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一一二章 一之道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秦异人震惊无已,打量着荀子、公孙龙子、乐毅和廉颇,暗自腹诽:“你们故意刁难的?”

    这命题难倒了无数人,包括墨子、老子、孔子、孟子、荀子、公孙龙子、鬼谷子、李悝、吴起、商鞅、苏秦、张仪、乐毅、田单、范睢……他们哪一个不是名动千古的智士?他们提出了各种各样的主张,想要息兵、罢战,最终却是不可得,反而更乱了,战争越打越惨烈,长平大战是最好的代表。

    而且,诸子百家是穷尽一生之力而提出主张,在如此短短时间内,谁能提出好的主张?压根儿就是不可能的事儿。

    这是刁难,绝对是刁难。

    秦异人朝黄石公一瞧,黄石公缓缓摇头,双手一摊,一脸的无奈。

    黄石公的才智不需要说的,盘盘大才,对于止战之道,息兵之术,他自然是想过的,也有自己的看法。问题是,诸子百家都有主张,他的主张未必比诸子百家高明。若是提出与诸子百家相同的主张,对于黄石公来说,他不屑为之。

    再瞧尉缭,也是摇头,不言不语。

    蔡泽、庞煖、姚贾、顿弱他们也是一脸的无奈,肯定没有比诸子百家更好的主张了。

    “依我说,你们中原人打了数百年,没有打出个结果,就不必再打了。你们也不必争了,就把中原让出来,让给我们大匈奴,大匈奴保证让你们不会再打生打死了。”乌孙落想了想,大声道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一片喝斥声响起,如同雷霆轰鸣,那些观战的人横眉怒目,怒视着乌孙落。

    “我们中原的事儿,何须你来多嘴?”观战人群大声斥责。

    虽然七大战国力征,中国处于大分裂时期,但在对外敌这事上。却是一点不含糊,绝不容允异族胡言乱语。

    若是有鸡蛋砖头的话,乌孙落必然是被砸得鼻青脸肿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我不说了。不说了。”乌孙落把怒气冲冲的人群一扫视。头皮发麻,他要是再说下去,焉知会不会失控,把他揍死:“这也不是。那也不是,总得有个主张啊。”

    最后这句话倒是有理,黄石公率先表态道:“谁能提出止战之道,息兵之术,我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。”尉缭、蔡泽、庞煖、姚贾、顿弱他们齐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很不甘。却是遇到如此之难的命题,不认输也不行了。”山戎复表态了。

    “不认输不行啊。”博格牙叹口气:“好不容易来次中原,参与抡材大态,还没有论战就输了,晦气晦气!”

    他是越族王子,来一次中原不容易,本想好好表现表现,却是没想到,遇到如此之难的命题。不认输也不行。

    都认输了,就剩下一个秦异人了,他立时成了焦点,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荀子、公孙龙子、乐毅、廉颇、司马梗、王绾、黄石、尉缭、蔡泽、庞煖、姚贾、顿弱更是一脸的期待,很是盼望他提出高明的见解。

    秦异人眉头紧拧着。沉吟不语。

    “秦人,认输,你不可能比墨子、孔子、老子更了得,认输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这是难住无数人的命题,真的不丢人。”

    观战的人群齐声叫嚷。大声催促秦异人认输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,就算你不想认输,可是,你有那才智么?要知道,墨子、孔子、老子……诸子百家,哪一个不是才智非凡,他们都没能找到一条真正的止战之道,息兵之术,你怎能找到呢?”信陵君恨透了秦异人,秦异人越是吃憋,他越是欢喜,大声吆喝。<申君扯起嗓子吆喝。

    他也恨透了秦异人,巴不得秦异人倒霉。

    若是秦异人认输的话,这次抡材大典就没有第一名士,抡材大典的盛况就会大打折扣,秦异人这个主办人的名声就会一落千丈,甚至会成为人们的笑柄。

    <申君一扬下巴儿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主张,除非ri头从西边升起。”信陵君一裂嘴角,一脸的讥嘲之se。

    他扪心自问,他自己不可能提出与诸子百家不同的主张,秦异人就更别想了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,你有何高见?”荀子眼中jing光暴she,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这问题正是所有人想要问的,无不是睁大眼睛,死盯着秦异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主张就是一,归于一,便可止战、息兵。”秦异人昂头挺胸,昂昂而言。

    “一之道?”一片惊呼声响起,所有人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诸子百家提出了各种各样的主张,墨家主张兼爱、非攻,儒家主张克己复礼,老子主张小国寡民、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……却是没人提出统一的主张。

