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一章 冠礼成

    ()“君上?”

    一片惊呼声响起,出自众人之口。

    秦异人加冠固然是大事,却是他自己的大事。秦异人虽是天下第一名士,也立下了大功,却是无权无势的公子哥,他加冠用不着惊动秦昭王。秦昭王竟然亲自到来,还有比这更惊人的事儿吗?

    不仅一众人惊讶莫铭,就是秦异人自己也是诧异。依他想来,秦昭王虽然器重自己,也不会前来参加这加冠礼。

    夏姬先是一惊,继而就是欢喜莫铭,一脸的喜se,整个人仿佛成了喜悦的源头,散发着喜悦的气息。

    秦昭王亲自参加秦异人的加冠大典,这是何等的荣耀?作为母亲,还有比这更欢喜的事儿吗?

    赵姬也是欢喜,一双俏媚眼在秦异人身上溜来溜去,满是美妙的小星星。秦昭王亲自前来参加秦异人的加冠大典,这说明秦昭王对秦异人很是器重,秦异人就会前途无量了,她能不欢喜吗?

    孟昭、马盖和范通三人最是激动,他们是秦异人的侍卫,压根儿就没有资格见到秦昭王。如今,他们能亲眼见到秦国国君,还有比这更让他们惊喜的吗?瞧他们那样儿,若不是场合不对,他们真的会放声高歌一曲了。

    鲁句践和他的母亲惊喜交加,差点晕过去了。他们是卑贱的奴隶出身,一国之君对于他们来说,那是神仙般的人物,与他们永远不可能有交集,他们就是努力百八十辈子也不可能见到。今儿就是见到了,这对于他们来说太过天方夜谭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公子的恩赐,你要好好侍候公子。”鲁句践的母亲在鲁句践耳边轻声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“娘,你放心,我对公子忠心不二。”鲁句践胸一挺,昂昂而言。

    赢腾眼中jing光一闪,随即隐去,他一个劲的与秦异人亲近,不仅仅是因为他佩服秦异人,还在于。他猜到秦昭王对秦异人很是赏识。果然,秦昭王前来参加秦异人的加冠大典,就是最好的明证,只要与秦异人走得近。将来就是前途美好。

    随秦异人来的几个宗室子弟脸上泛着喜se,相互打量,轻轻点头,那意思再明白不过了:幸好他们在家宴上补救及时,没有错失这等良机!

    那些躲避秦异人的宗室子弟最是震惊,个个张大了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他们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“这不可能!君上怎能参加秦异人这个卑贱庶子的加冠礼?”

    最是惊惧的莫过于华阳夫人了,一见秦昭王到来,如同老鼠见到猫似的。一脸的惊惧。忙小跑着过去,搀着赢柱。

    赢柱一甩胳膊,想要甩掉她的手,只见华阳夫人冲赢柱嫣然一笑,风情万种。妩媚迷人,赢柱没再拒绝,任由她搀着。

    女人对付男人的“撒手锏”太多了,一哭二闹三上吊。不如对你一笑。华阳夫人这一手结结实实打在赢柱心坎上,疼她还不来及呢,哪会拒绝。

    “见过君上。”一众人从各处跑来,迎将上去,参见秦昭王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秦昭王挥挥手,要众人免礼,一双眼睛落在赢柱身上,微微点头,颇为赞许。

    赢柱愧为人父,他先是把秦异人派去赵国送死,再是不闻不问,秦异人回到咸阳好几天了,他都没去见见,也没有召秦异人去太子府问话,更不用说给秦异人设宴压惊这等本该他做的事儿了。不过,赢柱今天的举动还象个父亲,至少在为秦异人着想了,要为秦异人的前程出力了,作为父亲,秦昭王对于赢柱此举极是赞赏,少有的假以颜se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赢柱看在眼里,兴奋都差点晕过去。

    他虽是被立为太子,却是有名无实,没人把他放在眼里。秦昭王对他更是不假辞se,一有机会就要训斥他。今儿,秦昭王竟然赞许他,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,要赢柱不兴奋都不成。他没有当场晕倒,这克制力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就在赢柱欢喜之际,只见秦昭王目光在华阳夫人身上一刮,如刀似剑,华阳夫人只觉这不是目光,而是利剑在剜她的心似的,吓得一个哆嗦,差点晕死过去。

    秦昭王雄视天下数十载,打得山东六国谈秦se变,在他的积威之下,谁敢不惧?华阳夫人虽是有些胆se,却是对秦昭王怕得要命。更别说,还是被秦昭王抓了一个现形,她能不惧?

