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三章 未来之星(中)

    第七十三章未来之星(中)

    韩国都城,新郑。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宗室府第中,有上数十间房屋,却是甚少有人,也就几个佣仆在忙碌。要是一般的宗室府第,那一定是佣仆成群,忙忙碌碌,哪会象这般冷清。

    照这冷清样儿,仿佛这不是宗室府第,是寻常庶民家似的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最令人奇怪的地方,最让人奇怪的是,这座宅院的主人是个童子。

    没错,是个十二三岁的童子。

    这个童子与众不同,很是另类。

    从长相说,这个童子没问题,粉妆玉琢,极是俊俏。眼睛特别明亮,炯炯有神,有意无意间流露出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从他的衣着上说,另类,非常另类。

    一袭华贵的狐裘穿在身上,让人不忍卒睹,因为他的狐裘质地是绝对是上品中的上品,没有任何问题。有问题的是,他的狐裘皱巴巴的,跟乞丐的衣衫差不多,皱结在一起。

    狐裘是何等的珍贵,上等狐裘就更加难得了,谁个不是珍视异常?生怕出一点儿问题,谁敢象他这般穿着皱巴巴的狐裘在他人面前晃荡,还不给人笑话死?

    他不仅穿了,还堂而皇之的穿了,四处招摇,仿佛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很另类似的。丞相府,王宫,他是想进就进,想出就出,谁也拿他没奈何,就是韩桓惠王也只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唯一可以称道的是,狐裘浆洗得还算干净。

    衣着上另类仅仅是童子另类的一个方面,他最让人印象深刻,无比另类的就是他说话结巴,不是一般的结巴,是非常结巴,听他说话,比打仗还要累。

    他就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思想家,法家集大成者,一代奇才:韩非!

    “韩非,你一向自诩非凡,这次抡材大典,你有没有胆去参与?”一个二十余岁的宗室子弟带着一群人进来,冲韩非道,嘴角一裂,很是不屑。

    韩非是韩国宗室中的另类,不仅衣着另类,就是为人处事也是另类,他冷傲、孤辟,眼光奇高无比,放眼天下间,没几人入得了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此时的韩非虽然是年纪不大的童子,却也把这方面的潜质展露无疑了。

    他穿着皱巴巴的狐裘四处走动,王宫也敢闯,这在鲜衣怒马,极为讲究衣着的王室里,极为少见,被人视为耻辱。

    最让人耿耿于怀的是,他说话结巴,韩国宗室引为奇耻大辱!

    堂堂一国王室,竟然出了这样的另类,这样的结巴,还有脸面见人么?

    为此,那些王室子弟一有空,就到韩非的府第里撩拨他,讥嘲他,寻他开心。

    “我正要告告告……知你,我要去去去……邯郸……论战战战战。”韩非双眼一翻,jing光暴she,盯着眼前年轻人,一本正经的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论战?”这年轻人仿佛听到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似的,仰首向天,开怀大笑,指着韩非:“你区区一童子,谁会让你论战?让你论战,还不被天下人笑话死?”

    韩非虽是天才不凡,毕竟年岁不大,不过十二三岁,若是让他参与论战,的确会为天下人笑话。

    “太太太太……公七七七七……十为相,可有人笑笑笑笑……其老老老?”韩非的结巴千古有名,果是不假,听他说话,比打仗还要累,还要累得多。

    姜子牙七十岁才被子周文王发现其才干,拜为丞相,辅佐周室,成就大业,这是一段千古佳话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轻年人听在耳里,仿佛听见天下间最为好笑的笑话似的:“韩非,你一小小童子,也敢妄言?也敢比太公?你不自量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区区区区……燕堂小小小小……雀,安知知知知……韩非鸿鸿鸿……鹄之志!子愚笨笨笨……之人,不足以与与与与……语。”韩非挥挥手,仿佛在赶苍蝇似的,极为不耐烦与不屑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这个年轻人被鄙视了,极是不爽,却又奈何不得韩非,只得怒冲冲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备车!我要去去去去……邯郸,论论论论……战!”韩非冲佣仆道。

    xxxxxxxxxxxxx

    楚国,上蔡。

    县衙中一个身着土黄se小吏衣衫的年轻人,与众不同。他身材极高,甚是瘦削,一袭小吏衣衫在身,却是难掩其jing明之气。一双眼睛明亮,转动之际,透着坚毅,还富有睿智。

    年轻人眉头紧拧着,眼睛瞪得老大,打量着短案上的一本本文告,思索不已:“此次抡材大典,必然是英杰汇聚,会有不少才智杰出之士,若能参与的话,定是有不少收获。”

    右手在短案上轻轻一敲,又有些惋惜,道:“可是,我有家有室的人,离妻别子,远行千里,留下他们妻儿苦苦度ri,我于心何忍?”

