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四章 雷厉风行

    ()“有事,快快道来。”秦昭王一挥手,冲群臣道,然后就是睁着一双眼睛,扫视群臣。

    “刷!”一下子就有十几个官员站起来,跃跃yu试,想要抢着发言。

    “嗯,不错。”秦异人看在眼里,暗中赞赏。

    “很不错!”荀子、公孙龙子和徐夫人三人互视一眼,大是赞赏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不怕你发言,就怕你不发言,有事闷在心里。秦国官员如此踊跃,说明秦国政治清明,真的是做到了畅所yu言。

    想要第一时间发言的可不止这十几个官员,还有好几十个,他们动作慢了点,没有站起来,给人抢了先,又不得不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先说。”秦昭王右手一指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这个被选中的官员大是振奋,拔了头筹,谁能不喜?只见他头一昂,大声道:“君上,臣是河内郡郡守,今岁大秦与山东大战,山东难民大量涌入河内郡,臣想方设法安置,奈何难民太多,河内郡已经无力再安置了,臣奏请君上下旨,让臣把难民往其他郡疏散。”

    “准!”秦昭王重重点头,当即准了,道:“这事,光靠一郡之力难以办成,就由丞相来处置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范睢当即领命。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这个郡守很是振奋,接着道:“君上,大量难民涌入河内郡,河内郡一时人满为患,臣虽竭尽所能,也是不能全部安置好他们。臣极需农具、耕牛、种子,马上就要到chun季了,还请君上尽快调拨。”<季,就要chun耕了,时间不等人,他不能不焦虑。

    “准!”秦昭王又准了,道:“你需要的农具、耕牛、种子,就由大田令处置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作为一国之君,只是拿个大方向,具体的事务需要一众大臣去打理。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这个郡守大是欢喜。喜滋滋的致谢。

    “还有问题吗?”秦昭王问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,能不能给臣调拨些jing铁。河内郡较冷,地面冻住,非jing铁农具不能破开。”这个郡守想了想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铁。在战国时代那是非常金贵的,说是比黄金还要贵重,是不可能的,却也差不太远。这个郡守要jing铁,秦昭王准不准,他还真的没成算。

    而秦国富有远见,把金贵的铁用于农业生产。而不是战争,是以秦国的农业很发达,粮食产量很高,这是秦国富足的一个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“你的想法很好。寡人准了!”秦昭王却是重重点头,大是赞赏,道:“河内郡的确很冷,非jing铁农具不能破开冻土。而你郡内。又有大量难民,这时间不等人。拨给你jing铁再好不过。”

    “谢君上!谢君上!”这个郡守喜笑颜开,仿佛大过年似的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秦昭王又指着一个官员道。

    “君上,臣是陇西郡守,羌人老是滋扰陇西。君上,国府能否发兵,狠狠打一次这些讨厌的羌人?”这个官员有些苦恼。

    秦国兵威极盛,象匈奴、楼烦、林胡、休屠、浑邪这些游牧民族不敢犯边,离秦国边境远远的。不过,还有是一个游牧民族吃了熊心豹子胆,敢于进攻秦国边境,这就是羌人了。

    羌人之所以敢这么干,是因为羌人所在的地理位置非常险要,就是现在的青藏高原,进可攻,退可守。一旦战事不利,就可以退回到高山密林里去躲着,任凭秦军强悍善战,却是奈何不得他们。

    而匈奴、楼烦、林胡、休屠、浑邪这些游牧民族不敢招惹秦国,就在于他们所处的地理位置是广旷的草原,这对于秦军来说,那是他们的天堂,是以这些游牧民族“不敢近边”。

    对于羌人,秦国非常头疼,当地的郡守更头疼。

    “眼下,大秦无法派出大军。不过,寡人可以给你调拨五千兵马,你守好城池便是。”秦昭王也想干掉羌人,只是因为眼下要大举东进,不能分兵,能调五千兵马已经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这个郡守虽然没能得到想要得到的,却也不错了,谢过之后,就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昭王一个一个的要群臣说事,群臣一个接一个的说事,没有废话,没有丝毫阿谀奉承之言。秦昭王或是当场处置,或是交给相应的大臣处置。

    冬ri大朝会说穿了,就是一年一度为地方官员解决难题的朝会。这一年中,他们有什么难题,有什么力所不能及的,都可以在这里说出来,由秦昭王或是范睢这些大臣来处置。

    近一个时辰,全是重大事务,要秦昭王拿主意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有重要事务的?”秦昭王睁大眼睛,扫视群臣问道。

    群臣没有说话,蔡泽站起身,道:“君上,臣有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接下来,蔡

    泽把yu要治理关中两害的想法一说,引来一片惊诧声:“两害?这两害不得了啊,为害多年,却一直不能治理,若是能治理的话,那该多好!”

