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三章 未来之星(上)

    第七十三章未来之星(上)

    秦异人府上,一派喜庆气氛。

    “公子,又有消息了,这是猗顿氏的文告,要参与抡材大典,襄助盛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赵国卓氏的文告,他们也要参与。奇了怪了,卓氏就在邯郸,怎生响应如此之迟,还不如我们秦国的清夫人响应得早呢。”

    清夫是秦国巴蜀的巨商,来历神秘,少有人知,只知她是秦国人,是天下第一大商家。按理说,秦异人在邯郸发出文告,清夫人要得到消息一定要费不少时间,她响应当要迟些,却是没有想到,她是第一个响应的。

    而作为赵国的大商家,就在邯郸,竟然迟迟不能响应,不仅落在清夫人后面,还落在猗顿氏后面,要孟昭他们不损他一句都不成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,还有呢。”赵雄红光满面,欢喜难言,笑得眼睛眯到一起了:“贤婿,这是魏国白氏的文告,他们也要参与。”

    拍拍额头,感慨无已,道:“当初,你要如此大cao大办,我们一算,没有十万金莫想成事,我们还在担心呢。眼下看来嘛,这金已经不是问题了,只要五大商家参与,这金铁定了够,一定够。”

    这话说到孟昭他们心坎上了,他们当时也是万分担心,还以为秦异人疯了,没想到,竟然真的成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田氏的,田氏最迟。”赵姬把田氏的文告递给秦异人,颇有些不满意,道:“人言田单号称‘商旅孙吴’,他见事竟然如此之慢呀。”

    田单因商起家,在商界很有威名,号称“商旅孙吴”,可见他经商的天赋是多么的惊人了。正是在他的打理下,齐国田氏一举而成为天下有数的大商家。只是因为乐毅攻齐,让田氏商社遭到重创,实力大不如以前了。

    再加上,田单这个灵魂人物离开了田氏商社,当了丞相,田氏商社的实力进一步削弱。

    “这不能怨田单。”秦异人笑道:“田单早已不问商社之事了,他一心治理齐国,却是身子骨大不如以前,难以理事。”

    田单在即墨那几年,遇到乐毅这样强大的对手,那是对身心的巨大考验,他能坚持下来,没有崩溃掉,已经是个奇迹了。这几年的折磨,让他的身体垮掉了,这是他不能理政的原委所在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完了吗?远远没有呢。”鲁句践虽然练武的天赋了得,毕竟还是个童子,扯起嗓子嚷得山响:“还有不少商家发来文告,愿意参与。我这里就有,啊,五十余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里也有呢,三十余份。”茉儿一边整理文告,一边禀报,脸上尽是开心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这也有不少呢。”黑伯也来凑热闹。

    清夫人、猗顿氏、赵国卓氏、魏国白氏、齐国田氏这天下五大商家都响应了,要参与抡材大典,其他的商社岂能后于人?纷纷发来文告,锦上添花。

    “这下,再也没人为金担忧了,士子们该放心来了?”秦异人欣慰的一掀眉头,挪揄道:“可惜啊,天下有数的商家会汇聚在邯郸,唯缺吕氏商社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吕不韦三番五次算计秦异人,更是使出见不得人的手段,却是闹得灰头土脑,丢尽了脸面不说,还赔了那么多金。

    若战国时代有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的说法,孟昭他们一定会用上。

    xxxxxxxxxxxx

    卫国,濮阳,吕氏庄园。

    吕不韦卧病在床,脸se苍白,没有一点血se,如同在土里埋过似的。

    吕不韦在邯郸被玉夫人吓破了胆,不得不离开邯郸,回到卫国濮阳老家,准备好好散散心。却是没有想到,不仅没有散成心,反而又窝了一肚子火。

    他的父亲吕太公见他兴致不高,为他四处寻遍,花重金买下一个美貌、能歌善舞的歌伎,要吕不韦收为侍妾。

    吕不韦痛失赵姬,一颗心肢离破碎,能有一个美貌善解人意的人儿在身边的话,极有必要。然而,让他郁闷的是,在纳妾这天,荆云喝醉了酒,正好撞到这可人儿,se心大起,把这可人儿给硬上了。

    这顶绿帽子戴得够大的,吕不韦暴怒了,准备要杀掉荆云。然而,荆云是士侠出身,岂是那么好对付的?先下手为强,挟持了吕不韦,勒索了五千金,带着美貌的可人儿,堂而皇之的离去。

    吕不韦先是被秦异人横刀夺爱,抢了赵姬;再被荆云强暴了侍妾不说,还打劫了他一通,新仇旧恨齐上心头,他一病不起。

    偏偏还有让他更加难受的事儿,他得到消息,秦异人在邯郸风生水起,抡材大典天下皆知,七大战国参与,商社纷纷表态要参与,唯独他的吕氏商社因为与秦异人的矛盾而不能参与,只能置身事外,失去了扬名的良机,他痛心不已。

    最让他痛心的是,这意味着他彻底失去了秦异人这个奇货。

    一个能把抡材大典cao持成如此规模,天下皆知的人,岂是吕不韦所能控制的?

