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一O六章 邀请荀子

    秦异人府上,黄石公脸seyin沉,快步而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脸申君与荀子饮宴,平原君与公孙龙子饮宴……”黄石公把打听到的消息一说,沉声道:“这是威逼利诱!威逼利诱!”<申君,平原君,真够卑鄙的!”秦异人也是好一通诧异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时间发生的事?”秦异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刚。”黄石公答道:“我们的秘兵虽然还未完全组建好,却也可以使用了。事情发生后,我第一时间得到消息,这就赶来禀报公子。”

    “好!你干得不错。”秦异人大声赞赏,道:“短短时间就组建得如此之好,能以最快时间打听出如此大事,了得,了得!”

    黄石公双手一摊,道:“公子,金不够用啊,若是再有几万金,会更加了得呢。公子,你什么时间给我金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会有的。”秦异人很是烦恼,抚着额头,暗自叹息。

    表面上看,秦异人是ri进斗金,身家巨富,实际上,他的金不够用,远远不够用。训练护卫要花很多金,这事攸关xing命,秦异人不得不花费重金。组建秘兵,需要重金。消息的重要xing不需要说的,没有消息,一切都是空,这也不能拖。

    问题是,秦异人的金真的不够用,他恨不得卖屁股,若是可能的话。

    “对了,公子,你打算如何处置?”黄石公了解秦异人,他眼下拿不出更多的金给他,不好为难秦异人,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“乐毅、荀子、公孙龙子,风骨凛然,让人佩服!”秦异人重重点头,大为激赏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黄石公大声附和,道:“荀子和公孙龙子一心授徒,最想拥有的便是学馆,安心授徒。为了入秦士子、读书人,他们断然拒绝了如此美事,无论怎样赞誉都不过。”<申君和平原君开出的条件极为诱人,为了入秦士子,他们断然拒绝,风骨凛然,让人佩服,万分佩分!

    “他们为大秦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,我当然不能让他们吃亏,就邀请他们入秦。”秦异人语出惊人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可要想好了?”黄石公大是震惊,忙提醒秦异人道:“秦国务实,不尚空谈,若是可以的话,秦王早就邀请他们入秦了。荀子昔年更是游于秦,见到秦王,相谈甚欢,秦王之所以没有邀请他入秦,就是因为他是儒家,秦国禁儒学、禁、。”

    荀子曾经游历秦国,对秦国赞赏有加,曾断言统一中国的将是秦国,后来,他的预言被证实了,秦国真的统一了中国。

    儒家不得入秦,这是儒家的教条。荀子因为入秦,曾经一度不被列入儒家,儒家不承认他是儒宗。由此可见,儒家对秦国的痛恨是何等的根深蒂固了。

    究其原因,在于秦国务实,痛恨空谈,明令禁止、,明令禁止传播儒学。儒家在秦国寸步难行,能不恨秦吗?

    “更不用说,公孙龙子虽是名动天下的名士,其空谈比起儒家更甚,更加不着边际,奇谈怪论罢了,若是他入秦,公子祸事不小。”黄石公颇有些急切。

    荀子虽是儒家,毕竟要好些,他入秦还能勉强接受。公孙龙子是空谈的最典型代表,他入秦,还不被人指责?作为公孙龙子入秦的邀请人,秦异人就会成为活靶子。

    “这事你无须担心。”秦异人笑道:“公孙龙子是多奇谈怪论,他的言论并非一无是处,有些见解极为宝贵,只不过不为人理解罢了。”

    名家在物理学上的一些见解极为惊人,就是两千年后的今天,我们回过头去细想,也是让人无比震憾。

    比如,公孙龙子那个切箸的设想,就是无比的正确。在两千年前就在物理学上走得如此之远,弥足惊人了。

    “公子主意既定,我就不多言了。”黄石公深知秦异人的为人,没有成算的事儿,他断不会去做,他既然如此做,必然是有信心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异人点点头,叫来孟昭,要他把司马梗找来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司马梗就赶来,笑呵呵的道:“公子,我们邀请的士子、读书人已经超过千名了呢,这是巨大的成功啊。”

    不容秦异人说话,几乎是唱出来的道:“而且,这些士子、读书人务实,目光独到,要是去了秦国,一定是好官好吏员。他们入秦,大秦就是如虎添翼。”

    没有人才,一切都难办;有了人才,一切都好办。长平大战后,天下大势已明,秦国即将成就统一大业,正是急需要人才的时候,能招揽这么多人才入秦,是天大的喜事了。

    “你很欢喜,是?可是,有人为了大秦,付出了天大的代价。”秦异人狠狠打击司马梗,沉声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话何意?”司马梗很是惊讶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…”秦异人把黄石公禀报的情形说了。

