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一章 天下震恐

    ()“久闻公子多有惊人之见,果是如此!果是如此!”范睢双手轻击,赞不绝口,一脸的赞叹之se。

    不与秦异人深谈不知秦异人竟然有如此让人做梦都想不到的妙法,要他不赞叹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丞相过奖了。”秦异人谦逊一句。

    专利法,这是现代人都知道的事儿,竟然惹得范睢如此盛赞,秦异人还真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范睢绝顶聪明之人,若单论才智,秦异人虽是了得,未必比得了,毕竟范睢是千古有名的谋士,一条“远交近攻”之策,流芳千古。但是,秦异人比起范睢多了两千年的文明熏陶,这就不是范睢比得了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两千年的文明差距,秦异人的一言一行,都给范睢以新鲜感,秦异人的想法让他们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事关重大,极为有用,然,眼下大秦要大举东进,要扫灭六国,一统华夏,分不出更多的人力物力财力,这兴办学馆一事,不能cao之过急,得缓缓。”范睢沉吟着道:“事有轻重缓急,而大举办学消耗巨大,收效慢,非眼下急务。”

    办学固然是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的根本大事,可以开启民智,可以提高全民素质。但是,这需要很大的投入,需要巨大的花费,而收效又太慢,是以,很多人不愿在教育一事上下功夫,就连范睢如此明智之人都是如此,这让秦异人大是感慨。

    “纵然如此,有些事也要先做起来。诸如制订律法。选学馆。”范睢毕竟是明智之人。具有远大的目光,非常人所能及,道:“这些事若是不能做起来,学馆也难以办起来。我之意,这事还是由公子来牵头,可好?”

    的确如此,若是不能从法律上给以保护,要想推行全民教育。那是痴人说梦。制订律法,选师资,选馆舍是当务之急,唯有把这些事做在头里,才能推行全民教育。

    “丞相厚爱,异人敢不尽力。”对这事,秦异人也有意担之。

    “虽说大秦眼下财力吃紧,难以大办学馆,却也可以先办一些。”范睢的眉头拧着道:“这是利在千秋的大事,不得不行。我之意,先请公子与荀子、公孙龙子一道商议好。先建上几所学馆再说。容时机成熟,再扩大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秦国要集中财力人力物力征战山东,的确是拿不出太多的钱财。再说了,一切还在秦异人的想法中,还不具备全面铺开的可行xing,先办上一些学馆,积累师资力量、积累经验,时机成熟,再全面铺开,这才更切合实际。

    “丞相高见。”对范睢的说法,秦异人也是赞成,不得不佩服范睢的务实。

    事情一旦敲定,范睢的雷厉风行就体现出来了,道:“公子,我这就给你派吏员,把这事做起来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秦国,不积压政务,当天的事当天做。

    “不急,不急。”秦异人摆手,道:“办学这事只是我要说的第一件,还有第二件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?”范睢颇有些诧异,把秦异人一打量,笑道:“公子好才学,了得了得!公子,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一直在担忧大秦大举东进之后,这钱粮何来?”秦异人笑着问道。<秋之际,可以因粮于敌,不需要运粮。那时节,chun秋虽乱,却也不及战国之乱啊。战国百年,诸侯力征,天下大耗,一国之中有粮几多?有钱几多?就是齐国,得渔盐之利,其钱粮也是不多啊。大秦这次大举东进,所费钱粮实在是惊人,不比长平大战少,只会更多。这些,只能从秦国运出去,难难难!”<秋时期,不适用于战国。<秋时期,虽是天下大乱,诸侯之间征战不断,毕竟周天子的威慑还很明显,诸侯不得不有所顾忌,打起来总是束手束脚。到了战国时代,周天子再也没有号召力了,再也不能威慑天下了,诸侯毫无顾忌,甚至“纷纷问鼎重”,谁还在乎周天子?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战国百年征战起来无法无天,想怎么打就怎么打,想怎打杀就怎么杀。百年征战,死伤无数,田地荒芜,要钱没钱,要粮没粮,山东之地愈困。

    唯有秦国是个异数,越战越强,越来越富足。然而,长平一战,把秦国上百年的积蓄消耗一空,钱粮远远未恢复到长平大战前的水准。

    因粮于敌,想都莫想,山东之地都快没饭吃了,哪来的粮?这钱粮还是得着落在秦国身上,得由秦国出。

    在这样的情形下,秦国大举东进,对于秦国来说,这是何等沉重的负担?作为秦国的丞相,范睢不能不愁啊。

    “我要说的第二件事,就是大秦可以改进农具,使之更省力省事,更有效率。”秦异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改进农具?”范睢一摊手,不住摇头,道:“公子,这事,大秦年年在做,月月在做,riri在做,却是收效甚微呢。为了有更多的粮食,秦国大力推行牛耕,保护耕牛,却是苦于没好的农具,这事啊比起办学馆更难。”

