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章 好大一棒槌,嫪毐(中)

    ()嫪毐在历史上太有名了他之所以有名,主要是因为他与秦始皇他妈有jian情,两人不仅有jian情,还生了儿子嫪毐更是有心染指秦国朝政,想要杀秦始皇,为此而发动了政变,结果却是很悲惨,被秦始皇斩杀殆尽

    另外,嫪毐如此有名,是因为他有一条大吊,据说这根大吊很厉害,连车轮都不能伤,有人说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吊了

    是不是中国历史上最厉害的吊不知道,反正这吊着实了得不信,你瞧瞧这些赶去的妇人就知道了

    秦异人震惊之后,一张脸yin沉下来了

    “嫪毐和赵姬不干不净,老子的头上玉冠是不是会变成绿se?我已改变了历史前进的轨迹,应该不会了?”秦异人在心里转念头

    嫪毐与赵姬的jian情,千古有名,乍闻这jian夫之名,秦异人真的的他头上的玉冠会不会变se这种事情,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接受只不过,秦异人已经改变了历史,这种事情应该不会发生

    “不行不管会不会发生,我都不能坐视,我一定要收拾嫪毐这jian夫”秦异人虽然有信心赵姬不会与嫪毐有交集,不过,心里还是不太好受

    秦异人并非心胸狭隘之辈,并非不能容人,可是,这种事儿又有几人能容忍?真正的男人,是不会容忍的更何况,嫪毐与赵姬的jian情实在是太有名了

    “走,去瞧瞧”秦异人决心下定,大步一迈,带着一众人前行

    “哼哼,一提到傻大黑的大棒槌,谁都会有兴致欣赏呢!”这个男子眼里掠过一抹异se大家都懂的那种

    秦异人带人朝前行去,很快就见前面人山人海,个个踮起脚,伸长了脖子,瞪圆了眼睛,死命的打量着前面

    这些人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个个脸上的表情极为暧昧<情荡漾,如同发情的母狮子

    “他们这是怎生了?”鲁句践年岁最鞋于这些事儿不太懂,一脸的迷茫,一扯孟昭衣袖打听起来

    “呃”这问题还真把孟昭给问住了,实说,这等事儿只能意会,不可言传想了想,孟昭嘴角掠过一抹微笑,道:“他们要过年了”

    “又要过年了?不会?这才过了年呢”鲁句践摸着额头,想不明白为何才过了年又要过年

    “噗哧!”秦异人李斯孟昭马盖和范通他们再也忍不住了,失笑出声

    “你们笑甚?”鲁句践不解的问

    众人强忍着笑,不再理睬鲁句践,朝前挤去

    孟昭他们头前开路秦异人他们随后跟进,很快就挤到最里面了

    秦异人放眼一瞧,只见前面站着一个铁塔似的壮汉,跟座山似的这壮汉皮肤很黑和非洲黑人比起来,着实还有很大的差距不过对于黄皮肤人来说,能有如此之黑的皮肤,实在是万中无一了

    “怪不得他被叫傻大黑,果然是很黑”孟昭有些意外

    “傻大黑嘛当然要又黑又傻,他不仅黑,还挺傻的”马盖又点评一句

    “傻?”秦异人微微摇头,不赞成这话

    嫪毐肯定不傻,要不然的话,他怎会滋生野心,想要夺取秦国王位?象嫪毐这样,凭着一根大吊,玩弄一国朝政者,在中国历史上真的不多

    或许嫪毐没有政治才干,缺乏政治智慧,却绝不会傻

    在嫪毐身边有一辆马车,这辆马车很是宽大,拉马的是一匹神骏的骏马,这就是嫪毐表演的“道具”了

    嫪毐先是抱拳,来个团团揖,立时引爆了人们的热情

    “傻大黑,傻大黑!”

    “傻大黑,你快点快脱啊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人群爆发出惊天的吼声,更有人挥着胳膊,晃着拳头,急不可耐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不就一根大吊吗?用得着如此夸张?秦异人还真是无语,定睛一瞧,只见不少女人也在挥着胳膊,晃着拳头,大声呐喊,很是卖力

    “我傻大黑没别的本领,就这玩意儿厉害”嫪毐扯起嗓子,自鸣得意,头一昂,胸一挺,如同一只打鸣的公鸡,充满挑衅的一扬下巴儿,道:“谁要是不服,我们来比比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一片轰笑声响起,如同雷鸣似的

    围观的男人们不住摇头,一脸的惋惜,又有些艳慕他们应该是见识过嫪毐的那玩意儿,自知不如,哪敢拿出来献丑<情荡漾瞧她们那涅儿,恨不得嫪毐立时“宠幸”她们似的

    “怎么样?你们不行了,不行了”在这事上,力压群雄,让这么多男人败退,那是何等的人让人自得,嫪毐如同打鸣的公鸡

    似的,就差跳到屋梁上去打鸣了,道:“谁要是不服,来艾来艾我们比过,比过你你你,还是你不服?”

