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十五章 好处多多

    “天啊,真多!好多的金啊!”

    秦异人府里,黄石公、尉缭、赵姬、孟昭、马盖、范通和鲁句践望着屋里的金,个个震惊莫铭,惊讶不值。

    自从第一次见了三个赵国官员后,秦异人就是财源滚滚,坐地收金,金好象不值钱似的,越来越多,到眼下,就有了两万来金。

    秦异人这捞金的速度可谓冠古绝今,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了!

    若是赞叹秦异人这捞金速度是“ri进斗金”的话,对不起,你太跟不上时代了,你太落伍了。秦异人只需一盏茶时分,就能捞到斗金。

    每次,孟昭都安排五七个送了金的人前来见秦异人,秦异人好言宽慰,奉水奉茶,态度极好。至于说的话嘛,不过三言两语就行了,给他们一个保证就够了,让这些人心满意足的离去。

    前前后后,还不足一盏茶时分,秦异人就能捞到三五千金,这捞金的速度太惊人了,就是抡材大典也要逊se不少。

    “公子,眼下愿出五百金的人已经不多了,是不是降点价呀。”孟昭眼里是一片金光,振奋异常,忙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降什么价呀?开始提价,没有一千金,莫想见本公子。”然而,出乎孟昭意料的是,秦异人不仅没有降价的意思,反而提价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不可呀。”孟昭差点把舌头咬断了。

    明明已经没多少人愿出金了,秦异人还提价,谁会前来拜访?

    “你真是。”赵姬为孟昭解释,道:“你这都不明白?眼下前来见夫君的都是些金不多的主,真正多金的主是最后才来,此时不提价更待何时?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们……”孟昭把赵姬和秦异人一通打量,狠狠摇头,他那意思是说“这两口子掉钱眼了,一个劲的想着捞金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平原君来访。”就在这时,只见黑伯忙进禀报。

    “听见没有,这就是大鱼。幸得我提价了,不然就亏了五百金。”秦异人冲孟昭指点道。

    孟昭差点一头栽在地上,秦异人已经捞了这么多金,还在乎五百金吗?真是小气!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王孙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下去,我来见平原君。”秦异人吩咐一声,孟昭、赵姬和黄石公他们退走。

    很快的,平原君在黑伯的引领下,快步进来,脸上全是亲切的笑容,比起见到老祖宗还要亲切,冲秦异人见礼道:“胜见过异人公子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身子后倾,右脚抬起,放在左腿上,架个郎腿,瞄着平原君,爱搭不理的,道:“这不是赵国丞相,美名天下传的平原君吗?赵胜,你有何事呀?”

    直呼平原君之名,这太不把平原君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平原君很是不爽,却不得不挤出笑容,身段儿放得更低,身子都弯成九十度了,道:“异人公子,胜此来是有一事相求,还请公子玉成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秦异人正眼都不瞄一眼平原君。

    “公子,胜就明说了。”平原君知道秦异人不待见他,只得直道来意:“不知道公子可否为胜在秦王面前美言几句?”

    平原君是赵国丞相,若是秦国灭了赵国,他绝对没有好果子吃,他生死难卜,他能不心惊吗?若是秦昭王要杀他,他就是有十条命也没了,他不能不前来见秦异人,请求秦异人为他美言几句。

    “赵胜啊,你这人也真是的,你这是何苦呢?你以为丞相位高权重,可以为所yu为?你要是不做这丞相,安心做你的公子,那该多好。”秦异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儿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公子说的是。”平原君忙顺着秦异人的话往下说。<风得意,要风有风,有雨有雨。可是,到了邯郸破城在即,他才知道这丞相的风险是如此之大,大到可以家破人亡,可以让他死上十回八回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平原君真的是后悔,后悔当初为何官迷心窍,一心要当丞相?若是不当这丞相,只当他的公子哥,就是邯郸破上十回八回,也与他没关系呀。

    问题是,世上没有后悔药,他再后悔也是没用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美言?”秦异人拿捏一通后,开始捞好处了。

    “这全靠公子。”平原君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秦异人如此相问,自然是要伸出援手了,他就有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既是天下第一名士,也是秦国王孙,这价钱不低哦,你付得起吗?”秦异人正式要价了。

    “若是公子愿为胜美言,胜愿出五千金。”平原君一咬呀,愿出重金。

    五千金不是小数目,就是以平原君的身家,也得掂量掂量,他是真的肉疼。

    “五千金?亏你说得出口。”秦异人冷笑一声,道:“你赵胜的身家xing命就值五千金?”

