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七章 匈奴单于

    ()大漠之上一派冰天雪地,积雪数尺,少有人迹。然而,在大漠深处,有一处地方却是帐幕相连,一座接一座,不知几多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这里,就是匈奴的圣地,龙城!

    对于龙城,相信朋友们不会陌生,留下了无尽的传说,比如:龙城飞将、直捣龙城……

    若是要问,龙城究竟是什么地方,为何我们一听到“直捣龙城”这样的话就很激动,热血如沸?

    能回答的人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龙城是匈奴的圣地,是匈奴祖辈的埋骨之地。

    匈奴虽然“贵壮贱老”,丁壮在族中很有地位,而老弱却没有一点儿地位,甚至有可能会被杀死。但是,匈奴对于祖辈的坟墓却极为重视,一定要风光大葬,还要保护好。

    “直捣龙城”,就是把匈奴祖辈的坟墓给毁了,还有比这更让匈奴难受的吗?

    能与龙城相比的,唯有匈奴的另一处圣地,就是狼居胥山(杭爱山),这是匈奴祭祖的圣地。霍去病当年攻占了这里,并在这里立下一块石碑纪功,从而成了传奇,“封狼居胥”一事成了中华民族辉煌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与狼居胥山不同的是,龙城座落在漠南,匈奴更加愿意呆在龙城,而不是狼居胥山。

    因为狼居胥山座落在漠北,那里气温太低,很冷,适宜于植被生长的季节太短。这对于需要草场放牧的匈奴来说,很不利。

    而漠南就不同了。气温高,气候温暖,植被生长时间长,适合做牧场之用。是以,匈奴无不愿住在漠南。

    尤其是河套之地,更是匈奴做梦都想去放牧,是以,中原与匈奴数次大战都是在河套之地打的。有史可查的匈奴第一次大举南下,是在赵国武灵王时。那时节,赵武灵王推行“胡服骑she”成功。赵国劲卒善战,赵武灵王就在yin山南麓大破匈奴三十余万之众,打得匈奴大败而逃。

    这一战之后,匈奴虽然不愿。却是不得不逃到漠北去舔伤口,养jing蓄锐,直到战国末期,这才恢复了元气。然后,趁着中原内乱之机,再次大举南下,却被李牧在岱海附近大破之。

    这次大战,李牧是在岱海附近的开阔地设伏,打破了军事常规,打了匈奴一个措手不及。匈奴死伤惨重。不得不退回漠北。再次舔伤口。

    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,匈奴这才舔好了伤口,恢复了元气,在头曼单于的率领下,再次大举南下。想要占据河套之地。这一时期,秦始皇已经统一了中国,中国的实力大增,早已不是以前的赵国所能比。蒙恬率领三十万大军在等着匈奴。

    河套一战,匈奴死伤无数,头曼单于率领不到万人逃回漠北。这一战,让匈奴的元气大伤,比起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惨重。就连东胡也敢来欺负匈奴了,向冒顿要女人、要良马,直到要土地,冒顿大怒,点齐兵马杀奔东胡,大破东胡,匈奴这才再次强盛起来。

    适逢秦末大乱,中原实力大耗,无力与匈奴对抗。刘邦不信这个邪,率领三十万大军北征,被冒顿围困于平城,差点被匈奴活捉了,要不是陈平出一奇计让他逃过一劫的话。

    自此以后,刘邦对匈奴改变了策略,采取“和亲”之策。这虽然让人屈辱,却为汉朝争取到了最为宝贵的时间,让中原恢复了实力,到了汉武帝时期,汉军大举北上,在卫青、霍去病这些天才将领的统领下,汉家儿郎纵横在大漠之上,最终击破了匈奴。

    后人一直指责汉武帝穷兵黩武,不顾户口减半,硬是一而再,再而三的对匈奴发起战争。促使汉武帝如此做的原因是多方面的。汉武帝之所以坚持要发起“漠北决战”,要数十万汉军横绝大漠,追入漠北,原因就在于漠北是匈奴的大后方。

    每当匈奴在漠南吃了败仗,就要逃回漠北去舔伤口,恢复元气。直到兵强马壮了,又大举南下,再度为祸。

    赵武灵王击败匈奴、李牧击败匈奴、蒙恬击败匈奴后,匈奴都是这么干的。若是汉朝不咬紧牙关,勒紧裤腰带,追入漠北,对匈奴进行最后一击的话,汉朝的所有努力最终不过是过眼云烟,一旦匈奴恢复过来了,所有的仗都白打了。

    汉军追入漠北,捣毁了匈奴的大后方,让匈奴没有机会再度强盛起来,这点,已为历史所证明。

    如今距赵武灵大败匈奴已过去数十载,匈奴的元气恢复得差不多了,漠南已经多有匈奴的踪影。作为匈奴圣地的龙城,更是匈奴向往之地,无不愿在这里过冬,是以,就有了眼前情景,望不到头的帐幕。

