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章 自讨苦吃

    秦异人这话没有一点儿夸大的成份,说的全是事实。来到战国时代后,秦异人奋起,先后与赵孝成王、平原君、信陵君、蔺相如、廉颇、ch申君这三个名动天下的“贤公子”在他面前也得老老实实,大气都不敢出。尤其是信陵君,他去拜访秦异人时,秦异人堂而皇之的告之他,要与赵姬寻欢,信陵君也只得忍着,屁都不敢一个。

    在秦异人眼里,阳泉君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臭虫,与信陵君这些人比起来差得太远了,就凭他,也在秦异人面前叫嚣,秦异人岂能不教训他?

    秦异人骂得那叫一个爽,跟骂孙子似的,浑身舒爽。

    这次回秦国,原本以为会诸事顺利,却是没有想到,先是遇到刺杀,后是遇到阳泉君横生事端,让他的心情极度不爽。这些怨气,悉数冲阳泉君发作,秦异人只觉浑身舒爽,**儿都是欢喜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孟昭、马盖和范通三人追随秦异人最久,深知秦异人所言没有丝毫夸大的成份,他们极是自豪,昂头挺胸,仿佛这等事儿是他们做的一般。

    秦异人在他们心目中就是神一般的存在,秦异人的得意事儿他们也是自豪,比起自己做的还要欢喜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不长眼,竟敢惹异人公子。”蒙武一双眼睛尽是愤恨,冲阳泉君气恨恨的道:“你也不打听打听,惹到异人公子能有好下场?平原君、信陵君、chun申君他们哪一个不是吃了大亏的?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如孟昭他们那般清楚,也是听说了秦异人许多事儿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救我。”阳泉君疼痛难忍,知道情形不妙,忙冲他的门客叫嚷。

    在秦国,不准养门客,不过,也有一些人养门客,主要是山东来人。比如秦昭王的舅舅穰侯,就曾大养门客。后来的吕不韦养门客最是有名。

    阳泉君的权势虽然不如穰侯和吕不韦那么大,也是养了些门客。

    这些门客忙冲上来,却是给孟昭他们三下五除二放翻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狗贼,也不睁大你们的狗眼瞧瞧,异人公子是你们能得罪的吗?”孟昭一双大脚踩在一个门客的脸上,如同数落孙子似的道:“异人公子是大秦的王孙,金贵着呢,你们这些卑贱的狗贼,能比得上异人公子一根汗毛吗?”

    在孟昭眼里,秦异人就是无所不能的神,正是秦异人带领他们摆脱了质赵的困境,还让他们出人头地,要他不把秦异人当成神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秦……异人公子,你放过我,放过我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阳泉君再三思虑,认为还是低头的好。若是他再不认错的话,还不知道秦异人如何对付他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你等着瞧。只要我回到太子府,见到华阳夫人,就我把你的事儿如实说。不,要添油加醋,百倍夸大,向华阳夫人说。到时,华阳夫人一怒,有你好受的。”阳泉君在心里恶毒的想着。

    “你眼下想求饶,晚了。”秦异人却是不为所动,冷冷的道:“本公子要是不把你的屎打出来,就不叫秦异人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对着阳泉君的肚子狠踹,一阵阵“砰砰”的声响,瞧他那副模样儿,还真是想要把阳泉君的屎打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!”阳泉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声,仿佛被人轮了他的菊花似的。

    被秦异人踹脸这事已经够让他丢脸的了,若是再给秦异人打得流屎流尿的话,他这辈子就完了,彻底抬不起头了,会为人不耻。

    “内史郡来人了,内史郡来人了。”眼下秦异人没有罢手的意思,阳泉君一颗心直往下沉,眼前发黑,如同世界末ri到来似的。正在他绝望之际,只见一队内史郡的官吏大步而来。

    咸阳是秦国的都城,极为重要,自成一郡,叫“内史郡”,负责管理咸阳的社会治安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你等着受,你等着受。”阳泉君脸上的绝望荡然无存,代之而起的是一脸的狞笑道:“按秦律,不得私斗,秦异人,你敢打我,这就是大罪,你会被下狱,会被治罪!你完了,你完了!”

