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四十五章 不杀的理由

    军营地,中军大帐。

    王陵、蒙骜、桓齮、秦异人、王翦、黄石公、尉缭以及一众将领在座,个个紧拧着眉头,一脸的不爽。

    此次攻赵,王陵他们难以攻下邯郸,在秦异人的帮助下,一举攻入城里,眼看着邯郸就要破了,赵国就要灭了,然而,却是变故陡生,在廉颇的率领下,赵人杀来,个个要与秦军拼命。秦军不想大肆杀戮,不得不一而再,再而三的忍让,最后还不得不达成停战协议,暂时不进攻。

    胜利就在眼前,秦军却是狠不下心,不能屠杀这么多的赵人,不得不如此处置,谁会甘心?谁能不爽?

    “王翦有功,升为千夫长。”王陵沉默一阵,终于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王翦虽是未来的战神,是未来扫灭六国的主将,却是秦军的后起之秀,还在成长阶段。

    “恭喜!恭喜!”

    此次攻城,王翦的表现可圈可点,王翦升为千夫长,谁都没有异议,众人齐声向王翦道贺。

    “谢将军!”王翦也是欢喜,忙着致谢。

    王翦升官一事一完,王陵的眉头又拧着了,沉默不言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众将自然也是不会说话,个个紧抿着嘴唇,还在生闷气。

    一时间,中军帐中一片沉默,气氛压抑,让人难受。

    “说,我们眼下该当如何处置?”王陵再度打破沉默,大声问道,一双眼睛瞪得滚圆,扫视众将。

    “哼!”桓齮一声冷哼,如同惊雷炸响,恨声恨气的道:“打又打不得,杀又杀不得,憋屈!”

    “太憋屈了!”这话立时得到众将的赞同,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打了一辈子的仗,就没有这么憋屈过!”蒙骜万分不爽。道:“并非我们战力不及,并非我们不能冲杀,而是压根儿就不能杀!我大风大浪见得多了,就没有如此下这般憋屈的!”

    “嗯!”众将又是重重点头,大是赞成。

    秦军攻入城里,只需要再打上一阵。就能攻下邯郸。所需时间并不长,顶多一两天就能结束战斗,全面控制邯郸,灭掉赵国。偏偏赵人不屈,宁死不降,死活要挡在秦军前进的路上,这让秦军缚手缚脚,他们实在是恨得牙根发痒,还不得不忍着。

    “战事已经如此。再恨再气亦是没用,应当把这事禀报秦王。”秦异人摇摇头。

    他也是不爽,却是深知再不爽也没用,应该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“禀报君上?呃!”王陵嘴里发出一阵磨牙声,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蒙骜和桓齮对视一眼,紧抿着嘴唇。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比谁都清楚,为何会发生这一战。依白起之意,秦国不能眼下攻赵,应当另做打算。偏偏秦昭王自信心爆棚,非要攻赵,因此事而差点杀了白起。要是把邯郸情形禀报上去,秦昭王如何想法。谁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不过,很有可能,秦昭王会怪罪他们。

    明明只需要一两天就能拿下邯郸的事,你们怎么就不进攻了?你们为何要停战?你们这是违抗王命。你们当罪。

    王陵、蒙骜和桓齮仿佛已经看见秦昭王口沫横飞的样儿,正在怒斥他们似的。

    “此事不报不行。”秦异人打量王陵一眼。

    “哎!”王陵知道秦异人说得有理,此事不报不行啊,问题是,这要如何禀报?

    直说,一定会招来祸端,此时的秦昭王已经步入晚年,不再是以前那般jing明,昏招不断,乱怪罪人是常有的事儿。

    不直说,又能怎么说?

    还真把王陵难住了。

    “依我看,这事得异人公子来写这奏章。”蒙骜眼里光芒一闪,立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我?”秦异人有些诧异,我只是暂住军中,连一个军职都没有,怎能又该我来写呢?

    “没错,是得请公子来写。”王陵马上反应过来,脸上泛起笑容,道:“异人公子,你是天下第一名士,这等文墨事,你不写,谁写?”

    “就是呀,我们都是武人,打仗没问是,舞文弄墨不在行,公子,你千万莫要推辞。”桓齮立时附和。

    要他们打仗,绝对没问题,要他们写奏章,还是如此难写的奏章,还真是难住他们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写,谁写呢?谁叫公子是天下第一名士呢?”众将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秦异人很没好气,他们真会撂挑子。

    “好,这事也不是那么难写。只要阐明三个理由便成。”秦异人微一凝思,已经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“哪三个?”王陵忙问道,一双眼睛瞪得象铜铃,死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蒙骜、桓齮和一众将领无不如是。依他们想来,这篇奏章很难写,秦异人却是认为不难写,而且还有三个理由,由不得不惊奇。

    “第一个理由,赵人亦是华夏一脉,虽是秦赵死仇,亦不能大肆杀戮。”秦异人眉头一挑,如同出鞘的利剑,声调转高道:“若我们大肆杀戮赵人,那就是犯罪!我们就是刽子手,就是屠夫,就是恶魔,会被后人唾骂!”

