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十六章 公然打劫

    ()“呀。”一阵轻呼声响起,出自一众宗室子弟之口。

    依他们想来,秦异人对赢柱很是不满,这次父子见面,定然有好戏瞧了。要知道,适才两父子之间就有冲突,这次见面,这冲突一定会更加激烈才对。

    事情的发展,远非他们所想象的那般,秦异人不仅没有动怒,反而很是欢喜,认了赢柱,还叫他爹。这与他们的想象出入甚大,要他们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然而,还有让他们更加惊讶的,只见秦异人拿起一块绢帕,为赢柱擦眼泪,一个劲的劝道:“爹,你莫要激动,千万莫要激动。你身子骨虚弱,不能激动啊,莫激动。”

    满脸的虔诚,一副孝顺模样,让人艳慕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赢柱说是不激动,却是哭得更加伤心了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赢柱摇摇晃晃,站立不稳,手一哆嗦,差点把小赢政掉在地上,慌得秦异人接在手里,递给赵姬。

    赢柱的身子很是虚弱,不能激动,这一激动,还能不出事吗?

    华阳夫人忙赶了过来,嗔怪道:“叫你莫要动气,你偏是不听。”一边说,一双雪白的玉手在太子身上一阵又揉又拍,太子这才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秦昭王仰首向天,无声一叹。

    秦异人打量着华阳夫人忙碌,大是诧异,这个女人在方面很有一手,怪不得太子赢柱离不开她,不敢违拗她。

    “回去,回去坐着。”华阳夫人扶着太子赢柱。

    太子赢柱走了几步,又停下来,转过身朝回走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怎生了?快回去坐着。”华阳夫人忙催促。

    这次,太子赢柱没有理睬她。而是把她一推,走将回来。来到秦异人面前,在怀里一阵掏摸,掏出一个jing致的锁片,挂在小赢政脖子上,一脸的溺爱,笑道:“好孙子,大父没准备甚礼物,这长命锁就归你了。”

    没有不疼孙子的爷爷。赢柱虽然多有不如人意处,毕竟是人,也有亲情,也会疼孙子。

    赢柱在小赢政的小鼻子上溺爱的轻刮一下,这才在华阳夫人的搀扶下。回到座位上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赢柱之事后,又有些冷场了,没人前来相见。

    秦昭王眉头一挑,瞪了一眼赢煇,就要说话,却是给赢梁拦住了,只得不再说话。

    一众宗室子弟你望望。我望望你,却是谁也不来相见,气氛更加诡异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站起身,抱着小赢政。拉着赵姬,来到秦昭王面前,笑道:“大父,孙儿祝你身康体健。万寿无疆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秦昭王大是欢喜,笑呵呵的道:“万寿无疆?寡人不想了。能长命百岁就是万幸了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的话着实让他欢喜,笑得很是欢畅。越是要钻土的人,越是喜欢听这种祝福之语,秦昭王虽是贵为君王,亦不便外。

    “大父,你瞧,政儿可好?”秦异人笑嘻嘻的,冲秦昭王笑道。

    “很好,很好。”对这个乖巧可爱的曾孙,秦昭王没理由不喜欢。

    “大父,你是不是该给政儿一点儿礼物呢?”就在秦昭王欢喜之际,只见秦异人右手一伸,公然索要礼物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出自一众宗室子弟之口。

    秦异人这是公然索要礼物,哪有这种事儿,要他们不惊讶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呃。”秦昭王脸上掠过一抹讶se,颇有些转不过弯。

    “大父,你还未给政儿礼物呢。你这样空口夸夸可不行啊,得要来点实惠的。”秦异人右手食指和拇指搓着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昭王真想说秦异人这也太没脸没皮了,又是无语,摇摇头,从怀城掏出一块美玉,站起身,放在小赢政怀里,笑呵呵的:“我这做曾祖的失礼了,这块玉就给你玩耍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又是一片惊呼声响起,人人眼里全是艳慕之光。

    秦昭王帖身美玉,何时赏过人的?秦昭王就赏给了小赢政,谁能不艳慕?瞧他们那副模样儿,恨不得与小赢政换换。

    赵姬好看的俏媚眼里尽是笑意,她对秦异人很是了解,在心里暗道:“看来,有人要倒霉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秦异人抱着小赢政来到赢梁面前。

    秦异人还没有说话,赢梁脸一板,道:“小子,你休要开口,我没礼物。”

    “族祖,你这就不对了嘛。”秦异人却是如同未听见似的,笑嘻嘻的道:“大父贵为国君,都赐了美玉,你也不落下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说没有就没有。”赢梁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行,你不给也成,就用这个抵数。”秦异人把小赢政递给赵姬,把赢梁的jing铁拐杖取在手里,掂了掂,点头:“好重。这jing铁质地上等,若是拿去卖的话,一定会卖个好价钱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秦昭王一个没忍住,酒水喷得到处都是,横过袖子一抹,指点着赢梁,笑道:“老哥啊,你也有倒霉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没见过你这样没脸没皮的人。”赢梁颇是无奈,摇摇头,从怀里掏出一件珍物