    “噗噗!”不能居秦异人这个奇货,吕氏商社就是失去了天大的利益,吕不韦一口怨气难出,唯有大口大口吐血的份。

    xxxxxxxxx

    魏国都城,大梁,国尉府。

    国尉是战国时代的重要武职,在军队中的地位仅次于上将军。魏国的国尉与哪一国的国尉都不同,因为这是三代国尉,并不是一个人做国尉。

    一连三代人都当国尉,在战国历史上仅次一家。久而久之,这家就以官为姓,人称尉氏,至于真实的姓氏,早已不为人记得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这个家族不是三代国尉,而是四代国尉。只不过,第四位国尉不是在魏国,而是在秦国,这就是尉缭家族。

    第四个仕于秦国的人,就是名垂千古的尉缭。

    尉缭这个家族,是以官为姓,这在战国时代很是常见。至于他的祖父、父亲叫什么名字,已经难以考证,本书中就称为“老缭子”。

    据说,“尉缭”这个名字,是尉缭的曾祖父使用过的,因而,历史上有两个尉缭。一般说的尉缭,是指最后一个尉缭,即辅佐秦始皇成就一统伟业的尉缭。

    老缭子约莫五十岁,身体健壮,极是jing悍,一身的威猛气势,跪坐在矮几上,打量着短案上的文告,眉头拧得很紧。

    尉缭恭恭敬敬的站着,没有出声打扰其父。

    尉缭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,身材壮硕,气质与其父截然不同,其父威猛,尉缭却是清雅,让人生出亲近之意。

    一双眼睛特别明亮,炯炯有神,转动之际,透着睿智。

    “缭儿,你是想去参与抡材大典?”老缭子终于抬起头来,打量着尉缭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尉缭点头。

    “百年战国,就未有如此cao持抡材大典的,这个秦异人好大的手笔。”老缭子眉头一掀,如同出鞘的利剑,道:“他为士子读书人解决了舟车吃喝之资,前去参与抡材大典的读书人、士子必然不在少数。再者,七大战国皆要参与,意在招揽人才,若是一战成名,便可入仕,这是一条捷径,士子会趋之若鹜。因而,这次抡材大典必然是人才汇聚,开百年战国未有之盛况。”

    老缭子的眼光极为了得,一语道破玄机。

    抡材大典本就是成名入仕的捷径,在抡材大典上一战成名,身价倍增,所交非富即贵,会为各国招揽。七大战国参与,招揽人才之意已明,仕子们还能不去的?

    “学而优则仕”,这是数千年的教条,却是很经典,数千年没有改变的经典话语。

    “爹,孩儿此去,非要入仕,是想见识天下人才。”尉缭说出想法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老缭子问道:“你以为这次一定会有盘盘大才?”

    “一定会有!”尉缭非常笃定,道:“长平大战后,秦胜赵败,天下大势已明,cao于秦手,秦国一统之势已成。以前那些观望的人才,一定会趁机出世。”

    长平大战的影响太深远了,大大的缩短了中国历史的统一进程。

    “你是为秦异人去的?”老缭子眼中jing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尉缭没有否认,道:“天下大势已cao于秦手,只要秦国恢复国力,再出一明君,聚集一批雄杰之士,就可以大举东进,扫灭列国,成就一统伟业。”

    老缭子挥手,阻止尉缭再说下去,道:“这个秦异人异军突起,名为cao持抡材大典,实为秦国聚集人才,若是稍有眼光的人,都会选择秦国,成就一番伟业。能有如此深远目光者,定非常人,秦国正需要这样的明君。你此去,非为参与抡材大典,实为察秦异人可否造就,可否成就伟业?”

    “秦王二十余子,近百王孙,未闻有杰出者,这个秦异人能有如此眼光,能如此cao持抡材大典,颇让人感兴趣。”尉缭点头承认。

    “自祖父之时起,我尉氏三代国尉,深受魏恩,本不该弃魏。可是,非我尉氏不忠,实是魏国一代不如一代,不是享乐,就是邀名,无真才实学矣。纵然我辈有心尽忠,愿为国出力,魏国已无力回天。”老缭子仰天一叹,道:“非我魏国无才,实为人才无用,不得不远走他邦!先有张仪、乐毅、范睢,后有吾儿。悲乎!”

    魏国的盘盘大才特别多,若是用好的话,一定能成就一统伟业,却是有才不能用,徒作嫁衣罢了,让无数人感慨。

    “缭儿,你此去,把兵书带上。”老缭子眼中jing光暴she,道:“这兵书自你曾祖父始,已历三代,仍未成书,为父期望你能写成。”

    《尉缭子》是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兵书,却不是一人写成,而是由尉氏家族四代人努力的结果,最后成于尉缭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