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十八章 蒙怡

    ()“君上,储君之事太过重大,这非我等所能言。”立储之事是禁忌话题,即使是赢梁这些王族中的重量级人物,也不想牵涉其中,赢梁想了想这才道。

    “是呀,君上只要乾纲独断便成。”另外三个族老略一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”秦昭王右手一挥,阻止他们再说下去,道:“储君之事固然是国事,也是我们王族中事,你们身为族老,亦可说说。”

    秦国江山就是赢氏江山,赢梁这些族中重量级人物,他们也有发言权。听听他们的话,这对于储君一事,大有益处。

    “既如此,那我就说了。”赢梁与另外三个族老对视一眼,取得一致,这才道:“太子没甚过失,然其身子骨太弱,难以撑持国事,若是把国事交到他手里的话,这对大秦是祸非福。对于此事,我早就想向君上进言,在储君这事上应当谨重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赢梁略一停顿,瞄了一眼秦昭王,只见他微微点头,接着道:“只是君上对此事亦有顾虑,把三子派到巴蜀去,这是君上在给他一个机会。巴蜀之地,是险山恶水,自从司马错收巴蜀后,巴蜀之地不仅没能给大秦助益,反倒闹了不少事端,让大秦好不头疼。君上把三子派去巴蜀,是在试他之才,若他能把巴蜀这个险山恶水之地治好的话,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?到那时,把大秦江山交到他手上,我们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昭王重重点头,道:“寡人是这样想的。巴蜀之地太过险恶了,若老三能把巴蜀治理好,就能把大秦治理好,寡人把秦国江山交到他手上。寡人也放心。只是老三这xing子,这些年来没有丝毫改变,让寡人头疼啊。”

    赢煇比起赢柱的优势就在于,他身体健壮,jing力不错。问题是,他脾气暴躁易怒,一个不好就要出手打人,这样的人若是当上国君,非秦国之福。秦昭王不得不虑。

    秦昭王把赢煇派到巴蜀这个险山恶水之地去,除了给赢煇机会外,还有磨练他脾气的用意在内。

    “三子脾气太过暴躁,太过易怒,这非国君之才。”赢梁眉头一拧。道:“若是一比较,我还是倾向于太子为君。三子以先王为榜样,而他又身材壮实,力大无穷,若是他当国君的话,很可能又是另一个武王,这绝非大秦之福。还请君上三思。”

    他说的“先王”是指秦武王。

    秦武王是秦惠文王的长子,是秦昭王的兄长。秦武王是名动天下的猛士,力大无穷,与孟贲、乌获这些名动天下的猛士齐名。此人虽是身为国君。却是恃力,自恃力大无穷,无所不能,为此。他曾说要去洛阳看九鼎。只要能看看九鼎,即使死了也值了。

    后来。他真的率领秦军去了洛阳,见到九鼎了。一时兴起,与人赛举鼎,一个失手,鼎砸下来,砸断了他的一条腿,活活痛死。

    这事,一直是秦国王室的痛,时时废刻提醒着秦国王室,为君者不能恃力。

    而赢煇恰恰又以秦武王为榜样,有样学样的要学秦武王,这能不令人担忧?

    “正是如此,寡人这些年才犹豫难决。”秦昭王叹息一声道:“老三体格健壮,jing力过人,而太子为人平和,虽然不算很jing明,至少无甚失德,有时也能看得明白,比起老三就强了。问题是,寡人这两个儿子各有各的致命缺陷,若是能把他们两个并作一个,老三的体魄加上老二的平和,那该多好!”

    说到此处,秦昭王苦恼的摊摊手,一脸的无耐。

    真如他说,若是这两个儿子“中和”一下,赢煇强健的体魄给赢柱,或是赢柱的脾气给赢煇,那就再好不过了,他就不用再为储君一事忧虑了。

    “如今,异人归来,寡人多番考察,发现寡人这个孙子jing明强干狠辣城府深沉,而又懂得分寸,这些都是为君不可缺少的。”秦昭王脸上终于泛起了笑容,道:“只是,他数载在外,寡人对他不甚了解,他是不是真的如此?这事,寡人得好好察看一番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的表现很抢眼,很对秦昭王的脾气,他打从心里欣赏秦异人。可是,储君一事太过重大了,他不得不谨重,再三察看以后,才能有所决断。

    “君上所言极是有理,我之意,此事不用急着决断,先看看再说。最好是,把异人派出去,让他独挡一面,试试他之才再说。”赢梁想了想道。

    “老哥哥所言极是有理。只是,要派异人去独挡一面,眼下没机会啊。”秦昭王的眉头一挑,道:“来年征战山东之地倒是一个不错的机会,只是,这事干系太大,不能命他为将,非白起不可。”

    中牟一战之后,山东jing锐尽失,已经无力与秦国抗衡,正是秦国大举东进,扫灭六国的良机,派秦异人统兵的话,的确是可

    以。问题是,这是百年战国头一次出现这种良机,万一错失了,那就是悔之何及?

