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九章 救?不救?(上)

    ()这问题真是太难了,把众人给问住了,无不是张大了嘴,不知从何说起?

    救的话,就会错失大举东进的良机,这如何教人甘心?要知道,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的机会是何等的难得?这是数百年来的最好机会,谁会甘心放弃?

    若是不救的话,倒是可以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,成就不世伟业。可是,这会把北方丢给匈奴,这是遗祸无穷,这是在给后世子孙种祸,会被后人唾骂,会成为千古罪人,这同样让人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白起的嘴巴张得老大,想要说话,却是说不出来。对于军机大事,白起往往是一言而决,这次却是不知从何说起,这在他的一生中极为少见。

    把白起这样儿看在眼里,秦昭王一颗心直往下沉,盯着范睢,问道:“丞相,可有妙计?”

    范睢入秦之后,干的几件大事让人称赞,其才智让人佩服,众人对他极有信心,目光齐刷刷集中在他身上,无不是充满希望。

    秦昭王更是身子前倾,殷殷期盼之心照然若揭。

    “臣苦思多时,却是未有两全之道。”范睢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哎。”连范睢如此明智之士都束手无策,众人一颗心直往下沉,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“依我说,管他匈奴不匈奴,我们只管大举东进便是。只要扫灭六国,一统华夏,再回过头来打匈奴便是。”赢煇扯起嗓子吼道:“只要华夏一统,华夏的实力就会大增,莫要说区区匈奴,就是再算上东胡、林胡、楼烦、百越都不是华夏的对手!”

    这话虽是有些莽撞,却是有理。只要中原统一了,华夏的实力就会剧增。匈奴、百越、东胡都不是对手。这点,在秦始皇时期已经被证明。

    秦始皇扫灭六国后,秦军的征战并未结束。秦始皇一声令下,五十万秦军越过五岭,进入百越之地,把现在的福建、广东、广西、海南岛、越南和浙江东部这些越族盘踞之地并入版图,使得中国的领土一下子扩大了近三分之一。然后,他命蒙恬攻打匈奴,取得了大胜之仗。收复河套之地。

    在王贲追击燕王僖时,秦军出现在辽东之地,东胡远遁,不敢撄秦军锋芒。

    “有理!”桓齮首先附和,道:“如此千载难逢的良机。决不能错失了,一定要灭了列国,一统华夏。只要华夏强大了,区区匈奴又何足道哉?”

    蒙骜眼中jing光闪烁,微微点头,看来,他对这话也是赞成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以为此计如何?”秦昭王忙问范睢。

    “君上。三王子之言虽然有理,却似有不妥。”范睢摇摇头,道:“时间太短,臣还未思虑得周全。”

    如此大事。即使以范睢的才智,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想得太明白,他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“上将军呢?”秦昭王扭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,从军略上来说。似乎可行。”白起是先扬后抑,道:“可是。军略往往要从政略上看。至于政略,这并不是臣之所长。”

    军略主要是指军事观点,政略可以理解为政治眼光,这的确不是白起善长的。不过,白起这话很是惊人了,与克劳塞维茨“战争是政治的另一种继续”颇有些相近了。

    “说来说去,还是没有妥善之策?”秦昭王把手一摊,颇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“君上,如此大事,岂能一言而决?”司马梗忙提醒,道:“纵观华夏历史,也未有如此难决之事啊。”

    这话到是有理,很有理。

    纵观整个中国历史,还从来没有出现这种危机与机遇并存的情况,秦国统一华夏的天赐良机出现了,而同时,华夏有史以来最大的威胁出现了,谁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想明白。

    “寡人何尝不明白。可是,这不能拖啊,必须得在短时间内决断。”秦昭王很是无奈,道:“战机稍纵即逝,东进之事倒是可以缓上十天半月。可是,匈奴南下不能拖,十天斗月之后,匈奴说不定已经占领了河套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君上圣明。”白起点头赞扬。

    秦昭王这话很有道理,东进可以拖上一段时间,十天半月,甚至一个月都成。问题是,匈奴南下在即,若是秦国反应慢了,就会错失良机。

    把众人一扫,只见个个眉头紧拧着,明显是没有办法,秦昭王一颗心直往下沉。当他的目光停在秦异人身上时,只见秦异人双眉紧拧,眼中jing光闪烁,正在思索,忙问道:“异人,你可有妙计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秦异人如同木桩似的,没有反应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异人,你可有妙计?”秦昭王的声调转高。

    “啊!”秦异人被惊醒过来,道:“大父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好大的胆子,父王问你话,你竟敢当作耳旁风。”赢煇好不容易逮住这等良机,当然不会错失,沉声喝斥,道:“父王,如此目无君上

    之人,当罪!”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秦昭王脸一沉,瞪了赢煇一眼,道:“异人,你想到法子了么?”