    “没错!”一片附和声响起,众将齐声赞同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赵人是华夏一脉,秦军这才缚手缚脚,一而再,再而三的忍让,不能大肆杀戮。若秦军面对的不是赵人,而是异族,比如匈奴和东胡的话,莫说十几二十万老弱妇孺,就是数十万,百万,秦军照杀不误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这是赵人,是华夏的一脉,不容许秦军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“公子在斗兽场大败匈奴she雕者时,就说过,不管是秦人、赵人、韩人、魏人、楚人、齐人、燕人,皆是华夏一脉,皆是兄弟!”黄石公重重点头,道:“公子此言极是!”

    “好!采!”王陵他们大声喝采。

    虽然秦赵死仇,打生打死数十年,然而,在王陵他们心中,仍是认赵人是华夏一脉,是兄弟。若是遇到外敌入侵,秦国会义无反顾的站在赵国一边。

    赵武灵王大破匈奴时。秦昭王下令终止秦军攻赵的军事行动不说,还命令九原的秦军准备增援赵军,就是因为都是华夏一脉,都是兄弟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理由,你们可知邯郸城里口众几多?”秦异人扫视众将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数十万啊。”桓齮心直嘴快。脱口而答。

    “数十万也太模糊了。二十万也叫数十万,三十万也叫数十万,四十万仍然可以叫数十万。”秦异人微微摇头,道:“邯郸是赵国都城,是山东核心之地,口众不下于五十万之众。”

    一个城市拥有五十万之众,在战国时代虽然不多,还是有那么几个,比如咸阳、邯郸、临淄。

    “除去他国之人。光是赵人,在邯郸的就有四十余万。”秦异人眉头一拧,脸一肃,沉声道:“赵国的jing壮多死于长平,在邯郸的赵人,多为老弱妇孺。你们摸着自己的心口。问问自己的心,你们狠得起心肠,把这四十余万赵人全部杀死?”

    王陵他们长叹一声,没有说话,一脸的沮丧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征战沙场的猛将,在战场上杀人盈野,砍下的头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。杀人对他们来说,如同割草芥。可是,面对手无寸铁的赵人,他们却是狠不下心肠。不得不一而再,再而三的退让,最后形成这种僵持局面。

    “以赵人之刚烈,若大秦要攻占邯郸,至少要杀掉三十万之众。你们自己问问自己的心,真要若此,你们睡得着觉?你们良心能安吗?”秦异人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王陵他们狠狠摇头,虽然没有说话,其意已明。

    打死他们也不可能屠杀三十万之众,那不是人能做的事,只有恶魔才做得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第三个理由就更重要了。”秦异人的声调更高,有些尖细,道:“长平坑杀赵卒二十万,天下震恐,山东之地骂秦为虎狼,残暴不仁,大秦虎狼之名更炽更烈更甚!”

    “哎!”王陵、蒙骜和桓齮他们是亲身参与长平杀降一事,虽然知道那是不得不杀,可是,如今想来,仍是一阵阵心惊肉跳。

    “若我们在邯郸屠杀三十万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,天下人的口水都会把我们淹死!”秦异人的声调更高了,尖细刺耳:“真要那样,大秦就会失去民心,天下人都会骂大秦残暴不仁,大秦要想一统天下,就会千难万难!”

    王陵他们重重点头,大是赞成这话。

    长平杀降虽然让人难受,还能自我安慰,那是赵国jing锐,不能不杀,不杀的话,后患无穷。

    邯郸的赵人,手无寸铁,多为老弱妇孺,若是被杀得jing光的话,这就不是人能做的事了,那是恶魔行径,谁也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若真要如此的话,即使我们攻破邯郸,灭了赵国的话,还剩下的大五战国,他们会怎么想?”秦异人沉声道:“韩人、魏人、齐人、楚人、燕人,他们一定会誓死抵抗到底,宁死不屈!”

    若邯郸的赵人被屠杀一空的话,绝对会是这种后果,不会有别的结局。那样的话,秦国的统一之路将会异常艰难,死伤惨重。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jing辟,透彻!”王陵大声赞赏,道:“就以公子所言,立时向君上上奏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太有说服力了,我想,一定能说服君上。”蒙骜大为赞许。

    “这事,不能仅仅向秦王禀报,还要给丞相送上一份,要丞相多从中周旋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深知秦昭王时ri无多,急于灭国的心情有多么的急切。或是仅仅上奏秦昭王的话,很可能没用。若是让明智的范睢从中周旋的话,一定能成。______________________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