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一章 华夏圣地

    ()“隆隆!”

    惊天动地的声音响彻天际,震得地皮都在颤抖。.只见一条黑se长龙,滚滚北去。

    这正是秦异人率领的十万秦军。自从离了蓝田大营,秦军一路疾赶,直奔北方而去。

    北方告急,军情似火,秦军一定要赶在匈奴南下之前到达九原,做好迎击匈奴的准备。

    若是秦军不能赶在匈奴南下之前到达北方,那么,匈奴先一步占领了河套之地,此战就对秦军大为不利。当然,以秦军强悍的战力,自然是不会惧匈奴的,只是要付出不必要的代价,秦异人当然不会干。

    秦异人驻马道旁,打量着开进的秦军。

    只见秦军jing神抖擞,士气高昂,战意炽烈,行军如同在旅游似的,压根就没有一点儿紧张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这要是在山东之地,一听说要打仗了,那些士卒跟上断头台似的。还是我们大秦的锐士了得,把打仗当作吃肉喝酒。你们瞧瞧,他们个个咧着嘴直乐呵呢。”秦异人手中马鞭一挥,指点着行进的秦军,点评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李斯驻马秦异人身旁,先是一笑,然后摇头,道:“山东之地,打仗拼命是士卒的,领功受赏却是贵族的,谁愿意拼命?放眼天下,唯有秦国,人人一体同法,不分贵贱,皆可领功受赏,将士们能不用命吗?”

    这次北征,秦异人不仅仅要历练一批将才,更要历练一批文臣,李斯和韩非的才干不错,秦异人有心带上两人。他们一听说要北征,无不是兴奋莫铭,愿随秦异人北征。

    战争最能磨练人,若是让李斯和韩非参与此战,让他们经受考验,这对他们的成长有着莫大的好处。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是因为秦国有着完备的军军军……制。”韩非接过话头,却是结结巴巴的道:“对于一一一……国来说,军制制制……极为重要要要……秦的军制完备,而山山山……东之地律法败败败……坏,士卒不愿用用用……命。”

    “见识不错,就是这结巴快要我命了。”韩非说话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跟要他的老命没差别。听他说话,同样痛苦,秦异人在心里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“要是能治好韩非的结巴,那就好了。嗯,能不能象《国王的演讲》那样,把韩非这个小结巴治好呢?得找个机会试试。”秦异人在心里暗想。

    韩非之才非同小可,若是能治好他的结巴,那就太美妙了。

    韩非说得没错,秦军之所以用命,敢于死战力拼,那是因为秦国有着完备的军制,从军队训练、出战到领功受赏都有着完备的律法规定,谁也不能更改。

    立下多大战功,能获得多大的赏赐,不需要“法官”来判定,士卒很是清楚。而且,这些功劳没人敢贪墨,会如数赏给自己,秦军还能不效死?

    而山东之地是贵族横行,特权到处都是,冲杀在前,拼命流血的士卒屁都捞不着,他们能拼命吗?

    “得得!”一阵急促的蹄声响起,只见一骑飞驰而来。

    不是别人,正是赢腾。

    在家宴上,赢腾第一个向秦异人示好,对秦异人很是敬重,秦异人已经把他划入可以信任之列,此次出征,当然要带上他了。对于出征一事,赢腾特别欢喜,对秦异人感激涕零。

    秦国宗室没有特权,功名自取,要是没有功名的话,到老不过是一老卒。追随秦异人出征,秦异人一定会给赢腾立功的机会,还有比这更让赢腾欢喜的吗?要他不对秦异人感激涕零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来到近前,赢腾未语先笑,笑得眼睛都眯到一起了,一张嘴裂到耳根了,哪里合得拢。

    他不仅在笑,还是一脸的激动,红光满面,比起捡到元宝的叫化子还要欢喜。

    “赢腾,你这是怎生了?吃了蜜蜂屎了?”秦异人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公子,比这更欢喜呢。我太欢喜,太激动了。”赢腾一点也不掩饰自己的激动心情,扯起嗓子几乎是在歌唱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激动?”秦异人有些不解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到陇西了,我们到陇西了啊。”赢腾声调尖细刺耳,还兴奋的挥了挥拳头。

    “陇西?”秦异人一惊,一双眼睛瞪得滚圆。

    “陇西?”李斯和韩非也是震惊无已,他们的眼珠子差点砸到地上了。

    陇西对于秦国来说,具有无比重要的意义,因为陇西河谷是秦部族的祖地。周平王当年跋山涉水,来到陇西河谷,求见秦襄公,请求秦部族出兵。秦襄公答应了周平王的请求,率军五万进入关中,与西戎大战,打败西戎,夺回镐京。

