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八章 干票大的(上)

    在王陵中军大帐旁边,有一座大帐幕,占地很大,很是气派,进进出出的人很多,川流不息,这就是秦异人的中军司马大帐。

    大帐中,秦异人跪坐在矮几上,正在批阅军务,神情专注,极是认真。

    在他身后,黄石公和尉缭二人也是专注,认认真真。

    不做中军司马,不知中军司马之辛苦,那才叫一个忙,军务太多,忙得秦异人走路都在赶时间,象在飞似的。

    二十万秦军的军务之多,不需要想的,肯定是很多很多。更别说,这还是秦军在邯郸吃了败仗,想要打个翻身仗,需要做的事情更多,这一忙起来,就不需说了,秦异人最忙的时间几天几夜不能回到住处。

    走马上任的最初几天,秦异人很是陌生,处置起来不够熟练,幸好有黄石公和尉缭这两个兵法大家相助,倒也没有出什么事。

    二人中,尤其是尉缭在这事上很是拿手,倒不是黄石公才情不够,而是因为尉缭本是魏国国尉之子,自小就能接触到类似的军务,自小就练就了一身不凡的本领。

    黄石公虽然也是兵法大家,毕竟是隐世兵家,真正接触到军务的时间并不多,可以说没有。他和秦异人差不多,也是平生头一遭亲身接触这样的军务,需要一个熟悉的过程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黄石公的领悟能力很是惊人,不过数日功夫,他就得心应手了,处置起来很是老道,让人叹服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秦异人处置起来越来越得心应手,到如今娴熟之极,惹得黄石公和尉缭好一通诧异。

    更有一奇的是,秦异人运用现代知识,把秦军的军务分门别类,一下子就条分缕析,异常清晰,又惹得黄石公和尉缭好一通惊叹。

    二人虽是盘盘大才,毕竟眼界不如秦异人开阔,秦异人比他们多了两千多年的文明熏陶。

    秦异人处理完最后一件军务,揉揉酸疼的眼睛,伸个懒腰,很是舒畅,笑道:“不做中军司马,不知其辛苦。”

    黄石公正好处理完了军务,笑道:“公子,你这中军司马很称职呢。最初几日,堆积了不少军务,如今,都不够你处置了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说错,最初几天,秦异人不熟悉,处置起来总是不顺利。随着时间推移,秦异人对军务越来越熟悉,处置起来越来越快,到眼下都不够处理了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有你们相助,要不然的话,累死我也不能处置完。”秦异人笑道。

    能够如此快处理完军务,黄石公和尉缭的功劳很大,秦异人当然不会掠他们之美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见,王陵将军对公子几乎是言听计从,极为器重。”尉缭站起身,笑道:“若是王陵将军早日对公子如此信任,断不会有邯郸之败。”

    秦军在邯郸吃败仗,非秦异人的过错,是王陵不相信秦异人。因为当时的秦异人不过是一个公子哥,没有经历过战争的考验,更没有实权,说话的份量不重,虽然有理,却不为人重视。要是当时的秦异人是中军司马的话,他的话就有份量,王陵不敢不信。

    “福兮祸兮,真难说清楚。”黄石公笑言:“秦军之败证明公子之英明,方有今日中军司马之高位。”

    这话很有道理,有些东西需要鲜血来证明,秦军之败就是最好的明证。正因为秦军的战败,方才衬托出秦异人之正确,王陵他们服气,王陵对秦异人很是信服。

    “公子,十万火急消息。”就在三人感慨之际,只见孟昭快步进来,把两份消息递给秦异人,道:“一份是姚贾从魏国送来的,一份是顿弱从楚国送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姚贾和顿弱是秦异人秘兵的重要人物,他们送来的消息极为重要,秦异人忙接过来,打开一瞧,眉头紧拧着。

    把消息递给黄石公和尉缭,二人看完,眉头也拧上了。

    姚贾和顿弱在消息中说,赵国派出的使者在列国游说,意图合纵,这对秦国极为不利。

    “二位怎生看?”秦异人沉思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合纵一直是秦国的绊脚石。”黄石公微一沉吟,道:“自从苏秦首倡合纵之议后,一直是阻遏秦国东进的最有力办法。一旦六国合纵,即使以秦国的雄厚国力也不敢撄其锋芒,不得不退避。在秦惠文王时,秦国更是二十余年不敢东向。”

    合纵的确是山东之地阻止秦国东进的最有效手段。一旦六国联合起来,即使以秦国的雄厚国力,以秦军的善战,也不得不退避三舍,不敢撄其锋芒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一旦秦国大举东进,威胁到山东之地时,山东之地就会合纵联兵,共抗秦国。

