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九章 异人之怒

    “子楚?”秦异人只觉这称呼挺耳熟的,似乎在哪里听过,却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人真是,他是不是疯了?”赵姬眨着一双俏媚眼把这人好一通打量,大是好笑,道:“你又不叫子楚,他却一个劲的冲你叫嚷,肯定是得了失心疯。”

    “这人乱叫乱嚷,好生无理。公子,我这就去报官,把他捉拿下狱。”孟昭眉头一挑,大是不悦。

    秦异人定睛一瞧,只见这人身着一袭锦袍,头戴玉冠,腰悬玉镶金饰物,一身的富贵气息,一瞧便知此人是大富大贵之人。

    “他是……”秦异人沉吟不语,只觉这人很是面熟。

    “公子,这人一定是山东之人,要不然的话,断不会如此一身奢华之气。”蒙武把这人一打量,大是不满,一拧眉头,点评道:“只有山东之人才能如此奢华。”

    秦人质朴,节俭,不尚奢华。在咸阳要分辨是山东人,还是秦人,很简单,只需要看他们的衣着便能猜个大概,虽然不一定很准,也是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呀?在这里大叫大嚷的,好生无理,你再不走开,就报官让你吃官司了。”马盖冲这人喝道。

    “滚远点。”这人很蛮横,一双眼睛朝上翻,直接把马盖无视了,讥嘲一句:“一个小小的护卫,也敢冲我叫嚷,好生无理。嗯,你若再不滚,我准让你吃了不兜着走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横什么横?这里是秦国,讲律法的,由不得你胡来。”范通忙来帮腔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这里是秦国?你知道就好。”这人大大咧咧的一挥手,道:“我是来找子楚的,叫他过来,跪下叩头认我这个舅舅。”

    “你得了失心疯了?这是大秦的公子,能文能武、jing明过人的异人公子,不是你嘴里而的子楚,你走远点,休要在这里乱嚷。”孟昭实在是恼怒,恨声道:“你打扰公子,天大的罪过,我这就去报官。”

    “报官?你报啊,谁吃官司还说不定呢,一定是你吃官司。”此人蛮横依旧,朝自己鼻子一指,道: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你知道我是谁吗?就是咸阳官员见了我也要避着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阳泉君?”秦异人想了半天,终于想起这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阳泉君是华阳夫人的弟弟,很得华阳夫人信任,多次出入过太子府,秦异人见过他。只是,数载未见,秦异人未在第一时间认出来。

    再者,阳泉君如此蛮横,拦着自己叫子楚,一时之间把秦异人给弄糊涂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好处甥,你终于想起我这个舅舅了。”阳泉君眉头一掀,大是得意,冲秦异人招手,道:“来!乖外甥,快过来跪下叩头,舅舅重重有赏哦。”

    “子楚?这不是历史上我的称呼吗?”秦异人把阳泉君这副得意模样儿看在眼里,终于想起“子楚”这个称呼了。

    历史上,秦异人听取吕不韦的意见,为了登上秦王之位,曲意逢迎,认华阳夫人为母。为了讨好华阳夫人,为了得到华阳夫人的欢心,他改了称呼叫“子楚”。

    并且,秦异人还以穿楚服为荣,以此博得华阳夫人的欢心。华阳夫人见他很机灵,为人乖巧,而她又膝下无儿,想要巩固自己的权势,就认秦异人为子。

    在得到华阳夫人的欢心后,秦异人终于如愿以偿,最终当上了秦王。

    然而,这事对于如今的秦异人来说,“子楚”这个称呼就是一种侮辱,他不靠天,不靠地,完全是靠自己,靠着自己的努力,打拼出一个美好的未来。

    在他的意识里,早就把“子楚”这个称呼扔到九霄云外去了,是以,乍闻这一称呼,只是觉得耳熟,半天没有想起来。

    见到阳泉君,再想起“子楚”这个称呼,再结合历史,他隐隐约约的猜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做甚?”阳泉君脸一沉,冲秦异人斥道:“子楚,你好生无理。娘舅为大,你见到我这个娘舅,竟然不下跪,不请安问好,你太无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给我准备了些什么礼物?”秦异人脸se非常不好看,却是没有立时发作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看看,你们折腾了些什么鬼域伎俩?等弄明白了,我要你好看。”秦异人在心里恶狠狠的想道。

    “子楚”这个称呼,历史上秦异人自己改的,如今,历史重来,阳泉君却叫他“子楚”,由不得秦异人不好奇,想要弄个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礼物,是?也好,舅舅就让你见识见识。”阳泉君手一挥,立时有门客捧着一套衣衫上来。

    阳泉君接在手里,抖将开来,笑眯眯的道:“处甥,你看清了没?这是楚服。你是我的外甥,华阳夫人的儿子,你就得按照我们楚人的风俗,穿楚服。”

    “楚服!”秦异人嘴里迸出两个字,脸孔都有些扭曲了,沉声喝道:“若是本公子不呢?”