    尽管在当时,统一之势渐成,仍是没有学者深入的研究一之道。

    当然,统一的呼声一直存在,只是没有人深入的研究,没有发展成一套完整的理论,这是战国时代的一大缺陷。直到秦始皇统一中国后,理论研究的不足就暴露出来了,引发了剧烈的争论,最终酿成了不少惨祸,比如“焚书坑儒”。

    焚书坑儒之所以发生,是因为儒家逆着历史chao流而行,力持分封之议,老调重弹,一而再,再而三的扰乱李斯主张的废分封、立郡县之策,秦始皇火了,干脆把儒学禁止,把儒家的书籍烧了,看你还能怎么样?

    儒生们仍是不服气,还要再闹,秦始皇干脆把他们杀了,这总不能闹了?

    秦异人这一主张,与众不同,很富有震憾力,要人们不震惊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,何为一之道?”荀子是治学大家,是学术界泰斗,开始深入探讨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的一之道,与流传数百年的一统之论截然不同。”秦异人开始阐述他的一之道了:“废分封、立郡县,书同文,车同轨,度同衡,一法令,一制度,废除关隘,盘整河山,再造华夏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人集体失声了,个个张大了嘴巴,半天说不出话来,如同石雕一般。

    就是荀子、公孙龙子、乐毅、廉颇、司马梗这些名动天下的人物,也是个个张口结舌,震惊无已。

    秦异人提出的一之道与流传数百年的统一言论截然不同,大为不同。

    流传数百年的统一言论,主要是主张回到周室的框架内,实行分封制。秦异人一来就提出废分封,立郡县,谁能不震惊?

    “狂妄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

    公孙丑和万章这些儒生如同火烧了屁股似的,一蹦老高,指着秦异人,口水乱溅,大声喝斥:“秦人狂悖无行,不奉圣人,不遵圣人之教,不行分封,此为国贼也,我等当诛之!”

    儒家为何总是能得到历朝历代的推崇?说到底,儒家最适合为既得利益者鼓吹,维护既得利益者。秦异人提出废分封,立郡县,这与他们的理念背道而驰,公孙丑、万章这些儒生能忍受吗?他们能不跳出来吗?

    “哈哈!”一片轰笑声响起,出自观战之人之口。

    在当时,儒家不过是自我感觉良好罢了,为诸子百家所不容,他们如此跳脚,人们岂能不喜?在人们的眼里,公孙丑和万章之辈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。

    “肃静。”公孙龙子沉喝一声,轰笑声立时停歇。

    “异人公子,据我所知,分封乃是三代之治,行之两千余年了,行之有效,天下大治,为何要废分封?”公孙龙子发问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刁难,而是论战必须的过程,唯有通过这种诘难,方能把一个主张真实的展现在人们面前。

    “分封是三代旧治,行之两千余,真的是行之有效?”秦异人却是针锋相对,提出相反的主张:“分封之下年年大乱,少康中兴、宣王中兴,皆是因此而生。天子分封诸侯,而诸侯治民,天子做什么了?天子只不过收贡物,收礼物,谁的贡物送得多,谁的礼物送得丰厚,谁就是忠臣,谁就能得到天子的褒奖,他们把天下当作了什么?他们把天下当作了礼物,赠来赠去,这就象盗贼抢劫。”

    三代实行分封制,天子根本就不管国人的死活,只管收礼收贡物,谁送的贡物礼物丰厚,谁就是忠臣。至于这些礼物是怎么来的,是不是巧取豪夺,是不是横征暴敛,天子是不管的。

    即使天子要管也管不了,因为诸侯有兵有粮有土地,惹急了,反了就是,天子也不敢太过份了。

    “好!”这是三代通病,战国古人再清楚不过了,因为他们就生活在这种残酷的暴政当中,大起共鸣,齐声叫好。

    “郡县制,就是要由天子亲自治理天下,法有定式,依法行事,赋税有定,不得随意更改;国无隶身,一体国人;不分贵贱,一体同法……”秦异人的话还没有说完,就被一片喝采声淹没。

    “好!采!”人们爆发出惊天的喝采声,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山东之地,法无定式,有法不依,横行不法之事哪天没有?哪时哪刻没有?观战人们不少人亲身经历,秦异人提出的主张说到他们心坎上了,要不叫好喝采都不成。<申君这些贵族了,他们就是特权阶层,若是依法行事,他们就失去了特权,他们还能是贵族?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