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五章 散合纵(二)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剧辛脸se数度变幻,眼中光芒闪烁,张大了嘴巴,半天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同样说不出话的还有王绾,一脸的诧异,眼睛瞪得滚圆,一副见鬼的表情。

    剧辛是什么人?战国时的名士,一代名臣,是燕国的重臣,与乐毅同时入燕,成为黄金台中名士。燕昭王能够复仇,差点灭了齐国,剧辛有大功。可以这样说,若是没有剧辛从中襄助,乐毅不可能攻破齐国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如此,剧辛成为一代名臣,名动天下。其人的才干不需要说的,秦异人连珠炮般的发问,竟然把剧辛问了个大张嘴,无言以答,要不是王绾亲耳听到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在做梦?”王绾感觉很梦幻。

    “不好!剧辛发怒的话,这散合纵不是告吹了吗?公子,你聪明一世,糊涂一时呀,怎能如此说话?”王绾猛然清醒过来,大是担忧,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秦异人此来是散合纵,绝不能激怒剧辛,不然的话,散合纵一事必然告吹,要王绾不担心都不成。

    然而,让王绾意外的是,剧辛并没有发怒,只是yin沉着一张脸道:“乐毅盘盘大才,剧辛不若,这又何足怪?”

    乐毅与剧辛同时入燕,两人被燕昭王重用,正是在两人的努力下,燕国才强盛起来,差点灭了老牌诸侯齐国。剧辛有自知之明,他的才干不若乐毅,是以,他甘居乐毅之下,全心全意辅助乐毅,这是一段佳话。

    “你甘心剧于乐毅之下,全心全意输助乐毅,这固然是品行上佳,然而,乐毅早就离开燕国了。而你还在燕国,你就不想抓住这一良机,做些大事,成就一世功名,象乐毅一样成一时之重?”秦异人一裂嘴角。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剧辛自认他的才干不如乐毅。若乐毅在燕国的话,他还真没有这种想法。问题是,乐毅离开燕国很多年了,这正是他的机会。不由得心思大动,眼中jing光闪烁,yin沉的脸se缓和了。

    剧辛不如乐毅这说法,一开始剧辛兴许不当一回事,然而说的人多了。时间长了,就成了剧辛的一块心病,他就会想“我与乐毅同时入燕,乐毅建立那么大的功业,为何我就不如他?他能建功立业,成一时之重,难道我就不行?”

    秦异人这番话正好打在他的心病上,由不得他的心眼不活络。

    剧辛晚年不再明智,急于建功立业。cao之过急,被庞煖斩杀。说到底,就是这种心思在作祟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何以教我?”剧辛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喽。”秦异人冲王绾道,从短案上下来,就要离去。

    以剧辛的才智。哪会不明白秦异人这是在故意拿捏他,忙拦住,道:“剧辛多有失礼,还请异人公子不要见怪。剧辛这里赔罪。”

    抱拳见礼,恭恭敬敬。与适才大模大样,不把秦异人放在眼里的样儿截然相反。

    “又没座次,又没茶的,没意思。”秦异人翻翻眼珠,好象在梦呓似的。

    “设宴,摆酒!”剧辛大声吩咐一声道:“这都是剧辛的不是,还请公子莫要见怪。剧辛为公子接风。”

    佣仆很快就摆好丰盛的酒宴,剧辛亲手相扶,把秦异人请入座中,亲自为秦异人斟酒,脸上的笑容特别亲切,仿佛在侍候老祖宗似的。

    “公子真是了得。”王绾坐下相陪,感觉相当梦幻。

    他原本担心秦异人激怒剧辛,眼下看来,形势一片大好,他很是欣慰。

    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剧辛这才虚心请教:“异人公子,你有何高见?”

    “高见不敢当,只有一得之愚。”秦异人笑道:“上卿,你也真是的,合纵这事,燕国参与了,于燕国有何好处?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话就不对了,合纵抗秦是对付秦国的良策,唯有如此,秦国方能不东进。”剧辛明智之士,当然知道合纵的好处了。

    “没错……”秦异人却是重重点头,大声赞成这话。

    剧辛大是诧异,秦异人是秦国公子,他应该贬低合纵才是,怎会承认合纵是良策呢?

    王绾一颗心直跳,哪有这样游说的?

    “……山东安,于你有何好处呢?山东越安,你剧辛就越难有建功立业的良机,你蠢!真蠢!”秦异人却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儿,紧盯着剧辛,道:“要是本公子是你的话,一定不会参与合纵,还会破坏合纵,让秦国打过来,对付赵国。燕国趁着赵国被秦国攻击的良机,断然出兵,攻击赵国,夺取赵国的大片土地、城池,既可以为燕国复仇,又能成就一世功业,何乐而不为呢?”

