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章 秦王驾到

    ()赢腾快步而来,冲秦异人见礼,道:“见过异人哥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腾兄弟。”秦异人对赢腾大有好感。

    在家宴那天,赢腾是第一个前来相见的宗室子弟,这说明他的眼光不凡,看到了别人没有看到的东西。再者,此人对秦异人多有佩服之心。还有一点,此人的才情不错,眼光独到,要是能为秦异人所用的话,必是一个得力助手,秦异人当然要对他假以颜se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异人哥加冠。”赢腾大声道贺。

    “谢谢腾兄弟。”秦异人笑着回应。

    “见过异人哥。”几个宗室子弟满面笑容,前来见秦异人,笑着恭贺:“恭喜异人哥加冠。”

    这几人都是送了重礼的。虽然他们没有如赢腾那般前来相见,后来送的礼物不轻,证明他们的眼光还是不错,已经明悟了一些东西,在设法补弥。这说明,他们还是可以为秦异人所用的,秦异人对他们要加以拉拢,笑道:“多谢兄弟们赏光。”

    “异人哥这话说那里去了,我们是兄弟,你加冠,我们能不来吗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们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几人忙谦逊一通。

    然后,秦异人带着赵姬、夏姬,在赢腾他们的簇拥下,进入宗庙。

    一进入宗庙,只见一众杂役正在忙碌,为秦异人加冠而奔忙。

    宗庙里面有不少宗室子弟,大多数是家宴那天见过的,他们一见秦异人到来,个个脸上变se,快步而去,躲得远远的。如同避瘟神似的。

    家宴那天,秦异人公然索要礼物,把这些宗室子弟整惨了。有时候,秦异人倒不计较,给轻给重随意,有时候他就要计较一番,一副不把你的裤子扒掉不罢休的样儿,让这些宗室子弟对他非常不爽,一见到他如同见到瘟神似的。

    “哼!什么玩意儿。不就一个卑贱的庶子么?还敢人模狗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夫人嫡出,难道还比不了你一个卑贱的侍妾生的贱种?”

    “秦异人,你休要骑到我们头上,我们不会让你有好ri子过。”

    这些宗室子弟对秦异人很是瞧不起,个个一脸的不屑。在心里大肆贬低秦异人。

    秦国没有贵贱之分,却有尊卑之别,夫人所生为嫡,侍妾所生为庶,嫡子的地位远远超过了庶子。秦异人是夏姬这个侍妾所生,他的地位无法与那么嫡子相比。

    这些夫人所生的嫡子,要是瞧得起秦异人。就成了怪事了。

    他们因为惧怕秦异人,不敢招惹他,更不敢把这种不满喧之于口,只能在心里想想。

    秦异人只是瞄了一眼这些宗室子弟。不再理睬。

    赢腾把这些避开的宗室子弟看了看,嘴角浮现一抹玩味的笑容。

    那几个跟着秦异人的宗室子弟看在眼里,缓缓摇头,没有道破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太子驾到。”就在这时。只听一个尖细的内侍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秦异人一听这话,脸se一冷。很是不好看。对于这个父亲,秦异人是万分不爽,前任对他的恨太深了,甚至超过了对秦昭王的恨。家宴那天,秦异人很想发作,却是碍于情势,不得不装作一副“父子情深”的样儿。

    只见太子在华阳夫人的搀扶下,脸上泛着笑容,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太子。”夏姬忙迎上去,冲赢柱盈盈一福。

    赢柱的目光在夏姬美妙的身段儿上一瞄,只觉眼前一亮,脸上泛起笑容。

    “咳。”华阳夫人轻咳一声,赢柱脸上的笑容刹那消失,仿佛压根儿就不存在似的,板着一张脸,冷冷的道:“免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管夏姬的反应,径直朝秦异人而来,脸上又泛起了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秦异人没有见礼的打算,冷着一张脸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这话怎生说的?今儿是你加冠的大ri子,为父自然是要前来。”赢柱脸上的笑容更甚,轻言细语的道。

    按照加冠礼仪,作为秦异人的生父,赢柱是要到场的。

    “父亲?我没父亲。我是石窠里蹦出来的,只有母亲,没有父亲。”秦异人气鼓鼓的道。

    这时节的人不多,秦异人再也压制不住前任的情绪了,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似的。

    “异人,我知道你对我不满,我也是迫不得已。”赢柱搓着手,字斟句酌,道:“你莫要怨为父,可好?”

    “我不怨,我谁都不怨。我没有父亲,我怨谁?我怨天怨地,也不怨你。”秦异人的话越来越冷,越来越怨气冲天。

    前任的情绪一个劲的上蹿,要不是秦异人极力克制,早就是怒发如狂了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你好大的胆子,你竟敢目无父亲……”华阳夫人见赢柱不断吃憋,忙为赢柱解围,脸一板,冲秦异人喝斥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秦异人却是不鸟她,冲她喝斥一句,冷笑道:“你们楚人本是南蛮之人

    ,不通教化,不解礼仪,果如是……”

    华阳夫人就纳闷了,楚人本是由南蛮之人演化而来这没错,不通教化、不解礼仪,这与眼前之事有屁的干系?

