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八章 魏国出兵

    “好你个范雕——在这里等着寡人!”心紫昭王终于明白了,范雕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,大拍他的马屁,原来是给他设了一个局,不由得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范雕仿佛没有看见秦昭王的恼怒样儿似的,大声道:“君上,邯郸破与不破,赵国亡与不亡,全在君上一念间,二十万大秦锐士还在等着君上的旨意——还请君上下旨。”

    这话没有一点夸大成份——若秦昭王执意要灭赵国,只需要他一道严旨掷下,王陵即使不愿,也只有执行的份。到那时,邯郸必然是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,能活下来的赵人能有几多?

    “运”秦昭王的眉头拧在一起,成一个川字,沉吟不绝,久久不语。

    范雕静等着,并没有打断秦昭王的思索。

    时间在无声中流逝,过了许久,。:“昭王这才一掀眉头,盯着范雕问道:“丞相,你说,若是寡人下旨进攻,灭掉赵国,会有何不利后果?”

    “君上,不利后果,异人公子已经说得明白,臣本无再说的必要,然君上问起,臣不敢不言。”范雕眼中二着睿智的光芒,道:“这不利的后果主要有两个,”

    “哪两个?”秦昭王忙问道,一双眼睛死」盯着范雕,生怕错过一点细节。

    “一是若要强行灭赵,必得动刀只,二十万大秦锐士要踏平邯郸并非难事,顶多一两天就能做到。可是,赵人冈烈,宁死不屈,必然要与大秦锐士争斗,死伤无数。四十余万赵人,幸存下来的能有几多?”范雕的声调转高,有些尖细刺耳:“以臣之预料,能幸存十来万就很了不得了。如此一来,可以说邯郸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,彤同废墟,寸革不生,这样的一统还有意义吗?”

    真要强行攻破邯郸,灭掉赵国,六非难事,对于攻入城里的秦军来说,很容易的事儿,一两天就能做到。问题是,这会酿成惨祸,会是一场大屠杀,能活下的赵人能有几多?邯郸必然会化为废墟,必然是寸草不生,这样的一统没有丝毫意义。

    秦昭王右手食指不“指点着范雕,紧抿着嘴唇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他很不甘心,但是他知道,范雕说得在理。

    “其二呢?”秦昭王过了半天这才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是长平杀降,震动天下,大秦被山东之地骂为虎狼,残暴不仁,天下人仇秦之心更甚。”范雕接着剖析,道:“若邯郸化为废墟,寸草不生,血流成河,尸积如山的话,天下人仇秦之心更甚,于大秦一统极为不利。到时,韩人、魏人、齐人、燕人、楚人,必将抵抗到底,宁死不降,大秦若要一天下,会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,死伤无数”

    统一之战,能不杀则不杀,能减少的损失就要减少。

    秦昭王仰首向天,双手紧握成拳,太过用力,手背发青了,咬紧牙关,久久不语,他在进行权衡。

    “更有可能,就是大秦锐士所过之处,成为一片废墟,无完好之城池,无存活之人!”范雕的话更加富有震憾力,道:“这样的一统,会使华夏极为虚弱,若是北方的匈奴、胡人趁势打来,大秦如何抵挡?”

    北方的边患,一直是中国数千年的心腹大患——历朝历代都在与北方的边患作斗争。战国之时,因为中原内乱,七大战国力征,是北方匈奴、胡人横行的“黄金时期”,就连小小的楼兰、林胡、休屠、浑邪这些胡人都敢肆意滋扰边境。

    中原富饶,对于北方的游牧民族有着致命的吸引力,尤其是正在崛起的匈奴,即将成为心腹大患。若是华夏在统一之战中,付出的代价太过惨重,实力大耗的话,北方的胡人趁势打来,拿什么来抵挡?

    此事不得不虑!

    不得不虑在机先!

    “难道真要让寡人眼睁睁的看着赵丹逍遥?”秦昭王很是不甘心,异常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的时日无多了,没几年好活了,他很想在有生之年灭掉一个战国,这将是他人生圆满的句号,灭赵对他有着致命的诱惑力。

    然而,却是因为赵人刚烈不屈,让秦军自缚手脚,不能大举攻城,这并非秦军实力不济,他怎能甘心?

    不要说秦昭王,就是换作任何一个人,处此之情,也不会甘心。

    “那么——丞相以为该当如何?”秦昭王极为不甘心,冲范雕问计。

    范雕入秦之后,很是干了几件大事,驱逐秦昭王的舅舅攮侯,夺回权力,让秦昭王亲政;为秦国出了一条流传千古的远交近攻奇计,长平反闻,让赵国成功的罢了廉颇的乓机每一件都非常人所能及,让人钦佩,秦昭王对范雕是极为信任,很是盼望范雕能为他出一条妙计一双眼睛瞪得象铜铃,死盯着范雕。

    “君上,异人公子的谋划就是最好的计策。”然而,这次,范雕让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“他能有屁的谋划,他是迂腐,秦昭王眼睛一翻,精光暴射,痛斥秦异人:“他在邯郸呆的时间太长了,学到儒家那套迂腐,他中了儒家的毒!什么王道天命,都是狗屁!是狗屁!”