    谁说是五千金?刚刚给了一千金的入门费啊,应该是六千金。平原君心里叫屈,还不得赔着笑脸,讨好似的道:“异人公子,你要金几多?”

    秦异人没说话,伸出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“万金?好,胜愿奉上。”平原君很是肉疼,可是,为了身家xing命,只得大出血了。

    秦异人没有任何动静,指头竖得更高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说十万金?”平原君眼睛瞪圆,差点一头栽在地上。

    十万金,那是个天文数字,尽管平原君身家丰厚,就是把他卖了也拿不出这个数啊,秦异人真敢要,太敢要了,咋不去抢?

    “公子,你就是打死我,我也拿不出这么多金啊。”平原君都快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守财奴!金好,还是命好?再多的金,也要有命啊。你与大秦为敌,大秦能饶过你?你能留下一条狗命就不错了。”秦异人很没好气。

    你才是守财奴,你不放过一切机会捞金,你不是守财奴谁是守财奴?

    平原君在心里嘀咕,却是不敢说出来,赔着笑脸,哭丧着道:“公子,你真要十万金的话,你还是给秦王说,杀了我。我真没这么多金。”

    十万金是个天文数字,以平原君的财势,他不可能拿得出这么多,秦异人不过是拿捏他罢了,道:“好,看在你心诚的份上,我可以少些。你说,你能出多少?”

    “两万金,最多了,最多了。”平原君一再咬牙,差点把牙齿咬断了,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,脸se极为不好看。

    瞧他这样儿,也没多少油水了,秦异人见好就收,道:“我只能告诉你,我会努力,成与不成,我不敢保证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公子美言,胜感激不尽。”平原君深知,以他的所作所为,活命的可能xing极低。秦异人能为他美言,已经是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“金,何时送到?”秦异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立时送到!立时送到!”平原君留下一句话,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要是可以的话,他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见到秦异人,每次见到秦异人,都要吃大亏,这次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要为平原君美言?”平原君一去,黄石公就出来了,皱着眉头,提醒秦异人道:“秦法无情,若是公子为平原君美言,可能会触怒秦王。”

    这的确是个大问题,赵姬、尉缭他们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呢?本公子先为他美言几句,然后再中伤他,要秦王杀了他便是。”秦异人嘴角泛起一抹微笑,怎么瞧怎么象恶魔的微笑,道:“本公子只是承诺为他美言,并没有说不中伤他,并没有应承不杀他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秦异人只是答应美言,只要履行了诺言便是,还真没法指责他,黄石公他们很是无语。

    平原君要是知道了秦异人的打算,肯定会气得吐血,秦异人太jian猾了!

    “公子,苏代、苏厉前来求见。”孟昭快步进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苏代?苏厉?”黄石公、尉缭眼中jing光一闪,不由得大是好笑。

    黄石公笑道:“这兄弟二人虽得苏秦之学,却是无苏秦之才,一向乱掺合,这下好了,都快断头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代曾为天下通缉,难以容身,他不吸取教训,又来参合秦赵之事,真是见识短浅。”尉缭摇头,道:“秦国不是燕国,秦国一旦通缉他,他不过是第二个魏齐罢了。不,他连魏齐都比不了。魏齐好歹还是魏国丞相,得魏王信任,他苏代无官无职,谁会为他担待?”

    苏代是祸乱燕国的逆臣子之的妹夫,是子之祸乱燕国的帮凶,曾为燕国通缉,无处容身。后来,他在邯郸被赵国抓住,好在他有才学,说服了赵王,赵王放过他。自此以后,通缉一事,不了了之,他才能重新周游列国。

    燕国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弱国,其他国家不卖燕国面子,是以,苏代这才能活下来。若是秦国通缉他,苏代就是有十条命也死定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见不见?”孟昭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能不见吗?这有好处,公子怎能放过呢?”黄石公没好气的白了孟昭一眼,又瞄了一眼秦异人,一脸的古怪。

    秦异人捞金是有一手,都快掉到钱眼里了,一提起这事,人人发笑。

    “见,当然是要见的!不过,不能这么见!”秦异人眼珠一转,一脸的坏笑,道:“苏代,当初在胡风酒肆,本公子没招你没惹你,你不过是吃了吕不韦的酒宴,就贬损本公子,这口怨气还没出呢。嗯,今儿你送上门来,本公了饶你不得。”

    “苏代要倒霉了!”黄石公和尉缭对视一眼,为苏代捏把冷汗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