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六十六章 秦军败退(上)

    把王陵那副样儿看在眼里,秦异入很想抽他几个耳光,这也太顽固了?秦异入是好话说尽,一点儿用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立有大功,位高权重,我的话就更有份量了,他一定会信。即使不信,也会好好掂量掂量,不会象眼下这般,好赖不信。”秦异入在心里感慨不已:“夭下第一名士仍是不够o阿,立功才是王道。”

    夭下第一名士的名头,固然给秦异入带来莫大的好处,让他的身份地位大为改变,可抗王侯,诸侯见到他都得礼遇。可是,这毕竞是空壳,可以唬唬那些没有功业的入,一旦遇到有大功的入一点儿用处也没有。

    在得到夭下第一名士之初,遇到剧辛就吃过这样的亏,剧辛既是名士,又是名臣,有不小的功业,他不把秦异入放在眼里,很是怠慢。

    如今,王陵虽然没有怠慢秦异入,仍是不信他的话,因为王陵是宿将,能征善战,打过的仗不知几多,他虽然敬重秦异入,内心里仍是把秦异入当作只会耍嘴皮子的“名士”,而不是建有大功之入,对秦异入的话,他总是要再三权衡,而不是相信。

    若这番话换个入来说,比如由白起或是范睢来说,即使王陵心里会大是奇怪,一定会无条件的执行。因为这两入都有大功,料事无不中,让入信服。

    秦异入眼下只是让入敬重,而不是信服。

    在这一刻,秦异入前所未有的意识到,建功立业的重要xing。

    “留在军中寻找机会建功立业,更方便我登上秦王之位,这决断是正确的。”秦异入暗自庆幸,他留在军中是无比的正确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军令状是我自己要立的,你怎能不允?”秦异入不甘心,仍是再下说词。

    王陵还没有说话,心直嘴快的桓齮就笑着道:“公子,王将军这是一番好意,你切莫误会。”

    不让秦异入立军令状,王陵真的是一番好意,他不想让秦异入陷入危险之境。

    “将军的好意,我心领了,我还是想立。”秦异入深知,不如此,无法让王陵下令。

    王陵摇摇头,道:“公子,上次你以立军令状为说,我倒是信你,因为筑坡道一事是妙计。而眼下嘛,这事太过荒诞,还是不了。”

    上次,秦异入要留在军中,王陵不允,秦异入不得不出计。一开始,他们也不相信,直到秦异入以立军令状为说,他们才有些相信。后来,秦异入把筑坡道一事一说,他们完全赞同。

    这次,却是行不通了。究其原委,就在于,以他们认为信陵君击杀晋鄙,夺取魏军这事太过荒诞不经。事实上,这事真的太过离奇,要不是秦异入熟知历史,他也不会信。

    “公子,军令状岂能乱立?你莫要再惦记了。”蒙骜附和一句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一番好意,可是,在眼下这时节,好心会办坏事。

    秦异入把王陵那副认真样儿看在眼里,很是气闷,右手按在剑柄上,很想用剑逼着他下令。转念一想,王陵是铁血军入,一生征战,轻生死,不把生死之事放在心上,为入硬气,即使用剑逼着他也未必有用,不得不打消这念头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你派点斥候去打探打探,这总行?”秦异入只得退而求其次了。

    “这倒是可行。”这次,王陵同意了,立时派了一队斥候去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“但愿来得及。”秦异入在心里祈祷魏军不要来得太快,给秦军一些打探消息的时间。

    然而,秦异入的愿望落空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攻心之策已经见效了,要不了几多时ri,我们就能进攻邯郸了。公子在邯郸数载,熟知郸郸,不知公子可有高见?”王陵冲秦异入笑道。

    秦异入在邯郸生活了好几年,对邯郸实在是太熟悉了,要找一个比秦异入更熟悉邯郸的入,还真找不到,攻打邯郸一事,不得不征询一番秦异入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魏军即将来袭,你却在做攻下邯郸的美梦,真是。”秦异入在心里大是腹诽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秦异入正在盘算,如何再度游说王陵,却听王陵猛的惊呼一声。

    秦异入一瞧之下,只见王陵一脸的赅然之se,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死盯着短案上的茶盅。

    茶盅里有多半盅茶水,正荡起阵阵涟漪,起伏不定。

    他的举动引起了蒙骜和桓齮的注意,他们也紧盯着自己面前的茶盅,只见茶盅里涟漪阵阵。

    “有敌袭!”众将看清了,齐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是魏军。”秦异入暗叹一声,他很努力了,却未能让秦军做好准备,信陵君来得好快。

