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五章 长策惊宇内(中)

    ()“嗯。”范睢的提议立时得到一众人的赞同。

    在秦国朝臣中要找出一个比秦异人更加了解山东的人,还真的很难。可能会说范睢本是魏国大梁人,他对山东之地很是了解。这没错,范睢本是魏人,他对山东之地的确是很了解,问题是他已经入秦多年,多年未回山东之地了,他对山东之地的了解是多年前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而秦异人刚刚从山东之地回来,他对山东之地的了解非他人所能及,政风民情这些事儿他很是熟悉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就先说说山东之事。”秦昭王对范睢的提议也是赞同,他也是这般想的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就说了。”秦异人来一句简短的开场白,接着脸一肃,道:“我质赵数载,对山东的民情政情军情有所了解。这些年来,最让我感慨的是,山东之地对大秦的观感有两种截然不同的说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两种不同的说法?山东之地不是骂大秦为虎狼,残暴不仁么?怎生还有一种说法?”赢煇大觉好奇,忙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桓齮也是觉得奇怪,忙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众所周知,山东之地对秦国的谩骂很厉害,在山东人眼里,秦国就是虎狼,残暴不仁,无恶不作,是恶毒的典型代表。秦异人的说法颇是新鲜,不仅赢煇、桓齮好奇,就是秦昭王、范睢和白起他们也是意外,睁大眼睛,打量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……一种说法就是你们熟知的对大秦百般诋毁谩骂之言,另一种说法却是对大秦极为赞叹、极为向往……”秦异人的话又被打断了。

    只听赢煇裂着一张嘴,得意的笑道:“大秦政治清明,国人庶民安居乐业。有饭吃,有衣穿,要他们不艳慕、不向往都不成,这有何好说的?”冲秦异人裂了裂嘴角,颇有些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可知,是哪些人谩骂大秦,又是哪些人向往大秦?”秦异人暗自摇头,暗想真是个肤浅之人,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之辈。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这话把赢煇给问住了,嘴巴张了半天,愣是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要是问他当世的猛士有几多,谁的力气最大,他肯定能说出来。对于这种事儿。他压根儿就没有兴趣,哪里回答得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闭嘴。”秦昭王眉头一拧,成一个川字,把秦异人和赢煇一打量,目光落在赢煇身上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赢煇一缩脖子,再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这问题。不仅三叔答不出来,还有很多人答不出来。”秦异人把“三叔”二字咬得稍重,赢煇脸一红,想要说话。又不敢说,唯有生闷气的份。

    “敢问公子,哪类人痛恨大秦,哪类人向往大秦?”范睢适时出口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正是一众人的想法。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先说谩骂大秦的人,就是山东之地的贵族。比如六国王室、还有那些拥有特权的大臣、贵族,象平原君、信陵君、chun申君都是这类人。”秦异人剖析道:“他们之所以痛恨大秦,就是因为大秦要扫灭列国,一统天下,就会让他们失去作威作福的特权,他们就会失去既得的好处,他们对大秦是恨之入骨,以反秦仇秦为务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这话很有见地,那些山东列国的王室和贵族是既得利益者,秦国要统一天下,就要破坏他们的好事,会让他们失去特权,失去既得利益。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,一定会反秦、仇秦,会与秦国作对到底。

    这点,在秦末农民战争中得到了全面体现。

    秦末农民战争是由陈胜、吴广引发的,然而,反对秦朝的中坚力量却是六国旧贵族,诸如项梁、楚霸王和张良之辈。刘邦,他是为了活命,不得不反,这是因为秦国的徭役制度出了问题,把他给逼反了。象刘邦这样反对秦朝的人并不是很多,看看楚霸王分封天下时,多为六国旧贵族,这就是最好的明证。

    “对于这类人,没什么好说的,杀!把他们杀光,一个不留!”秦异人脸一肃,杀气腾腾。

    这些六国旧贵族,想要拉拢他们,想要他们为秦国出力,几乎是不可能的,不如把他们全杀了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历史上,秦始皇也是这么干的。在灭掉六国之后,秦始皇下令,六国的王室和世家大族(也就是后人说的豪强),全部迁走。在迁移的过程中,不少人被折磨死了。到了关中之后,他们就被看押起来了,有不少人被杀了。

