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六章 大漠云动

    ()“远交近攻”是中国历史上着名的奇计,名动千古,就是在两千年后的今天,我们依然在称赞、在激赏,对这一奇计是赞不绝口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中国历史,并不乏奇人奇士奇计,但,能与“远交近攻”这条奇计媲美者,又有几多?

    这是范睢智慧的最高体现,是范睢一生最大的成就所在。

    这条奇计让秦昭王、白起这些风云雄杰赞不绝口,佩服无已,就是这样一条奇计,到了秦异人嘴里,竟然不完美。

    对于众人来说,这无异于天方夜谭,他们个个瞪大了眼睛,一脸的难以置信,张大了嘴巴,想要说些什么,又不知从何说起,如同被雷劈中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咕咕!”秦昭王、范睢、白起、赢柱、赢煇、蒙骜、桓齮他们,个个喉间发出一阵怪异的声响,如同被掐住脖子的老母鸡似的。

    “敢问公子,有何不善之处?”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范睢,冲秦异人一抱拳,问道。

    秦异人一瞧,只见范睢虽是礼节周到,却是不以为然,一脸的不信,他问秦异人不过是礼节xing的,一点也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“远交近攻”这一奇计,是范睢平生最得意的杰作,无数人在赞叹,没有丝毫毛病,偏偏秦异人说不够完美,还有比这更难以让人置信的么?

    也是范睢涵养好,要是换个人,一定会指着秦异人的鼻子讥笑。

    “异人。”秦昭王也反应过来了,脸一肃,颇是不悦,沉声道:“快向丞相赔罪。丞相奇计,亘古未有。你休要胡说!”

    尽管秦昭王对秦异人很是赏识,很是器重,却是不信秦异人真的能让“远交近攻”这一奇计更加完善,不得不出言喝斥。

    “异人,快赔罪。”赢柱的脸也拉下来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还以秦异人为荣的,哪知转眼间秦异人就是胡说八道了,竟然在找范睢奇计的毛病,他绝对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白起,蒙骜和桓齮他们微微摇头。虽然没有说什么,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,秦异人这是在乱说。若是“远交近攻”这一奇计还不够完美,还有什么计策称得上完美呢?

    “异人,你倒说说看。丞相此计有何未善之处?”反倒是赢煇冲秦异人笑呵呵的道,只是他脸上的讥嘲戏谑之意谁都能看得出来,他这是在让秦异人出丑。

    秦异人很是抢眼,让他很是不爽,终于逮到如此良机,他要是放过了,他就不是赢煇了。

    然而。让他们意外的是,秦异人却是沉着镇定,仿佛没有看见他们奇怪的表情似的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,远交近攻固然称善。却不尽然,应当再加上‘逐个击破’四字,方称完美。”秦异人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远交近攻?”

    “逐各击破?”

    一片惊讶声响起,只见秦昭王、范睢、白起、蒙骜、桓齮、荀子、公孙龙子、徐夫人他们个个睁大了眼睛。一脸的震憾之力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震憾!

    “远交近攻”之策是千古奇计。让人称道,谁也挑不出毛病,却给秦异人加了四个字,这条奇计就更加完美了,真的称得上尽善尽美,由不得他们不震憾!

    “妙!绝妙!”

    “好!采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众人又是齐声赞赏喝采,不住轻轻击掌,击节赞叹了。

    一众人打量着秦异人,适才的不信之se荡然无存,代之而起的是一脸的佩服之se,无不是打从心里佩服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蠢材,都能明白秦异人这四个字是何等的了得,由不得他们不赞叹。

    唯有赢煇脸se难看,紧抿着嘴唇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赐教!”范睢更是站起身,冲秦异人深深一揖,身子躬成了九十度,极为恭敬,比起学生见老师还要恭敬。

    “丞相言重了。”秦异人忙站起还礼。

    “我范睢自以为智计绝世,一条‘远交近攻’之策堪称千古奇计,尽善尽美,然而,听闻公子之言,范睢方知此计并非尽善尽美。范睢佩服,佩服!”范睢是心悦诚服,不住赞叹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又何尝不是!”白起重重点头,大声感慨道:“丞相此计让大秦受益良多,再有公子这一计,大秦扫灭六国,一统华夏,将会更加顺畅。”

    远交近攻这一条奇计,让秦国受益无穷,一直被秦国奉为教条,严格的执行了这一计策。然而,到了吕不韦当政时期就出了问题,这一计策就不是万能的了。

    吕不韦是商业奇才,他经商很有一套,然而,平心而论,他的政治才干实在不怎以样,更别说军事才干了。他当上秦国丞相后,志得意满,急于建功,要蒙骜率军东征。

    东

    征倒不是问题,问题是他太蠢了,他要蒙骜对韩赵魏燕齐等国都要进攻。他若是只攻击一国或两国,倒不会出问题,这一全面攻击,就出了大问题,这不是在逼迫山东六国合纵吗?

