺着眼角流了下来,沾湿了衣襟。

    不仅眼角开裂,而且眼球充血,眼珠子突出,都快掉出来了,如同恶魔的眼球似的。

    挖了祖坟不说,李牧还要留字,还有比这更嚣张的吗?还有比这更气人的吗?要单于不暴走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传令:周围五里内的人畜全部杀了!全部杀了!”陡然间,只见单于霍的转过身来,大声咆哮:“他们没有保护好祖宗的坟墓,他们罪该万死!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大单于,这不好?”有大臣不太赞成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好?有何不好?”单于冲天咆哮:“祖宗的尸骨被侮辱,他们罪责难逃,罪责难逃!杀光!杀光!五里内,不分人,不分畜,全杀了!全杀了!”

    这是不分青红皂白,乱杀一气,很没道理的。可是,处此之情,谁敢说个不字?只有执行的份。

    一声令下,一队队本部jing锐开了出去,在周围五里内大杀特杀。

    周围五里内的匈奴还在熟睡中,谁也不知道祸从天降,他们“伟大”的单于竟然把屠刀对准了他们,到死,他们也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坟墓周围五里的匈奴不少,不下十万之众,全部死在单于的屠刀之下。

    还有不计其数的牛羊骏马,也给杀得jing光。

    很快的,血腥味冲天,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让人作呕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动静,终于惊动了匈奴,不少匈奴从睡梦中被惊梦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不好了!大匈奴的祖坟被挖了!大匈奴的祖坟不挖了!”这消息传得风一般快,很快的,所有的匈奴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不会?这不可能。上千年来,谁敢动大匈奴祖坟?”一开始,匈奴不信。可是,很快的,他们知得单于恼怒之下正大开杀戒之后,再闻到空气中浓烈的血腥气,不敢不信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这么大胆?他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敢挖大匈奴祖坟!”紧接着,匈奴就在打听是谁下了如此毒手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谁,我们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!一定要碎尸万段!”最后,匈奴发出阵阵惊天的咆哮,誓要把李牧他们挫骨扬灰。

    一时间,群情汹汹,不可遏止,匈奴彻底愤怒了。

    祖坟,不仅对于匈奴,对于任何一个种族来说,都是极为神圣的。对于匈奴这个极为看重祖坟的种族来说,祖坟被挖,那还得了?比起把天捅漏了还要让他们愤怒,匈奴,不论大人,还是孩童都怒了,都在叫嚣着,要报仇,要泄恨。

    “禀大单于,发现李牧踪迹。”一个she雕者飞奔而来,远远就叫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!”一片叫嚷声响起,出自匈奴君臣之口。

    李牧挖了匈奴祖坟,这是何等的让人气愤,何等的让人恼怒,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想着把李牧碎尸万段,得到李牧踪迹这是他眼下最想做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在南边。”这个she雕者忙回禀,道:“李牧在离去前,袭击了几个营地,死伤不少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!可恨!可恼!”一片怒吼声响起。

    李牧不仅挖了匈奴祖坟,还在临走前杀人,这是示威啊,谁能忍受这等耻辱?

    “呼呼!”单于胸口急剧起伏,如同涌动的波涛似的,气喘如牛。如不是他竭力忍耐的话,他肯定是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噗!噗!噗!”就算他竭力忍耐,仍是气冲顶门,忍受不住,鲜血直喷,如同水箭般,喷出老远。

    摇摇晃晃,随时会摔倒,慌得太子这些大臣要来搀扶,却给单于一巴掌拍开,道:“本单于还死不了!吹号,集结大匈奴的勇士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”如咽如诉的号角声响起,惊天动地。

    深更半夜,吹起号角,这在匈奴历史上很少见。可是,事情紧急,单于不得不如此做。以他此时此刻的怒火,他一刻也不想担搁了,恨不得立时追上李牧,报仇雪恨。

    “隆隆!”匈奴的控弦之士,一队接一队的开到,来到山下,列成阵势,人人杀气腾腾,怒火万丈。

    不仅匈奴的控弦之士来了,就是牧民也赶了来,人人眼里尽是愤怒的光芒,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李牧他们撕着吃了。

    祖坟被挖,那是何等的耻辱?谁能不怒?谁能不恼?(未完待续。请搜索,!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