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一章 浑水摸鱼

    “兵符?"廉颇眼中_jing_光一闪,一脸的凄然。

    上将军兵符是廉颇强夺自信陵君,事后,赵孝成王也默认了。廉颇率领赵人拼命抵抗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更别说,要不是廉颇,邯郸早就被秦国攻下了,廉颇有大功。

    哪里想得到,这一见面,赵孝成王就要收回上将军兵符,这是要罢廉颇的兵权。

    这太伤廉颇之心了!

    长平大战时,大战如火如涂,赵孝成王罢了廉颇的兵权,酿成惨祸。如今,他又要罢廉颇的兵权,这实在是让人无语。

    “兵符?"信陵君眼中_jing_光暴_she_,死盯着廉颇,嘴角浮现一抹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上将军兵符是廉颇强行夺取的,这让信陵君极为恼火,时刻记在心里,想要报复廉颇。如今,一听赵孝成王的话,当ri廉颇强夺兵符的情形又浮现在脑海,信陵君怒气上涌。

    “拿来。"赵孝成王右手一伸,沉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哼!"廉颇把赵孝成王一打量,叹口气,虎目中泪水滚来滚去,掏出兵符,双手奉上:“君上,这兵符给谁都行,就是不能给魏无忌,他不知兵,若他为上将军,定会葬送大赵!”

    廉颇说的是实话,邯郸一战就是明证。然而,信陵君绝对不会认,冷笑道:“廉颇,若无本公子,邯郸岂得解围?”

    “下去。"赵孝成王一把夺过上将军兵符,冲廉颇喝斥。

    廉颇狠狠瞪了一眼信陵君,大步而去。走起路来,虽然仍是龙_jing_虎猛,不过,怎么瞧怎么有些落寞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,这上将军还非你不可。"赵孝成王忙把上将军兵符递到信陵君面前。

    “大王,无忌不敢当。"信陵君心里笑开了_花_,嘴上却是推辞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救赵,是大赵的恩人,这上将军你不当还能有谁当?"赵孝成王不管不顾,硬是把上将军兵符塞在信陵君手里。

    “君上以赤心待无忌,无忌敢不效死。"信陵君大是得意,这上将军兵符几经周折,又回到他手里了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,寡人有一事担忧,不知信陵君可愿为寡人解此忧?"赵孝成王之所以把上将军兵符_交_给信陵君,那是有预谋的,不全是为了讨好信陵君。

    “君上请讲。"信陵君忙表忠心。

    “秦军虽退,却是元气未伤,不知信陵君可愿为寡人破之?"赵孝成王冲信陵君躬身一礼,身子都躬成了九十度,身段儿放得很低,仿佛这不是在命令,而是在请求。

    不,准确的说,是乞求。

    “君上但有所命,无忌敢不从命。"信陵君心里正欢喜着呢,马上就应承了。

    xxxxxxxx

    赵国西边的屯留之地,已经是一片兵营,秦军从邯郸败退后,在这里驻扎。

    虽是新败,秦军却是一点不见战败之象,反而士气高昂,斗志昂扬,发誓要报仇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,王陵、_蒙_骜、桓齮、秦异人、黄石公、尉缭、王翦,以及一众将领在坐,个个_yin_沉着脸,气氛压抑。

    “砰!"王陵右手重重一拳,砸在短案上,一张短案炸裂,木块飞溅。

    “气死我了!"王陵脸_se_铁青,脸孔扭曲,大喝一声,如同惊雷炸响:“狗贼魏无忌,你竟敢偷袭我,我饶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邯郸之败,若不是信陵君率领魏军打来的话,也不会有这场战败。王陵征战一生,几时吃过败仗来的?一想起这事,他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“绝不能饶过魏无忌。"众将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发了一阵火,王陵又是自责,道:“这都怨我,怨我未听公子之言,酿此败仗,我有罪,我这就向君上请罪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那么努力,想要阻止这次败退,却是未成功。若是王陵信了秦异人的话,绝不会有事,绝不会有这场败仗。

    “此番攻打邯郸,大秦损失两校人马,伤亡惨重,实是我之罪过。"王陵很是自责。

    秦军一校就是八千到一万人,两校也就是一万六到两万人。

    其实,这损失不算大,与历史上秦军从邯郸败退的损失比起来,可以忽略不计。历史上,秦军攻打邯郸,光是在第一阶段就折损了五校,也就是四五万人马。然后,秦昭王增兵十万,再对邯郸发起猛攻,仍是损失惨重。