    个个一脸的期盼之se,盼望秦昭王准了。

    “兴修水渠之事太过重大,需要大秦集中国力来做这事。眼下嘛,大秦没有人力财力,只能暂缓。”秦昭王眉头拧着,道:“不过,有些事可以先做起来,诸如勘查、谋划之类。”

    这事和秦异人的说法如出一辙,蔡泽瞄了一眼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至于硝碱滩这事,大秦虽然财力吃紧,也能分出一部分财力。蔡泽,你不愧是计然名士,能想到这两害,功莫大焉。这事,就交给你了。”秦昭王的眉头一松,立时有了决断。

    “谢君上。”蔡泽很是振奋。

    他本是燕人,想为燕国出力。却是有力使不着,燕国国君不用他。到了秦国,秦国不仅用他,秦昭王还把治两害视这等大事交给他,这是对他的莫大信任。

    “还有要寡人决断的吗?”秦昭王瞪大一双眼睛,扫视群臣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群臣没有说话,表示没有什么大事需要他来处置了。

    “没有要寡人决断的事了,那么。你们就去找相应的大臣。”秦昭王道:“狱讼之事找廷尉,农田水利之事找大田令……丞相临机总决。”

    “诺!”范睢他们齐声领命。

    “刷!”不计其数的官员一下站起来,朝相应的官员涌去。一时间,廷尉、大田令这些掌管实际事务的官员被一众官员团了个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“排好排好,一个个来。”范睢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立时。一众官员排好队,一个接一个向相应的大臣说事。

    这些大臣当场处置,头头是道,有条不紊,没有丝毫乱象。

    秦异人看在眼里,大是感慨:“这‘现场办公’真是了得,效率很高嘛。”

    冬ri大朝会。实际上就是一场“现场办公会”,当场处置地方官员不能解决的事务,为他们指明方向,为他们解惑。

    到了午时。杂役、内侍送来午餐,几个巨大的青铜鼎里面盛着炖好的羊肉汤,还有堆成了山的锅盔,以及蒜泥。

    官员们依次去取食物。一边吃着,一边与大臣们商议事务。真个是争分夺秒,没有浪费丝毫时间。

    秦昭王本人端坐在宝座上,吃着与官员们一样的食物,看着官员们处置政务。若是有官员要找他处置,秦昭王当即放下箸,处置好了再接着吃。

    一餐饭下来,秦昭王停箸不食不知几多,他没有丝毫不耐烦的样儿。

    荀子、公孙龙子和徐夫人三人吃着食物,看在眼里,大是赞赏,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“秦王勤政若斯,天下少有!”徐夫人大声感慨。

    “不是天下少有,是绝无仅有!”荀子摇头,道:“我足迹遍天下,周游列国,见到的国君不知几多,就未有一人如秦王这般勤政。”

    “山东之地的国君,不仅不勤政,反而只知享乐。政务堆积如山,连人都找不着,他们不是饮宴作乐,就是游山玩水去了。”公孙龙子也是感慨,道:“要说山东之地还有谁勤政,恐怕只有田单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然而,田单身子骨弱,想处理也处理不了几多,齐国政务同样堆积如山。”荀子接过话头,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公孙龙子放下箸,轻声念道:“观秦风俗,其百姓朴,其声乐不流污,其服不佻,古之民也。官府百吏肃然,莫不恭俭敦敬忠信而不楛(低劣),古之吏也。入其国,观其士大夫出于其门,入于公门,出于公门,归于其家,无有私事也。(官吏)不比周,不朋党,倜然莫不明通而公,古之士大夫也。观其朝廷,其朝闲,听决百事不留,恬然如无治者,古之朝也。故四世有胜,非幸也,数也!”

    这是荀子《强国篇》中对秦国的赞扬,公孙龙子诵完,摇头晃脑的道:“今ri方知荀子不我欺也!”

    荀子《强国篇》他是读过的,就是未有如今ri这般印象深刻,让他感慨无已。

    文章写得再好,也仅仅是文章,无法与亲临其境,亲眼所见,更能感人。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我早就入秦了!”徐夫人昔年拒绝过秦昭王,此情此景让他感触极深,颇有些后悔当年拒绝秦昭王的邀请。

    午餐后,接着处置,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有。

    午餐后大约一个时辰,一众官员们再也没有什么事务了,这冬ri大朝会第一阶段就算完了。一众官员各自回到座位上,坐了下来,静等秦昭王训话。

    “该处置的政务已经处置了,今岁之事已经了结。寡人就来说说来岁之事。”秦昭王扫视群臣,大声道:“来年chun季,大秦将要大举东进,扫灭列国,一统天下!”

    “好!采!”如雷的采声响起,震动苍穹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