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二十四章 惊恐难安

    邯郸,为一派惊恐笼罩,到处都是惊慌不安的国人,个个惊惧,人人绝望。

    秦国,素有虎狼之称,与赵国大战数十年,赵人对秦国的“虎狼之xing”最为了解。如今,秦国兵临邯郸城下,攻打邯郸了,赵国灭亡在即,谁能不惊?谁能不惧?

    “虎狼秦人围城了,赵国旦暮可下,我们该当如何?”

    “苍天啊,你救救赵国!救救我们!”

    “苍天啊,我们的活路在哪里?谁给我们活路啊?”

    无依无靠的赵人唯有呼天抢地,向苍天祈祷的份。

    他们有国君,可是,赵孝成王自己都吓破了胆,没有了主意,他还能给国人什么样的帮助呢?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邯郸到眼下还在赵国手里,不是赵孝成王处置得宜,而是赵人不屈,舍身拼杀的结果。

    不仅国人惊恐不安,就是赵国群臣也是惊惧不已,惶惶不可终ri,不知出路在何方?

    xxxxxxx秦异人府上。

    秦异人正与黄石公和尉缭在饮宴,说笑,气氛极为融洽。

    “自从秦军攻城以来,赵人破胆,惊惧难安,整ri里惶恐,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团团转,而不知出路在何方。”黄石公感慨一句,道:“这个赵王啊,也给吓破了胆,不知如何区处了,枉为一国之君。”

    眼下的邯郸已经够乱了,这都是赵孝成王没有处置的结果,若是他处置得宜,把邯郸国人的力量整合到一起,与秦国拼死一战,还是有可为的。

    “越乱越好,越是惊恐难安,本公子捞到的好处才会多呢。”秦异人却没有感慨,而是笑得很是开心,又有些jian猾,怎么看怎么象狐狸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话何意?”尉缭有些不解了,一拍脑门,道:“上次你说要捞好处,怎不见你有动静?”

    “是哦。”黄石公被尉缭提醒,眼睛放光,忙道:“公子,你捞的金呢?怎么不见?”

    “那是本公子还没有捞呢,眼下嘛,时机成熟了。”秦异人双手一拍,道:“孟昭。”

    孟昭立时出现,冲秦异人见礼,道:“公子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,立时命人去茶坊酒肆散布流言……”秦异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给孟昭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又要散布流言?你上瘾了?”孟昭一脸的古怪,脱口指责秦异人。

    散布流言,是秦异人的拿手好戏,为此而倒霉的人不少,平原君、信陵君、吕不韦就是这么吃大亏的,秦异人又要散布流言,孟昭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异人脸一沉,沉声道:“哪那么多废话,要你去散布流言,你就去散布流言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这次谁要倒霉?”孟昭捂着嘴,不住偷笑。

    秦异人每散布一次流言,就有人倒霉,这次又该谁倒霉呢?

    不仅孟昭好奇,就是黄石公和尉缭也是好奇。

    “谁?当然是赵国君臣啊。”秦异人的声调有些高,振振有词。

    “嘘!”黄石公和尉缭对视一眼,一脸的笑意,冲秦异人轻嘘一通。

    “赵国君臣?这可能吗?”孟昭代黄石公和尉缭问出心中所疑,深得二人赞赏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可能的?”秦异人却是不当一回事,冲孟昭,道:“你们如此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!”孟昭的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合不拢。

    黄石公和尉缭同样张大了嘴,一脸的惊奇,半天才反应过来,双手拍着短案,拍得山响,笑得前仰后合,齐声指斥秦异人:“公子啊,你这捞金的本领真是了得呢!这等机会都不放过!没见过如此捞金的啊!”

    “这叫有机会不用,过时作废,你们要象本公子学学,要能抓住良机!”秦异人不以为耻,反以为荣。

    xxxxxxxx一条流言在邯郸茶坊酒肆传开了,很快的,整个邯郸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在为没有出路发愁吗?你可以去秦国呀。”

    “去秦国?你以为我不想啊?秦国无贵贱,一体国法,不论王子王孙,与庶民同法,哪象赵国,贵族横行不法,想怎样欺压我们就怎样欺压我们。可是,我没有出路啊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没出路?异人公子不是在邯郸么?可以向异人公子求助啊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!异人公子是天下第一名士,名动天下,一言九鼎,说要帮助我们就一定会帮助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一心为我们庶民、国人、奴隶,抡材大典时,异人公子提出‘一之道’,详尽翔实,远非那些空谈之士所能比。异人公子要废除奴隶,所有人都是国人,所有人一体同法,我们就有好ri子过了。”

    邯郸国人很是振奋,纷纷赞扬秦异人的主张,打定主意要去秦国。

    而赵国群臣得到这传言,眼前一亮,相互见了面,就在悄声议论。

    “眼看邯郸是保不住了,赵国要亡了,我们是不是该再谋出路?”