    粗壮的手指不住在围观男子中指点他每指一个,这些男子无不是羞愧的低下了头颅

    在这事上被嫪毐给比下去了,太没面子了,能不羞愧吗?

    “傻大黑!”

    “傻大黑!”

    一片女人的尖叫声响起,个个挥着胳膊,晃着拳头,为嫪毐加油鼓劲了

    她们这一叫嚷,男人们倍觉没面子,脸上红通通的,跟猴屁股有得一比了

    “想看吗?想看吗?”嫪毐右手一伸,在一个女人的屁股上一拍,这个女人假意尖叫一声,身子却是朝嫪毐倒去

    嫪毐一点也不客气,搂着这个女人的腰肢,大手在她的胸部摸了一把,道:“想不想?想的话,我就给你让你做神仙”

    “快说想快说啊”

    “瞧你这荡样,下面湿了?”

    围观人群立时起哄

    “人家……”这个女人抛了个媚眼,轻声腻语道:“人家怎好说出口呢?”

    那意思已经是一千个肯,一万个肯了

    战国时代是华夷杂处的时代,风气奔放,男女间事没有那么多规矩,只要看对了眼,就可以干一回

    而且,秦国更是因为兼并了二十余西戎国这风气就更加奔放了,对这种事儿,秦人并不是那么在乎要不然的话,赵姬也不可能与吕不韦和嫪毐不干不净若不是嫪毐野心太大,想要发动政变和养私生子的话或许他不会死

    秦昭王的母亲,宣太后,公然养小白脸,都没人说大臣或许不敢说,不过,宗室却是可以过问,连宗室都不理睬任由她养小白脸,说到底,就是秦国的风习奔放

    当然,这是有前提的那就是不得干预朝政,不得生孩子赵姬和嫪毐这两条都犯了,是以为秦国不容

    榆林,地处边境受胡人影响,这风气就更奔放了不要说当众**就是找个地儿野合也没人说

    “想做神仙,给金”嫪毐蒲扇般的大手一伸,直接索金了

    “你真是只要你能让人家快活,莫要说金,人家人都是你的”这个女人赏了嫪毐一个白眼,在胸脯里一阵掏摸,掏出一件首饰,扯起嫪毐的裤裆,塞了进去

    “吼!”一片狼叫声响起,围观人群个个眼睛放光,无不是艳慕万分

    “你就等着做神仙”嫪毐在这个女人胸脯掏了一把,放开她,随手又扯过一个女人,一通胡言乱语下来,这个女人又给了一件首饰

    就这样,嫪毐一个一个的挑逗女人,凡是被他挑中的女人,不是给首饰,就是给金,相当于把嫪毐给预订了

    “十二个了,傻大黑能行吗?”李斯的数字观念不错,竟然记数了,很是为嫪毐的

    “你真没见识”旁边的围观人道:“莫说十余个,就是二十个,傻大黑也能摆平呢”

    “草!真是牲口!”秦异人暴粗口了

    “不会?”李斯卦不信

    “你瞧瞧这些妇人,哪一个不是荡妇?一个两个男人未必能摆得平呢,可是,在傻大黑胯下,只有婉转呻吟的份呢”这个男子绘声绘se的吹嘘道:“这些妇人,无不愿与嫪毐同榻,yu仙yu死”

    “据史载,嫪毐那玩意儿了得,里中妇人无不愿争侍之,果是不假”秦异人在心里转念头

    秦法森严,禁聚众不过,这并不绝对秦法允许人们在一月中有休息放松的时间,相当于现代的假期在这“假期”中,人们可以聚在一起放松,说笑,调侃,甚至比试技艺

    所谓技艺,并不是什么高深了不得的技术,而是指一技之长只要你有一技之长,别人比不了的,都可以拿出来比试

    而今天,正好是这样的“假期”,可以比试技艺嫪毐那玩意了得,人所难及,符合“一技之长”,可以拿出来比试

    直到再也没有女人愿与嫪毐**,嫪毐这才罢手,站到车轮前,双手捂在裤裆上,扯起嗓子吼道:“睁大你们的眼睛,瞧仔细了!你们要做好准备,莫要自卑,莫要自怨!”

    此时的嫪毐如同打鸣的公鸡,头颅昂着,胸部挺着,自鸣得意

    而那些围观的男人们,个个摇头,暗自惋惜,又有些失落,怎生自己没有这么雄壮的玩意儿呢?

    那些女人,尤其是那些荡妇,更是眼睛放光,瞪得滚圆,恨不得立时投入嫪毐的怀抱

    嫪毐慢吞吞的解开裤裆,露出那玩意,立时惹来一片惊呼声

    “哇哦!”惊呼声响彻天际,震得地皮都在颤抖

    “好大一棒槌!”秦异人定睛一瞧,很是惊讶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