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三十四章 城上跑马(下)

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“土包?虎狼秦人这是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难道虎狼秦人傻了?”

    望着一队队扛着土包快速冲来的秦军,城头上的赵军士卒不明所以,个个睁大了眼睛,一脸的不解。

    不仅普通士卒不解,就是信陵君这个上将军也是不解,他的眼睛瞪得滚圆,死盯着秦军,一脸的迷惑。

    侯赢、毛公、薛公和朱亥这些心腹门客,同样不解。

    “虎狼秦人为何用土包?难道虎狼秦人以为用土包就能攻下邯郸?”xing情耿直的朱亥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对这问题,谁也不能解释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疑惑这会儿,只见背着土包的秦军士卒已经冲到城墙下,把土包朝城墙下一扔,转过身,快速朝秦军大营冲回去。

    一个接一个秦军士卒冲到城墙下,扔掉土包,只一会儿功夫,就堆了老大一堆土包。

    秦军士卒没有间隙,只一会儿功夫,城墙下就出现一条宽约十余丈,高约两尺的坡道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毛公突然惊呼出声,一脸的骇然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?”信陵君明显还没有反应过来,颇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秦军不集中兵力攻城,做这些无用之事,扛土包扔到城墙下,这是大好事呀,有什么不好的?

    “快,攻击这些秦军,不能让他们再扔土包了。”薛公也是反应过来了,一脸的惊惧,提醒信陵君道:“秦军这是要填出一条坡道,秦军要从这里攻城。”

    “填出坡道?”信陵君也非笨人,一被提醒,立时醒悟过来,脸se大变,一脸的惊恐。

    秦军的攻势已经够猛了,若是再给秦军填出一条坡道,秦军无异于如虎添翼。再也难以遏止了,由不得他不惧。

    “绝不能让秦军再填坡道了。”侯赢也反应过来了,吼得山响:“快,攻击这些秦军。”

    不需要侯赢催促,信陵君也知道该怎么做了,若是他还不知道怎么做。他就成了猪。一挥手道:“去,调集一千弓箭手过来,把这些秦军全部she杀。”

    很快的,赵军的弓箭手就调了过来,弯弓搭箭,对着扛土包的秦军就是一阵乱箭下去,秦军死伤不少。

    云车之上,秦异人看在眼里,不由得摇头。道:“信陵君眼下明白过来了,却是没用。”

    “传令,冲杀弓箭手,进行掩护。”王陵断然下令。

    尉缭手中的令旗挥动,干脆利索,极是漂亮。不愧是未来的兵法大家。

    冲上城头的秦军得令,丢掉对手,对着弓箭手就冲了过去。弓箭手不善近战,哪是秦军的对手,只一会儿功夫,就被冲得七零八落,城下扛土包的秦军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“再调弓箭手。再调步卒。进行掩护。”信陵君猛然发现自己又犯一个错误,那就是惊惧之际忘了调步兵对弓箭手进行掩护,只得弥补。

    又是一队弓箭手调来,在步卒的掩护下。she杀扛土包的秦军。城头上的秦军自然要冲击弓箭手,与掩护弓箭手的步卒拼杀在一起。

    有了这些步卒的掩护,弓箭手的安全xing就提高了不少,可以放心she杀城下扛土包的秦军。

    “传令,让步卒携盾掩护。”王陵看在眼里,又是一道命令传下。

    一队队扛着盾牌的秦军从营地里冲出来,来到城墙下,高举盾牌,一张张盾牌重叠,形成一个巨大的盾阵,城头上she下的箭矢she在盾牌上,再也难以she杀扛土包的秦军了。

    有了盾牌的掩护,扛土包的秦军就安全多了,扛来的土包更多,很快的,坡道已经有五尺高下了。

    邯郸城墙不过数丈高下,照这进度,若是不能扼止秦军建造坡道的话,不过三两天功夫,秦军就会造出一条人工坡道。到那时,秦军就可以从坡道上冲上城墙,对赵军发起更加猛烈的进攻。

    “一定要想办法,一定要想办法!”信陵君脸孔都有些扭曲了,焦虑不安,在心里一个劲的吼叫。

    他本是魏人,却是做了赵国的上将军,参与秦赵之战,这是与秦国做对。若是邯郸被攻破,他的小命就难保了。不仅他的小命难保,就是他的家人、门客的xing命也难保。秦昭王肯定要杀他以儆效尤,他不能不惧。

    可是,处此之情,又有如何呢?除了徒叹奈何以外,再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快,命人推下石块,倒滚油。”信陵君大声下令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。”毛公、薛公很清楚,这办法没多大用处,只是聊胜于无罢了。

    果然,巨石砸下去,收效甚微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一块磨盘大小的巨石从城头上砸下,数张盾牌被砸坏,数名秦军士卒死伤。可是,秦军很快就把这个缺口重新堵上。