    剧辛的嘴巴张得老大,半天说不出话来,唯有脸se不住变幻的份。

    燕赵是世仇,两国间相互攻击,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了。赵国会趁着北方胡人大举入侵燕国的良机进攻燕国,燕国会趁赵国被秦国攻击或是发生天灾的良机进入赵国,就这样,两国打了几百年,仇恨是越积越深。

    总的说来,是赵国胜多败少,而燕国丢了大量的土地城池。若剧辛能为燕国夺回这些土地、城池的话,那就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“可是,秦国攻赵,而燕国夺取土地城池,秦国就不会迁怒吗?”剧辛很是担心。

    秦国攻赵,若燕国出兵夺取土地城池的话,秦国一定会迁怒于燕国,长平大战就是这样爆发的,要剧辛不担心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这有何难?”秦异人笑道:“燕国与秦国结盟,此事不就行了?山东正在合纵,若燕国第一个结盟,秦国一定会德燕国,燕国的好处会少吗?”

    “妙!妙!妙!”剧辛双掌轻击,大是赞赏。

    秦异人这话很有道理,秦国应付“合纵”的策略就是“联横”,在山东六国中找一个盟友就可以破合纵。而且,秦国的盟友主要是燕、齐两国,因为这两国与秦国相距很远,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。

    眼下合纵回光,燕国若是第一个与秦国结盟的话,秦国一定不会亏待燕国。到了秦国进攻赵国之时,燕国的好处还用想吗?

    “我回到燕国,就与赵国断绝邦交。”剧辛实在是太兴奋了,没有深思。

    好在,秦异人却是想得很深远,道:“切莫如此。你不仅不能与赵国断绝邦交,还要与赵国多加交往,要与赵国结盟,让赵国没有丝毫怀疑。到了秦国攻赵之际,燕国突然从背后打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剧辛仰向天,开怀大笑:“异人公子高明高明!与异人公子一番相谈,我剧辛如同醍醐灌顶,浑身舒畅,痛快!痛快!”

    秦异人的主意够狠,真要如此的话,赵国会吃不了兜着走。虽然燕兵的战力不行,却可以牵制赵国,让赵国不能全力抗秦,有此一点就够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请放心,燕国绝不参与合纵!”剧辛拍着胸脯保证。

    合纵是指山东六国联合起来,共同对付秦国。若是有一国不参与,这合纵就散了,燕国不参与,合纵就不可能存在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成了?”王绾晕乎乎的,他与司马梗前来游说,说得口干舌燥,却是没有成功,秦异人到来,一番话说得剧辛屁眼儿都是欢喜的,要不是他亲身经历,打死他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是杯酒共欢,言笑宴宴,气氛极为融洽。直到兴尽,秦异人这才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是了得,散了合纵。”一出了剧辛住处,王绾就是一通夸赞,把秦异人夸得跟花儿似的。

    “之所以能成功,是因为剧辛早已非往昔的剧辛了。”秦异人感慨一句。

    眼下的剧辛虽然仍是明智之士,然而,剧辛已入晚年,大有私心,急于建功,只要能建功,他就一定会去干。

    谁叫乐毅对他的刺激那么大呢?

    想想也是,剧辛和乐毅同时入燕,同为黄金台名士,乐毅功成名就,成一时之重,而他剧辛的名望、功业与乐毅相比,差得远了,他能不着急吗?他能不急着建功吗?

    “公子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王绾笑呵呵的道:“国尉知道了,一定欢喜。”

    “不,这就去见后胜。”秦异人笑道:“要散合纵,只需要拉住一国就成。可是,秦国要攻赵的话,多散几国,这样对秦国的好处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话是这么说,可是,后胜是油盐不进,我与国尉说破了嘴,他硬是要参与合纵,不好说啊。”王绾摇摇头,打击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不是与说剧辛的话差不多?”秦异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王绾重重点头,道:“自从张仪联横以来,大秦的盟国不是齐国就是燕国,而与齐国结盟的时间比起与燕国结盟的时间更长,可这次不行啊,国尉说破了嘴,后胜都不愿结盟,硬是要合纵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原委何在?”秦异人微微一笑,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后胜是齐国国舅,他是为齐国着想,坚执合纵之议,此人倒也有公心。”王绾对后胜颇多赞赏。

    “公心?呵呵!”秦异人笑了,道:“后胜不是公心,他是私心在作祟。”

    “私心?公子,此话怎讲?”王绾想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虽然是敌人,王绾得承认,合纵是山东对付秦国的最好办法,后胜坚执合纵,这让王绾对他不乏好感。

    “你很快会明白。”秦异人没有回答的意思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