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军事 > 秦皇纪

第七十章 拜访乐毅

    第七十章拜访乐毅

    “两个条件:一是把朱亥给我。”秦异人朝朱亥一指。

    “我?”自从秦异人进来就没有说话的朱亥,大是讶异。自从秦异人说出他的秘密后,他就相信信陵君有心要卖他,目光直视信陵君。

    只见秦异人眼中一片火热,犹豫了一阵,这才道:“不可能。”

    若是不动心的话,信陵君用得着犹豫吗?他会断然否认。

    这是第二次动心了,朱亥一颗心直往下沉。

    若是以朱亥换取这次机会,绝对划算。既不出金,还能有不下于,甚至可能超过秦异人的美名,信陵君能不心动吗?

    只是,他权衡利害之后,认为不能这么做。这事要是传出去,他“得士”的美名就毁了。

    “第二个条件就是你要听从本公子的使唤。本公子要你东,你不能西;要你撵狗,你不能抓鸡。”秦异人嘴角上翘,直视着信陵君。

    这是要把信陵君当佣仆,当走狗,这是莫大的侮辱,信陵君呼吸粗重,胸口急剧起伏,眼中如yu喷出火来,死盯着秦异人,恨不得把秦异人撕着吃了。

    “本公子就是在侮辱你,在羞辱你,你能把本公子怎生样?你咬我呀。”秦异人得意的一扬下巴儿,充满挑衅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信陵君的脸se数度变化,最终却是脸上泛起笑容,冲秦异人告辞道:“多有打扰,无忌告辞了。”带着朱亥离去。

    望着信陵的背影,秦异人眼里掠过一抹杀机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又耍了信陵君,真是了得。”

    “谁个不知,哪个不晓,信陵君是有名的贤公子,每次遇到公子都要吃大亏呢。”

    信陵君一走,孟昭、马盖、范通他们就冲了过来,个个喜滋滋的,红光满面,七嘴八舌的赞扬秦异人。

    然而,让他们想不到的是,秦异人对此毫无喜悦,冲孟昭道:“孟昭,你从今儿起,我要知道信陵君的所作所为,哪怕他晚上爬女人胸脯的次数我也要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孟昭大是惊讶,很是想不明白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好端端的,怎生突然关注起信陵君了?

    “你以为本公子今儿既是这样,又是那样,费了这么大的功夫,就为了羞辱信陵君?”秦异人眼中jing光暴she,道:“本公子是在试探他,试探他的城府究竟有多深。若是换个人,今儿遇到这些事儿,早就暴跳如雷,要与本公子打生打死了,他偏偏能忍住,此人城府海样深,不可轻视。”

    秦异人今ri加诸于信陵君的羞辱比哪一次都要多,若是换个人,早就失控了,而信陵君却能忍住,这太惊人了。< ren所不能成!”秦异人的眉头拧紧了,道:“信陵君城府如此之深,必将成为大秦的心腹大患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那我们去行刺。”孟昭对秦异人的话不敢有丝毫怀疑,立时出主意。

    “行刺?亏你想得出来。”秦异人摇头道:“有朱亥在,谁能行刺信陵君?要想行刺,得把朱亥弄走。”秦异人一直在打朱亥的主意,却一直没有成功。

    “信陵君,你千万莫要给本公子机会,不然的话,本公子定会杀了你。”秦异人眼里杀机涌现。

    此时的信陵君还没有建功立业,他之所以能成为“战国四公子”之,那是因为他数次打败秦军。秦昭王晚年出错,急于求成,想要灭掉赵国,成就一世伟业,创造他人生的最后辉煌,却给信陵君破坏了。

    此人迟早是大敌,是心腹大患,若有机会,秦异人一定要杀了他。

    “黑伯,备下一份厚礼。”秦异人眉头一挑,道:“不要黄白这些俗物,要珍货,越是珍稀越是好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你不要黄白俗物,全要珍货,这是要拜访哪位高士?”黑伯一听就知道秦异人要去拜访极有身份的人了。

    黄白之物对于寻常人来说是好东西,不过,对于高士就是俗不可耐了,得用珍货,越是珍稀越是好。

    “乐毅。”秦异人只说了两个字,孟昭他们差点把舌头咬断了。

    乐毅名动天下,成一时之重,以黄白之物赠送的确是不合适,得用珍货。

    “还有,把这些通告天下,要让天下商家尽知。”秦异人从书房出来,把手中的文告交给孟昭他们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这是要做什么?难道要找商社借金?”孟昭把文告一瞧,大是不解:“我们的金差不多够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这次抡材大典,本公子不仅要成名,还要得利,要名利双收。”秦异人很是臭屁的道:“错失发财的良机会遭雷劈!”

    xxxxxxxxx

    乐毅府上,乐毅一身便服,坐在小亭里品茶,甚为悠闲。

    “爹,秦国公子异人求见。”就在这时,乐间快步前来禀报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?”乐毅眼中jing光一闪,脸上泛着笑容,微微点头。

    “爹,我们与秦异人素不相识,更无交情,他为何前来拜访呢?”乐间很是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那是因为秦异人眼下有一件难事,他想求助于我。”乐毅名动千古,成一时之重,盘盘大才,一转念间便明白秦异人的来意。

    乐间更加好奇了,道:“秦异人名声鹊起,大非昔比,就是赵王、吕不韦、平原君、信陵君都在他手下吃了大亏,他还还有何事犯难呢?”