    “是呀,你我皆不是赵人,不必为赵人殉葬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说你我不是赵人,就是那些赵国出身的大臣,还是心里七上八下,很想另谋出路,向秦国输诚呢。”

    “可这没门路啊?谁为引荐我们呢?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异人公子?”

    “是呀是呀,异人公子在邯郸,我们这就去拜访异人公了。”

    xxxxxxxx秦异人府第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,你的流言真是有用,太有用了,你去瞧瞧,好多的人,要前来拜访公子呢。”孟昭如同打了鸡血似的,冲了进来,大拇指差点把斗拱捅破了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人?”秦异人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少说也有三两百人。”孟昭很是心惊,道:“自从我来到邯郸,就从未见过公子府前如此热闹呢,门庭若市呀。”

    尽管秦异人是天下第一名士,登门拜访的人不少,也未有如此之多,要孟昭不心惊都不成:“一人一脚,我们的门槛就要被踏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你叫几人进来,不要太多了,就三五个。”秦异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孟昭领命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二位,我们要准备离开邯郸了。”秦异人望着孟昭的背影,冲黄石公和尉缭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黄石公和尉缭发出一阵畅笑声,道:“这是公子在离开邯郸前最后一次捞金?这次,一定会捞上不少,不比抡材大典差啊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放心,早就准备好了,只等公子启程。”黄石公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正说着,只见孟昭领了三个官员进来,三人颤颤兢兢,大气也不敢出,小心翼翼,冲秦异人见礼,道:“见过异人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快请坐,快请坐。”秦异人三步并作两步,快步上前,扶着三人,请三人入座。

    三人都是赵国臣子,提心吊胆而来,深怕秦异人刁难他们,生怕秦异人不理睬他们。哪里想得到,秦异人不仅没有刁难之意,反而是诚心相邀,亲手相扶,这让三人大是感动,眼泪花花的道:“谢异人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茶来。”秦异人命人送来茶水,接在手里,亲手奉茶,这又让三人好一通感动,只觉秦异人比老祖宗还要亲。

    “三位前来,不知有何要事?”秦异人坐下来,亲切之极的问道,脸上全是亲切的笑容,仿佛见到老友似的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,实不相瞒。”秦异人一番表演,让他们的戒备之心大去,忙道:“眼看着邯郸就要破了,赵国就要亡了,不知秦国可否收留我等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秦异人拖长声音,半天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“咔噔!”三人一颗心直往下沉,直坠深渊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知道的,大秦不收无用之人……”秦异人的话刚开个头,就给三人打断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请放心,只要大秦收留我等,我等愿为大秦做事,一定为大秦做事。”三人忙表态,拍着胸脯,一千个一万个保证。

    “……当然,若三位有才情,忠心为大秦的话,自无不可。”秦异人话锋一转。

    “谢公子,谢公了!我们一定为大秦办事。”三人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他们最怕的是秦异人不引荐他们,只要秦异人同意引荐他们,他们在秦国就能谋得一官半职,就有了前途,比起死在邯郸强。

    “你们放心,只要你们真心为大秦,大秦不会亏待你们。你们是知道的,大秦是有过必罚,有功必赏,不论亲疏贵贱,皆如是。”秦异人振振有词的道。

    秦法森严,赏罚分明,哪怕是自己的仇人,立了功也得赏;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,犯了错也要罚,这事天下皆知,很有信服力,三人大喜。

    秦异人挥挥手,三人忙告退。

    “孟昭,三人送礼几多?”三人一去,秦异人立时叫来孟昭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公子,每人差不多百金之数,三人就是三百金呢。公子这捞金的本领越来越了得了呢。”孟昭裂着一张嘴,几乎是唱出来的,为秦异人大唱赞哥:“外面那么多人,这金不少啊。”

    黄石公也是重重点头,大为赞成这话:“公子捞金真是了得!了得!呵呵!”这金是为他组建的秘兵捞的,越多越好,黄石公笑得鼻子眼睛挤作一团了。

    “从眼下起,凡要见本公子者,不得低于五百金。”然而,就在他们欢喜之际,只听秦异人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“五百金?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出自黄石公、尉缭和孟昭之口,三人一脸的惊讶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是在抢,你太敢抢了。”五百金不是小数目,有些官员一辈子也挣不到这个数目,秦异人真是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是天下第一名士,是秦国王孙,这身价当然要贵点哦。”秦异人仿佛没有看见三人的震惊样儿,云淡风轻的道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