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三章 华夏危机

    ()“龙城急报?”李牧的脸se一下子凝重无比,一双虎目中jing光暴she,却是没有问出声。

    不仅李牧脸se难看,一众将领谁个不如是?个个板着一张脸,死盯着这个斥候。

    “可是匈奴入侵了?”司马尚看了一眼李牧,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匈奴大举入侵,不下五十万之众。”斥候的话很惊人。

    “什么?五十万?”所有人,包括李牧齐齐失se,大声喝问。

    一时间,喝声如雷,震得地皮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匈奴入侵,早在李牧的预料中。匈奴垂涎河套之地,yu要据而有之,哪年不进攻赵国?是以,一听斥候说“龙城急报”,李牧就猜到了,应是匈奴有异动,又要再次入侵了。

    让他意外的是,这次匈奴竟然是大举入侵,出动五十余万之众,这是何等的让人震惊。

    匈奴是大草原上的游牧民族,兵利弓劲,jing于骑she,能在马背上过一生,来去如风,极难对付,这让中原很是头疼。为了抵挡匈奴,秦、赵、燕三国修了数千里的长城。就算如此,仍是对匈奴很是头疼,一个不小心,匈奴就会利用jing于骑she的优势从中原无法防备之处进攻,进行掳掠。若是中原反扑,匈奴立时就逃走,中原想追也是追不上。

    而且,这一次,匈奴不再是小打小闹了,而是要大举进攻,要出动五十万之众,这在匈奴历史上还没有过。

    想想数十年前,赵武灵时期,匈奴也才出动三十万之众,大举南下,想要占领河套之地。却是被赵武灵王大败。

    要是在正常时节,匈奴出动五十万之众,都足以让人惊骇莫铭,更别说是眼下李牧最为困难的时期。

    自从长平大战后,赵国的jing锐就被抽调一空,留给李牧的不过是两万老弱。就是凭着这两万老弱,李牧守得九原不失,已经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从长平大战后。李牧没有得到赵国一兵一卒的补充不说,还没有得到赵国一粒粮、一枚钱的补给。军械、武器、粮草、饷银……一切与抵挡匈奴有关的事儿,都要李牧自己想办法,他的ri子是何等之艰难。

    就是在这样艰难的情况下,突然得到匈奴出动五十万之众大举南下的消息。就是以李牧的胆识,也是脸se大变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紧接着,就是死一般的寂静,众将张大了嘴,瞪圆了眼,如同雕像一般,唯有惊惧的份。

    不是他们胆小。实在是匈奴势大,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怕?有什么好怕的?大不了,与匈奴拼死一战。杀一个够本,杀一双赚一个!”

    “对!与匈奴拼了。”

    过了一阵。众将反应过来,七嘴八舌的叫嚷着,却是没有一人退缩,无不愿与匈奴死战。

    抵抗异族。华夏从来没有含糊过,哪怕是在战国这样的大乱之世。仍是有不计其数的热血志士为此抛头颅,洒热血,万死不悔。

    眼前的赵国众将,就是最好的说明。

    李牧右手举起,众将的争吵声戛然而止,如同被剪刀剪断似的。李牧虽然年轻,比起众将都要年轻,然而,他的才华谁都得服气。

    尤其是长平大战后,赵九原这两年的处境极为艰难,要是换个人的话,早就丢了九原郡。而李牧却能在如此艰难的情形下,保得九原不失,无论怎样赞誉都不为过,众将对他很是服气,一见他要说话,无不是打起jing神,竖起耳朵,凝神静听。

    在众将的注视中,只见李牧嘴巴张得老大,想要说话,却是半天说不出来,最后,李牧仰首向天,长叹一声:“哎!”

    这一叹息不打紧,众将的心都差点碎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,我们该如何做?你说话呀。”有心急的将领大声嚷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将军说怎么办就怎么,哪怕是上刀山,下火海,我们决不皱一下眉头。”众将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李牧右手食指指点着众将,仍是半天没有说出话来,这让众将更加惊疑了,却是没人敢发问了。

    以他们对李牧的了解,若不是有着万分难决之事,他断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匈奴五十万之众大举南下,誓要占据河套之地,而大赵已破,无力抵挡。我手里只有两万老弱,无论如何也是抵挡不住……”李牧张于开口说话了,却是无比沉痛。

    他的话很能打击人,让众将的头颅低垂着,无声叹息。

    即使李牧不说,他们也是明白眼下的处境是多么的艰难,可以说是自从赵国修建九原郡以来最为艰难的ri子了,即使李牧再能干,再了得,仅凭区区两万老弱,无论如何也是抵挡不住五十万匈奴的。