    周平王见镐京宫室残破,就迁都洛阳,秦襄公因此而成为东周的开国功臣。

    周平王在东迁之前,把岐丰这些西周旧地赏给了秦部族。秦襄公整军,与戎人大战,夺回岐丰之地。秦部族由陇西河谷迁往关中,一跃而成为诸侯。

    再经过数百年的厮杀,秦国出了一个了不得的明君,这就是秦穆公,他拜由余为军师,并西戎二十余国,秦国一举而成为大诸侯国,威震天下。

    秦穆公之后,秦国衰败,不能参与山东会盟,这令秦孝公很是耻辱,遂决心变法,下了《求贤诏》,商鞅入秦。经过商鞅变法,秦国自此成为最为强大的战国,秦国以一敌六,越战越强,雄视天下。到了秦始皇时,统一了中国,开创了中国的统一格局,影响深远。

    来到陇西,即将到达陇西河谷,即将回到祖地,赢腾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因为秦国的成功,中华民族深深的留下了秦部族的烙印,因而,陇西河谷就是华夏的圣地。来到这里,秦异人能不震惊吗?

    这可是天下第一大战国的祖地,李斯和韩非也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走,去瞧瞧。”秦异人回过神来,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李斯和韩非立时响应。

    秦国雄视天下,以一敌六,越战越强,如今已经打出了一个美好的明天,即将一统华夏。秦部族的祖地是什么样儿,谁不好奇?谁不想瞧个明白?

    秦异人一拍马背,率先而出。

    赢腾、李斯和韩非他们忙跟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孟昭、马盖、范通三人激动不已,红光满面,恨不得立时飞到陇西河谷。

    他们是老秦人,陇西河谷对于他们来说意义非同一般,回到祖地,他们能不激动?

    “陇西河谷?”鲁句践也是一脸的震惊。

    秦异人他们飞驰而去,很快就到了陇西河谷。

    陇西河谷是一片河谷之地,占地极广,不下数百里。这里土肥水美,是天然的牧场,很适合放牧。数百年前,秦部族就是在这里放牧,就是在这里冲杀,打得周边的游牧民族不敢与之争锋。

    据史载,当时的秦部族披头散发,身着皮甲,背着弓箭,腰间挂满人头,手里握着弯刀,嗥嗥叫,与敌人冲杀。

    后世那些贬低秦始皇的人以此为理由,说秦国是野蛮人。

    “隆隆!”一队人马飞驰而来,黑se的盔甲,黑se的旗帜。

    “族兵来了,族兵来了。”赢腾特别欢喜,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一张嘴裂到耳根了。

    秦部族虽然进入了关中,成了诸侯,祖地一定要看守,留下了一部分族人看守祖地。看守这这里的秦军,是由清一se的老秦人组成,称为“族兵”。

    秦异人一瞧,只见族兵身材高大健壮,如同铁塔似的。而且,他们身上的盔甲全是铁甲,武器也是清一se的铁兵,极为jing良。这些骑兵驰骋间,阵势整齐,虽然不过数百人在飞驰,却是如同千军万马在冲杀,威势不凡。

    族兵主要任务是看守祖地,同时,也是秦国最后的武装力量,人人都是千挑万选的jing锐。

    “好!”秦异人看在眼里,喜在心头,大声赞好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领头的族兵将领一挥手,族兵停了下来,说停就停,没有丝毫混乱,由此可见其训练有素了。

    这将领策马来到近前,摘下头盔,露出一张络腮脸,眼睛大如斗,转动间,jing光暴she,一瞧便知是一员了不得的猛将。

    “赢贲见过公子。”这人飞身下马,冲秦异人见礼。

    “见过族祖。”秦异人飞身下马,冲赢贲还礼。

    赢贲在族中的地位非常高,不比宗正低。在秦国宗室中,权力最大的自然是秦昭王了,其次就是赢贲和宗正赢梁了。至于赢贲和赢梁两人谁的权力更大?还真没人说得清。

    赢梁是宗正,摆在明面上的人物,主要处理宗族事务。而赢贲却是留守祖地的首领,存在于暗中。而且,他手里的族兵极为jing锐,光是铁鹰锐士就有两百之众。

    铁鹰锐士是当时天下间最为顶端的武力,整个秦国也不过千把人,陇西河谷的祖地就有两百人,可以想象一下,秦国对祖地的重视了。

    赢贲作为留守祖地的首领,谁都得礼敬他,就是秦昭王也不敢有丝毫失礼。

    赢贲的年纪不过四十来岁,其辈份却是极高,与秦昭王是同辈。

    “嗯。果如传闻中所说,公子一表人才,俊俏不凡,jing明,英气勃勃。”赢贲睁大一双眼睛,在秦异人溜来溜去,仔细打量着,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可是要回祖地?”赢贲点点头,一脸的赞赏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秦异人当然要去祖地瞧瞧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请!”赢贲侧身相邀。

    “族祖,请。”秦异人见礼后,飞身上马,在赢贲和一众族兵的簇拥下,疾驰而去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