    “……父不父,子不子,为父的不把儿子当儿子看,儿子亦可不把父亲当父亲看,这等道理,你都不懂,果是南蛮之人。”秦异人接着往下数落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华阳夫人的脸上挂不住了,好看的眉毛一立,就要喝斥,却给赢柱喝止:“闭嘴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敢叫我闭嘴?你竟敢叫我闭嘴?”华阳夫人对赢柱太重要了,关系着他的小命,是以,赢柱对华阳夫人是言听计从,她说是什么就是什么,赢柱连重话都不敢说一句,更别说是要她闭嘴了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。华阳夫人那感觉如同在做梦似的,感觉很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闭嘴,我就……”赢柱难得的拿下脸来了,眉毛一立,右手抬得老高,作势yu要打华阳夫人。

    “你打啊,你打啊。”华阳夫人眼中泪水滚来滚去,随时会流下来,却就是不流下来。

    一哭二闹三上吊。是女人的拿手好戏,是个女人就会的手段,华阳夫人也不例外,她这是要撒泼了。

    赢柱的右手举起半天,一而再。再而三的想要打下来,却就是打不下来,最后悻悻然的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见过怕女人的,就没见过这样怕女人的。”秦异人在心里对赢柱大加鄙夷。

    “打啊,打啊,你打啊。”华阳夫人步步进逼,一个劲的叫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赢柱脸se变幻。极是不好看。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吵闹,他的脸实在是没处搁,他很想说“夫人,有事我们回去再说。好不好?”可是,这话他无论如何不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华阳夫人原本是个聪明人儿,断不会在这里吵闹,只是秦异人是她的大仇人。她一见到秦异人就恨不得撕着吃了。想想看,华阳夫人的亲姐姐和亲弟弟因秦异人而下狱。她能不恨吗?再者,秦异人从来没有给她好脸se,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把她放在眼里,她能忍受吗?

    种种原因之下,华阳夫人有些失去理智,方有如此不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走。”赢柱愣了愣,一推华阳夫人,不让她搀扶,原本说“你滚”,话到嘴边,又把一个“滚”字改成了“走”字。

    不要华阳夫人搀扶这等事儿,很少发生,华阳夫人有些发愣。把赢柱一瞧,只见赢柱颇有些绝决,一双好看的俏媚眼睁得老大。

    秦异人也有些傻眼。在秦异人心目中,赢柱是个没骨头的“粑耳朵”,耳根子软,全听女人的,象这般绝决的事儿还真是不多。

    “我就不信,你能不要我搀扶,我看你坚持几多时间。”华阳夫人甩下一句狠话,抬头望天,气鼓鼓的,两个腮帮子鼓得跟气球似的。

    “异人,为父对不住你。”赢柱没有理睬华阳夫人,而是对着秦异人,道:“为父给你赔罪了。”

    “赔罪?”这个词有些严重,秦异人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,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然而,只见赢柱虚胖的身子躬成了九十度,极为恭敬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秦异人、赵姬、夏姬,还有赢腾、孟昭、蒙武他们个个睁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,如同天方夜谭似的。

    赢柱再不是,他还是太子,谁见过太子给人赔罪的?

    更别说,他还是秦异人的生父,哪有父亲给儿子赔罪的?

    然而,仔细想想,赢柱对不住秦异人的事儿太多太大,赔罪的话,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虎毒不食子”,就连猛虎也有一份亲情,然而,赢柱却是为了自己的小命,把秦异人送到赵国去送死,这有违父子之情。再者,他对秦异人是不闻不问,秦异人回到咸阳也有十来ri了,他没有去看过,没有问过秦异人在赵国过得如何?没有尽一点儿做父亲的职责,他不赔罪,谁赔罪?

    “他赔罪了?”秦异人在心里嘀咕一句。

    前任如同即将爆发的火山般的不满情绪,如同chao水般退却,刹那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的心绪平复下来,却是鼻头泛酸,很想痛哭一场。父子之间弄到这种地步,那是人生的不幸。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秦异人朝旁边一闪,冷冷的道。

    “异人,你加冠之后,我去给父王说,给你派一个职事。你是要文事,还要是武事?”然而,赢柱并没有计较,而是很诚恳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夏姬惊呼一声,脸上泛着喜se。

    这是赢柱这些年来,头一遭关心秦异人,要为秦异人的前程出力,由不得夏姬不喜。

    “不劳你cao心。”秦异人很想拒绝,却是这句话无论如何说不出口,唯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的份。

    “君上驾到!”就在这时,只听一个尖细的内侍声音响起,只见秦昭王大袖飘飘,在赢梁他们的陪同下,大步而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