    “再砸!”信陵君铁青着脸,沉声喝道。

    又是一块巨石砸下,秦军中传来一声大喝:“闪开!”秦军的动作很快,闪出一个空隙,巨石直接砸在土包上,压根就没有砸中秦军,徒劳罢了。

    一块接一块的巨石砸下,秦军要么闪开,让信陵君的努力徒劳无功;要么秦军被砸中,死伤数人。

    就这般,秦军士卒顶着城头上的箭矢、巨石扛来土包,坡道一点一点的增高。

    至于赵军倒滚油,却是没有多大用处,很快就给土包掩盖住了,压根儿就伤不了秦军。

    “传令,轮番进攻,牵制赵军!”王陵对这进展大为满意,再传下一道将领。

    其他地方发起猛攻,牵制赵军,不让赵军攻击坡道这里,这是最好的处置之道。

    秦军得令,对邯郸发起排山倒海般的攻势,攻势如chao,一浪高过一浪,压制住了赵军。

    这可把信陵君急坏了,告急消息一条接一条的传来,他是手忙脚乱,穷于应付,再也顾不上坡道这里了。

    坡道这里的压力一减轻,这建造坡道的速度就更快了,多半天功夫,就有近丈高了。

    随着坡道的高度增加,其长度自然也会增加,需要的土包更多,速度自然是要慢些。尽管如此,坡道的进展仍是顺利,朝着预期发展。

    “我们攻上城头的ri子不远了!”

    “邯郸即将告破!”

    “赵国即将被大秦灭掉!”

    秦军是士气大振,气势如虹,热血沸腾,一分力气变成十分,攻势更加凶猛。

    反观赵军,却是士气逐渐低落。到了眼下这时节,只要是个人都明白秦军的谋划,是要硬生生建造一条坡道,为秦军攻城提供最大便宜。秦军这一计划实现的话,邯郸难保,邯郸保不住的话,赵国也就灭了,要赵军的士气不低落都不成。

    眼看着情形不妙,信陵君一颗心直往下沉,忙把侯赢、毛公、薛公和朱亥这些心腹门客召集起来商议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这要如何是好?”信陵君一脸的惊惧。

    “照这样下去,邯郸被攻破是必然,我们要早做打算。”侯赢沉吟着道。

    “我意,一是把这事禀报赵王,让赵王有个准备。二是,我们要准备在邯郸被破之时逃出去。”毛公微一凝思,说出想法。

    “赵王以赤心待我,委我以上将军,告知赵王是应该的。”信陵君沉吟道:“只是,我们要如何逃离邯郸?”

    告知赵王这事不难,几句话的功夫,难就难在如何逃离邯郸。要知道,邯郸被秦军团团围困,要想逃走,谈何容易,信陵君还真是抓瞎。

    “逃离这事其实也不算难。”薛公献计,道:“以我的观察,秦军此次攻打邯郸,并不是四十万,顶多二十……”

    “二十万?”信陵君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二十万。”薛公沉声道:“秦军弄了一个四十万大军的营地,这是虚张声势,先声夺人,公子切莫上当。”

    王陵这手虚张声势还真是能唬人,把信陵君给唬住了,要不是薛公jing明的话,他还蒙在鼓里。

    “二十万的话,那就好办多了。”信陵君长舒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象邯郸这样的汤池金城,二十万大军哪能围得住,必然有兵力薄弱之处,我们只需要集中力量,一阵冲击就能冲出去。”薛公剖析道。

    邯郸是一座重城,占地很大,要想围得密不透风,远非二十万大军所能做到,少说也要三十万,最好是四十万。

    事实上,正如薛公所料,秦军对邯郸的围困实行的是重点围困,就是在重要地段布署重兵,不太重要的地方,秦军并不多,要是信陵君集中力量突围的话,可能xing极高。

    有逃生的可能,信陵君的惧怕就不那么大了,收拾一番心情,赶去赵国王宫,面见赵王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,可有好消息?”一见信陵君的面,赵孝成王就迎了上来,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“禀大王,邯郸即将告破,还请大王早做准备。”然而,信陵君的话让赵孝成王差点灵魂出窍。

    “什么?邯郸要破了?”赵孝成王尖叫一声,摇摇晃晃,差点摔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自从秦军围城以来,他最担心的便是此点,如今,信陵君亲口告诉他,邯郸即将告破,对于他来说,如同五雷轰顶。

    “大王,秦人狡猾,正在建造一条坡道,很快就能成功。”信陵君把赵孝成王那副惊惧样儿看在眼里,颇有些不忍,又有些自得,在心里嘀咕:“总算有人比我更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如何是好?”赵孝成王彻底抓瞎了,没有一点儿主意。______________________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