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五章 王绾

    第七十五章王绾

    孟昭、马盖、范通三人立时cao练起来,吼得山响,奴隶们一切听从他们的,要他们东,不会西,要他们西,不会东,得心应手,把三人乐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奴隶之所以如此听从号令,一是因为他本就是奴隶出身,养成了任打任骂,还有任杀的xing格,自然不会违孟昭他们的命令。二是因为他感激秦异人给了他们zi you身,让他们成了国人,在他们心目中,莫要说区区cao练,就是为秦异人去死,他们也愿意。

    要知道,这不仅仅是让他们获得zi you,成为国人,而是让他的子子孙孙都不再是奴隶,这是何等的大恩大德?

    谁个不想为自己的子孙后代留下美好的前途呢?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得赶紧办。”秦异人拧着眉头,思索,道:“他们的兵器盔甲,得找良工打造。务必要jing良!”

    这些奴隶训练好了,就是秦异人身边的帖身护卫,秦异人当然不会小气,武器装备务必jing良,越jing良越好。

    “贤婿,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金呀。”赵雄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,铁兵最是jing良。不过,铁兵很贵,就是以秦国的雄厚国力,也不能大量装备秦军,只有部分jing锐在使用铁兵。全面推行铁兵,要到汉朝去了。

    就是秦始皇那支无敌大军,其主要武器也不是铁兵,而是青铜兵器。因而,中华文明又被冠以“青铜文明”的称号,因为秦始皇打造出了统一的中华文明。

    如果秦异人要给奴隶们装备jing良的武器,非铁兵莫属了,算下来,没有数千金莫想成事,这是一笔不小的花费了。

    钱不是万能的,离了钱万万不能,又是金的问题,秦异人暗中感慨一句,道:“金固然是好东西,然而命才是最好的。”

    金再多,没有命享用,有什么用?命才是最重要的,为了自己的小命,秦异人是不惜重金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倒是想到一个人,若是他帮你打造武器装备,保证jing良。”赵雄似乎想起了什么,声调有些高:“放眼天下间,再也没人能比打造的武器装备更加jing良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赵雄很是激动,手舞足蹈了。他本是稳重之人,他如此激动,此人必然不凡,秦异人大感兴趣。

    “徐夫人!”赵雄说出一个名垂千古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徐夫人?”秦异人差点把舌头咬了。

    徐夫人,是个人名,是个须眉七尺男儿,很多人误以为是个女人,是不对的。

    徐夫人是战国后期著名的铸剑大师,他铸造的武器特别jing良,在当时没有人能出其右。他最善长的是铸造短兵,著名的“徐夫人匕”就是一把短剑。这把短剑,最后被荆轲用来刺杀秦始皇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,牛人多如狗,神人满地走,涌现出了很多杰出的英雄豪杰。而且,他们是在各个方面都有,不是集中在某一个方面,治国、兵家、名将、邦交、经商、工匠、治学……方方面面都有杰出的人才。

    虽是两千年过去了,人们依然还记得他们,还能说上一段半段他们的故事。

    徐夫人就是工匠方面代表xing的人物,非常有名。

    “岳父,你说得比唱的好听,徐夫人大忙人一个,我就是有心要找他,也找不到人啊。”徐夫人是著名的铸剑师,请他的人太多了,凡是想拥有一柄好剑者,莫不请他打造,秦异人就算有心,也是找不着他的人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莫要担心了,据我所知,他正朝邯郸而来。”赵雄说出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“真的?太好了。”秦异人右手一握拳,使劲晃晃,笑道:“若是他来了的话,不仅要给他们打造最好的武器装备,就是我、孟昭、马盖、范通和鲁句践也要换换装备了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、孟昭、马盖、范通和鲁句践他们的武器装备是秦异人花重金置办的,很是jing良,肯定不能与徐夫人打造的相比,是应该换换了。

    “贤婿啊,不是我扫你的兴,是不得不说,你未必请得动他。”赵雄把秦异人那兴奋样儿看在眼里,不得不实话实说:“莫要说你一个王孙,就是一国之君也未必请得动他。据我所知,秦王曾经邀请过他,却是没有请动。”

    徐夫人这样的铸剑大师,哪个不想要?若是秦昭王把他请到秦国去的话,为秦国效力,秦军的武器装备必然会上一个大台阶,会更加jing良,秦军的战力会更强。

    然而,徐夫人太难请动了,就是秦昭王以一国君王的身份都不能让他心动,秦异人一个小小的王孙,自然是没戏了。

    “岳父,话不能这么说。”秦异人却是信心十足,道:“乐毅难请?我照样请动了。徐夫人我还请得动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赵雄有些不信,把秦异人好一通打量,只见秦异人信心十足,丝毫不象吹牛的样儿,又有些好奇,问道:“你要如何请动?”