    “可恨!可恼!可恶!”司马梗双拳一握,爆发出一阵指节摩擦声,恼怒异常:“我这就向秦王禀报,秦王一定会发出国书,收拾收拾鲁仲连、信陵君、平原君、chun申君这些小人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挥手阻止他,道:“收拾这些小人,我们有的是机会。眼下把你找来,有一件极为重要的事儿要你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尽管吩咐。”这些天的相处,令司马梗对秦异人越来越佩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立即邀请荀子入秦。”秦异人道。

    “好!什么?邀请荀子入秦?”司马梗没有反应过来,脱口而答。等到他话出口,这才反应过来,如同火烧了屁股似的。

    “没错。就是邀请荀子入秦。”秦异人重重点头,道:“原本这事,我是想等到抡材大典结束再来处置,有了这事,就提前邀请,这样更暖人心。”

    以秦异人的眼光,当然不会错失荀子和公孙龙子,原本想等到抡材大典结束再来邀请也不迟。有了这事,此事就得立时做了,这样才能给荀子和公孙龙子一个交待,也更能暖人心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莫要擅自作主。”司马梗忙提醒,道:“荀子令人敬佩,可他是儒家,大秦禁儒学,禁、,若能邀请,昔年荀子入秦时秦王早就邀请了,哪能等到眼下。”

    荀子是一位令人敬佩的学者,取得的学术成就有目共睹,即使是秦昭王也是佩服有加。问题是,他是儒家,为秦法所不容,要不然的话,秦昭王早就邀请荀子了入秦了。

    “儒家多空谈,不务实,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理。可是,你以为儒家就一无是处?”秦异人反问一句。

    儒家虽然在后世很牛,不过,在战国时代,不过是一学霸罢了,为人不耻。秦异人这话有些新鲜,司马梗一愣,问道:“公子以为儒家有可贵之处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!”秦异人重重点头,道:“儒家的可贵之处就在于,他们会粉饰,会把自己的目的粉饰得冠冕堂皇,正大光明,仿佛他们就是正义的化身似的。战国百年,诸子百家齐鸣,百花齐放,若论最善粉饰者,莫过于儒家了。”

    战国时代,百家争鸣,百花齐放,涌现出了很多著名的学派,若单论最善于粉饰者,舍儒家其谁欤?

    “你是兵家,你当知一句格言‘师出有名’,若要兴师,必要有籍口,越是正大光明的籍口越是好,儒家最善此道。”秦异人接着剖析,道:“而法家虽然治理秦国成功,却让秦国背上了骂名,被山东之地骂为虎狼,被斥为残暴不仁,你不想想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“为何呀?”司马梗不明白了:“这不都是山东之地的谩骂之词,会有什么道理呢?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道理,因为法家赤luo裸的霸术,太吓人了。”秦异人笑道:“商君有言‘大仁不仁’,你说,要是你不明究里,乍一听这话,你会如何想?你一定会骂商君胡言乱语。商君这话很有道理,真正的大仁大义不会拘泥于小仁小义,秦国政治清明,国人安居乐业,吃得饱,穿得暖,这才是大仁大义。而山东之地,天天行仁义,有人没饭吃了,立时给金给粮,也不问问明白,是什么原因造成的,有些是游手好闲的刁民却能不劳而获。这就是小仁小义。”

    秦国重农桑,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而山东之地,注重小节,这是秦与山东之地的最大区别所在。

    “问题在于,商君的话很务实,很实用,却太赤luo裸了,易为人误解。”秦异人的声调略高,道:“若是商君的话再婉转点,让人更容易接受,乐于接受,秦国还会有如此重的骂名吗?荀子的学术是儒非儒,是法非法,他力图用儒家的外衣来粉饰法家,若他成功,这对秦国的好处太大了。”

    儒家虽然多空谈,不务实,不过,这层外衣却是特别漂亮。法家虽然务实,能治国,却是赤luo裸的霸术,让人害怕。若是把这两者结合起来,融为一炉,那就太好了,既避免了儒家的空谈,又有了法家的实用xing。

    荀子是第一个看到,力图完成这种融合的学者,却是没有成功,真正完成的是汉朝的董仲舒。董仲舒向汉武帝建议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他所说的儒术已非孔孟之道,而是经过他改造的儒术。

    “公子所言有理,我这就去邀请荀子!”秦异人这话很是新颖,听所未听,闻所未闻,司马梗如同醍醐灌顶,大是振奋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