    家,是中国人心目中最为温馨的地方,不管是英雄豪杰,还是jian人恶人,都很珍惜这个字眼。有家有室的人,要离妻别子远行,还真是割舍不下。

    “可是,我若不去,必将遗憾终生?”年轻人犹豫难决:“楚国世家当道,朝堂上不是王室子弟,就是世家大族子弟,象我这样的小小庶民难有出头的ri子。要想一展胸中抱负,要想实现我的梦,唯有离开楚国,远走他邦。这抡材大典,就是一个不错的良机。”

    山东六国天天骂秦国虎狼,残暴不仁,然而,山东六国的人才却是大规模流入秦国,原因何在?

    原因就在于,山东六国不能用人才。之所以不能用人才,是因为高官显位被王室子弟、世家大族把持,有才干而又出身低微的人很难人出头的ri子。

    为了一展抱负,不得不远走秦国。而秦国,只问才干,不问出身。哪怕你是王子王孙,没有才干,也不能居要职。只要你有才干,不管你的出身,哪怕你是奴隶,也可以身居高位。

    而山东六国中,楚国又是一个特例,因为楚国的世家大族把持了楚国的朝政,就是著名的屈原,也是楚国的大世家屈家的人。要不然的话,以屈原的烈xing,他很难在楚国立足。

    在楚国,哪怕你才干通天,有经天纬地之才,也不会有施展的机会,吴起被杀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。吴起在楚国的变法,深深的触动了世家大族的利益,是以,楚王一死,世家大族立时联合起来,把吴起给杀了。

    吴起走投无路,扑到楚王尸身上,世家大族依然下手,毫不留情,因此而伤了楚王的尸身,由此可见楚国的世家大族有多么的强横霸道了。

    楚王的尸身都敢侮辱,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做的?

    “李斯,你嘀咕什么呢?快,我要领粮。”就在这时,一个官员大步过来,很是不满,冲李斯抱怨道。

    “大人,李斯这就来。”年轻人就是名动千古的李斯。

    李斯显名后世,在秦始皇的统一大业中大有建树,他最大的建树并不是《谏逐客书》,而是果断的提出废除分封。“废分封,立郡县”,这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,是一件里程碑似的大事件,中国历史自此告别了分封分治的分裂局面,进入了zhong yang集权的大一统时期。

    可以这样说,中国如今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,就在于这一举措,李斯有大功。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官员吼一声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李斯跟着官员而去,来到粮仓,打开库门,只见粮仓里好几条肥硕的老鼠四处乱蹿,引来官员好一阵喝斥:“仓中如此之多的硕鼠,你管的好仓呀。”

    废话,天下间的粮仓,有哪座没有老鼠呢?

    官员这是要耍威风,李斯也没奈何,只得赔罪。

    官员威风耍够了,吩咐李斯发粮,领好粮后,大摇大摆的去了。

    李斯一阵尿急,快步朝茅厕赶去。一进入茅厕,只见一群瘦小的老鼠四处乱蹿,更有一只顺着他的腿朝他身上爬,李斯手忙脚乱,把老鼠拍掉。

    “李斯明白了。”李斯的双眼瞪得象铜铃,暴she出惊人的光芒,大笑起来:“人之贤不肖,譬如鼠矣,在所自处耳!”

    心结一解开,李斯的心情大好,撩起裤裆,一泡尿撒得异常欢实,还不住哼着俚曲。

    回到公干处,李斯立时写好辞吏书,递给上司。

    “李斯,好好的,你为何要辞吏?”上司大为惊讶,劝道:“李斯呀,战国力征,活计艰难,这吏事虽小,也是一条活路,你再思虑思虑。你这人颇有才具,干得不错,没甚错失,若你不满意,我找个机会给你升升。”

    李斯jing明强干,是做事的好手,上司对他很是赏识。

    “谢大人厚爱,李斯心意已决,还请大人成全。”李斯已经想明白了,他不能老于小吏位子上,应该鹏飞万里,振翅翱翔于九皋之上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心意已决,我就不多说什么了。若你ri子过不下去,就来找我,我会把这位子留给你。”上司不再挽留,心里暗自嘀咕:“如此能办事的人走了,我在哪儿去找个如此能干的人呢?”

    李斯领了工钱,回到家里,把事儿一说,妻子震惊无已,还以为他疯了。

    战国时代,生活特别艰难,今ri活着,说不定明ri就死了,要谋一差事,谈何容易。这还是李斯jing明能干,上司欣赏的缘故,才有这一小吏之差。若是换个人,就是求爹爹告nainai,也未必能到手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想好了,我李斯绝不能默默无闻,一定要做一番大事!”李斯信心十足,道:“这次抡材大典,就是一个好机会,我绝不能错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既然决定了,那就去。”妻子虽然不愿意,仍是支持:“多带些金,路途遥远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工钱你收着,我不需要金,我会有办法。”李斯次ri告别妻子,还有年幼的儿子李由,不带分文,独自上路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