    “山人自有妙计!”秦异人神神秘秘的一笑。

    xxxxxxxxx

    当天晚上,秦异人在府里大摆酒宴,把亲近的亲朋好友请来,准备好好庆贺一番。

    “要当爹的感觉真好!”秦异人美滋滋的,欢喜得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头一遭品尝要为人父的喜悦,竟然是如此的让人难舍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即将开宴之际,只见孟昭象只蹦跳的企鹅般蹦蹦跳跳,风一般的冲了进来,远远就嚷开了:“公子,公子,国尉来了!国尉来了!”

    “国尉?”府中人,不论是护卫,还是佣仆,无不是大惊失se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们又是欢喜难言,个个裂开了嘴直笑,眼睛都眯到一起了。

    一国的国尉,那是何等的尊荣?高高在上的大人物,等闲哪里能见到,乍闻国尉司马梗到了,他们能不欢喜吗?

    最为欢喜的是孟昭、马盖和范通三人了。他们是铁鹰剑士,国尉恰恰是他们的顶头上司,对于他们来说,那是需要仰视的人物了。竟然能见到司马梗,他们那欢喜劲头比起见到老祖宗还要喜悦数分。

    孟昭他们是铁鹰剑士,是秦军jing锐,然而,司马梗一声令下,可以调动成千上万的铁鹰剑士,他们能不仰视吗?

    “秦国终于来人了!终于来人了!”

    黑伯和茉儿眼里的泪水再也抑止不住,涌了出来。

    自从随秦异人前来邯郸,离开秦国多年了,就没有见到过秦国来人。长平大战期间,他们经历九死一生,万般折磨,能活下来就是个奇迹,能不想念秦人吗?只要是秦国来人,他们都倍觉亲切。

    更别说,一来就是让他们仰视的国尉,秦国第四号人物,名将司马错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诸多因素加起来,黑伯和茉儿要不激动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秦国来人了?”前任的记忆浮现,情绪涌上来,秦异人只觉鼻头发酸。

    按照前任的记忆,在饱受赵国刁难、折磨之际,他是千盼万盼,秦国来人,救他脱离苦海,却是没有成功,最后自己也给饿死了。如今,这情绪影响了秦异人的心绪,一挥手,大声下令道:“关门!不许他进来!”

    声调不高,却是怒气冲冲,怨气冲天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……”一句话出口,秦异人一阵讶然,怎么做出这样的决定呢?

    “就当是为那个软蛋出口怨气。”当一个人被父母之邦抛弃后,乍闻父母之邦派人来了,他能没有怨气?秦异人总算想明白了,这都是前任的怨气所致。

    “关门?”孟昭他们好一阵讶异,然而,把怨气冲天的秦异人一阵打量,没再说话,竟然默认了。

    是啊,不仅秦异人他有怨气,他们也是满腔怨气。

    在赵国吃了这么多苦,受了这么多的罪,秦国对他们是不闻不问,不理不睬,谁能没有怨气?谁能不恨呢?

    他们都是忠心为秦,为了秦国不惜一死,好不容易长平大战结束了,他们活了下来,秦国总该问问他们是生是死?

    秦国没有片言只语的问候,这太伤人心了。

    府门外,司马梗身着便服,威仪四she,一瞧便知不是寻常人,眉头一掀,道:“公子怎生还不来迎接呢?”

    他是秦国四号人物,是位高权重的国尉,不要说秦异人这个小小的质子,就是秦昭王对他也是礼敬有加,他前来拜访秦异人,那是给秦异人天大的面子了。按照他的身份,他只需要派一个人,前来给秦异人说一声“快来见我”,秦异人就得巅儿巅儿的跑去见他。

    他亲自前来拜访,这是纡尊降贵,极为礼敬了,秦异人亲来迎接,方是正理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一句话刚落音,只见府里冲出一队护卫,来到门边,手忙脚乱的,就要把府门关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司马梗身为秦国国尉,见多识广,经历的风浪不少,此时此刻也是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,话都说不利索了,直接哑巴了。

    堂堂秦国的国尉,前来拜访你一个为秦国放弃的质子,这是何等的礼遇?这是何等的重视?你不前来迎接也就是,你竟然要关门,拒客于千里之外,有这样的理吗?

    司马梗身为第一大战国秦国的国尉,莫要说小小的秦异人这个质子,就是赵王、楚王都得礼礼敬敬的,不敢有丝毫失礼。

    司马梗这样的大人物,就是在秦异人这个小小的质子这里被拒了,连门都不准入,这要是说出去,谁也不会信的。

    “国尉,快进去!快!”

    就在司马梗不明所以的时候,他身后的年轻人大声提醒。

    “王绾,休要胡说!”司马梗的护卫首领大声喝斥道:“国尉身份尊贵,岂能如此?”

    “哎呀。这都什么时候了?你还顾着这些?”王绾一跺脚,提醒道:“公子怨气大啊,若是错过这机会,后面的事儿不好办呀。”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