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八十五章 江东子弟兵

    “项燕?他怎生在这里?”春申君眉头一挑,大是不爽,沉声道:“把他叫来。”

    立时有亲卫前去办理。

    春申君眉头紧拧着,打量着这支拦路的军队,道:“久闻项燕之军善战,果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春申君,项氏子弟兵能征善战,大楚闻名啊。”李园朝列成阵势的项燕军队一指,道:“春申君你瞧,这些子弟兵身材高大,健壮如牛,腰板挺直,如同长戟,这是训练有素啊。再有,他们人人身上有着一股杀气,很是骠悍,这是他们出生入死磨练出来的杀气。”

    春申君睁大眼睛,死命的打量着这支军队,果如李园所言,行列整齐,很是骠悍,一瞧便知是训练有素,杀人不眨眼的精锐。

    “嗯。这个项燕看来有些本领,治军不错嘛。”春申君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一个彪形大汉快步而来,此人健壮如牛,走起路来虎虎生威,震得地皮都在颤抖。更难得的是,此人有着一股子威势,举手投足间威严自生,顾盼生雄,让人不敢轻视。

    他一身精铁盔甲在身,盔明甲亮,走起路来铁甲铿锵,平添几许威风。

    这人年岁并不大,不过三十来岁,双眉如剑,斜插入鬓,眼睛明亮有神,透着睿智。

    “项燕见过令尹。”这就是项燕,来到近前,冲春申君见礼,声若洪钟,震人耳膜。

    春申君并没有说话,把项燕好一通打量,冷声道:“项燕,你好大的胆子,竟敢拦我的路。说,谁指使你做的?”

    春申君是楚国令尹,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项燕竟然拦他的路,他岂能不气?他非常非常生气,语气极为不善。

    “令尹切莫气恼,容项燕细说。”然而,项燕却是不慌不忙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春申君颇为不耐烦,若不是看在项燕是楚国世家大族项氏之人,早就把他赶走了,哪能给他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令尹勿恼,项燕此举并非冒犯令尹,而是前来投奔令尹。”项燕的话让春申君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投奔我?你这话何意?”春申君的眉头拧着了。

    “令尹是知道的,我项燕有志于军旅,却不得志,不得已而出此下策,把子弟兵放在这里,还请令尹检视。若是令尹看得上眼,就让项燕随军出征。”项燕直道来意。

    “哦。你倒是有心了。”春申君一拍马背,道:“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“令尹,请。”项燕忙侧身相请。

    在项燕的陪同下,春申君策马而来,很快就到了江东子弟兵面,睁大眼睛细细审视。

    只见这支子弟兵个个身材健壮,如同公牛似的。他们腰板挺直,如同标枪,站立如松,一瞧便知是训练有素。更难得的是,他们的装备极为精良,清一色的铁兵铁甲,在日光下闪闪发光,夺人目睛。

    这支子弟兵与一般的楚**队不同,他们透着骠悍之气,身上散发着一股杀气,让人生畏,很明显,这是从血与火中磨练出来的精锐。

    “好!”适才是远观,眼下是近瞧,方才发现这支子弟兵更加精锐,春早君忍不住赞声好。回头把自己的亲卫一阵打量,大是摇头,他的亲卫与这支子弟兵比起来,有着云泥之别。

    这才叫军队!

    他的亲卫那不叫军队,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。若是两支军队交战,他毫不怀疑,他的亲卫会在很短时间内被这支子弟杀得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“令尹可入得了眼?”项燕脸上泛着笑容,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!不错!非常不错!”春申君大声赞好,道:“久闻你善于练兵,善于用兵,果是不假。你是项氏之人,你前来投奔我,可有所求?”

    如此精锐的子弟兵春申君没有理由拒绝,不过,他很清楚这支子弟兵对于项氏来说意味着什么,这是项氏的支柱,项燕如此相投,必然有他的条件。

    “令尹,项燕别无所长,唯善兵事,若蒙令尹不弃,项燕愿在令尹帐下效命。”项燕眼里精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问题,这么着,你做左将军。”春申君笑道。

    “谢令尹。”左将军是个重要军职,项燕颇有些意外,紧接着又是大喜,忙道谢。

    “还有吗?”春申君盯着项燕问道。

    “令尹见爱,项燕已是感激不尽了,项燕实无所求。”项燕忙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春申君一双眼睛在项燕身上打量,笑得特别开心,指点着项燕,道:“项燕啊项燕,听闻你狡猾如狐,果是如此。你明明是有所求,却是要我说出来。好,我就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项燕不动声色,如同木桩一样站着。

