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五十一章 异人定计

    ()不仅秦昭王眼睛瞪得象铜铃,明亮如同九天之上的烈ri,就是白起、范睢、蒙骜他们,哪个不如是?

    秦异人一扫视,只见他们个个眼睛比起灯泡还要明亮,一脸的恍然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他们都以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为己任,却是很少想到北方的边患。经过秦异人提醒,他们这才恍然,其实打匈奴和一统华夏都是奇功一件,都是三王五帝所未曾做过的大事儿,若是做成了,他们必然是名垂千古。

    一想通了这一层,秦昭王的脸上竟然泛起了笑容,点点头,打量着秦异人,一脸的欣慰。<秋之时,五伯为人颂扬,为何?非为他们‘尊天子’,而是在他们攘夷,保境安民。”秦异人剖析,道:“齐桓公灭孤竹,穆公灭西戎,为人所美!”

    <秋五霸”大名垂于后世,两千多年后的今天,我们仍是耳熟能详。究其原因,并不是儒家称道的他们“尊天子”,而是因为他们有大功于华夏,他们攘夷,保境安民。

    五霸对于秦昭王他们这些战国时代的古人来说,那是榜样,是楷模,秦异人这话让他们打从心里赞成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以为该如何救?”秦昭王打量着秦异人,笑呵呵的问道。

    范睢、白起、蒙骜他们目光灼灼,紧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大父,我以为,大秦这次不仅要出兵,还要大举出兵。”秦异人道。

    “笑话!”赢煇冷笑一声,斥道:“大举出兵。亏你说得出口!大秦若是大举出兵了,山东怎生办?不扫灭山东,一统华夏了?父王,异人胡言乱语,该治罪!”

    秦异人又抢了风头,这让赢煇很是不爽,忙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然而,秦昭王却是瞪了他一眼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马屁拍在马腿上了。赢煇很是郁闷,如同吃了死苍蝇似的,却是奈何不得,只有乖乖闭嘴的份。

    要是在适才,秦昭王一定会赞成赢煇的话。此时却是一点也不恼,反而鼓励秦异人道:“异人,为何要大举出兵?”

    秦异人手中的木棍在写放山川上一点,道:“匈奴南下,并非头一遭。在赵武灵王时,匈奴大举南下,想要占据河套之地。却给赵武灵王大破之,不得不退回漠北,休养生息,恢复元气。到如今。匈奴一恢复元气,就要南下,为何?因为匈奴对河套之地誓在必得!”

    这话决不是夸大之词,而是事实。

    河套之地太重要了。中原得河套之地,中原强。会对匈奴构成巨大的威胁;匈奴得河套之地,匈奴强,会对中原构成巨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头曼单于在明明知道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中原的实力剧增,他不得不率领匈奴大军南下。却是遭到了蒙恬的迎头痛击,匈奴被打得大败。

    匈奴得到河套之地,对中原的威胁有多大,看看汉朝的历史就知道了。刘邦差点被冒顿活捉,冒顿还给吕雉写了一封带有侮辱xing的调戏信,这让汉朝蒙羞。

    若是河套之地落到中原手里,就可以如汉武帝时那样,在河套筑朔方城,牧养战马,积蓄粮草军械,以此为战略基地,大举北上,直捣漠北,从根本上摧毁匈奴。

    “若是大秦不大举出兵,那么,这次救援就毫无意义。”秦异人接着剖析,道:“因为匈奴一见情势不利,就会立时北遁,大秦无法追击。一旦让匈奴走脱的话,匈奴随时可以再度南下。若是在大秦大举东进,征战山东之时,匈奴再次南下,又走上眼下的老路,大秦又得两难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昭王、范睢、白起他们重重点头,大为赞成这话。

    匈奴是惧秦兵威,不敢与秦军正面抗衡,难道还不能滋扰你?趁秦国征战山东之时,瞅个冷子,给你个狠的,这总行?

    历史上,秦始皇扫灭六国时,匈奴未大举南下,并非匈奴不愿,而是匈奴没有实力。因为,在此之前,李牧曾在岱海设伏,大破匈奴,打得匈奴死伤惨重,不得不缩回漠北去舔伤口,没有实力南下。

    就是这样,秦始皇也不敢掉以轻心,而是做足了准备工作。为了防止匈奴南下,秦始皇把秦军一分为二,一部由王翦率领,征战山东,一统华夏。另一部分,由蒙恬率领,驻守九愿,防止匈奴南下。当然,蒙恬还有一个任务,那就是要防止燕赵余部逃往大漠。

