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十八章 秦军攻城(中)

    “啊!啊!啊!”

    沉闷的着肉声,伴随着赵军的惨叫声,震天动地。

    弩矢贯穿赵军躯体时的情景堪称奇观,让人无比震憾。

    高速she来的弩矢,无情的贯穿赵军躯体,由于弩矢的速度快,力道强,毫不费力就穿透了赵军躯体不说,还让鲜血来不及填满躯体上的伤口。往往出现一幕弩矢飞离躯体,而伤口还是透明的,可以看到对面的光亮。

    陡然间,鲜血涌出,填塞血洞,四处迸溅,就象全开的水笼头似的,一溅就是老远。

    若仅仅如此,还称不得奇观,还有更加震憾人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弩矢的力道太大,有不少赵军被带得飞起来,在空中哇哇怪叫,呼爹叫娘,手舞足蹈,就象在跳太空舞。

    一支弩矢少则带一两人,多则三五人,在飞中飞舞,就象人肉串似的,这是何等的骇人?

    弩矢力尽坠落,不少兵士堆在一起,堆成一座座小小的尸山。

    随着坠落赵军的增多,很快的,就形成了一座座巨大的尸山,不住抖动,那是尸体生机未绝抽搐的结果。

    第一轮she杀之后,原本密密麻麻的城头为之一空,要不是后面成堆的尸山,还有四溅的鲜血,赤红的城头证明他们曾经存在过,一定会让人误以为赵军压根儿就没有存在过。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战争,纯粹就是屠杀!”秦异人望着已经稀稀疏疏的城头,震憾无已,脸se都变了。

    “哎!”尉缭一叹,道:“如此无能之辈,也配领军。”

    黄石公摇摇头,连点评的兴趣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赵军遭到如此屠杀,是信陵君的过错,是他处置失误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一将无能累死千军!”作为秦国公子,赵军死得越多,秦异人应该越是欢喜。然而,秦异人心情沉重,唯有遗憾。

    赵军是秦军的敌人没错,他们死得越多越好,可是,他们不应该如此窝囊的死去。而是应该死在与秦军的搏杀中。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极是。将之无能会累死千军,选将不能不慎啊!”黄石公摇着头,大是赞成秦异人的点评。

    “赵王一而再,再而三的选择无能之将,活该赵国气数将尽也!”尉缭感慨无已。

    长平大战,赵孝成王误信秦国传言,罢了廉颇的兵权,重用赵括,赵国因此而败军覆师。五十万jing锐损失殆尽。这事过去没多久,他又误用信陵君,造成如此大的损失,让人很无语。

    信陵君脸se苍白如纸,没有一点血se,跟在土里埋过似的。他这辈子还没有上过战场。压根儿就不知战场之艰验,如今不仅上了战场,还是面对天下战力最为强悍的秦军,差点吓破他的胆。

    “真后悔!早知如此,何必领这军令?”信陵君在心里大是后悔,后悔他贪恋兵柄,成了赵国的上将军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。我们没有退路。”朱亥沉声提醒,如同雷霆轰鸣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我们没有退路了。”侯赢、毛公、薛公附和。

    若是信陵君没有成为赵国的上将军,兴许秦昭王会看在他名满天下的份上,放他一马。尽管这种可能xing不是太高。自从他成了赵国上将军后,他就再也没有了退路,秦国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,若是战败了,他一定会成为秦国的阶下囚。

    “呼呼呼!”信陵君不住吸凉气,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然而,他越是吸凉气,越是觉得身上发热,很快就是汗出如浆。

    “传令,让他们下来,下城头,莫要在上面送死!”信陵君终于开窍了,他终于明白,是他犯的错误,无端葬送如此之多赵军的xing命。

    他的处置是对的,只是太晚了,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“咻咻咻!”尖锐的破空声再度响起,只见不计其数的弩矢出现在空中,织成一张巨网,对着城头罩来。

    一支支弩矢,如同一条条毒蛇,遮天蔽ri,黑压压一片,阳光都透不过,城头为之一暗,又是死伤无数。

    弩阵不是“一锤子买卖”,而是轮番迭she。一般来说,弩阵会分为三批,一批she杀,一批准备,一批装填,唯有如此,才能对敌人造成不间断的she杀,对敌人造成最大伤害。