    “我猜得没错的话,你有两件事相求。第一件,你剿灭庄跻之功未被赏赐,你想要我为你请功,可对?”春申君紧盯着项燕问道。

    “令尹眼睛雪亮,项燕正有此意。”项燕直接承认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件,你是想为你的家族请得江东之地,可对?”春申君对于世家大族的争斗是门儿清,虽然他治国不行。

    “若令尹成全,项燕愿效死。”项燕信誓旦旦的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在军中立功,我就准你这两请。”春申君点点头,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谢令尹。”项燕大喜。

    就这样,项燕率领江东子弟兵加入了春申君的队伍,参与了合纵。

    提到项燕,朋友们都不陌生,自然而然就会想到楚霸王,想到项梁,这事得交待一番。

    楚国虽是列于七大战国之列,却与另外六大战国不同,很不相同。因为楚国是由荆湘之地发展起来的,最开始的时候,是熊氏当国,与周天子叫板,不鸟周天子。

    周天子下令征伐楚国,楚国虽然实力不及,却是让周天子很不好受。最后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周天子要楚国进贡祭祀用的茅草,楚国答应了。周天子提的这条件不叫条件,不过是为了自己的面脸罢了。

    楚国名义上向周天子称臣了,其实却是自成体系,是国中国,周天子的号令在楚国就是放屁,没人理会的。

    而楚国的实权为世家大族所把持,整个楚国主要是由王族、屈、昭、景、黄、项六姓瓜分,剩下的部分,就是中小世家的势力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不仅在朝堂上身居高位,出将入相,还拥有大片大片的封地。这些封地很大,其幅员不下于韩、燕这样的弱小战国,相当于现在的三两个省那么大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封地就带来了另外的问题:世家大族对于楚王的号令阳奉阴违,明里一套,暗里一套。

    王族并非不想对付这些世家大族,却是拿这些世家大族无可奈何。因为他们有土地,有城池,有钱粮,更要命的是,他们还有军队。

    有了军队,谁会听王族的?虽然这些世家大族没有摆明了不听号令,却是想尽办法违背王命,为自己的家族争取最大利益。

    这种尾大不掉的情形,令楚国王室很是苦恼,很想改变,却是不能成功,因为一旦露出这种苗头,就会遭到世家大族的一致抵制。

    吴起在楚国的变法就是因此而告终。吴起被逼得走投无路,不得不扑到楚王尸身上,楚国世家大族一样把他射杀了,连王尸都伤害了,由此可见楚国世家大族的胆儿有多肥了。

    这些世家大族掌握的军队就叫:子弟兵!

    对于我们现代人来说,“子弟兵”是一种亲切的称呼,有着血肉相连、相亲相近的意思。这个词起源于战国时代,起源于楚国,在当时就是“私兵”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国五大世家,屈、昭、景、黄、项这五大世家中,也出了几个很有名的人物,屈原出自屈氏,春申君出自黄氏,项燕出自项氏。

    在这五大世家中,项世是最为弱小的,因为他们是后来才成为世家大族,而不象屈、昭、景、黄这四大世家那样源远流长,积累雄厚。项氏原本是个中型世家,之所以能成为楚国的大世家,就在于项燕。

    项燕他做了一件令整个楚国为之侧目的大事,那就是他剿灭了庄跻。

    庄跻是楚国中型世家庄氏子弟,因为庄氏卷入一场阴谋中,面临灭族危机,庄跻一不做二不休,率领族人举兵造反。他率领族人乔装成庶民,进入都城郢都,大肆攻击官署,更是包围了王城,使得整个郢都陷入一片恐慌之中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庄跻的实力不济,当楚**队赶到后,庄跻就败退了。逃离郢都后,庄跻就成了流寇,四处流蹿,进入岭南,后又回到楚地,再到滇地,自立为国,与楚国为敌,攻打楚国湘水一带,令楚国很是头疼。

    楚国多次进攻,都是大败而归,弄得楚国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年轻的项燕应该是看到剿灭庄跻的好处,可以为他的家族带来数不尽的利益,他就训练了一支子弟兵,率领这支数千人的子弟上路了,前去攻打庄跻。这一征战就是好几年,转战万里,在没有得到楚国一兵一卒支援的情况下,他硬是把庄跻给灭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项燕名声大起,成为楚国的俊杰,更是很得江东人的民望。

    然而,其他的大世家当然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家族崛起,用尽一切办法阻止破坏,项燕剿灭庄跻已经有些年头了,他的功劳却是迟迟不能得到赏赐,这令他着恼。

    这次,春申君出征,他看到了机会,前来投奔春申君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