    秦法森严,轻罪重罚,即使是一点小罪,都会处以重罚。比如,乱倒垃圾这种轻得不能再轻的罪,都要割鼻子。

    更别说,秦异人这是当街打人,这是重罪了,若是被内史郡抓住,那就是天大的麻烦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“公子,快走,快走!”蒙武一见内史郡的人冲过来,忙冲秦异人吼道:“再不走,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快走,快走啊。”孟昭他们也急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绝不能让秦异

    人落到内史郡手里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你真的完了,完了!你与本公子作对,那是找死!”阳泉君狞笑着,得意的大吼道:“在秦国,不分贵贱,一体同法,不管你是王子王孙,犯了罪都会被治罪,就算你是有天大的功劳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秦国不分贵贱,一体同法,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,不管你是王子王孙。若是在山东六国的话,秦异人这王孙的身份有着莫大的用处,谁都得让着三分,就是犯了罪,不会有人治他。

    在秦国就不行了,这身份没用,说要治罪就要治罪。

    “砰!”秦异人却是仿佛没有听见似的,右脚抬得高高的,狠狠落下,踩在阳泉君的肚子上,阳泉君发出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嗄嘎!”阳泉君吐着血沫儿,裂着一张血口,竟然在笑,笑得很是yin森,如同恶魔的微笑,道:“秦异人,华阳夫人与内史大人熟着呢,只要华阳夫人开口,一定会治你个重罪,要你求生不能,求死不得。”

    华阳夫人的能量不小,在咸阳很有影响力,若她出面的话,秦异人还真是有天大的麻烦,不死也要脱层皮。

    “快走,快走!公子,快走!”蒙武、孟昭、马盖和范通急得眼睛都红了,忙推着秦异人,准备开溜。

    “你们呀,放心,公子肯定有主意。”赵姬却是不急,俏生生的道。

    “这能有主意吗?”蒙武急得都快哭了:“这里是秦国,是咸阳,莫要说异人公子,就算是太子如此,也要被治罪呢。”

    秦法的可怕,谁个不知,哪个不晓?莫要说秦异人这个公子哥,就是位高权重的太子也不能置身事外,犯了错,同样要被治罪。

    商鞅刑秦惠文王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打,狠狠的打。这事,是我们做的,是?”马盖反应快,忙冲孟昭和范通道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。是我们打的,是我们打的。”孟昭和范通明白过来,狠踢阳泉君几脚,他们准备替秦异人顶罪了。

    “砰!”秦异人飞起一脚,重重踹在阳泉君膝盖上,一阵骨骼碎裂声响起,阳泉君一条腿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“啊!”阳泉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脸孔扭曲。

    “砰!”然而,秦异人仍是没有住手,又是一脚,重重踹在阳泉君另一只膝盖上,一阵清晰的骨骼碎裂声响起,阳泉君的双腿彻底废了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我与你誓不两立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”膝盖碎了,双腿也就废了,阳泉君这辈子就完蛋了,他能忍得下这口气吗?此时此刻,他决心与秦异人死拼到底。

    “完了,完了,真的完了!全完了!”蒙武看在眼里,急得冷汗大冒,一脸的无耐。

    光是一个私斗,就足以治秦异人一个重罪。他更是把阳泉君的双腿给废了,这是重罪中的重罪,秦异人这辈子算是完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莫要承认,是我们干的。”孟昭决心顶罪,反倒很是冷静。

    “姓芈的,你听好了,你能不能有命在都成两说,还是管好你自己。”秦异人却是拍拍双手,云淡风轻。

    “笑话?”阳泉君虽是剧疼难忍,仍是一裂嘴,满脸的嘲笑,道:“是本公子受辱,是你打的本公子,有罪的是你,不是本公子,本公子怎不能活命?”

    秦异人把阳泉君给废了,有理的是阳泉君,秦异人竟然说他有xing命之忧,阳泉君当作笑话听的,还是他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笑话。

    “姓芈的,告诉你,内史郡是宗室子弟掌管,他是赢氏之人,不是你们芈氏之人。”秦异人冷笑道。

    内史郡很重要,自从商鞅变法之时起,就要由赢氏子弟掌管,概莫能外。为了寻找一个掌管内史郡的宗室子弟,秦国会在所有王族中千挑万选,选中之人若是没有大劳的话,秦王就会为他创造条件,让他先立功再掌管内史郡。

    最有名的就是秦始皇时期的内史腾。内史腾全名叫赢腾,此人有才学,有头脑,就是资历较浅,威望不足。为此,秦始皇专门为他创造了立功的机会,要他率军灭韩。有了灭韩一功,内史腾的地位大长,就能掌控内史郡了。

    “这又能如何?这是秦国,得依律办事,他不会枉法。”阳泉君针锋相对,丝毫不让。

    “这事是你挑衅在先,他一定会向君上禀报。你说,君上得知这事后,会不会饶过你?会不会饶过华阳、华月两个女人?”秦异人才不放在心上:“你们的狗头不保。”

    华阳夫人要逼迫秦异人认她为母,其用心险恶,涉及到王位传承,这是历来君主的禁忌,若秦昭王知道了的话,一定不会放过华阳夫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阳泉君脸se大变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