    到后来,信陵君窃符救赵,再加上山东救军赶到,对秦军群起而攻之,秦国一共损失三十万大军,这损失比起长平大战的损失还要惨重。

    这是秦国自商鞅变法后,损失最为惨重的一次,比起长平大战,比起李信之败于项燕的损失都要大,大得多。

    而眼下,秦军只损失了一万多两万人,这损失已经很小了。究其原因,是因为秦异人参与的结果。秦异人虽然没能阻止信陵君夺取魏军,没能阻止秦军败退,却是减少了秦军的损失。

    秦军这次败退,最大的损失并不是人马的折损,而是粮草损失严重,丢得七七八八了,极需要从秦国运送粮草。

    “虽然折损耗两校人马,我们斩首却是不少,不计赵人的首级,光是魏狗的首级就有两万余。"王陵脸上终于_露_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魏军突然打来,攻入秦军营地,秦军反守为攻,取得如此大的战绩,斩首两万余,实是一个了不起的胜利。要知道,当时的情况是何等的危急?秦军是仓促应战,能有如此战绩,非常难得。

    这仅仅是斩杀魏军,若是再加上魏军用来填壕沟的战马,这其实是一个不小的胜仗。要知道,战马在当时是何等的金贵,魏军损失数万战马,这得_花_费金几多?那会是一座金山。

    若是再加上赵人的首级,那就更多了,一共有七万余。

    当然,赵人的首级王陵之所以不想提,那实是没什么好值得眩耀的,因为赵人没有训练,没有装备,完全是用牙齿、拳头与秦军搏斗,秦军胜之不武,对于崇尚战守的秦军来说,没有一点成就感。

    全部加起来的话,这要算一个大胜之仗了。

    比起历史上的惨败,已经是千难万难了,这都是秦异人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不过,败退就是败退,不能因小有斩获就吱唔不言,沾沾自喜,这一仗就是败仗。"王陵最后为这一战定_xing_。

    对于战无不胜,攻无克的秦军来说,败退是耻辱,他们不想要这样的胜仗。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败仗。"众将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,我们该当如何?"王陵扫视众将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眼下主要做两件事,一是等待粮草,二是整军,准备再战。"_蒙_骜略一思索道。

    粮草的损失严重,等待秦国的粮草运到是必然的。整军,众将也没有异议,唯有一事,众将很有异议。

    “再战,我们自是无异议。可是,我们还有机会再战吗?"王翦眉头紧拧着,剖析道:“大秦这一败退,会助涨山东气焰,山东之地一定会合纵,联兵攻秦。”

    王翦就是王翦,眼光独到,一语切中要害。

    山东六国一直想要合纵,却是没有成功,因为需要一个契机。而秦军从邯郸败退,就是一个天赐良机,赵国一定会遣使,到处游说,力图合纵。而秦军败退,让山东之地看到了机会,此时不对付秦国,更待何时?

    若是秦军打胜了的话,他们还会惦量惦量,秦军打败了的话,他们不合纵反倒让人奇怪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"众将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然后就是一阵沉默,气氛又很压抑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我们还有再战的机会。"秦异人扫视一眼众将,微微一笑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机会?"众将大是讶异,紧盯着秦异人,一脸的不信。

    以他们想来,秦军此番败退,即使整顿好大军,也难有再战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,因为有人会浑水_摸_鱼。"秦异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浑水_摸_鱼?此话怎讲?"众将更加想不明白了,个个脖子伸得老长,和长颈鹿有得一比了。

    xxxxxxxxxxx

    魏齐边境上,齐军的秘密营地,如同铁桶一般,密不透风,就是鸟儿飞过也会被发觉。

    这展现了田单不凡的军事才干,硬是把二十万齐军隐藏得神不知,鬼不觉。

    中军大帐,田单正在埋头处理公务,后胜在一旁打下手。

    “禀丞相,邯郸消息。"就在这时,一个亲卫飞也似的冲进来,向田单禀报。

    “哦。可是邯郸被攻破了?"后胜大喜,脱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秦军败退了。"亲卫的回答与后胜的预期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“什么?秦军败了?"后胜仿佛火烧了屁股似的,尖叫道:“这不可能!不可能!秦军怎能打败仗?”

    齐国要攻打魏国,夺取土地城池,魏国战败才好下手。秦军败退了,齐国就不能出兵了,齐国不能出兵,他就没有功劳可捞了,丞相之位就擦肩而过了,要后胜不急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哦。"田单也是惊讶不已,道:“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丞相,是这样的……"亲卫把打探到的消息一说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好大的胆子,他胆大包天,竟然敢杀一国上将军。"田单眼中_jing_光暴_she_,不住摇头,道:“此人为了活命,什么事儿都干得出来,枉为贤公子,可笑!”

    “这也太……大胆了。"后胜也是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传令,立时攻魏。"田单猛的站起来,大声下令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