    “要想保得九原不失,只有一个办法……”李牧的声调依然很沉痛,却是给众

    将以希望。

    “将军,什么办法?”众将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求援!”李牧的话很简单,不失力度,却是让众将个个张大了嘴巴,瞪圆了眼睛,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他们不仅说不出话来,脸孔扭曲,比哭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这不废话吗?谁不知眼下该求援?问题是,赵国已经被秦国灭了,就是向赵国求援也没用啊。

    “将军,求援当然是好,可是,我们能求来援兵吗?”司马尚愣怔了半天,这才迟疑着道:“赵国已破,就是君上想要发兵相助,也没有兵啊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赵国已经向秦国称臣,是秦国的臣子了。整个赵国,也没有几多兵力,就算赵孝成王有心要增援李牧,也是拿不出兵马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向赵国求援,是向秦国求援。”李牧的声调有些低,与他昔ri里刚劲有力的声音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“什么?什么?向秦国求援?”

    “我没听错?”

    “你掐我一下,看我疼不疼?”

    “啊!你真掐呀?”

    李牧的话刚落音,众将就是一脸惊讶,个个难以置信。那感觉跟在做梦似的。

    李牧的话太难以让人相信了,他们明明听得明白,却是不敢相信,也不愿相信。

    秦赵是死仇,虽然赵孝成王称臣了,成了秦国的臣子,但是,这种数十年积累的仇恨哪是短时间内所能消除的,众将对秦国依然仇恨。若是见到秦人的影子,他们都会砍上几刀。李牧居然要向秦国求援,还有比这更让他们难以置信的吗?

    此时此刻,他们宁愿相信太阳从西边升起,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是逗我们玩的。在说笑。”司马尚忙打圆场。

    “是呀,将军说笑,提振我们的士气。”众将jing明人,忙附和。

    这是打破眼下尴尬的最好法子,然而,李牧如同没有明白他的好意似的,脸一肃。极为认真,道:“我说的是真的!要想保得九原不失,要想保得河套不失,唯有向秦国求援。”

    “将军……”众将大声叫嚷。就要反驳,却给李牧挥手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心情我能理解,我何尝不是心疼如绞?”李牧沉声道:“你们都知道,中牟一战。山东之地jing锐尽失,元气大伤。无力再战。放眼天下,唯有秦国能够抵挡匈奴,也唯有秦国能够保得河套之地不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将一阵沉默,想要说话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李牧说得没错,眼下的局势,唯有秦国能够抵挡匈奴,唯有秦国能够保全河套之地。除了秦国,没有任何一个战国有这种实力。

    “你们恨秦,我亦恨秦,然,恨秦与保全河套之地相比,轻如鸿毛。”李牧眼中jing光一闪,声调转高,道:“秦赵之仇虽深,毕竟是华夏私仇,是我们华夏自己的事。匈奴入侵,这是异族入侵,是华夏的公愤,我辈当以私仇为轻,以公愤为重,与秦国一道,力抗匈奴,保得边境不失,保得河套不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众将依然是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他们并非不知道李牧说的是有道理,很有道理,问题是,他们很不愿接受这事实。

    “河套的重要,你们都知晓。若是丢了河套,匈奴就会以河套为基,进窥燕国,再入侵中原,我们都将成为千古罪人,无法向后世子孙交待!”李牧的声音更高了,具有震憾人心的力量。

    河套的重要xing,他们不会不知道。正是因为河套太过重要了,匈奴这才一而再,再而三的想要占领河套,把河套打造成进攻中原的战略基地。若是河套落到匈奴手里,后果不堪设想,那是遗祸万世的罪责,谁也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“李将军所言极为有理,这是眼下解除匈奴之祸的最好办法,我赞成。”司马尚第一个表态支持。

    “我也赞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赞成。”

    众将先后表态,却是声音极低,如同蚊蚋似的,要不是李牧的耳音好,压根儿就听不见。

    他们恨秦入骨,却要向秦国求援,这是在向秦国低头,他们心里很不好受。

    “将军,秦国忙着征战山东,这能求来援军吗?”有将领犹豫了半天,还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话太打击人了,李牧的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说不出话来,最后化为一声长叹:“哎!”

    中牟一战之后,秦国一统的良机出现了,正是秦国大举东进的良机,要是秦国不忙着征战山东之地,就不叫秦国了。

    秦国一心要扫灭列国,这是百年战国第一遭遇到这等良机,秦国会放过吗?秦国会发兵增援吗?

    这事,谁也没底,谁能不担心?

    “但愿秦王识大体!”李牧想了想,很是无奈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