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四章 再度入军

    ()咸阳,北坂,一片空地上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聚集在这里的不仅仅有国人、庶民,还有士卒、官员,人人脸上泛着喜se,翘首以盼,仿佛在等待什么人似的。<耕大典”的季,一国之君要亲自来到田间地头,把犁耕地,意味着一年的chun耕开始了,可以播种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国最为重要的ri子之一,历朝历代极为重视,哪怕是昏君也不敢担搁。

    天大地大,吃饭最大!

    不论是何人,不管你的权势有多大,不管你的地位有多高,必须要吃饭!仅此一条,足以让人重视耕作之事了。

    更别说,战国时代粮食极为贵重,不得不重视,哪怕是山东那些只知吃喝玩乐的国君也不敢懈怠。<耕大典不仅要举行,还要隆重而盛大,不能有丝毫马虎。<耕大典不仅秦昭王要来,秦国重臣会全部到齐,由不得他们不欢喜。

    “君上驾到!”就在一众人期盼之际,只听一个尖细的内侍声音响起,只见一队人策马而来。当先一人,白须白眉,正是秦昭王。

    在秦昭王身后是丞相范睢、上将军白起、国尉司马梗、廷尉、大田令,还有太子赢柱、赢煇、秦异人……不下百人之众。

    个人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。寻常时ri里哪能见到。今儿就见到这么多。国人庶民极是激动。攘臂高呼:“大秦万岁!大秦万岁!”<耕大典,寡人将率群臣、王子王孙亲自耕作。你们回到家里,要勤于稼穑,好好侍弄庄稼。为大秦出力,因为,大秦要扫灭山东,一统华夏了!”

    这话平实,却是非常激动人心,不为别的,只是因为秦国要扫灭六国,一统华夏。

    自从周天子失德,到如今,已经七八百年过去了。很多人想要一统天下,还天下安宁。却是没有做到。而秦国,即将做到,还有比这更让人激动的吗?

    “大秦万岁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”

    欢呼声与哭声响彻天地,震得大地都在颤抖。国人庶民虽是在哭,却是笑得阳光灿烂,仿佛大过年似的。

    秦昭王眯眯眼睛,很是享受,过了一阵,飞身下马,一撩袍衫,下摆朝腰间一系,挽起袖子,来到田里,双手扶在曲辕犁上,睁大眼睛一通打量,大是赞赏,笑道:“这犁又有些不同了,是不是你们进行了改进?”

    大田令忙道:“君上英明。试制之后,臣等反复试验,发现了一些小问题,略作改进。”

    “异人,你这想法很不错。没想到,你还是能工巧匠呢。”秦昭王笑眯眯的,赞赏秦异人,不惜溢美之词。

    作为一国之君,他不会不清楚粮食的重要怀;作为秦国的国君,他太需要粮食了,粮食越多,他一天下的可能xing越大,秦异人改进农具,制出这曲辕犁,解决了他心头一个大问题,由不得他不欢喜。

    “父王,我为你牵牛。”赢煇手脚麻利,把袍衫一撩,下摆一束,小跑着过来,就要来牵牛。

    “不消。”秦昭王却是摇头,道:“有了这犁,一人足也,不象往昔要数人协作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?”赢煇有些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在秦异人改进农具以前,耕地需要数人数牛合作,方能犁地,很是繁琐。有了曲辕犁,一人一牛足也。赢煇才从军中赶来,压根儿就不知这事。更别说,在他眼里,只有武力,对这等事儿他不感兴趣,也没有注意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。”秦昭王抄起鞭子,手腕一振,一声清脆的声音响起,扯起嗓子吼道:“走着!”

    “哞!”这是一头健壮的耕牛,仰起头,一声嘶鸣,迈开四蹄,朝前行去。

    “沙沙”的泥土翻转声响起,如同一首动听的歌谣,很是悦耳,只见泥土翻转,新泥向上,一股土腥味儿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赢煇有些难以置信,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揉揉眼睛,不得不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好!采!”一片欢声雷动,国人庶民眼里泪花闪闪,激动异常,比起打了一个大胜仗还要让他们欢喜。

    秦人勤于稼穑,做梦都想拥有好的农具。然而,不管他们无论如何努力,都不能成功,不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好农具。如今,他们终于见证了曲辕犁的方便之处,要不激动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在国人庶民的激动中,秦异人的眼睛瞪圆了,很是诧异,死盯着秦昭王。

    只见秦昭王犁地极为麻烦,很是熟练,如同一老农似的,他犁出的地深浅相差无几,而且笔直,这耕地的功底不浅啊。

    秦异人万万没有想到,秦昭王这个国君竟然有如此了得的农家本领,不得不惊讶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有让秦异人更加惊讶的,只见白起、范睢、司马梗、廷尉、大田令这些重臣,个个撩起袍衫,束好下摆,挽起袖子,下到田里,扶犁而进。