    秦始皇之所以要蒙恬进军河套之地,击破匈奴,就是因为蒙恬在北方多年,熟悉匈奴。

    “你们再看,若是情势不利,匈奴就会北遁,若是再不利,就会逃到漠北去。”秦异人手中的木棍在写放山川的大漠上不住点动,道:“漠北是匈奴的根本之地,也是匈奴的避难之地,要想彻底解决匈奴,就必须要攻入漠北……”

    “攻入漠北?”这话太有震憾力了,秦昭王、白起和范睢他们一脸的震惊之se。

    攻入漠北,彻底解决匈奴问题,这应该是秦始皇时期才提上议事ri程的大事。秦始皇在蒙恬收复河套之地后,立即命令蒙恬在河套筑城,卓有成效。这应该是秦始皇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匈奴问题了。

    若是这一计划成功的话,就不会有汉朝的匈奴横行了。

    只可惜,秦始皇死得太早,秦朝很快就亡了。这一历史重任,直到汉武帝才完成。汉武帝之所以能够成功,就是先收复河套之地,然后在河套筑城,以此为基地,大举北进,攻入漠北,彻底击破了匈奴。匈奴自此以后,只存在于历史中。

    这是秦始皇想做,而没有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在秦昭王时期,他们的注意力主要是放在“力征”,对于北方匈奴之事关注得太少,秦异人这说法让他们很是震惊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秦异人重重点头,道:“要想彻底解决匈奴问题,必须得攻入漠北,摧毁匈奴的重地。然而,这非大秦所能完成,必要集全天下之力方行。这事,唯有等到天下一统之后,方能做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、白起和范睢他们微微点头,大为赞成这话。

    即使秦国再强,也不具备攻入漠北的实力,必须要集中全天下之力。

    “不过,大秦虽然不能攻入漠北,从根本上解决匈奴,却可以趁这次匈奴南下之机,给匈奴一下狠的,打得匈奴匹马无还,在十年二十内无法恢复元气,无法滋扰北方……”秦异人的话给秦昭王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若真要如此的话,大秦就可以集中全力征战山东,再也没有匈奴之忧。”秦昭王抢着道,满面红光,很是欢喜。

    秦异人的话非常透彻,这是对付匈奴难得的良机,若是打得匈奴匹马无还的话,匈奴要想恢复元气,至少需要二十年时间。有了这二十年时间,秦国完全可以一统华夏了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若是大秦大举北上的话,就错失了征战山东的最佳良机呀。”秦昭王仍是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这很正常,他努力了一辈子,好不容易等到这样的机会,就此擦肩而过,他能甘心吗?

    “君上不消惋惜。”范睢笑道:“击破匈奴,安定边境,是三王五帝未竞之业,若是君上做成了,一定会名垂千古,为后人所颂扬!”

    这不是拍马屁,而是事实,白起、蒙骜他们齐齐点头。

    “寡人当然明白,只是心里还是有所不甘。”秦昭王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父若是心有不甘,何不趁这次大举北上之机,把攘夷之事做得更大些?”秦异人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秦昭王有些不解了,目光灼灼,停在秦异人身上。

    白起、范睢和蒙骜他们也是目光齐刷刷集中在秦异人身上,眼睛瞪圆,一瞬不瞬。

    “大父请看,华夏自古以来的北方边患,不仅仅只有匈奴,还有林胡、楼烦、楼兰、休屠、浑邪……”秦异人手上的木棍在写放山川上不住点头,道:“这些异族对华夏的威胁虽然不如匈奴之大,却也不小。何不趁此良机,一并解决之,永除后患!”

    “笑话!”赢煇冷笑一声,道:“这些异族因然可恨,可是,他们所在之处全是不毛之地,得地不能耕,得民不能战,有何益处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这话倒也有理,秦昭王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范睢和白起他们沉吟不语,貌似这憨人之言未必无理。

    谁他娘说无益?秦异人真想吐他一脸了。

    河西走廊再往西,就是西域,就是现在的xin jiang,多么丰富的天然气资源。还是通往西方的“丝绸之路”的必经之地,这是多么丰富的财富?

    不过呢,这些事于秦昭王他们来说,就有些遥不可及了,若是秦异人实话实说,他们一定不信。

    “谁说无益?”秦异人冲赢煇扬了扬下巴儿,充满挑衅,道:“这些异族别的没有,就是骏马多。若是征服这些异族,要这些异族为大秦提供骏马,你们说,大秦的骑兵会不会更多?大秦之军,会不会更加快捷?”

    “好!采!”一片喝采声响起,出自秦昭王、白起、范睢他们之口。

    尤其是白起,一双眼睛瞪得象灯笼,一张巨口裂到脖根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