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九章 秦昭王三子:赢煇

    ()秦昭王这是真心赞叹,打从内心欢喜。

    对于秦昭王这样的风云雄杰来说,若是向他求情求饶,他反而会瞧不起你,会让为你是软骨头。在他面前表现得强硬些,他反而会认为你有种,他反而会赏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考虑到此点,秦异人这才决定以进为退,更狠点,一而再,再而三的啐秦昭王,说不定还能博得他的好感。果然如此,秦昭王这句夸赞之言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“哼!”秦异人虽然适时收住了眼泪,还要接着演戏,不然很可能穿帮,鼻孔里不满的哼了一声,头一扭,不鸟秦昭王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秦昭王睁大眼睛,把秦异人好一通打量,竟然乐了,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,气真大呀,还没消?”秦昭王笑得很是欢实。

    “气不大,你去试试?看你的气大不大?”秦异人嘟着一张嘴,气鼓鼓的,愤愤然之情逼真。

    “好,是爷爷的错,没有关心你,没有问候你,更没有想过营救你,爷爷真的有错,这总行了。”在秦昭王眼里,秦异人这般表演,反倒更象那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一个历经磨难,九死一生的人,要是见到始作俑者,不生气,或者气很快就消了,反倒不正常了。秦异人这番做作,在秦昭王眼里,反倒象是个委屈的孩子,他倍觉亲切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你错了?”秦异人眼睛一瞪,很没好气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不说这些了。”秦昭王执着秦异人的手。

    秦异人却是假意甩了两下,没有甩掉,这才一副“逼不得已”的样儿,任由秦昭王执着他的手。

    秦昭王拉着秦异人坐了下来,笑眯眯的打量着秦异人,只见秦异人细皮嫩肉的,皮肤光洁,很是俊俏,哪里有一点儿受尽折磨的人质样儿?

    秦昭王重重点头,大是欢喜。

    再细细审视。只见秦异人还挺威武,透着一股英气,很是不凡,他就更加欢喜了。笑道:“异人,给爷爷说说,你在赵国这几年的情形。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说的?你不是不关心吗?”秦异人抢白一句。

    秦昭王不仅不怒,反倒是更加坚定了,道:“异人,赵丹他们是如何折磨你的?你给爷爷说,爷爷帮你出气。”

    “我自己的气,我自己会出,用不着你。”秦异人仍是一副余怒未息的样儿。

    秦昭王眉头一拧,有些不悦了。

    他是高高在上的秦王。是当时天下间权力最大的国君。一而再,再而三的低声下气相询,秦异人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鸟他,就算他的肚量再大。也会有些火气。

    然而,秦异人接下来却是道:“赵丹他能把我怎样?赵胜这狗贼,他又能把我怎样?我百倍奉还给他们。”

    一通自吹自擂之词之后,就是竹筒倒豆子般。把赵孝成王和平原君他们如何折磨前任的事儿说了出来。一边气愤愤说,一边又志得意满的吹嘘自己是如何如何反击的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不错!”秦昭王耳朵竖得老高,听得挺仔细,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细节。当他听完之后,大声赞赏。

    扪心自问,若是他与秦异人换个位子,他也未必做得比秦异人更好,由不得不夸赞。

    “公子了得,太善于借势了。”秦异人在山东的所作所为,主要是扯着秦国的虎皮行事,这是他号准了山东之地惧秦的脉,由不得桓兴不称赞。

    夏姬听在耳里,喜在心头,又是伤心。

    欢喜的是,秦异人是如此了得,能自己报了仇,雪了恨,还是百倍奉还的那种,她能不欢喜吗?伤心的是,这些折磨是由自己的爱子秦异人承受的,作为母亲,她能不伤心吗?

    直到秦异人说完,秦昭王已经笑得眼睛眯到一起了,开心得不得了。秦异人虽是在自吹自擂,却是听得出来,他真的很会借势,扯着秦国的虎皮捞到无穷好处。作为爷爷,能不为自己的孙子欢喜吗?

    “异人,爷爷今儿前来,本想与你好好说说话,问问你山东之事。嗯,眼下嘛,爷爷改了主意,不问了。你有什么想法见解,到冬ri大朝会上去说。”秦昭王拍着秦异人的肩头,大声笑道。

    “冬ri大朝会?”夏姬很是惊讶:“异人能参与冬ri大朝会?”

    秦国冬ri大朝会相当于现代的“年终总结大会”,既要总结一年的得失,还要为来年作出相应的部署。是秦国最为隆重、盛大的朝会,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,是莫想参与。

    秦国的官员,往往以参与冬ri大朝会而自豪。

    夏姬万万没有想到,秦昭王要让秦异人参与冬ri大朝会,她能不震惊吗?