    秦昭王虽然很想命秦异人为将,领兵出战。可是,这太冒险了,他不得不顾忌。而白起是打出来的良将,有如此一员良将在,何必去冒险呢?<秋正盛,也不必急在一时,或许有良机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“也对。”秦昭王重重点头,道:“储君之事本就干系重大,寡人要再三思虑,而大秦下一代的国君干系就更大了,干系着天下是否能一统,是否能还天下安宁的大事,寡人必须要瞅准了,才能决断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这话并非夸大其词,而是事实。

    长平大战之后,秦国打通了统一的道路,天下大势cao于秦手了。而中牟一战之后,天下大势更加有利于秦国了,秦国很可能扫灭六国。一统华夏。是以,秦国必须要一个雄材大略,锐意进取的国君。

    下一代国君关系着秦国能否统一中国,能否结束数百年的战乱,他不得不慎重又慎重!

    “今ri把你们请来,还有一事。”秦昭王眉头一轩,摇摇头,好象要把这种烦心事甩出脑海似的,道:“异ri少小离秦。如今年过二十了,却未加冠,还请老哥哥主持一下这事。”

    在古代,女子及笄、男子加冠,这是人生的大事。标志着成年,古人极为重视。若不加冠的话,即使活到三五十岁,也不算“成年”,是以,加冠是必不可少。

    象秦始皇这样雄材大略的帝王,没有加冠。就不能亲政,这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按照秦法,男子二十而冠,秦异人早就过了二十岁。却是因为身在邯郸,还未加冠。秦异人若要想做事,必须加冠,而且还是头等大事。唯有加冠。他才能在秦国做事,才能做官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们几个商议过了。三ri后便是吉期,宜于加冠。我们之意,异人在三ri后加冠,君上以为可否?”赢梁笑了笑道。

    他和另外三个族老,都是年老成jing的人物,哪有不明白秦昭王心思的道理,加冠这事,早就在准备中了。

    “如此,寡人就放心了。”秦昭王对此举大是赞赏,笑道。

    xxxxxxx

    夏姬小院中,秦异人抱着小赢政,正在逗弄。

    小赢政转着乌溜乌溜的眼珠子,冲秦异人一个劲的笑,秦异人是欢喜难言。

    “公子,宗人府送来的帖子,说是三ri后要给公子加冠。”孟昭快步进来,把一张帖子递给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加冠?”秦异人猛然想起,自己还未加冠,严格来讲,他未“成年”,算不得成年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夏姬特别欢喜,笑得眼睛眯到一起了,道:“异人,唯有加冠之后,你才能算成丁呢。到时,你就可以在秦国做事了,可以谋一官半职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加冠的好处挺不少的嘛。”秦异人微微一笑,冲孟昭道:“孟昭,我知道你们归心似箭,想要与家人团聚。按理说,回到咸阳,我也无事,可以放你们回家了。可是,我又改了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尽管放心,能为公子出生入死,那是我们的荣幸,我不回家了。”孟昭对秦异人忠心耿耿,只要秦异人需要,他的命都是秦异人的,莫说区区回家之事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让你回家,而是暂缓数ri。”秦异人右手一摆,阻止他说下去,道:“三ri后就是我加冠之ri,我之意,就是请你,还有马盖和范通、鲁句践一起去参加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让我们参与公子的加冠大典?”孟昭一双眼睛睁得滚圆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随我在赵国数载,吃尽了苦,受尽了难,我无以为报,就请你们参与加冠大典。”秦异人对孟昭很是欣赏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!谢公子!”孟昭欢喜难言,激动得眼泪都差点流出来了。< ren礼,加冠之时,可以邀请自己的亲朋好友参加。秦异人邀请孟昭、马盖、范通和鲁句践参加,这是对他们莫大的奖赏,这是把他们当朋友在看,而不是供奔走的部属,孟昭能不激动吗?

    “加冠之后,你们就可以回家与家人团聚了。”秦异人挥挥手,道:“你去给鲁句践说,要他把他娘接到府里来。”

    鲁句践的娘早就送到秦国了,被秦国安置在城外,分到一块田,成了国人,ri子过得还不错。不过,鲁句践是个孝子,离不了他的娘,把她接到府里来,这是两全其美之道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。”孟昭欢天喜地的离去了。

    孟昭刚离去,又有两人进来,秦异人一瞧,一个是蒙武,另一个是蒙武之妹:蒙怡!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