    秦异人最近的风头很劲,赵孝成王、吕不韦、平原君、信陵君这些名动天下的人都在他手里吃了大亏,可以说顺风顺水了。要让他犯难的事儿,还真是让乐间好奇。

    “他cao办的抡材大典势必成功,可是,还没有一个名动天下的名士为他坐镇,他此来就是为此事。”乐毅才智非凡,一眼便瞧出秦异人眼下的弱点所在。

    如此大cao大办的抡材大典,要是没有名动天下的名士坐镇的话,就是美中不足,会为天下人讥笑。

    “他是想请爹出山?”乐间颇有些兴奋,道:“爹自从来到赵国,深居简出,少与人走动,是该出去走走了。再这么下去,天下人都忘了爹呢。爹,你会应吗?”

    “这要看秦异人能否说动我了。”乐毅眼中jing光闪烁,透着睿智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爹,天下间能有几人说动你?你真会出难题。”乐间颇有些为秦异人担忧。

    乐毅名动天下,美名万古传,盘盘大才,心如铁石,要想说动他,不比登天容易多少。自从乐毅来到赵国隐居,就有不少人登门游说,却是个个灰头土脑,刹羽而归。

    “你请他进来。”乐毅挥挥手。

    乐间领命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“秦异人不惜重金cao持抡材大典,为天下读书人、士子谋一仕途,诚千古未有之善举,襄助他一二未必不可。”乐毅沉吟道:“可是,我乐毅不帮无能之辈,是否值得我出手,秦异人这就要看你的才智了。”

    以乐毅的身份、地位、名望、声威,一般人哪里入得他的眼,他这一要求太苛刻了,放眼天下间,又能有几人能入他的眼?

    秦异人随着乐间快步而来,远远就看见乐毅,大是惊讶。

    乐毅一身便服,端坐在矮几上,脸上带着亲切的笑容,如同邻家的大爷,让人心生仰慕之心。更难得的是,他并未刻意做作,却是在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一股威猛之气,一股只有久居上位才能拥有的上位者气势,让人不敢逼视。

    面对乐毅,就象面对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,让人生出“高山仰止”的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名士!这才是名动千古的奇士!”秦异人大是振奋,在心里一个劲的夸赞乐毅。

    来到战国时代,见过的牛人神人不少,就没有一个如乐毅这般有气势的。李牧固然是战神,却是太过年轻,需要打磨,气势还未养成。廉颇气势威猛,却与眼前的乐毅没法比,有很大的差距。

    其余的人,诸如赵孝成王、平原君、信陵君这些名动天下人的人,与乐毅相比,就是土鸡瓦狗,上不得台面。

    至于吕不韦这个名动千古的jian商,那就更没得比了,屁都不是。

    “一见乐毅,方知真名士!”秦异人是感慨无已。

    快步上前,冲乐毅抱拳行礼,道:“秦国异人见过先生。”

    乐毅站起身,冲秦异人还礼,没有丝毫失礼,脸上泛着和煦的笑容,如同邻家的大爷般:“乐毅见过异人公子。异人公子,快快请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先生。”秦异人也不客气,一屁股坐了下,大方自然,没有丝毫刻意做作。

    乐毅看在眼里,微微点头,眼里掠过一抹赞许之se。

    前来拜访乐毅的人不少,他们慑于乐毅的威名要么拘谨,要么刻意为之,要么失态,如秦异人这般自然而然,不刻意而为的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乐毅虽略有薄名,可与异人公子素不相识,更无交情,不知异人公子此来有何要事?”乐毅不是那种拖泥带水的人,xing情耿直,单刀直入,叩问来意。

    “异人前来拜访先生,虽然略备薄礼,却不是专为先生送礼的。”秦异人的回答有趣,而又直爽。

    “呵呵!”乐毅很是欣赏这份直爽劲头,捋着白须畅快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异人cao持抡材大典,七大战国纷纷响,势在必行。然,还未有一个名士前来,这是美中不足。”秦异人也不客套,直道来意:“先生名动天下,成一时之重,若能请得先生襄助,抡材大典必然尽善尽美。”

    “你cao持的抡材大典与哪一次皆不同,为天下读书人、士子大开方便之门,这是千古未有的善举。若乐毅能襄助一二的话,一定尽力。”乐毅话锋一转,道:“只是,我已经归隐多年,你要如何说动我呢?”

    语调平缓,不疾不徐,极富节奏感,眼中透着睿智。
小提示:按【空格键】返回目录,按(键盘左键←)返回上一章 按(键盘右键→)进入下一章
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