    果然,山东六国都遭到秦国的攻击,大是不满,很快就合纵成功了,六国联兵,进攻秦国。在信陵君的率领下,六国联军在华**设伏,蒙骜中计,战死于此处。

    这一败,秦国损失惨重,折损数十万之众,遭到前所未有的损失。

    最后,这一败到了秦始皇亲政之后,被李斯总结成“逐个击破”的奇策,补全了范睢的“远交近攻”奇计。

    纵观秦始皇发动的统一战争,严格遵循了这一计谋,凡要灭一国,先要动用外交、军事的手段,进行威逼利诱,把这个国家先孤立起来,再大举用兵。

    这一计谋被贯彻得很彻底,直到六国全部被扫灭,六国都没能合纵。最好的明证,就是齐国,直到另外五国先后被灭,齐王建这才有些jing醒,下令齐军备战,却是太迟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秦昭王笑得眼睛都眯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竟然成功的完善了“远交近攻”这一奇策,这几乎是不可能的,就是范睢本人和白起这样的风云雄杰都没能成完,秦异人竟然完成了,他这个当爷爷的,还能不欢喜?

    秦昭王打量着秦异人,越瞧越顺眼,捋着胡须,笑得一张嘴哪里合得拢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赢柱也是笑得特别欢畅,秦异人这个儿子太给他挣脸了,他倍有荣焉。

    “山东之地虽是在中牟遭到惨败,然而,其实力仍是不容小视。”秦异人却是没有多少欢喜之情,脸一肃,接着剖析,道:“若是一个一个的战国,对于大秦来说,犹如郡县,不是大秦的对手,不堪一击。然而,若是他们合纵,情形就会反过来,大秦就不是对手了。是以,在每灭一国之前,大秦就要动用邦交纵横之道,进行威逼利诱,分化瓦解,把这个战国孤立起来,使其不能得到增援,唯有如此,大秦方能逐个击破!”

    “好!采!”又是一片喝采声响起,众人大声赞好。

    山东之地,若是分开来,谁也不是秦国的对手。若是联合起来,秦国就不是对手了。无论从土地的广阔,还是城池之多寡,赋税、口众上讲,山东六国远远超过了秦国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就是与秦国耗,也会把秦国拖累拖疲,甚至拖垮。

    秦国使用邦交纵横之道,威逼利诱,分化瓦解,把这些战国孤立起来,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的话无异于黑暗中的灯塔,为秦国的统一大业指明了道路,找到了策略,谁能不欢喜?

    “这事就由丞相牵头。”秦昭王打量一眼秦异人,笑道:“异人,你就去丞相府,听从丞相的调遣,协助丞相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秦异人立时领命。

    “父王,儿臣请命,愿入军中,率军出战。”赢煇瞄了一眼秦异人,大是得意,忙请命。

    “也好。”秦昭王想了想,点头同意了,道:“武安君,老三就交给你了。你不要把他当作什么王子,当作一个士卒便成。这是大秦的惯例,宗室子弟入军历练,得遵行军法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白起领命。

    秦国的宗室子弟入军历练,那是真正的历练,不能有特权,只能从普通士卒,一步步做起。若是有才干,就能积功升迁,若是无才干,到老不过是一老卒。

    自从商鞅变法以后,一直如此。就是秦武王当年入军历练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商议一些具体的措施,一直商量到深夜,这才回去歇息。

    蒙骜一回到府里,就给蒙武迎个正着。蒙武忙问道:“爹,异人公子可是入军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他去了丞相府。嗯,三王子倒是入军了。”蒙骜知道蒙武与秦异人的交情极好,他急于打探秦异人的情形实属正常。

    “什么?异人公子未入军?君上糊涂了?竟然不让异人公子入军,却让那个莽夫入军?”蒙武很是不满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说。”蒙骜脸一沉,喝斥道:“君上这是一番好意。异人公子刚刚从山东归来,对军中事务极为熟悉,即使异人公子要入军,只需要君上一道旨意便成。而公子离秦多时,对秦国政务很不熟悉,君上派公子去丞相府听候丞相调遣,是在给公子一个熟悉秦国政务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要想当上秦王,就必须要熟悉秦国政务。把秦异人派到丞相府,听从范睢的调遣,就是给秦异人一个天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xxxxxxxxx

    大漠之上,一派冰天雪地,积雪数尺。

    “得得!”一个匈奴斥候正骑马疾驰,顶风冒雪,直朝北而去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