    他们个个都是犁地好手,犁出的地深浅相差不大,还是笔直,这手功夫很是了得。

    秦异人把范睢、白起、司马梗、廷尉和大田令瞧瞧,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,眼睛越睁越大。看得出来,他们是犁地的好手,功底不浅。在他们之中。大田令掌管农事。他有如此了得的功底可以理解。连范睢、白起、司马梗这些位高权重的重臣都有如此了得的功底,要秦异人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正在秦异人惊讶之际,只见秦昭王已经回头,犁到他身前,笑道:“异人,这有何好惊奇的?大秦‘功自耕战出’,大秦的男儿,上马是征战天下的锐士。下马是了不得的农夫!”

    这话一点也没有夸大,秦人上马是名动万古的秦国锐士,下马是优秀的农夫,就是白起、范睢和司马梗这些重臣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来试试。”秦昭王把手中的鞭子递到秦异人手里。

    “好咧。”秦异人二话不说,接过鞭子,轻挥一下,低喝一声道:“走着。”

    耕牛嘶吼一声,迈蹄而去。

    “他会犁地么?哼!”赢煇冷笑一声,极是不屑。

    秦昭王的眼睛瞪得老大。死盯着秦异人,他也想看看秦异人会不会耕地。

    只见秦异人耕地很是娴熟。如同一个老农似的,犁出的地深浅差不多,很是笔直,比起秦昭王一点也不逊se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赢煇的脸se很是难看。

    “好!这才是吾孙!”秦昭王大是欢喜,大声赞扬。

    秦昭王这一夸不打紧,赢煇很是不爽,道:“父王,且看孩儿的。”来到一架曲辕犁前,抄起鞭子,一鞭子抽在牛屁股上。

    秦昭王夸赞秦异人,让他很是不爽,怒气无处宣泄,正好发在牛身上。这一抽的力道不小,耕牛吃疼,大吼一声,疯了一般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看你跑,看你跑!”赢煇自恃力大,才不在乎,右手一用力,使命的按着曲辕犁。

    “啪!”只听清脆的木材断裂声起,一架上好的曲辕犁断成了两截。

    犁地还是一门技术活,一个不好,就会把犁拉坏。他只会使蛮力,不知技巧,曲辕犁能不坏吗?

    “啊!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一众国人庶民的目光齐刷刷集中在赢煇峰上,个个捂嘴直笑。

    在秦国,不会犁地,那是很丢人的事儿。“功自耕战出”,不能打战,就要会种庄稼,总要占一头。最好是两者都要会,都要jing,才能得到他人的尊敬。赢煇倒好,一来就把曲辕犁给废了,能不成为笑柄吗?

    “呼呼!”赢煇一张脸涨成了猪肝se,脸孔扭曲了,呼吸粗重,很想发作,却是碍于秦昭王在此,不敢发作,唯有把一腔怒气闷在肚子里的份。

    “爱出风头,也要有本事!”秦异人看在眼里,大是好笑。

    赢煇一而再,再而三的与他过不去,秦异人还真没把赢煇放在眼里,一个四肢发达、头脑简单之辈罢了,何足忧?<耕大典一直持续了大半天方才结束,秦昭王对曲辕犁是赞不绝口,一个劲的夸秦异人了得,有巧思。

    不仅他在夸,就是白起和范睢、司马梗他们也在夸赞。

    赢煇最是郁闷,他折犁一事是今天最大的笑柄,让他的脸面无处搁,他能不郁闷?

    秦昭王把身上的泥土清理干净,这才飞身上马。秦异人他们策马跟上。

    <耕大典,也有四十余次了。就未有如今儿这般让寡人欢喜的,这曲辕犁真的好用,非常好用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一众人发出一阵畅笑声,打从心底赞成这话。

    “有了这如此好用的犁,大秦就不用愁没有粮草了。”秦昭王满面红光,抚着脸颊道:“若是在长平大战之前有如此好用的犁,大秦也不用打得那么辛苦。”

    长平大战,秦国虽胜,却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,把四代人,上百年的积蓄消耗一空。若是在长平大战前有曲辕犁的话,秦国的粮草就会更多,不用打得那么艰苦。<耕大典已过,东进之事要立时进行。异人,你就入军,还是做中军司马。”

    “中军司马?”一片惊呼声响起。

    虽然秦异人曾经做过中军司马,但那是和王陵合作,眼下是与白起合作,这是何等的惊人?谁能不惊?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