    秦军第一轮she杀过后,紧接着就是第二轮she杀,不会给赵军撤下城头的机会,是以,信陵君的处置虽然对头,却是太晚了。

    第二轮she杀之后,就是第三轮。第三轮过来,就是第四轮,周而复始,没有任何间隙。

    在秦军轮番she杀之下,赵军顶着弩矢,冒着矢雨,好一阵忙乱,好不容易撤了下来。然而,赵军伤亡惨重,死伤无数,整个城头赤红一片,在ri光下闪闪发光,说不出的妖艳。

    “真是赵括第二!”黄石公不住摇头,大是惋惜。

    对这话,尉缭大是赞成。

    要不是信陵君处置失误,赵军不会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比赵括幸运,赵括没有机会改正,他却有机会!”秦异人笑着再度点评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错!”黄石公大为赞同这点评。

    “世人虽是在讥嘲赵括,据我所知,白起对他却是赞不绝口。”尉缭点点头,说了一句让人惊讶的话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秦异人很是惊奇。

    白起是何等样人?那是战神,放眼当世,谁也不是他的对手,他的眼界极高,他对赵括赞不绝口,还真是让人想不到。

    这话也正是黄石公要问的,盯着尉缭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知道的,我父是魏国国尉,能知晓一些人所不能知的消息。”尉缭笑着为秦异人解释,道:“据我父得到的消息,白起赞扬赵括是一块美玉,只是没有良工进行雕琢,若是假以时ri,让他把兵法融会贯通,那么,赵括必将成为无敌上将,放眼天下,难有敌手。正是因为白起顾忌赵括,这才调集强弩,组成弩阵,专门she杀赵括。”

    想想也是这理,赵括在兵法上的见解,就是他的父亲赵奢也不能屈。赵奢是山东六国第一个打败秦军的名将,而且是在廉颇都认为秦军不可战胜的情况下,临危受命,一战而败秦军,其人的眼光见识那是超人一等。就连赵奢都不能说服赵括,由此可见赵括在兵法上的见解是如何的了得了。

    再者,赵括中计,把赵军陷入绝境,按理说,赵军对他应该是恨之入骨,yu杀他而后快,不听从他的号令。事实上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,在长达四十余ri没有吃没有喝的被围ri子里,赵军仍是听从他的号令,仅此一桩,就足见赵括之才了。

    要是换个人,早就被陷入绝望的赵军杀掉了,怎能听从他的号令?

    但是,赵括缺乏磨砺,人太年轻,锐气太盛,陡居高位,统领三军,有些盲目自信,因此而中了白起的计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得到,若是赵括在长平大战中逃过一劫,活下来了,他一定会痛定思痛,不凡的眼界和经历融合在一起,他必将成为盖世名将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白起看到了这点,这才不计一切代价,要杀死赵括,经过一番努力,最终she杀了赵括,为秦国解除了天大的后患。

    “不仅白起对赵括赞不绝口,就是参战的秦军将领皆如是,他们一提到赵括,只有四个字:烈烈英风!”尉缭接下来的话很是惊人,道:“据说,在赵括身死之后,不少秦军将领流泪了,很是惋惜,如此英才却早逝。”

    在被围的四十余ri里,赵括不仅能控制赵军,还能让赵军展现出强悍的战力,给秦军巨大的杀伤,让秦军伤亡不小,这是一个奇迹,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“烈烈英风”四字,赵括足以当得。

    “后人皆知赵括只会纸上谈兵,却不知赵括之能也!”秦异人在心里大是感慨。

    就在他们感慨这会,秦军的攻势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猛火弹,放!”王陵在云车上把邯郸城头的情景尽收眼底,只见城头上已经没有多少赵军了,强弩再she杀已经没用了,是该换一种攻城利器了。

    传令校尉展动令旗,传下军令。

    秦军锐士把陶罐朝投石机的斗里放,然后用火把点燃,投石机发威,一阵尖锐的啸声响起,只见一个个火球出现在空中,划出优美的轨迹,对着城头砸去。

    “砰砰砰!”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,火球砸在城头上,四散飞溅,一股黑se的液体出现,流到哪儿烧到哪儿,只片时功夫,整个城头就是一片火海,烈焰熊熊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,把石油称为“猛火油”,这是秦国的特产,山东六国都没有。

    中国古代的石油产地是在现代的延安,这在秦国境内。自从发现石油可以燃烧,可以用来制成攻城利器,秦人就把石油用陶罐装好,点然后,用投石机抛入敌阵中,制造混乱,烧毁敌人。

    而山东六国没有石油,若要进行类似的打击,就需要在圆石上涂上油脂,再用投石机抛入敌阵,给敌人制造混乱,烧毁敌人,其效率比起秦军的猛火油就差多了。

    猛火弹接连不断的朝邯郸城头抛去,不仅城头上一片火海,就是城墙后面也是火光熊熊,赵军难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“攻城!”猛火弹把赵军逼离了城头,正是攻城的良机,王陵果断的下令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