    马屁拍到马腿上了,赢煇颇是不爽,却是不敢再说。

    “大父,救与不救,这事也不难决断。”秦异人点点头,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不难?”一片惊呼声响起?

    秦昭王、范睢、白起、司马梗他们哪一个是平庸之人?他们人人才智非凡,只觉这事极为棘手,无法在短时间内想得明白。秦异人竟然说这事不难决断,他们还真是有些难以置信,以为自己听错了,个个瞪大眼睛,死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你就瞎吹!看你怎生收场!”赢煇听在耳里,喜在心头,终于可以看秦异人的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不难。”秦异人仿佛没有看见众人怪怪的眼神似的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说要如何做?”秦昭王身子前倾。很是急切。

    心中暗想,秦异人还没让他失望过,说不定真有办法。

    如此想的还有范睢、白起和司马梗、蒙骜他们,无不是瞪大眼睛,死盯着秦异人,没有放过任何一个细节。

    “救与不救,其紧要处就两个字‘利害’。”秦异人缓缓道:“我们只需要从这两字着手,想明白是救的利大,还是不救的利大。就可以决断了。”

    “利害?”范睢眼中jing光暴she,一拍双手,赞道:“好!说得好!”一拍额头,颇有些恍然大悟的样儿。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秦昭王也是恍然,笑道:“救与不救。说到底就是权衡利害,若是救的利大,则救;若是不救的利大,则不救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以为救的利大,还是不救的利大?”司马梗忙问道,脖子伸得老长。很是急切。

    秦昭王、白起、范睢他们无不如是。

    “大父,有写放山川吗?”秦异人却是并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写放山川?你要这做甚?”秦昭王有些不解了,道:“最大最全的写放山川在北坂。宫中有一个小的,也够用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我们去写放山川那里去说,更形象。”秦异人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走。”秦昭王很想知道秦异人的想法。却不得不忍着,率领众人离了上书房。来到左侧的一座宫殿中。

    这宫殿占地很大,由铁鹰锐士镇守,守得如同铁桶一般。一众人在秦昭王的带领下,进入宫殿里,秦异人一瞧,只见好大一个沙盘,华夏的地理山川能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来到写放山川前,秦异人扫视一眼众人,道:“不管匈奴,继续东进,固然可以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,然而,种祸之大,你们可知?”

    都知道,若是不管匈奴南下,秦国集中兵力东进,很可能能得所yu,完成一统伟业,就是要种祸,要遗祸无穷。问题是,这祸根有多大,众人还没有想明白。

    “匈奴这次大举南下,首要目标是河套之地。”秦异人抄起一根木棍,指点着写放山川上的河套之地,道:“匈奴一心要占领河套之地的原委,你们都很清楚。河套之地土肥水美,天蓝草碧,是天然的牧场,匈奴做梦都想得到。为此,数十年前,三十万匈奴大举南下,被赵武灵王大破之。若是匈奴占领了河套之地后,匈奴会如何做?武安君,你眼光独到,这事还是你来说。”

    白起也没有客气,抄起一根木棍,在河套之地上一点,道:“匈奴其心可诛,占领河套之地不过是其除恶用心的第一步。”

    手中木棍朝西一划,停留在陇西之地,道:“若是匈奴向西,与羌勾结,夹攻陇西之地,这对大秦是个巨大的威胁。”

    木棍再朝南一划,一路南进,直到关中之地,停在咸阳之地,道:“河套之地离关中不到千里,若是以骑兵进攻,匈奴攻到咸阳不过三五ri时光,这对大秦是个巨大的威胁。当然,大秦有不少关隘,可以阻挡匈奴的进攻,但是,这种威胁让人提心吊胆,难以释怀。”

    秦始皇时期,秦始皇命蒙恬攻打河套之地,曾经发生过一场巨大的争论,朝野震动。争论的焦点,就在于打与不打。打了,能得到什么好处?

    主张不打的人认为,河套之地没有城廓之守,没有好处,不过是一块不毛之地,对秦朝没用,秦朝犯不着为此而大动干戈。

    据说,李斯这样明智之士也在反对。由此可见,反对出兵的压力有多大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却是看得明白,河套之地对关中的威胁太大了,势压关中,这威胁一定要消除,果断的派蒙恬进攻,最后收复了河套之地。

    这事,体现了秦始皇的远见卓识,本该被赞扬,却被无数人诟病,成了秦始皇不恤民力、残暴不仁的一大罪状,诚可笑也。

    钱,是好东西,安全更好!若是不打下河套之地,关中没有安全可言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