    秦昭王的目光移开,从一众人身上缓缓扫过,在秦异人身上未加停留,直接移开,在赢腾身上停留了一刹那。

    停留时间甚短,秦异人还是发现了,他知道这是秦昭王对赢腾很赏识。

    家宴之时,赢腾是第一个过来相见的,秦昭王肯定会赏识他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,开始。”秦昭王并没有训话,也没有多余的言词,而是冲赢梁道。

    “进去。”赢梁点点头,大声道。

    所有

    人,随着秦昭王进入宗庙里,分列两厢。

    秦昭王和一众族老站在主位,下面就是赢柱和华阳夫人、夏姬。

    华阳夫人借搀着赢柱的机会,站在赢柱身侧,恰好是夫人正位,夏姬就没有地儿站了。

    冠礼有一个礼节,就是要拜见父母。这父母未必是亲生父母,按照礼节,华阳夫人是赢柱的夫人,身份地位比夏姬要高,秦异人应当拜见她。她这是趁这机会打压秦异人,显示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秦异人眉头一挑,就要为夏姬讨回这位置,却见秦昭王右手一摆,阻止他,冲华阳夫人道:“你,站到太子身后。”

    身侧和身后,虽然只是一个位置的差别,意义却是天差地远。站在赢柱身侧。那就是夫人,是正位夫人,地位很高。站到身后,那就是丫头,供奔走使唤的下人了。

    华阳夫人是堂堂的正位夫人,竟然把她当丫头使唤,她心里很不愿意,又惧怕秦昭王,想说又不敢说。

    “今儿这事我要是退让了,我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。”华阳夫人很清楚。秦昭王这是在打击她的地位,她绝不能允许发生,忙硬着头皮,小心翼翼的道:“君上。太子身子骨弱,这里比较好照顾。”

    她不敢直说那是她这个夫人应该站的位置,只得找籍口。只不过,这等籍口在秦昭王这个风云雄杰眼里是那么的可笑,秦昭王冷冷的道:“在后面一样侍候。”

    “君上,我是太子的夫人呀。”华阳夫人万分不想说得太直白了,可是,眼下情形她不说明白不行。

    “夫人?是吗?”秦昭王却是淡淡的道:“既然是夫人,就要有母仪之德,你就站到后面。”眼中jing光一闪。如刀似剑一般。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华阳夫人一颗心直往下沉,她再也不敢再说了,只得照办,乖乖站到赢柱身后。

    一众人的目光在她身上溜来溜去,仿佛她是怪物似的。华阳夫人心头在滴血。心里暗恨:“你个老不死的,你竟敢如此羞辱我,我忍着,忍着!等你死了。我要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夏姬,你站这里。”秦昭王朝太子身侧一指。

    “我?”夏姬迟疑,秦异人却是抚着她,站到赢柱身侧。

    “吉时到,秦异人加冠大典开始!”宗正赢梁亲自作司仪,这又引来一阵惊讶与艳慕。

    赢梁是宗正,在王族中仅次于秦昭王,他的身份地位极高,他亲自主持加冠之礼,这么多年来就没有过,要众人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有让他们更加震惊的事儿,那就是秦昭王要自亲为秦异人加冠,这引起了一阵sao动。秦昭王身为秦国国君,数十载来,他从未为人亲自加冠过,就是赢柱加冠也未没有,这事太有震憾力了,要众人不震憾都不成。

    在赢梁的主持下,加冠礼一样一样的进行着,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按照当时的礼仪,加冠礼分为预礼和正礼。

    预礼就是准备,包括选定吉ri、选定正宾、约定时期、邀请宾客等等,这些事早就做好了。今天只需要进行正礼便成。

    正礼一共有十项。第一项是陈服器,就是一大早摆出礼器,这已经做好了。第二项是迎赞者入庙,就是把邀请来的宾客请进宗庙,这事已经做好了。

    眼下要进行的是第三项,也是最为重要的一项,就是加冠了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,加冠是“三连冠”,一是缁布冠、二是皮冠、三是爵冠。

    秦昭王双手捧起缁布冠,左手执冠前,右手执冠后,高声诵道:“令月吉ri,始加元服!弃尔幼志,顺尔成德!寿考惟祺,介尔景福!”双手捧着缁布冠,为秦异人戴在头上,这第一冠礼便成。

    意味着秦异人具备衣食之能。

    秦昭王双手捧起皮冠,如同前执,高声诵道:“吉月令辰,乃申尔服!敬尔威仪,淑慎尔德!眉寿万年,永受胡福!”戴在秦异人头上,第二冠礼成。

    意味着秦异人具备基本武技之能。

    秦昭王捧起爵冠,如同前执,诵道:“以岁之正,以月之令,咸加尔服!兄弟俱在,以成厥德!黄耇无疆,受天之庆!”第三冠礼成。

    爵冠又叫“文冠”,意味着秦异人具备知书达礼之能。

    三连冠就是“三加弥尊,谕其志也”,这三冠一加,就意味着加冠礼成了。接下来就是赐表字,拜见父母,享宾客这些事了,在赢梁的主持下,一件件的进行。

    秦昭王为秦异人赐表字“德宾”,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当秦异人拜见夏姬之时,华阳夫人看在眼里,妒火中烧,却是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成年了!”秦昭王最后道。

    一语落点,秦异人的加冠礼结束了,意味着秦异人成年了,可以做事做官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