    “异人不能参与,还有谁能参与?”秦昭王头一昂,胸一挺,很是自豪。

    秦异人是天下第一名士,这名头是响当当的,更有立下的大功,无论从哪一点来说,他都有资格参与。

    “异人,冬ri大朝会,你放开了说,一切有爷爷呢。”秦昭王鼓励道。

    桓兴眼里jing光一闪,很是讶异,打量一眼秦昭王。

    他很是清楚,秦昭王的意思。他要让秦异人在冬ri大朝会上畅所yu言,那就是在给秦异人提供一个舞台,给秦异人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想象一下,在秦国最为隆重、最为盛大的朝会上,秦异人若是露面出采,那就是成名立万,会一举而为秦国朝臣所重。

    还有比这更好的舞台吗?

    秦昭王这是在呵护秦异人,在维护秦异人,秦异人心里一暖,道:“谢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!”一句爷爷,把秦昭王甜得都快不知天地南北了。

    作为爷爷,谁个不想被孙子叫呢?更别说,还是秦昭王寄予厚望的秦异人,终于开口叫他爷爷了,他能不欢喜吗?

    此时此刻,秦昭王只觉他是这世上最为幸福的人了,满面红光,笑得更加欢畅了道:“好好好!异人,今儿你才回咸阳,就好好歇着。明ri晚上,爷爷在宫里设家宴,为你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秦昭王是高高在上的君王,要他专门设家宴,为秦异人接风洗尘,那是何等的难得,夏姬一张嘴张得老大,激动不已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对于夏姬来说,还有比这更让她激动的事吗?

    还真有。

    “嗯。夏姬,你也来。”秦昭王冲夏姬道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能去吗?”夏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    自从她搬出太子府后,少有人问津,门可罗雀,秦昭王竟然要她参与家宴,这是一步登天,她宛若在做梦,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为寡人养了一个好孙子,你不能去,还有谁能去?”秦昭王对秦异人赏识,爱屋及乌了,顺带的对夏姬也是越看越顺眼,只觉夏姬才是他的儿媳妇,而不是华阳夫人。

    “谢爷爷。”夏姬这些年太苦了,无人问津。秦昭王给夏姬一个出席家宴的机会,秦异人对秦昭王的好感更增数分,这句感谢之词更多数分真诚。

    秦昭王当然能听得出来,乐呵呵的,拍拍秦异人的肩头道:“爷爷很想与你多说说话,可爷爷国事缠身,得回宫去了。”

    亲情固然让秦昭王欢喜,可是,他毕竟是一代风云雄杰,更看重国事,不敢有丝毫懈怠,处理完秦异人这事,就想着回宫。

    秦异人和夏姬送秦昭王离开。

    在临去前,秦昭王把小赢政打量一通,只见小家伙转着一双乌溜乌溜的大眼睛,不住在秦昭王身上溜来溜去,秦昭王大是欢喜,把白胡须凑上去:“小东西,寡人扎你,扎你。”

    小赢政伸出胖乎乎的小手,拽着秦昭王的白胡子,用力一拽,手劲儿不小,秦昭王痛得直咧嘴:“你这个小东西,人小劲儿还不小,长大了一定是天下少有的猛士。”

    “猛士?”秦异人差点一头载倒在地上:“这是千古一帝,不是猛士!你太没眼光了!”

    猛士固然了得,却与秦始皇这个扫灭六国,一统华夏的伟大帝王比起来,就差得太远了。

    “咯咯!”小赢政似乎很是得意,咧着一张嘴,冲秦昭王直笑。

    这一笑不得了,秦昭王的骨头都酥了,伸手在小赢政的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一下,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去,走出老远,他的畅笑声还在远远的传来。

    秦昭王今儿前来夏姬这里,收获颇丰。秦异人这个孙子了得,让他万分欢喜,万分赏识。小赢政这个玄孙也讨人喜,他的屁眼儿都有欢喜的。

    秦昭王只觉他这辈子还从未有过如此欢喜的时候,亲情是如此的让他满足。

    一路上,秦昭王乐呵呵的,不时就会发出畅笑声,一路上笑回王宫的。

    回到王宫,秦昭王并没有歇息,而是立时处理国事。兴许是今儿的心情不错,处理国事异常拿手,效率比起往昔要高不少,不一会儿功夫,他短案上的国务就处置完了。

    “禀君上,三公子求见。”就在这时,只见桓兴快步进来,冲秦昭王禀报。

    “老三?”秦昭王满脸喜se,一蹦而起,迫不及待的道:“他在哪里?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就在上书房外面,等候君上召见。”桓兴忙回答。

    “这个老三,等什么等,还不快进来?”秦昭王一边说,一边朝外冲,跟风一般快。

    “君上,慢点,慢点。”桓兴大急,不断大声提醒,紧追而来。

    上书房外站着一个身长九尺,身如铁塔的壮汉,龙jing虎猛,极为jing悍,他就是秦昭王的第三子:赢煇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