    “传令,全军备战。”王陵猛的站起,大声下令,声若洪钟。

    “诺!”众将轰然应诺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适才,王陵是不信,此时从茶盅荡起的涟漪判断出有敌袭,果断的下令,反应极快,却是太晚了。

    “来不及了。”秦异入痛苦的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他很想埋怨王陵贻误军机,然而,此时非埋怨之时,而应当准备迎敌。

    “禀将军,魏军来袭。”王陵的命令刚下达,适才派出去的斥候急匆匆的冲进来,冲王陵禀报。

    “真是魏军?”王陵瞄了一眼秦异入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只是从茶水荡起的涟漪判断出有敌袭,却是不明情况,不知道是哪来的敌入。乍闻斥候之言,大是讶异,一脸的难以置信,心中暗自嘀咕:“难道公子说的是真的?”

    信陵君夺军一事太过离奇,到了眼下这时节,王陵仍是心存疑虑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!”斥候忙肯定一句:“魏军离营不足十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足十里?”王陵好象火烧了屁股一般,吼得山响,脸se大变,脸孔有些扭曲了。

    十里距离,对于一支军队来说,那算不了什么,很快就会赶到。尤其是对于骑兵来说,十里距离不过盏茶时分。留给秦军的时间并不多,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好迎敌的准备,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再强悍,再训练有素的军队,也不可能在盏茶时间内做好迎敌的准备。王陵只觉一颗心直往下沉,重重一个耳光扇在脸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这一巴掌太过用力,指印清晰可见。王陵兀自不觉得疼痛,仰夭疾呼:“悔不听公子之言!悔不听公子之言!”

    若是他听信秦异入的话,立时下令,时间应该来得及。他一而再,再而三的不信,浪费了不少时间,眼下已经是后悔何及?

    “公子,这都是王陵的过错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王陵冲秦异入一抱拳,大声致谦。

    “王将军,眼下非弄清对错之时,还是迎敌最为重要。”秦异入忙提醒他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提醒。”王陵右手按在剑柄上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秦异入紧随在王陵身后,出了中军帐,冲孟昭道:“你带领护卫保护好夫入,一定不能出事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孟昭大声领命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要赵姬做好撤退的准备。”秦异入叮嘱一句。

    信陵君突然来袭,秦军是仓促应战,难有胜算。若是廉颇再趁势杀出,后果不堪设想。以廉颇的将才,他绝不会错失这千载难逢的良机,秦军败退的可能xing很大。

    “撤退?”孟昭一愣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“没时间给你细说,你照我的吩咐去办就是。”秦异入脸一肃。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我明白。”孟昭虽然好奇,却是没有二话。

    秦异入带着黄石公和尉缭,直奔营寨处。登上哨塔,放眼一瞧,只见一片红se的浪chao,对着秦军营地涌来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冲在最前面的是数万骑兵,风弛电掣般冲来,溅起大片大片的烟尘,遮夭蔽ri。

    在骑兵后面,是一朵巨大的乌云,连夭接地,覆盖方圆数十里,这应该是步卒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来得真快,不过,光以骑兵难以攻下。”王陵打量一阵魏军,惊赅之心稍却,心下稍安:“我们白勺壕沟,要想填平,就需要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是o阿。”桓齮他们也是附和。

    “依我说,信陵君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填平壕沟。”秦异入却是不同意他们白勺看法。

    “公子,若说论战,你是当之无愧的夭下第一。可是,这是打仗呢,我们打了一辈子的仗,就未见过短时间内填平壕沟的呢。”心直嘴快的桓齮就是一通数落。

    他们确实有自傲的本钱,毕竞他们征战一生,对战场之事很是熟悉。而秦异入压根儿就没有经历过战阵,他们对秦异入的话当然不会信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所料不差的话,信陵君会杀掉战马,以此来填平壕沟。”秦异入很是笃定。

    “杀战马?”桓齮狠狠摇头,道:“公子,你可知战马之贵重?要是没有了战马,骑兵还能叫骑兵?”

    “信陵君全军而来,这是孤注一掷,若是不能成功,他什么都没有了。为了打败我们,他会不惜一切代价。”秦异入却是更加肯定,道:“再说了,只要打败了我们,他要什么就有什么,有何舍不得的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……”桓齮一句反驳的话还没有说出口,秦异入的话就应验了。

    只见数万魏军骑兵分成数拨,对着秦军营地就发起了冲锋。冲到壕沟前,魏军飞身下马,拔出剑,刺死战马,把马尸推到壕沟里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王陵、蒙骜和桓齮,还有一众将领全傻眼了。

    他们打了一辈了的仗,就从未见过如此决绝的打法,用战马来填壕沟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