    对此,秦国是恨得牙根发痒,却是无可奈何,只能采取能避就避,不能避就死守函谷关,让六国联军不能西进之策。

    “合纵一起,秦国必危,我们应当在合纵成功之前化解之。”尉缭微一沉吟,立时提出主张。

    “是么?”秦异人眼中精光闪烁,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想到什么了?”以黄石公和尉缭对秦异人的了解,他如此思虑,那必然是想到好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异人眉头紧拧着:“我们去见王将军。我是有些想法,却要求证于他方能决断。”

    三人一道,赶去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哪里想得到,刚到中军大帐,就给王陵迎个正着,笑道:“公子,我正要找你呢,你就来了,来得好。”

    “有军情?”秦异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事,大好事。”王陵笑着回答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只见桓齮以及众将陆续到来,蒙骜已在中军大帐里,一脸的笑容,仿佛有天大的喜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吃了蜜蜂屎了。”桓齮颇有些好奇,冲蒙骜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算什么?大好事呢。”蒙骜笑得更加欢畅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好事?快说。”桓齮急性子一个,很是急切。

    蒙骜却是抿着嘴唇,没有为桓齮解释的打算,他是在卖关子,吊桓齮胃口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桓齮双眼一翻,很是不爽。

    “我想,一定是信陵君的粮道被你断了,快禁受不住了,有所异动?”秦异人笑着问蒙骜。

    蒙骜一竖大拇指,赞道:“公子果然厉害,一下就猜中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太好了!终于可以报仇了。”桓齮粗喉咙大嗓子,几乎是在咆哮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,你也有今日!”一众将领咬牙切齿,恨得牙根发痒。

    邯郸之败,根源在于信陵君,在于信陵君窃符,打了秦军一个措手不及。这让将领们对信陵君是恨得入骨,若是信陵君在跟前的话,一定会被他们撕着吃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把你们找来,就是要说这事。”王陵一双虎目瞪得滚圆,扫视众将,道:“邯郸之败,是大秦的耻辱,是我辈的耻辱!这都是信陵君这恶贼害的,我们一定要报仇雪恨,洗刷耻辱!这次,我们全面出击,一举擒获信陵君,用他的头颅祭奠战死的弟兄们!”

    “报仇!报仇!”众将齐声怒吼,眼里如欲喷出火来,差点把空气点燃。

    “好!你们皆有复仇之心,信陵君是在劫难逃。”王陵把众将的愤怒样儿看在眼里,大是满意,右手一握拳,道:“我这就分派任务,你们要听好了。”

    只要命令一下,秦军就会马上出动,对魏军发起最为凌厉的攻击,魏军就是在劫难逃,信陵君的末日就会到来,众将热血如沸,战意高炽,只等着王陵下令。

    “慢。”就在这时,秦异人突然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“嗯。公子,你有话要说?”王陵很是诧异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下去。”秦异人冲众将一挥手,道:“桓将军、蒙将军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众将很是想不明白,秦异人为何如此举动。不过,瞧这情形,秦异人有着天大的机密,众将虽是不愿,只得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众将退下后,王陵这才问道:“公子,你把他们支走,可是有要事?是何要事?”

    秦异人把众将支走,只留下他们几人,必然是有天大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个计较,却是拿捏不定,要向你们求证一下。”秦异人把王陵、蒙骜和桓齮一打量,缓缓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计较?”心直嘴快的桓齮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说我的计较之前,我先告诉你们一个消息。”秦异人道:“赵国大派使臣,游说列国,很有可能会合纵。”

    “合纵?”王陵、蒙骜和桓齮脸色极为凝重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知道合纵对秦国的危害有多大,可以说,若没有合纵的话,秦国取得的成就将会更大,秦国将会肆无顾忌的驰骋在山东之地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合纵的存在,使得秦国缚手缚脚,不能放开手脚大干。

    乍闻此言,他们神色凝重,不住转念头。

    “合纵就是山东六国联兵抗秦,若是有一国不参与,合纵之事就不会成。依我说,我们抢在合纵之前,一举干掉信陵君,六国破胆,就得好好掂量掂量。魏国必然不会参与,这合纵也就成了空谈。”桓齮眼中精光闪烁,思索着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王陵和蒙骜大声赞同。

    要阻止合纵的话,抢先下手,干掉信陵君的确是上上之策。

    秦异人却是阻止,道:“我要向你们求证的就是,若是六国联兵后,我们是否吃得下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问这做什么?”王陵大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若是大秦能够吃得下的话,我们不妨趁此时机干一票大的!”秦异人眼中精光暴射,如同九天之上的烈日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