    “大胆!”阳泉君脸se一冷,脸上的笑容刹那不存,宛若一块玄冰,沉声喝道:“华阳夫人认你为子,那是你莫大的荣耀,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!”

    明明是仗势欺人,还说是福气,还有这样的理吗?

    “闭嘴!”赵姬忍无可忍,大声斥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赵姬?子楚的女人,你放心,有你的礼物。子楚要楚服,你也得楚服。”阳泉君得意的一掀眉头,道:“子楚,若你敢说个不字,华阳夫人不会放过你。华阳夫人不放过你,就是太子不放过你,即使你能奈通天,也是翻不起风浪。一准要你有家不能回,有国不能投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秦异人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,yin森森的道:“我秦异人不靠天,不靠地,是靠我自己。你回去,给那个女人说,我们之间的账会好好算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你竟敢如此无礼,你竟敢不把华阳夫人放在眼里,你好大的狗胆!”阳泉君如同炭火掉进裤裆,烧了他的**似的,一蹦老高,扯起嗓子,尖声怒吼。

    阳泉君如同一头呲牙的疯狗,一步冲上来,指着秦异人的鼻子,口水乱喷,道:“秦异人,这可是太子首肯了的,你违逆华阳夫人,就是违抗太子旨意,你等着,等着,等着下狱吃罪,等着生不如死。”

    眼睛一立,吼得更加大声了,赤luo裸的威胁:“秦异人,跪下,叩头请罪,我可以不计较,只要你舔我的脚趾头!”

    华阳夫人是太子赢柱的宠妃,更能侍候病人,太子赢柱不敢违逆她,对她是言听计从。要是太子赢柱违逆了,那就是不想活了。只要华阳夫人不侍候他,光是这病就能要了他的小命。可以这样说,太子府里真正的主人并不是太子赢柱,而是华阳夫人。

    秦异人再能干,即使他名满天下,是天下第一名士,他还是太子的儿子,得由华阳夫人管着。阳泉君是有侍无恐,一副非要秦异人舔他脚趾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砰!”然而,他的话还没有说话,只听一声巨响,他头上挨了老大一拳。

    秦异人早就忍无可忍了,早就想把他揍成猪头,只是想了解更多的情形,这才忍着。如今,了解了情形,自然是无须再忍了,对阳泉君饱以老拳。

    “啊!秦异人,你好大的狗胆,你竟敢打我,我与你誓不两立。”华阳夫人的名头在咸阳很是响亮,谁都知道,那是太子赢柱的宠妃,没人敢得罪。阳泉君万万没有想到,秦异人竟然敢出手打他,他是怒火万丈,吼得山响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然而,回答他的是秦异人的拳头,如同雨点一般砸在他身上。< ren形,跟猪头似的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阳泉君如同被鬼打了似的,再也说不出话来,唯有惨叫的份。

    到了这份上,他不得不意识到,他惹了一个不该惹的狠人,秦异人真的不把华阳夫人放在眼里,真的敢揍他。

    “砰!”就在阳泉君惊恐之际,只见秦异人右脚高高抬起,狠狠踏下,重重踩在他的脸上,还使劲摇了摇,一股剧疼钻心般袭来。

    “你竟敢踩我脸?”阳泉君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一脸的难以置信,死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他是华阳夫人的弟弟,身份地位不低,正是仗着这个后台,他在咸阳混得风生水起,有着不小的势力。打死他也不相信,秦异人竟敢不鸟他,竟敢踩他的脸。

    树活一张皮,人活一张脸,秦异人踩他的脸,就是把他的地位身份,还有尊严死死踩在脚下了,这是奇耻大辱,他怒了,如同一头愤怒的野兽,咆哮道:“秦异人,我与你誓不两立!誓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砰!”秦异人右脚高高抬起,再重重落下,伴随着阳泉君一声惨叫,他的整张脸都变形了,鲜血顺着嘴角直流。

    秦异人指着他,沉声道:“本公子质赵数载,历经磨难,九死一生,吃的苦不知几多,受的难不知几多,什么事儿没有经历过?还在乎你区区威胁之词?”

    “本子斗信陵君、平原君、鲁仲连、蔺相如、廉颇,他们哪一个不是人杰?哪一个都比你强,还不是在本公子面前老老实实。你也不撒泡尿照照,你算哪根葱?”秦异人极为不屑。

    jing彩小说尽在记住我们的网址: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