    战国时代的农业生产效率极为低下,其原因就在于农具太过落后了。山东之地用的是耒耜,更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所谓耒耜,类似于现代的铁铲,一个十字形的部件,上面一根木柄,用来翻土,其用法和用铁铲没多大差别,先是用脚狠狠一踩,使之插入土里,然后再一扳,算是完成了。

    这效率之低下,可以想象得到了。

    为了提高农业生产效率,秦国另辟蹊径,大力推行牛耕,虽然取得了不错的收效,粮食产量大有提高。然而,让人苦恼的是,犁太落后了,太“坑牛”了。

    当时使用的犁,又笨又重,不方便不灵活,浪费人力牛力。三两头牛,加一个人,一天能犁出一亩地,算是不错的了。其低下的效率,由此可见。

    秦国为了改进农具,可以说是绞尽脑汁,费尽心力,却是没什么效果。这事,比起办学馆还要难,难得太多。

    办学馆虽难,只需要有钱就能办起来,改进农具需要技术,再多的钱粮也是没用。

    把范睢这副苦恼样儿看在眼里,秦异人颇是好笑,从怀里取出一张羊皮纸,递给范睢,笑道:“请丞相过目。”

    范睢接过,展开一瞧,眼睛猛的瞪圆了,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呼呼!”范睢胸口急剧起伏,眼中jing光越来越盛,最后如同明灯似的。

    “快,有请大田令。”突然之间,范睢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大田令,相当于现代的“农业部长”,主管农业生产。在当时,其重要xing远远超过了现代的农业部长,因为秦国推行的是“功自耕战出”的国策,农业具有无以伦比的重要xing。

    当然,大田令又是农业生产方面的“专家”,在这方面具有极深的造诣,范睢要不请他前来都不成。

    范睢一双眼睛陷在羊皮纸上了,再也拔不出来,睁圆一双眼睛死盯着羊皮纸。

    “这都淘汰品了,现代社会谁在用这玩意?”秦异人把范睢那副样儿看在眼里,不由得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秦异人画的是犁,现代社会使用的犁。现代社会在大力推行机械化,很少有人在用犁了。不过,仍是时不时就会见到犁,秦异人是根据自己记忆画的。

    这种犁有一个名称,叫“曲辕犁“,自从唐朝发明以后,再也没有大的变动,只是有些小的改进。之所以如此,是因为这犁很好用,省事省力。

    很快的,大田令赶来,范睢把羊皮纸递给他一瞧,大田令一双眼睛又陷进去了,再也拔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好!好!太好了!”过了老半天,大田令大声叫好。

    秦异人脸上泛着笑容,缓缓摇头,暗想他肯定又会赞扬一通。然而,让人意外的是,只见大田令二话不说,紧握着羊皮纸,转身就跑走了,跟风一般快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秦异人想象中的赞扬并没有发生,大是意外。

    “我这就去叫人做犁。”大田令的声音远远传来,人已去得远了。

    以大田令的眼光,他当然看得出这种曲辕犁的好处,他巴不得马上做出来,去试试。

    “公子,在办学馆这事以外,还得给你加一事,协助大田令改进农具。”范睢笑呵呵的道:“这农具虽然还未制出来,未试过,但以我和大田令的眼光可以看出,此犁非同凡响,非同凡响。”

    尼玛呢,淘汰品居然还非同凡响,这还有天理吗?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新郑,韩国都城,韩国王宫。

    “虎狼秦人来年就要大举东进,这可如何是好?如何是好?”韩桓惠王一脸的惊恐之se,冲一众大臣大声喝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众大臣沉默以对,无人说话。

    韩国正挡在秦国东进的必经之路上,秦国首先就要灭掉韩国,谁也无法解此难。

    xxxxxx

    大梁,魏国都城,魏国王宫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魏无忌,你这杀千刀的蠢货,你竟然把寡人的二十万大军葬送得一干二净,秦国来年打来,寡人拿什么抵挡?”魏安釐王脸孔扭曲,冲天咆哮,吼得山响。

    然而,一众大臣却是噤若寒蝉,大气也不敢出。

    秦国一直想灭魏,魏国二十万大军损失殆尽,魏国拿什么来抵挡?

    谁能不惊?谁能不惧?(未完待续。)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