    “君上,赵人之所以宁死不降,是因为大秦禾得赵人之心,赵人不认可大秦。”范雕为秦异人辩解,道:“大秦若要一天下,必须要收天下人之心,若是连赵人之心都不能得到,何来得天下人之心?”

    一句反问一把秦昭王问住了。

    不得民心——何以得天下?秦国要统一的是整个了天下,而不仅仅是赵国一国,若是连赵人之心都不能得到,何来得天下人之心?何来一统天下?

    “君上,攻心之策虽然收效慢,费时长,然而,却有一好处,天大的好处。”范雕的话很有诱惑力。

    “哦。说说看。”秦昭王大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君上是知道的,秦赵是死仇,长下杀降更让赵人恨透了大秦。若要说天下闻,谁最恨大秦?一定是赵人!”范雕脸上泛着笑容,剖析,道:“若是大秦得到赵人之心,天下人就会感慨,大秦真是仁德,连死敌赵人之心得能得到,还有什么是得不到的呢?他们一定会心向大秦,大秦的统一之路就会顺畅许多。”

    江绝对不是夸大之词,而是事实。

    若秦国得到死敌赵人之心的话,将会是一个良好的开端,让天下归心,统一之路就会顺畅很多很多了。

    “照江么说,攻心之策并非一无是处。”秦昭王想了想,认可了这说法。

    “大秦以一统天下为己任,意在允束数百年的战乱,还天下安宁,国人庶民方能过上好日子,赵人为何如此宁死不屈,誓与邯郸共存亡呢?”紧接着,秦昭王就是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春秋战国是大乱之世,是中国压史上绝无仅有的大乱之世,五伯争霸,战国力征黎民苦战国,苦不堪言。若能结束战乱,这是天大的好事,秦国的出发点是好的,赵人却是誓死抵抗,这让秦昭王还真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说到底,造成这种情ps:的,正如秦异人所说,秦国并未做好统一的准备。

    从军事上说,统一的条件已经成熟了。长平大战,秦国把唯一能够抵挡秦国的赵国精锐全歼,扫除了最大一块绊脚石。若秦国不顾一切,不惜付出天大的代价的话,完全可以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,扫灭六国统一中国。

    然而,这会付出天大的代价,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造成这种原因的就在于,政治上远远没有跟上军事上取得的成就。

    其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秦国并未大举宣扬,天下人仍在仇秦不认可秦国,这种局面要到秦始皇采纳尉缭的建议,大举出金,收买读书人为秦国背书,才有所改观。

    二是因为周天子仍在,天下人无一心。周天子地不过一郡,实力很弱,但是,只要周天子存在一日,他就是天下共主,就是天子,这是大义,这是名份。

    “君上,这事要说个通透的话,非三言两语所能明白,容后再细说。”范雕当然想过原因,他知道这事牵扯的事儿太多了,要说明白,至少要半天时间,甚至更多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攻心之事不得不为了,那就让他们做。”秦昭王万分不甘心,却是不得不强忍着,只得同意进行攻心。

    “君上,还有一件事必须得马上做。”范雕的声调转高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秦昭王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攻心一事,费时太长,没有一年半载的时旬,难以成功,说不定会出乱子。”范雕的眉头紧拧着,道:“山东之地——很有可能趁此机会合纵,大秦不得不虑。”

    “合纵?”秦昭王轻蔑一笑,道:“立时发出国书,谁敢参与合纵,谁敢与大秦作对,寡人就灭了谁!”

    眉头一掀,如同出鞘的利剑,杀气腾腾:“寡人眼下不能灭赵,难道还不能一举灭了你?”

    灭赵这事得慢慢来,不能急了。若是山东之地有谁敢合纵,有谁要与秦国为敌,一定会招来秦国大军,秦昭王正愁无国可灭呢。

    魏国都城——大梁,王宫。

    魏安鳖王正在与老缭子商议。

    “国尉,你以为大魏该不该出兵?”魏安麓王盯着老缭子问道。

    为了出兵不出乓之事,魏安麓王差点把脑袋想破了,却是没有主意,只得把很不想见的老缭子请来商议。

    “君上,邯郸随时可破,大魏不能再犹豫了,得立时出兵!”老缭子眼中精光一闪,道:“即使他国不出兵,大魏也要出兵!赵国一灭,下一个就轮到大魏了,大魏绝不能置身事外。”

    “不出兵不行啊!”魏安鳖王终于下定决心,道:“召晋鄙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