    秦始皇对付这些旧贵族是痛下杀手,杀了很多人,仍是没有杀光,有不少漏网之鱼,比如项梁、项羽、张良、魏王豹、田横……这些人在秦末农民战争中成了反秦的中坚力量。

    象张良这样大名鼎鼎的睿智

    之人,都要反秦,为何?用张良自己的话来说,他是看到了秦朝残暴,不得不反。这不过是张良的自我粉饰之言,按照他的说法,好象他很伟大,很无私似的。事实上,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张良之所以坚决反秦,是因为他祖上“五世韩相”,他家在韩国势力极大,拥有别人不能拥有的特权,若是韩国不亡的话,他就可以子承父业,在韩国做大官,出将入相都有可能。事实上,也是如此,张良十六七岁时就在韩国做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,因为他家族的势力,他能够参与韩国的中枢,能够向韩王进谏。<风得意,前程似锦之时,秦军打来了,韩国灭了,他的美梦破碎了,他能不恨秦国吗?后来发生的事就非常有名了,“弟死不葬”,散家财结交豪杰,孤注一掷,行刺秦始皇,遂有“博浪锥”之事。

    张良这样睿智之人都要坚决反秦,项梁项羽他们反秦仇秦,又何足怪?

    “六国王室、贵族、世家,都要铲除,却不能cao之过急,这事要等到扫灭六国之后再来做。”范睢对秦异人的提议深表赞成。

    事有缓急轻重,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扫灭列国,一统华夏。至于铲除六国旧贵族、世家豪强,这事可以先缓缓,等到六国灭掉之后再来做。

    历史上,秦始皇也是这么干的,先是一边派秦军攻城略地,一边怀柔,不仅不杀六国国君,反而是优待,让他们放心,让天下放心。一旦秦国完成了统一,秦始皇的屠刀就举起了,对六国旧贵族痛下杀手,沉重的打击了六国旧贵族。

    “向往大秦之人就是被六国贵族、世家、豪强欺压的国人、庶民、奴隶。”秦异人接着道:“他们做牛做马,苦耕苦作,到头来,却是吃不饱、穿不暖,还要倍受贵族豪强的欺压,他们对这些贵族豪强是恨得要命,他们一心向往大秦。我在邯郸黑行时,那些奴隶听说我是秦国王孙,他们大为感慨‘恨不为秦人’,他们央求我买下他们,把他们带到秦国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昭王雪白的眉毛一轩,笑道:“大秦国无隶身,一体国人,他们这些奴隶到了秦国,还不成了国人庶民?他们真是好盘算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众人亦笑。

    “可是,你们知道吗?邯郸的国人庶民多在骂大秦,骂大秦是虎狼,残暴不仁,你们知道,这是为何吗?”突然之间,秦异人脸se一板,沉声问道,声调有些高,有些尖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这个问题还真把一众人给问住了,张大了嘴难以作答。

    “公子以为是何因?”范睢想了想,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大秦的宣扬不力!”秦异人的眉头拧在一起,成一个川字,道:“好的宣扬顶得上十万大军,甚至十数万,数十万!大秦这些年来,只顾着征战,却是没有进行此事,没有大力宣扬,没有把大秦的国策宣扬出去,没有让山东的国人庶民奴隶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宣扬?”一片惊讶声响起,众人的眉头拧着了。

    在当时,秦国的宣传很落后,几乎没做。直到秦始皇时期,采纳尉缭的建议,这才收买天下读书人,为秦国背书,大肆宣扬秦国的国策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公子之言极是,这是我失职。”范睢明亮的眼睛不住闪烁,站起身,冲秦异人躬身一礼,向秦异人致谢道:“谢公子jing醒。”

    宣扬本是丞相之事,秦国没有大力宣扬,这是范睢的失职,他此时想来,方觉秦异人之言极是有理,不得不服气。

    “丞相言重了,异人不敢当。”秦异人站起身还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昭王雪白的眉毛拧在一起,沉吟一阵,重重点头道:“异人所言极是,大秦的确失策了。大秦这些年来注重征战,少有宣扬之事,这事得加紧办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是明智之人,一被提醒,他就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范睢立时领命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以为该如何宣扬?”秦昭王脸上泛着笑容,打量着秦异人,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“宣扬一事应该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对山东之人,另一部是对大秦。”秦异人对于此事早有思虑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赢煇冷哼一声,不屑的道:“对大秦有何好宣扬?我们秦人还不知道秦法的好处吗?”

    又是他,秦异人颇为不爽了,沉声问道:“我问你:吾辈为何而战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,当然是是……”赢煇嘴一张,脱口而答,却是越说越小声,到了最后,如同濒死鱼似的张大了嘴,再也没了声息。

    吾辈为何而战?

    这问题看似很好回答,其实很难回答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