    ,放在小赢政怀里,点头赞许道:“这小子根骨不错,是块练武的好料子。看来,我们赢氏又要出一员猛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x,你什么眼光啊。这是始皇大帝,好不好?”秦异人在心里腹诽一句。

    “三位族祖。”秦异人冲另外三个族老伸出右手,讨要礼物。

    三个族老摇摇头,一副无奈样儿,各自取出礼物,递给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谢族祖。”秦异人冲四人抱拳一礼,转过身,直奔华阳夫人而去。

    赵姬笑吟吟的,抱着小赢政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甚?”华阳夫人眉头一挑,预感到不妙,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见过夫人。”秦异人笑嘻嘻的道。

    “免了。”华阳夫人不咸不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爹给过政儿礼物了。你是不是该给点呢?”秦异人接下来的话让人很无语,单刀直入,直接索要礼物。

    “没!”此时此刻,华阳夫人一听这话,只觉怒火直贯顶门,恨不得把秦异人给砍了,哪会给礼物。

    阳泉君被秦异人给废了,华阳夫人对秦异人是恨之入骨。再者,华月夫人和阳泉君下狱了。这都是因秦异人而起,秦异人还向华阳夫人讨要礼物,你不如拿刀子捅了她的好。

    给大仇人礼物,还有比这更让人难受的吗?

    “夫人,你这话就不对了。你是太子的夫人。若是不给政儿礼物,你何以母仪太子府?”秦异人能说会道之人。

    给不给小赢政礼物,与母以太子府有屁的干系?

    “你再瞧瞧,大父,还有四位族祖,还有爹,都给过政儿礼物了呢。你不给,你置他们于何地?”秦异人坚忍不拔的进行着索要礼物的伟大事业。

    华阳夫人这才想起,秦昭王和四位族老,还有太子都给过了礼物。要是她不给的话,她这夫人之位就很有争议了,会被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算你狠。”华阳夫人在心里暗骂一句。从怀里取出一块美玉,递给秦异人道:“拿去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接在手里。略一打量,笑道:“夫人,你这送礼真是太让人无语了。你竟然用我们大秦的蓝田玉送礼,你也不嫌寒酸?”

    在战国时代,西域昆山玉、秦国蓝田玉和楚国荆玉号称当时的三大名玉。

    华阳夫人用一块秦国的蓝田玉送礼,还真是让人发笑。她原本想是糊弄过去就成了,没想到,秦异人却是咬着不放,脸一肃,道:“千里送鸿毛,礼轻情重,这块蓝田玉是上等美玉呢。”

    “千里送玉,礼重情更重。”秦异人却是针锋相对:“久闻你们楚国的荆玉大名,夫人,你就送一块荆玉。”

    华阳夫人迟疑着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楚国王室不会穷得连一块荆玉都拿不出来了?是不是被我们大秦给抢光了?”秦异人的话越来越损。

    “给你。”华阳夫人从怀里取出一块上等荆玉,恨恨的丢给秦异人。

    秦异人笑嘻嘻的接过,冲华阳夫人致谢:“谢夫人厚赏。夫人先是赏蓝田玉,后是赏荆玉真是大方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华阳夫人一听这话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这都是秦异人逼的,她不得不送。秦异人如此说话,就是在狠狠抽她耳光,她能不怒吗?可是,处此之情,她只能把一腔不满埋在肚子里,不敢有丝毫表露。

    秦异人朝赢煇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,莫要过来。”赢煇如同见到瘟神似的,一个劲的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,你这什么话呀?我们这么多年未见面了,能不亲近亲近吗?”秦异人脸上满是亲切的笑容,仿佛赢煇与他的关系极好似的。

    “拿去,拿去。”赢煇见躲不过了,忙取出一件珍货,递给秦异人,一脸的肉疼。

    这珍货价值不菲,少说也要值上千金,怪不得会肉疼。

    “三叔,我们这么多年未见面了,你才给我一件,这可不行啊。”秦异人赖着不走。

    “我已给过政儿礼物了。”赢煇忙分辩道。

    “三叔,政儿是你亲侄孙儿呢,你才给一件,这可不对啊。”秦异人却是进逼一步,道:“政儿出生,你是不是该给一件重礼呢?”

    小孩子出生,要给送礼,这是应该的,赢煇无法反驳,只得再给送一件。

    “三叔啊,政儿满月,你是不是该给送一件礼呢?”秦异人仍是没有离去,接着要礼物。

    “我给!”

    “三叔,小侄成亲,你是不是该补一件贺礼?”

    “我给!”

    “侄儿归来,你是不是该给贺礼呢?”

    “我给!”

    “侄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给!我给,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秦异人变着法子索要礼物,理由正大光明,赢煇辩又辩不过,只得给礼物。一件件礼物送下来,到最后,差点把裤子脱下来当礼物送了,秦异人这索礼的手段实在是了得。

    到最后,赢煇都快哭了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