    在不计其数的帐幕当中,有一顶帐幕最为显眼。

    这顶帐幕很是高大,占地极大,很是气派。帐顶一只黄金铸就的金鹰,栩栩如生,展翅yu飞。在大帐的前面,有一根旗杆,上面飘扬着一面绣

    金狼头旗。

    这是匈奴单于的王帐。

    王帐附近,是身材健壮的匈奴单于本部兵马驻守,水泄不通,不时就有匈奴巡逻。

    王帐里,匈奴单于正与一众大臣在饮宴。

    匈奴单于身材高大,极为骠悍,端坐在纯金打造的宝座上,左手边放着一根黄金打造的权杖,杖顶一只金鹰,展翅yu飞。

    面前的短案上放着一只烤全羊,金黄se,散发着诱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在短案上还摆着金酒壶,小巧的金刀,这些食具。

    在王帐两厢,摆满了短案矮几,上面摆着美味的烤全羊,是一众匈奴大臣相陪。

    这些匈奴大臣,个个jing悍过人。身材高大健壮,他们或用银制刀具割食羊肉,或是干脆用手撕手抓,一派狼吞虎咽之象。

    匈奴与中原大为不同,匈奴的律法很是简约,没有什么国务军务要处置。若是有事的话,见了面,三言两语就说清了。是以,匈奴有着大把大把的时间,这些时间如何打发?

    若不是在冬季的话。可以打猎,以此来打发。到了冬季,到处都是冰天雪地,无法行动。打猎一事自然是没戏了,只能用在饮宴上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如今大匈奴兵强马壮,为何我们还不南下?”一个大臣是左大都尉,一边朝嘴里猛塞羊肉,一边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一片附和声响起,只听一众大臣,道:“自从赵雍之后,中原再无能人,我们大匈奴何惧之有?这么多年过去了。大匈奴已经恢复昔ri雄风。只要大单于一声令下,大匈奴的勇士们就会杀向河套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拿下河套之地后,我们就可以往东,攻打燕国。一举袭破燕国,占领燕国旧地。就可以朝南打,打进中原去。”

    大漠苦寒,而中原富饶,打进中原。占领中原,一直是匈奴的梦想。在数十年前,匈奴就想如此做,却是没有想到,赵国出了一个赵武灵王,硬是把匈奴打得大败。

    如今,数十载过去了,匈奴的元气恢复了,实力大增,匈奴的心思又活泛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本单于就不想?”匈奴单于眼睛一翻,jing光暴she,扫视群臣,沉声道:“你们就知道打打打,你们也不动动你们这蠢笨的猪脑子好好想想,如何打最是有利?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单于放下手中的金制刀具,拿起一块上等丝绸,擦擦手,道:“长平大战之后,赵国jing锐尽失,赵国元气大伤,再也无力抵挡大匈奴的进攻,你们一再请战,我却坚持不战,你们可知为何?”

    战国时代,就是内忧外患的时代。内忧,当然就是七大战国力征了,你打我,我打你,华夏一片混战,没有宁ri。

    外患,主要是北方的匈奴和胡人。在当时,胡人主要是指东胡,当然也可以包括林胡、楼烦、休屠、浑邪、楼兰这些游牧民族。

    匈奴因为惧秦兵威,不敢近秦边,只能一味滋扰攻击赵国,是以,抵挡匈奴这事就着落在了赵国身上。

    而东胡所在之地主要是现在的东北之地,抵挡东胡就着落在燕国身上,燕国名将秦开击胡,取得了不错的成效。

    长平大战后,赵国元气大伤,无力抵挡匈奴的进攻,若是匈奴进攻的话,河套之地十之仈jiu会落在匈奴手里。这的确是匈奴进攻的良机,单于却是迟迟不进攻,着实让匈奴大臣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因为赢稷这老儿。”匈奴单于大声道:“你们莫要忘了,在当年赵雍与大匈奴大战之时,赢稷这老儿就下令秦国的九原驻军做好增援赵雍的准备,若是赵雍不敌,秦军就会参战。对于秦军,你们是知道的,秦人善战,战力强悍,即使大匈奴也不敢招惹。若是我们在长平大战之后就立时南下,进攻河套之地,赢稷很可能会下令秦军进攻大匈奴。到那时,大匈奴如何抵挡秦军的进攻?”

    秦军威名素著,战力强悍,就是匈奴也是畏惧,不敢招惹。

    “咝!”单于的话语一落点,一众大臣不住抽冷子,脸上变se。

    秦军的威名是打出来的,是用尸山血海铸就的,不仅山东六国谈秦se变,就是周边的游牧民族也是谈秦se变。

    这些匈奴大臣的胆子虽是不错,唯独惧秦。

    “大单于,那要如何做?”有大臣反应快,率先反应过来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中原内乱,打了数百载,他们都在做着一个梦:统一中原。”单于得意的一笑,道:“自从赵国崛起后,就是秦赵为敌,厮杀了数十年。长平一战,赵国战败,秦国战胜,本单于一直在想,赢稷一定会不顾一切的命令秦军出战,灭掉赵国。赵国一灭,赢稷就会一发不可收,他就想灭更多的战国,他的心思就会放在中原,顾不了我们。到那时,就是大匈奴进攻的良机!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